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凡人之軀 鎮天上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山體傾塌,煙塵彌散。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皆負傷在身,血染衣襟。

  劫后余生,兩者皆有恍如隔世之感。

  而當看到來自葬靈仙宗的崔征被擊潰在地,兩人眉梢間也是浮現出一抹震撼。

  萬沒想到,那只來自紅云真人身邊的土狗,竟一爪子都能鎮壓一尊仙人級逝靈!

  空照和尚、老魏等人也都如釋重負。

  土狗憑虛而立,眼神幽冷,道:“本座還當是何方神圣,原來只不過是一只小小的鬼仙。”

  聲音透著濃濃的不屑。

  崔征從地上爬起身,眉頭緊鎖:“閣下又是誰?”

  “你還不夠資格知道。”

  土狗語氣隨意。

  說著,它瞥了一眼遠處的空照和尚,道,“小禿子,本座的出現,沒嚇到你吧?”

  空照和尚渾身一哆嗦,臉上擠出一個諂媚的笑容,道:“前輩如神兵天降,晚輩高興還來不及,怎會嚇到?”

  說著,他一挑大拇指,由衷贊嘆道:“前輩的威風,又怎一個猛字了得?”

  眾人:“……”

  像皆空劍僧他們,猶記得上次空照和尚見到那土狗時,還嚷嚷說那狗東西成精了。

  現在倒好,直接開始拍馬屁了。

  土狗不禁咧嘴笑起來,這小禿子,比上次看著順眼多了!

  而此時,蘇奕已邁步朝這邊走來。

  土狗一愣,睜大眼睛,盯著蘇奕的身影,滿臉困惑道,“你身上怎么沒有了道行?”

  這時候,青釋劍仙他們也都察覺到,閉關一個月之后,蘇奕簡直像徹底變了一個人!

  以前的他,氣息淡然出塵,可畢竟有修為在身。

  可現在的他,渾身上下沒有任何一絲的修為波動,簡直和尋常的凡夫俗子都沒有區別!

  這給人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就好像看到一位謫仙,忽然一夜之間貶為凡人!

  同一時間,崔征也注意到了蘇奕,同樣感到驚詫,難以想象,這就是那個在落梧山大戰中,殺得各大勢力血流成河的那個絕世人物。

  “我煉掉了一身道行,現在的我……的確沒有了修為境界。”

  蘇奕隨口道。

  眾人:“???”

  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煉掉一身道行,沒了修為?

  蘇奕這是瘋了嗎!?

  “什么煉掉修為,恐怕是證道羽化之路失敗了吧?”

  崔征眸光閃爍,冷冷開口。

  他是仙道人物,一眼看出蘇奕身上的氣息不對勁,疑似走火入魔,一身道行消散!

  眾人心中一緊,驚疑不定。

  “縱是凡人之軀,自可比肩神明。”

  蘇奕淡淡開口。

  說話時,他邁步朝崔征行去,“都別插手,讓我稱量一下所謂仙人逝靈的斤兩。”

  土狗禁不住道:“你確定?”

  它實在狐疑,有些看不透蘇奕此刻的狀態。

  蘇奕瞥了這條土狗一眼,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崔征眉梢間則浮現一抹不易察覺的喜色。

  他對那條看不出深淺的土狗無比忌憚。

  可若對上蘇奕,則完全無懼!

  除此,他另有想法,認為若能趁此機會,一舉擒下蘇奕,足可視之為人質,就此脫困!

  不過,崔征嘴上則冷冷道:“你確定要和本座一對一廝殺?”

  蘇奕笑起來,道:“放心,其他人絕不會插手,包括那條狗。”

  土狗:“……”

  它怎么聽怎么感覺自己好像被罵了……

  崔征再忍不住笑起來,眸光閃爍著懾人的仙光,抬起手指,朝蘇奕勾了勾,道:“來,本座賜你一敗!”

  聲傳全場。

  土狗一陣齜牙,這老小子挺能裝啊!

