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仙道五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紅云真人略一感應,這才對蘇奕說道:“那些礙眼的老東西已經離開了,要不……我幫你徹底做個清算?”

  此話一出,之前在遠處觀戰的那些敵視蘇奕的各大勢力強者,無不大驚失色。

  酆靖海、呂東流等人神色木然,徹底絕望。

  麻了。

  蘇奕卻有些無奈。

  心中很異樣。

  頗有些不適應這種吃軟飯般的感覺。

  無論前世今生,無論遇到任何大風大浪,他向來一力擔之。

  更別提,今天的事情,他也并非沒有化解之法。

  歸根到底,蘇奕的傲骨和心境,讓他無法理直氣壯地吃下這碗軟飯。

  畢竟,他可不是靠山王。

  想了想,蘇奕道:“我有一劍,欲請道友一觀。”

  紅云真人一怔,清澈的眸泛起異色,似看出蘇奕心中所想,唇角都不禁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點頭道:“拭目以待。”

  蘇奕目光掃視酆靖海等人,道:“給你們一個機會,無論是誰,只要能擋住我這一劍,皆可活命。”

  此話一出,酆靖海、呂東流等四位仙人逝靈似如夢初醒,彼此對視,皆重燃一線希望。

  只擋住一劍而已,若是一起聯手拼命,未嘗沒有機會!

  “此話當真?”

  酆靖海似不敢相信。

  若紅云真人出手,他們早已放棄抵抗。

  可若換做蘇奕出手,則不然。

  “我可以作保。”

  紅云真人隨口道。

  酆靖海等人再無疑慮。

  “起!”

  酆靖海衣袍鼓蕩,祭出二十四顆璀璨奪目的靈珠,形成一道渾圓的環,拱衛身影四周。

  二十四皎月蜃珠!

  酆靖海壓箱底的仙寶,一經施展,可禁萬靈,可御萬法!

  可這并沒有完。

  隨著酆靖海心念轉動,諸般防御仙寶涌現,有護心鏡、甲胄、靈盾、護體戰衣等等。

  無不流光溢彩,各有神妙。

  那一幕幕,看得人瞠目結舌。

  “我曰,這老家伙竟如此財大氣粗?”

  土狗都不禁驚愕。

  那些寶物,無不是仙寶!

  到最后,酆靖海雙手托起一口金燦燦的棺材,才不過尺許大小,可卻彌散出沉凝如山,厚重無邊的神韻。

  葬靈金棺!

  葬靈仙宗的鎮派至寶之一,過往歲月中,曾葬過諸多大敵,煉掉不知多少仙魂!

  同一時間,呂東流和其他三位仙人逝靈也祭出寶物,做足了防守的準備。

  像呂東流的雙手,各捏著厚厚一沓仙道秘符。

  一個個武裝到牙齒!

  可即便如此,酆靖海等人依舊不敢大意,無不神色凝重,警惕到了極致。

  之前的廝殺大戰中,蘇奕曾一個人殺得數十位仙人逝靈潰不成軍。

  而現在,蘇奕要一劍斷恩仇,誰都能預想到,這一劍注定恐怖無邊!

  轟——

  遠處碧霞大湖中央,沖起遮天蔽日的禁陣波動。

  葬靈仙宗的那些大人物們,明顯也蓄勢以待,準備接酆靖海等人。

  見此,蘇奕不再遲疑,將手中人間劍舉起。

  劍鋒揚空,古樸的青金色劍身上,泛起一股內斂到極致的劍意,似漣漪般蕩漾。

  而在蘇奕體內,如若九獄劍形狀的神嬰轟鳴,混沌氣蒸騰,于這一剎全力運轉。

  “斬!”

  一聲輕語,蘇奕臂膀發力,人間劍隨之怒斬而下。

  天地驟然一暗。

  一道劍意化作輪回世界,遮蔽三萬丈天地。

  無數神秘宏大的景象,隨之在輪回中演繹,直似把這片天地完整打入輪回!

  這一劍……

  土狗眼瞳一縮,渾身一哆嗦,下意識靠近紅云真人身邊。

  “不好!”

  酆靖海臉色頓變。

  砰!!

  在他周身,二十四顆皎月蜃珠驟然混亂,被壓迫得散落潰散,緊跟著,他手中的葬靈金棺劇烈顫抖。

  “開!”

  酆靖海大吼。

  可任憑他拼命抵抗,在那宛如輪回般的劍意鎮壓下,身上的仙寶皆劇烈顫抖,根本無法抵御,完全被壓制。

  這樣的一幕,也發生在呂東流等人身上。

  “該死!”

