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虛境真仙 萍蹤倩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赤袍男子俊美妖異,周身縈繞紅色仙光。

  虬髯中年背負一柄黑色戰斧,氣息沉凝如山。

  而那枯瘦道人,手握一支骨笛,眼神幽幽。

  他們模樣迥異,可身上的氣息,卻無不遠勝在場那些仙人逝靈,隨意立在那,僅僅威勢,就壓迫得十方天地亂顫。

  一如三尊主宰臨世!

  土狗眸光閃動,神色罕見地變得鄭重不少。

  “他們那等存在,怎會現在出世!?”

  莫星臨色變,背脊生寒。

  他認出那三人的來歷,每個生前皆是虛境真仙!

  那是遠比在場仙人逝靈更高的仙道境界。

  在仙界,踏足虛境的仙人,才有資格稱一聲“真仙”!

  而這等層次的存在,還遠沒到出世的時候。

  因為他們的道行太過高深和恐怖,遭受到的天地規則壓制也更可怕。

  可現在,卻有三位真仙逝靈出現!

  剎那間,莫星臨便意識到不妙,心都沉入谷底。

  而酆靖海、呂東流等四人,則長松一口氣。

  “多謝三位前輩前來相救!”

  酆靖海感激出聲。

  赤袍男子擺手道:“你們且退下。”

  說著,他目光看向蘇奕,語氣淡漠道:“年輕人,就此罷手,交出輪回奧義,本座讓你活著離開。”

  這不是商議,而是命令!

  宛如主宰下達旨意,不容違逆。

  那枯瘦道人則溫聲道:“小友,冤家宜解不宜結,今日你已早造了許多殺孽,亡羊補牢,為時不晚。我們三個老家伙,和你無冤無仇,只要你交出輪回力量作為補償,今天的事情,自可就此平息。”

  那虬髯中年不曾出聲,只冷冷地盯著蘇奕,眸光犀利,似在審視一個罪徒。

  天地寂靜,氛圍壓抑得讓人直喘不過氣。

  三位主宰般的虛境真仙傲立場中,在場之輩無不噤若寒蟬,戰戰兢兢。

  蘇奕頓足虛空,目光看著那摻合進來的三位虛境真仙,淡然道:

  “無非為了輪回力量,你們和他們,又有什么區別?”

  他的目光澄澈平靜,言辭透著質問,讓那三位虛境真仙頗有些不舒服。

  赤袍男子皺了皺眉,并不理會,只說道:“該你表態了,只需回答,是否交出輪回便可!”

  言辭咄咄逼人。

  蘇奕一聲哂笑,道:“我的態度很簡單,凡視我為敵者,要么臣服,要么死!”

  “張狂!”

  酆靖海第一個喝斥起來,怒極而笑。

  赤袍男子、枯瘦道人和虬髯中年皆皺了皺眉,都沒想到,他們都已親自駕臨,可這蘇奕……還如此冥頑不靈。

  甚至,還敢出言不遜,威脅他們!

  這何其可笑?

  蘇奕瞥了酆靖海、呂東流等人一眼,淡淡地說道:“你們今天也必須死,誰來了也救不了你們,我說的!”

  “你……”

  酆靖海等人神色一滯。

  “道兄,我已說過,言辭最為蒼白無力,縱使我們不屑去欺辱這樣一個后輩,可眼下你也看到,他……很不服啊。”

  赤袍男子慢條斯理說道,眼神幽邃,冷厲可怖。

  枯瘦道人輕嘆道:“我活了這么久,也第一次見到如此不開竅的后生。”

  一直冷眼旁觀的土狗,此刻再忍不住咧嘴笑起來,道:“你們算個什么東西,也敢在老子面前趁火打劫?”

  此話一出,所有人吃驚!

  皆無法想象,都已到了此時,那條土狗怎還敢這般囂張。

  “找打!”

  赤袍男子眸子中殺機爆綻,正要出手。

  “且慢!”

  枯瘦道人第一時間阻止。

  他眉頭皺起,驚疑地看著土狗,道,“你是……紅云仙子身邊那位星闕道友?”

  紅云仙子?

  星闕?

  在場許多人感到困惑。

  就是酆靖海等人,也一頭霧水。

  他們都知道紅云仙子,但也僅僅只清楚,對方是來自仙界的一個仙人后裔,身份頗為尊貴。

  但也僅僅如此。

  至于被稱作“星闕”的土狗,他們完全不知道。

  也正因如此,在大戰之前,哪怕他們察覺到土狗不同尋常,也并未真正放在心上。

  可此刻無論是枯瘦道人、還是赤袍男子和虬髯中年,神色都已發生變化,眉梢間浮現疑色!

  “呵,老東西你眼力不錯啊。”

  土狗抬起下巴,冷冷道,“既然認出本座,本座就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離開,莫要摻合進來,否則,別怪本座翻臉無情!”

  一番話,毫不客氣。

  這讓赤袍男子等人的神色都有些陰沉。

  “道友未免太霸道!”

  赤袍男子冷冷道,“你和紅云仙子難道還打算獨占輪回力量不成?”

