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宣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識海中。

  第六世雖一直不曾出聲,可卻通過蘇奕神魂的蛻變,推斷出蘇奕已踏上那一條萬古未有的羽化之路。

  “果然,執掌九獄劍的關鍵,在于輪回!”

  “唯如此,九獄劍才會為其抵擋諸神契約的抹殺之力。”

  “自此以后,他的道途,將徹底不一樣,哪怕成仙,也必是那萬古未有的第一仙!”

  第六世暗自感慨。

  “不過,若他在心境爭鋒中輸給我,一切就又不一樣了……”

  這一晚,蘇奕沉浸在破境后的參悟中,鞏固道行。

  同樣是這一晚。

  無定魔海深處,紅云真人收到了來自土狗傳遞的消息。

  “以凡俗之軀,將一位仙人逝靈踩在腳下?”

  紅云仙子不禁怔住。

  情不自禁地,她又想起了宗族的那一則祖訓。

  那條祖訓很特別,被列為宗族的最高機密,唯有得到宗族一眾老人認可的嫡系族人,才能獲悉。

  這則祖訓代代相傳,直至傳到紅云真人這里,她才知道,原來這則祖訓,竟和輪回有關!

  以前時候,她根本不相信,這世上還存在輪回。

  因為那等禁忌般的力量,早已被諸神契約所抹除,不容許有人再重演輪回。

  故而,紅云真人也從沒把那則祖訓放在心上。

  直至……遇到了蘇奕!

  “執掌輪回的人,果然非常理可形容,也無怪乎諸神契約會不容輪回出現……”

  紅云真人輕聲感慨。

  同樣的夜晚。

  飛仙禁區,葬靈仙宗。

  一座古老的殿宇內,燈火通明。

  “可以斷定,我派太上長老‘崔征’已經喪命。”

  葬靈仙宗掌教酆靖海沉聲開口,神色陰沉如水。

  “而此次我邀請各位前來,就是商議一下,當如何處置蘇奕此子。”

  酆靖海說著,目光掃了一眼大殿眾人。

  那些列席大殿內的身影,有男有女,模樣不同,分別來自不同的太古大勢力。

  相同的是,他們皆是仙人逝靈!

  像天魔一脈的洪氏老祖“洪山圖”,就赫然在其中。

  大殿氣氛壓抑。

  誰都清楚,之前時候,酆靖海派遣崔征前往清月山,為的就是和蘇奕談判。

  可如今,崔征的死無疑證明,蘇奕根本不接受他們開出的條件!

  “還能怎么辦,難道我等還能向那小東西低頭不成?”

  有人冷然出聲。

  “無論紫霄臺一戰、還是落梧山一戰,皆讓我等各自門中的強者傷亡慘重。這等血海深仇,早已注定不可能善了。”

  有人沉聲道,“誠然,那蘇奕身上有著諸多古怪的地方,可也正因如此,我們才選擇了結盟,要一起對付他,不是嗎?”

  一個洞宇境的年輕人,卻讓他們這些仙人逝靈不得不匯聚在一起,商討應對之法。

  這本身就足以證明,他們沒有人敢掉以輕心。

  甚至某種程度上而言,他們已將蘇奕視作足以威脅到他們的一個隱患!

  這若傳出去,天下必為之震顫。

  畢竟,尋常角色別說被仙人逝靈仇視了,怕是都不夠資格入仙人逝靈的法眼!

  “諸位可還記得落梧山一戰中,此子身上出現的那一股神秘的恐怖力量?

  洪山圖開口,一句話,便吸引所有人注意。

  他們都清楚,落梧山之戰,那一股曾出現蘇奕身上的恐怖力量,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可直至如今,也沒有人猜測出,那一股恐怖力量究竟來自何人。

  洪山圖語氣深沉,道:“這一段時間,我一直在推敲此事,雖依舊沒能弄清楚那恐怖力量來自何人,但卻大致推斷出,一對一的情況下,我們在座之人,恐怕沒有一個能與之抗衡!”

  這番話一出,許多人色變。

  也有人不服氣,皺眉道:“難道在洪兄眼中,連酆道友出手……也不行?”

  坐在上首位置的酆靖海瞇了瞇眼眸,神色淡漠道:“先讓洪道友說完。”

  洪山圖道:“我所言,也僅僅只是揣測,并不絕對。而可以肯定的是,若我們聯手,在不受天地規則約束的情況下,足可以應對那蘇奕身上的恐怖力量!”

  頓了頓,他笑道:“當然,我很懷疑,那一股恐怖力量已經徹底消散,以后……怕是很難再幫到那蘇奕。”

  有人忽地道:“那你說,崔征道友又是如何死的?”

  洪山圖頓時語塞。

  的確,崔征可是仙人逝靈,哪怕前往外界時,被天地規則約束,可就憑蘇奕自身的力量,怎可能是崔征的對手?