  “怎會……”

  他們無不亡魂大冒,目眥欲裂。

  一劍之威,竟強橫至此?

  轟!!!

  而在遠處人們眼中,只看到一座輪回世界鎮壓而下,酆靖海四人都無法躲避,就被完全鎮壓。

  而后,四位仙人逝靈的身影,轟然瓦解,崩散消失!

  當煙霞彌散,天地間只留下一堆的仙寶,散落一地。

  一劍,摧枯拉朽般,鎮殺四位仙人逝靈!!

  所有人驚出冷汗,呆滯在那。

  遠處正蓄勢以待,準備接應的葬靈仙宗大人物們,則全都傻眼了,悲痛欲絕。

  土狗都不禁艱難地咽了一口吐沫,心神震蕩。

  這一劍所充斥的力量,竟讓它都感受到一種莫大的威脅!

  這豈不是意味著,換做虛境真仙逝靈硬擋這一劍,也必將遭受到打擊?

  隱約間,土狗終于明白蘇奕的用意。

  這一劍,看似是斬殺酆靖海等人,實則最終目的是在告訴所有人,哪怕今日主上不來,蘇奕也有手段去對抗那三位虛境真仙!

  紅云真人明顯也意識到這一點。

  她清澈的眸異彩漣漣,頷首道:“這一劍,足可威脅到真正的仙人,在你這般境界,已稱得上空前絕后,舉世無二,擱在仙界也無人可比。”

  真正的仙人,而不是逝靈!

  紅云真人這樣的評價,已是莫大的贊譽。

  可蘇奕卻搖頭道:“比之道友,終究還差得太遠。”

  土狗差點翻白眼。

  你才僅僅踏上羽化之路,就要去和主上對比?

  這哪里是謙虛,分明是好高騖遠!

  紅云真人想了想,則認真說道:“我當年在此境時,可遠不如道友,便是以后,道友在大道上的成就,注定要遠勝于我。”

  蘇奕一怔,道:“道友是否覺得,我的好勝心太重了?”

  紅云真人道:“劍修,當如此!而道友可絕非世間其他劍修可比。”

  她的確有感而發。

  換做她主動去幫忙,哪個不感激涕零,欣喜若狂?

  可蘇奕卻不如此。

  他甚至有些抵觸和排斥借力和借勢!

  而越是如此,就越讓紅云真人刮目相看。

  這世上找靠山吃軟飯的角色,不要太多。

  可當真正遇到化解不開的生死殺劫時,就會深刻體會到什么叫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蘇奕想了想,笑道:“我可不是排斥幫忙,只不過是在不需要幫忙時,不想勞煩他人。”

  紅云真人也笑起來,道:“我此來,也不過是錦上添花之舉,而非雪中送炭。”

  土狗聽得很不是滋味。

  主人未免也太高看那小子了吧?

  蘇奕這小子也真是的,一點都不知道謙虛一下!

  “其他人如何處置?”

  紅云真人問道。

  此話一出,那些敵對勢力的強者,無不心中發緊。

  蘇奕搖頭道:“已無須理會。”

  斬草除根?

  不,他們已根本不夠資格。

  可以預見,自此以后,那些個敵對大勢力,必將走向衰亡,要么被吞并,要么樹倒猢猻散。

  當那些個仙人逝靈隕落,這種結局早已注定。

  說著,蘇奕目光看向土狗,“幫個忙,收拾一下戰利品。”

  土狗:“???”

  這小子可越來越張狂了,都敢隨意使喚自己了!!

  “去。”

  紅云真人目光看過去。

  土狗頓時咧嘴笑道:“好嘞!”

  它麻溜開始行動起來。

  “走吧,找個地方飲酒,我有事情要和道友聊一聊。”

  紅云真人邀請道。

  “好!”

  蘇奕答應下來。

  當即,兩人一起朝遠處行去,身影很快消失不見。

  “若不是念在主上的面子上,本座可不會干這種雜活!”

  土狗很郁悶。

  旋即,它目光瞥見了莫星臨,當即說道,“那誰,幫個忙,收拾一下戰利品。”

  莫星臨欣然走過來,道:“能為星闕大人效勞,是在下莫大的榮幸!”

  土狗心中頓時感到很舒坦,嘴上則冷哼道:“這可不是幫我,而是幫那姓蘇的!”

