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不破不立 破而后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贏了?

  青釋劍仙、皆空劍僧他們也都愣住。

  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天地俱寂,四野無聲。

  崔征目眥欲裂,滿心屈辱。

  身為曾經傲立天上俯瞰人間的仙人,而今卻被一個年輕人踩在腳下!

  那種恥辱,就如萬劍攢心,讓他快要崩潰。

  “眼下的你,真的只能發揮出兩成的道行?”

  蘇奕俯視著崔征,輕聲問詢。

  “若不受天地規則約束,躺在這里的,絕對是你!”

  崔征咬牙說道。

  蘇奕笑了笑,自語道:“堂堂仙人,敗了就敗了,還說這般狠話,著實不堪入耳。”

  遠處,土狗深以為然道:“這小小的鬼仙,的確上不得臺面。”

  崔征面頰漲紅,嘶聲道:“殺人不過頭點地,我敗了,隨便你處置!”

  蘇奕道:“你此來要做什么?”

  崔征深呼吸一口氣,道:“我奉命而來,要談一樁和你的生死有關的大事!”

  蘇奕哦了一聲,道:“說來聽聽。”

  崔征道:“我派掌教已表態,只要你答應,幫飛仙禁區所有人解除身上詛咒,以前的事情,統統可以既往不咎!”

  “除此,只要你交出輪回力量,我們各大道統皆會給予你一定的補償。并且會立下契約,保證以后不再視你為敵。”

  說到這,崔征艱難地抬頭,目光看向蘇奕,“你該清楚,這樣的條件有多優厚,否則,就憑你在落梧山大戰中所做的一切,就會遭受到十倍百倍的清算!”

  “而眼下,你只需答應這樣的條件,不費吹灰之力,便可換來活命的機會,還望你三思,莫要辜負我派掌教的一腔善意!”

  說到最后,崔征底氣都變得充足許多。

  在他看來,蘇奕之所以不殺自己,分明也是投鼠忌器,不敢亂來。

  除此,他此次開出的條件,無比優渥,在他看來,以蘇奕的處境,只要不蠢,就該清楚怎么做。

  青釋劍仙、皆空劍僧他們都不禁冷笑。

  換做其他人,聽到這樣的條件,或許的確會改變心意,選擇妥協,以此換來茍活的機會。

  可蘇奕注定不屑一顧!

  果然,就見蘇奕饒有興趣道:“若我拒絕呢?”

  崔征皺眉道:“拒絕的后果,便是成為飛仙禁區各大道統的公敵!我也不怕告訴你,不出兩個月時間,仙人級逝靈便可行走世間!”

  “到那時,群仙一起聯手,天上地下怕也找不出能救得了你的人!”

  聽到這,土狗頓時不悅,冷哼道:“猖狂!你當本座是擺設?”

  這句話,看似表達不滿,實則透露出,哪怕群仙出動,它也能救蘇奕!

  “你?”

  崔征冷笑起來。

  雖沒有再說什么,可明顯沒把土狗當回事。

  這惹怒了土狗,揚起爪子,就想拍死這個不開眼的鬼仙。

  可最終,它忍住了,決定不跟一個小小的鬼仙計較,那樣未免也太跌份。

  崔征沉聲道:“蘇奕,這是你最后的機會,我希望你能冷靜下來,三思而后行。畢竟在這人間界,被群仙盯上……”

  聲音戛然而止。

  蘇奕腳下發力,崔征的軀體直接崩碎,化作灰燼消弭。

  “就這么殺了?”

  土狗愕然。

  蘇奕心不在焉道:“話都已經問完了,還留著做什么?”

  土狗:“……”

  青釋劍仙他們都不禁心顫。

  不管如何,那崔征曾經也是一位真正的仙道人物,是天上的仙!

  可如今,卻被蘇奕一腳踩死!

  這若傳出去,注定將引發天下轟動。

  所謂于人間斬仙,也不過如此!

  “小子,你可別得意,這鬼仙乃是逝靈之體,和真正的仙人天壤之別,更別提,他遭受天地規則束縛,只能施展兩成實力,似這種角色,充其量也就比真正的舉霞境角色強一截而已。”

  土狗哼唧道,敲打蘇奕。

  蘇奕似笑非笑道:“我現在可是連修為境界都沒了,以一介凡俗之軀殺了一個仙人逝靈,難道還不能得意了?”

  旋即,他話鋒一轉,道:“不過,你說的不錯,此人……的確不堪入目。”

  土狗語塞。

  他本意是警告蘇奕,莫要小覷那些仙人逝靈。

  可誰曾想,反倒被蘇奕很可惡地裝了一把!

  “你真的是凡俗之軀?”

  土狗不禁問。

  它感到無比費解和困惑,就像發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謎團。

  “沒有修為境界,應該……算是吧?”

  蘇奕想了想,道,“不過,我已一只腳踏上羽化之路,用不了多久,就能重鑄道行。”

  土狗還要再問,蘇奕已轉移話題,道:“你今天怎么來了?”

  “我……”

  土狗沒好氣道,“還不是我家主上擔心你小子不明不白被殺了?”

  蘇奕明白了,道:“你回去后,幫我向你家主上說聲謝謝。”

  土狗道:“你這是要攆我走?”