  “可惜,我們和這蘇奕之間已沒有回旋的余地,否則,我倒寧可退讓一步,跟他好好聊一聊,只要能打碎身上的詛咒,無論付出多大代價,我也愿意。”

  有人輕語,“畢竟,只要打碎身上詛咒,便可以重塑道軀,重修道途,無懼輪回力量的威脅,一身實力也足以一步步恢復到生前最巔峰的層次。”

  “到那時,再去收拾那蘇奕,何愁無法手到擒來?”

  眾人皆默然。

  “這種廢話,就無須再說了。”

  酆靖海冷冷開口,“此仇已注定不可化解,不死不休!”

  他很不滿。

  在座之輩,皆是仙人!

  可如今,談論起蘇奕這樣一個洞宇境界王時,卻各懷心思,或多或少都帶著一絲忌憚,這若傳出去,非成為天下人的笑柄不可。

  “不錯,自當如此!若是妥協,我們那些逝去的門人,該如何看待我們?這天下眾生,又將如何看待我們?”

  有人殺氣騰騰,“此子,必須死!!”

  在座一眾仙人逝靈皆點了點頭,眸光冰冷。

  酆靖海深呼吸一口氣,眼神冷冽道:“接下來,我會擬一道旨意,昭告天下,限那蘇奕十天之內,主動交出輪回力量。”

  “否則,待我等能夠在世間行走之日,不止此子要死,凡和他有關之人,皆要為其陪葬,一個不留!”

咕嚕咕嚕  火鍋在冒泡,各種鮮美的肉類在湯汁中浮沉翻騰,散發出誘人的鮮香味道。

  空照和尚在伺候土狗吃火鍋,夾菜、涮肉、遞菜……一氣呵成。

  另一只手還有閑暇為土狗斟酒。

  一個大喇喇盡情享受,一個心甘情愿侍奉。

  愿打愿挨,便是如此。

  蘇奕躺坐在一側藤椅中,自顧自抿酒。

  “你就不能跟我講一講你是如何破境的?”

  土狗喝了一杯酒,不滿地瞥了蘇奕一眼。

  關于這個問題,土狗已問了不下十次,可得到的答案,卻很敷衍。

  直至后來,蘇奕完全就無視了,懶得理會。

  這一次,自然也沒搭理土狗。

  “蘇道友,有大事發生!”

  莫清愁從遠處匆匆而來,“葬靈仙宗掌教酆靖海對外宣布,要讓你十天內交出輪回奧義……”

  她將消息和盤托出。

  氣氛驟然變得沉悶下來。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酆靖海這番表態,無疑代表著飛仙禁區那些結盟在一起的大勢力,一致對蘇奕宣戰!!

  這也就意味著,當那些仙人級逝靈能夠行走世間的時候,第一個要殺的,就是蘇奕!

  面對這樣的威脅,誰能不擔心?

  土狗忽地一聲冷笑,打破沉悶的氛圍,道:“這酆靖海,怕是在想屁吃吧!”

  “前輩說的對!有前輩在,這樣的威脅,屁都不是!”

  空照和尚笑著拍了個馬屁。

  土狗一眼看穿了空照和尚的心思,道:“本座只負責保護你那觀主兄弟,可不負責幫他解決仇怨。”

  頓了頓,它抬起頭顱,斜睨著蘇奕,道:“當然,若你觀主兄弟需要本座幫忙,本座倒不介意出手。”

  言外之意就是,小子,還不快來求我!?

  蘇奕不禁一聲哂笑,直接無視了土狗。

  他目光看向莫清愁,語氣淡然道:“幫我捎個話,告訴飛仙禁區所有人,三天后,我會前往飛仙禁區走一遭,凡與我敵對者,要么臣服,要么……死!”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土狗愣住了。

  空照和尚張大了嘴巴。

  其他人等,無不呆滯在那,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打破腦袋,眾人都沒想到,那些仙人級逝靈還未找上門來,可蘇奕……竟然要主動殺上飛仙禁區!!

  “有問題?”

  蘇奕看著莫清愁。

  莫清愁嬌軀一顫,搖頭道:“傳話很簡單,只是……只是……”

  她一時猶豫,不知該如何勸阻蘇奕。

  土狗忍不住道:“蘇奕,你瘋了不成?若在飛仙禁區,那些仙人逝靈可不受天地規則約束,你……”

  蘇奕揮斷,淡淡道:“些許跳梁小丑,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不殺之,難道還留著他們過年?”

  土狗:“……”

  眾人這才終于意識到,蘇奕并非開玩笑,而是認真的!

  紫霄臺一戰,裁縫布局,那些敵對勢力一起出動。

  落梧山一戰,同樣也如此。

  到如今,那些個太古勢力竟猶不死心,自以為聯合一批仙人逝靈,就能為所欲為。

  這終于讓蘇奕感到膩歪和厭煩。

  事不過三。

  這一次,他要進行一場徹徹底底的清算!

  什么仙人、什么仙道勢力,在當今天下,無非是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逝靈罷了。

  既然要不死不休,那就……終結他們的所有!

  “起風了……”

  藤椅中,懶洋洋躺在那的蘇奕輕語。

  天穹下,寒冬凜冽的大風呼嘯。

  恰似天仙狂醉,亂把白云揉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