  莫星臨笑道:“于莫某而言,大人能讓在下幫忙,已等于是沒有把在下視作外人,高興都來不及,哪還管幫誰的忙?”

  土狗心中愈發舒服了,不得不說,這老小子……真的很會來事!

  不像蘇奕,從認識到現在,對自己根本就沒有哪怕一丟丟的尊重!

  飛仙禁區外。

  一座繁華的城池中。

  晌午時分,一座熱鬧的酒樓內,二樓臨窗位置。

  蘇奕和紅云真人對坐,沽酒對飲。

  桌上擺著一些精致小菜,窗外則是熙熙攘攘的街巷,車水馬龍,熱鬧喧囂。

  “我喜歡在紅塵中行走,看一看眾生百態,品一品人間美味,心神也會變得靜謐和踏實一些。”

  紅云真人眸光看著窗外,道,“沒有修行的枯燥,也沒有那么多的征戰和血腥,平凡中自有生活的妙諦。”

  蘇奕飲了一杯酒,道:“這大抵就是出世和入世的區別。”

  出世修行,求索于道途之上,征戰于諸天之間。

  入世煉心,觀千山萬水,覽紅塵萬象,沉淀的是本我道心。

  “不,還有區別。”

  紅云真人認真說道,“歸根到底,我們哪怕道行再高深,在最初時候,也是這蕓蕓眾生中的一個,在踏足修行之路的最初時候,你我皆凡俗。”

  “這,是我們最初時的根。”

  蘇奕一怔,略一品味,深以為然。

  紅云真人繼續道:“哪怕是在仙界,也并非所有人都是修士,同樣有著億萬萬混跡于紅塵世俗的凡人。”

  “嚴格而言,所謂仙道,也終究只是一條道途。”

  “而所謂仙界,也無非是一方大道規則更為高遠的域界位面而已。”

  說著,紅云真人飲了一杯酒,道:“對我們這樣的修士而言,當經歷了太多的世事浮沉,見慣了數不盡的生死磨難,最容易被磨滅的,往往是自身的人性。”

  “就如此時,你我坐在此地對飲,笑論萬丈紅塵事,可你我都清楚,我們和他們不一樣。”

  蘇奕看得出來,紅云真人似是觸景生情,有感而發,也似是對這萬丈紅塵有著不一樣的情感。

  一向恬靜寡言的她,連話都多了起來。

  “修為越高,我就越眷戀這人世百態,便是去仙界的蟠桃宴上飲酒,都不如坐在這小酒樓中,和談得來的朋友飲三兩杯濁酒那般痛快。”

  紅云真人和蘇奕一邊飲酒,一邊對談。

  就如老友閑談,沒有拘泥于任何話題。

  直至許久,紅云真人忽地說道:“今天在飛仙禁區中,有一些老家伙藏在暗中觀戰,那些都是一些仙道上的大人物,但如今都已淪為逝靈,人不人鬼不鬼。”

  “他們和我一樣,當初從仙界下凡,是為了避禍。”

  “而在當今天下,他們哪怕蘇醒出世,一身道行也早已遠不如當初,充其量也就比我今日斬殺的那三個虛境真仙逝靈強大一些。

  “大概相當于……虛境初期的真仙。”

  蘇奕瞇了瞇眼眸,

  無疑,那些所謂的仙道大人物,哪怕淪為逝靈,也足堪比活著的虛境初期真仙!

  而在對談中,蘇奕已了解到。

  仙道之路,分作宇境、虛境、圣境、妙境四大境界。

  宇境,便是仙道第一境界。

  踏足此境,便是世人眼中的“天仙”“仙人”。

  最近這段時間,從沉寂中出世的仙人逝靈,生前幾乎都是宇境仙人。

  虛境,是仙道第二境界。

  踏足此境者,方才有資格稱一句“真仙”。

  圣境,是仙道第三大境界,踏足此境者,被視作仙君!已是仙界中足可稱尊一域的大能。

  妙境,是仙道第四境,臻至此境者,被視作仙王!

  那已是仙界中通天巨擘般的存在,每一個皆是神話般的仙道大能!

  據說在妙境之上,還有更高的一個境界,名喚太境,分作三個層次。

  被稱作是“太境三階”!

  這等境界,對絕對大多數仙道人物而言,一如傳說!

  而紅云真人口中那些“老家伙”,則是虛境真仙最巔峰的存在!