  蘇奕一怔,道:“你難道還打算賴在這?”

  土狗:“……”

  瞧瞧,這是人話否?

  它齜牙咧嘴道:“要不是主上命令,讓我近段時間守在你身邊,老子真想一走了之!”

  “那你走唄。”

  蘇奕笑起來。

  有時候逗一逗這條土狗,也很有趣。

  土狗惡狠狠瞪了蘇奕一眼,道:“老子還偏偏就不走了!小禿子,去給本座拿一壺酒來!”

  它很郁悶,無處宣泄,就開始使喚空照和尚了。

  空照和尚笑呵呵答應,屁顛屁顛送來一壺酒,這才讓土狗的心情好上許多。

  “行了,我還要再閉關一段時間,你們自便吧。”

  蘇奕轉身朝皆空寺行去。

  土狗禁不住提醒道:“你可真要當心一些,莫要大意,仙人逝靈中真正的大鱷,還在沉寂中蟄伏,他們的力量,可遠比你想象的更恐怖!”

  “這么說吧,若那些恐怖的狠茬子覺醒過來,就是我家主上,都需要去重視!”

  聞言,蘇奕眼眸微凝,點了點頭,徑自離去。

  “小禿子,去給本座整點吃的,記住,不要你們和尚吃的素齋。”

  土狗吩咐道,一副大爺的姿態,“把本座伺候好了,以后輕松帶你飛升仙界!”

  那嘴臉,別提多趾高氣揚。

  可空照和尚卻很是歡喜,砰砰拍著胸脯,道:“前輩,您就瞧好吧!”

  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等人面面相覷,啼笑皆非。

  這大概就叫臭味相投。

  土狗拿出一塊秘符,輕輕捏碎。

  今天的事情,必須稟報給紅云真人知道。

  數個時辰后。

  一艘寶船挪移長空,徐徐降臨在清月山前。

  莫清愁的身影憑空而現,抬手收起了寶船。

  而后,她就看到了一幅古怪的畫面。

  清月山傾塌,淪為廢墟。

  可在廢墟中的皆空寺,則完好無損。

  皆空寺內,一條土狗大搖大擺坐在一張桌子前,正在胡吃海喝。

  空照和尚則在陪同,殷勤地夾菜和斟酒。

  “莫仙子,你怎么來了?”

  青釋劍仙迎了上去。

  “我……”

  莫清愁神色復雜,把此來的目的說出。

  得知緣由,青釋劍仙、皆空劍僧等人都不禁動容。

  都沒想到,莫家寧可被視作飛仙禁區的公敵,也毅然選擇站在了蘇奕這一邊!

  “聰明的選擇,不得不說,你們家那個星臨老祖是個有智慧、有氣魄的人。”

  正在大快朵頤的土狗,大喇喇點評道,“以后你們莫家,必會為今日所作出的決斷感到慶幸。”

  換做其他人這么說,莫清愁必嗤之以鼻。

  可當這番話出自紅云仙子身邊的“星闕大人”之口,則讓莫清愁精神一振,眉梢間的陰霾都被沖散許多。

  “有前輩這番話,晚輩心中踏實多了。”

  莫清愁上前,躬身行禮致謝。

  而后,她本打算見一見蘇奕,卻從青釋劍仙口中得知,蘇奕已再次閉關。

  當天,在青釋劍仙的安排下,莫清愁和藏在仙寶“御天舟”內的莫家一眾族人,皆留在了皆空寺。

  對莫清愁而言,有“星闕大人”鎮守此地,莫家上下所有人足可無憂。

  同時,這也讓莫清愁愈發意識到,蘇奕和紅云仙子的關系非同一般。

  否則,星闕大人為何會親自鎮守于此?

  房間內。

  蘇奕盤膝而坐。

  閉關的這一個月,他已將第六世王夜所傳授的“破境之秘”徹底參悟透徹。

  他體內的洞宇世界,早已被打碎,所有的道行,呈現出一種混亂如混沌般的狀態,涌動在丹田之地。

  于外人眼中,他的確就是個凡夫俗子,根本沒有任何修為氣息。

  因為一切修為境界,都已被徹底打碎,被蘇奕用秘術徹底封存于丹田之內。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打碎過往一切,才能于毀滅般的混沌中,涅槃和重塑!

  過往一個月,蘇奕潛心推演和參悟這條道途的玄機,也終于深刻體會到,這條被第六世視作“萬古未有”的破境之路,是何等玄妙,

  的確稱得上是匪夷,甚至充滿禁忌的氣息!

  或許有人以前也嘗試這么做過,但絕對已經身隕道消。

  因為,諸神契約的力量,根本不允許有人能夠踏足條道途!

  而蘇奕執掌輪回,且參悟玄墟奧義,才終于成功,不至于在進行這一條破境之路時,被扼殺當場。

  不過……

  他還未真正破境,也還不曾踏足這條萬古未有的羽化之路。

  隱患猶在!

  就如此刻,隨著蘇奕進行修煉,一縷縷詭異的劫數氣息,無聲無息地從虛無中涌現,朝他的體內涌去。

  那是……諸神契約的力量!

  請:m.3zm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