  枯瘦道人溫聲道:“星闕道友,你看這樣如何,只要你讓那位小友交出一份輪回奧義,念在紅云仙子的面子上,我等三人立刻就走,絕不會再摻合今日之事。”

  此話一出,酆靖海等人心中咯噔一聲,暗呼不妙,一個個臉色都變了。

  誰也沒想到,之前還被他們視作靠山的三位虛境真仙,竟會因為紅云仙子的關系,立刻改變了主意!

  甚至,都不打算再庇護他們!

  也是這時候,他們才深刻意識到,蘇奕不止是道行恐怖,并且背后還有靠山!

  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蘇奕根本就沒把紅云真人當過靠山,一次都沒有!

  無論前世今生,他向來不屑依仗外力。

  哪怕是身邊的土狗,也是主動湊上門來幫忙。

  “想屁吃呢!”

  土狗譏笑,“三個淪為逝靈的虛境真仙而已,真把自己當棵蔥了?”

  眾目睽睽之下,被土狗這般挖苦和羞辱,讓赤袍男子等人的臉色都陰沉下來。

  “何苦如此,難道道友認為,能夠擋住我們三人?”

  枯瘦道人嘆道。

  一股沛然的殺機涌現,驚擾風云。

  三位虛境真仙,看向土狗的目光已帶上徹骨的冷意。

  身懷輪回力量的蘇奕,對他們這等逝靈而言,就如同無法抗拒的天大造化。

  誰也不可能就此放棄!

  “念在紅云仙子的面子上,我們不會傷害道友,可若道友冥頑不靈,我等就只能得罪了!”

  枯瘦道人沉聲道。

  這一刻,蘇奕邁步來到土狗一側,淡然道:“你且退下,既然他們想死,我來成全他們便可。”

  所有人錯愕,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三位虛境真仙也怔了怔,憑生荒謬之感。

  旋即,他們都不禁笑起來。

  “星闕道友,你也看到了,這位小友可一點不領情,要一人做事一人當!”

  枯瘦道人捻須大笑。

  土狗沒有笑,它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這一次,我可不能答應你!否則……”

  “不止主人會失望,老子這輩子也會抬不起頭!”

  說著,它扭過頭,看著遠處的三位虛境真仙,冷冷道:“以一對三,老子拉爾等墊背也絕非難事!”

  它的軀體上,流淌仙光,如若星輝瀑布般,驚天動地,壓迫得附近天地都劇烈哀鳴,洶涌翻騰。

  那等威勢,完全不弱于那三位虛境真仙中的任何一人!

  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也是此時,人們才意識到,這條不起眼的土狗,原來竟如此恐怖!

  酆靖海等人更是心生寒意。

  根本不必懷疑,若之前的大戰爆發時,這土狗就插手進來,他們注定會敗得一塌糊涂,根本沒有任何懸念。

  “原來這狗東西竟如此厲害。”

  蘇奕也不禁訝然。

  他早意識到土狗很強,卻沒想到,竟強大到這等地步!

  “哼!”

  赤袍男子殺機沸騰,眸光如電,“星闕道友,我等已足夠忍讓,可你卻敬酒不吃吃罰酒,可著實讓我們失望!”

  “少他娘嗶嗶,有種過來弄死老子!”

  土狗獰笑。

  蘇奕握緊手中人間劍,眸光淡然,他自不會看著土狗去拼命。

  在他其體內,有恐怖的道行力量在沸騰。

  識海之中,沉寂的九獄劍也在嗡嗡顫抖。

  踏足化凡境之后,他可還不曾動用過九獄劍的力量!

  天昏地暗,殺機貫沖乾坤,無數人膽寒。

  眼見大戰就將一觸即發,

  忽地一陣輕盈的腳步聲響起。

  像踩在細潤的土地上,聲音輕微,低著一種悠閑懶散的獨特節奏,明明很小的腳步聲。

  可在這一刻,卻清清楚楚地響在天地間。

  而落入人們耳中,那輕盈的腳步,就像天神擂動的大鼓,轟然炸響在心間。

  而后,

  那些觀戰者,無不腦袋嗡的一聲,心驚膽顫,一些修為稍弱的直接就暈厥了過去!

  天地間,濃郁如若實質的殺機,倏爾潰散瓦解,消弭無蹤。

  三位虛境真仙,以及酆靖海等仙人逝靈,皆心神顫栗,臉色頓變,齊齊看向遠處。

  土狗怔了怔,旋即眸子中露出欣喜之色。

  蘇奕也下意識抬頭望去。

  就見一道熟悉的綽約身影,從遠處行來。

  布衣荊釵,秀發盤髻,相貌平庸,唯有眼眸清澈如湖水,剔透明凈似星辰。

  紅云真人!

  和上次在紫霄臺一戰中相見時不同。

  這一次的紅云真人,沒有提著花籃,而是拎了一口銹跡斑駁的黑色刀鞘。

  她步履輕盈,踩在虛空中,不像是在行走,反倒是像虛空托著她在挪移。

  天涯咫尺,縮地成寸。

  眨眼間,就已來到了場中。

  也一下子成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而她的目光掃過土狗,看向了蘇奕,輕聲道:

  “我帶了一壺新釀的酒,要不要先嘗嘗?”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