  只不過,數目極其之少。

  因為那等存在,當初在降臨人間時,不得不自斬道行,否則,根本無法進入人間。

  就好比一頭巨大的神龍,要想從大海中進入一個湖泊中,就不得不拋棄一身的偉岸力量,化作小小的蛟。

  那些那些老家伙自斬道行,進入人間后,由于修為最高,遭受到的末法浩劫打擊也最慘重,道軀和神魂皆近乎崩滅。

  故而哪怕如今能以逝靈之體蘇醒過來,也遠遠不如生前時候。

  至于圣境仙君之上的角色,除非動用禁忌般的秘法,付出無比慘重的代價,否則,根本無法降臨人間。

  事實上,圣境仙君神通廣大,除非有特殊緣故,否則也不會選擇前往人間避禍。

  即便如此,了解到這樣的內幕,讓蘇奕心驚。

  畢竟,都已自斬道行,并且還遭受末法浩劫的情況下,那些虛境真仙竟猶自能擁有堪比虛境初期的實力!

  這無疑愈發顯現出,這些老家伙生前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紅云真人輕聲道:“這等層次的角色哪怕出世,也不可能在人間逗留多久,必須盡快尋找生路,否則,注定會快速衰落和消亡。”

  蘇奕一怔,道:“此話怎講?”

  “修為太高了。”

  紅云真人道,“哪怕斬掉一身道行,哪怕已淪為逝靈,可他們想要保住修為不跌落,就必須汲取到足夠的力量。”

  “可在這人世間,哪可能擁有能夠滿足他們修行的資源?”

  蘇奕明白了。

  歸根到底,人世間的修行資源,遠遠無法滿足虛境真仙的修行。

  而那些淪為逝靈的老家伙,若想保住修為,就必須擁有足夠的修行資源才行。

  否則,他們的修為就會快速跌落、逐步走向衰弱和消亡!

  “我和他們的境界雖不一樣,但也面臨著這樣的困境。”

  紅云真人輕聲道,“隨著時間推移,若找不到足以滿足自身修行的力量,根本無須他人動手,自身境界會不斷跌落,最終走向死亡。”

  說著,她輕聲一嘆,“浩劫之下,站得越高,受到的打擊就越慘重,相比起來,境界低一些的角色,反倒是幸運的,起碼……不必面臨這樣的窘迫處境。”

  蘇奕眼眸微凝,思忖道:“道友當初邀請我前往星璇禁區,莫非就是為了解決這樣的困境?”

  紅云真人點頭道:“不錯,不止我會前往那里,那些老家伙也會去。”

  頓了頓,她說道:“事實上,早在末法時代,就已經有很多仙道大人物前往星璇禁區,將那里視作浩劫之下的唯一一條生路,都在其中探尋和爭渡。”

  “可惜……還不等他們找到那條生路,就已陸續死在了那一場浩劫之下。”

  “不過,如今不一樣,末法浩劫已消失,星璇禁區雖然兇險莫測,可對我而言,只需做足準備,當可找尋到那一條生路,徹底解決自身的麻煩。”

  說到這,紅云真人抬眼看向蘇奕,“而這件事,需要道友的幫忙。”

  蘇奕笑道:“我早已答應過你,自不會食言。”

  紅云真人搖頭道:“原本在我推算之中,還需要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才是前往星璇禁區的最佳時機。”

  “可現在不一樣了,天地劇變愈演愈烈,出現了諸多出乎我意料的變數,不得不提前行動。”

  蘇奕挑眉道:“那還要多久?”

  紅云真人想了想,道:“最早在半個月后,最遲必須在一個月內展開行動。”

  蘇奕略一思忖,道:“那就半個月后出發。”

  紅云真人笑道:“好,到時候我親自前往清月山接你。”

  當天,

  蘇奕一人一劍,斬三十六位仙人逝靈,大獲全勝!

  當這則消息傳出,天下陷入前所未有的轟動中,星空各界無不為之震撼。

  觀主,于人間斬仙!

  這樣的事情,讓人想都不敢想,可如今,卻真實發生了。

  并且,觀主還一口氣連斬三十六位仙人逝靈!

  這樣的戰績,縱觀古來,遍看天下,誰堪比之?

  皆空寺。

  蘇奕和土狗、莫星臨一同返回之后,就開始閉關。

  在前往星璇禁區前,他還有一件至關重要的大事要做。

  那就是,把第六世的道業力量融合了!

  ps:兩章合一塊了。

  提前預警,接下來的劇情,蘇姨會性情大變!

  核心就是與第六世的“心境之爭”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