  不等它回神,蘇奕已出擊。

  他緩步踏足虛空,赤手空拳,輕飄飄一拳打出。

  落在眾人眼中,這簡直就像凡人中的武夫拉開把子打拳,完全沒有一點威能。

  崔征都不禁嗤地笑起來。

  不過,出于一種戰斗本能,他并未小覷,同樣一拳打出。

  這一拳,仙光燦然,拳勢如天,有擠滿虛空,壓崩山河之威。

  所謂仙人演武,當如此!

  哪怕遠遠看著,以青釋劍仙、皆空劍僧這等存在,都不由呼吸一窒,身心遭受到可怕的壓迫!

  那是一種屬于仙道層次的威能,凌駕于羽化境之上,端的是恐怖無邊。

  可出人意料的是,蘇奕這輕飄飄如若凡俗武夫的一拳,卻摧枯拉朽般擊潰崔征的拳勁。

  砰!!

  漫天仙光飛灑迸濺。

  崔征的身影都被震得一陣搖晃,周身仙光翻騰。

  他眼眸收縮。

  蘇奕這一拳,當真正迸發時,簡直如遠古神山撞過來,竟有無堅不摧的恐怖威能。

  當遭受這一拳力量壓迫那一瞬,崔征甚至有一種不真實的錯覺,仿似面對的,不是一個凡俗武夫般的角色,而是一尊人間武神,力可壓天!

  “這……”

  土狗禁不住拿爪子揉了揉眼睛。

  它一直在關注此戰,可讓它吃驚的是,自始至終,它竟無法看出,蘇奕這一拳所蘊積的力量!

  青釋劍仙、皆空劍僧他們也都被驚到,一個個瞠目結舌。

  都把自身道行徹底煉化,沒了修為境界,還能和一尊仙人級逝靈對抗?

  而此時,蘇奕早已蹂身而上,掌指如劍,朝崔征咽喉劃去。

  崔征冷哼,施展全部手段,捏拳為印,如揮動炮錘般,當空怒砸而下。

  那片天地驟然動蕩,虛空炸裂塌陷。

  一股恐怖的毀滅力量,從兩者之間迸發,席卷十方。

  崔征的身影再次被震得一晃。

  他臉色都變了。

  這怎可能?

  明明對方的拳勁松垮虛浮,渾沒有任何一絲力量,可當真正與之硬撼時,卻簡直像和一尊蓋世武神爭鋒。

  那古怪的感覺,讓崔征都心驚肉跳,難以理解。

  蘇奕根本沒有停留,縱身上前,揮拳殺伐。

  舉手投足間,平平無奇,輕飄飄的沒有任何力量,可在他的攻勢之下,崔征這位仙人級逝靈,卻被殺得頻頻受挫!

  幾個眨眼間,崔征就被壓迫得倒退出數十丈!一身衣袍都被震得出現碎裂的痕跡,披頭散發,頗為狼狽。

  反觀蘇奕,則氣勢如虹。

  簡直像人間一匹夫,橫壓天上仙人!

  這一幕,說不出的荒謬,也格外的震撼人心。

  青釋劍仙、皆空劍僧他們都完全懵掉。

  無法想象,蘇奕究竟動用的是何等力量,為何會如如此不可思議。

  唯有土狗隱約看明白了,內心不禁震顫。

  打碎了一身固有的道行,將一切力量徹底煉入體內?

  否則,為何會沒有任何力量流轉的跡象?

  這該是怎樣的道途?

  就不怕就此身隕道消?

  須知,對世間任何修士而言,打碎道行,和廢除自身修為根本沒有區別。

  可蘇奕則不然,他似乎走上了一條極為特殊的道途,打碎固有的境界,踏上了一條世間幾乎難以見到的神秘之路!

  這無疑太不可思議。

  土狗曾跟隨紅云真人闖蕩仙界各地,也曾見慣無數驚采絕艷的大能,可唯獨沒見過,誰敢在打碎一身道行的情況下,擁有如蘇奕這般的特殊力量。

  “這家伙,怕是在試圖謀求一條萬古未有的羽化之路!”

  土狗倒吸涼氣,心神震顫。

  它雖有所揣測,看出一些端倪,卻依舊感到匪夷所思,充滿疑云和不解。

  沒辦法,它完全就推敲不出這其中的真正玄機!

  場中大戰愈發激烈。

  相比土狗,崔征也快被打懵了,滿心的困惑和不解。

  明明看起來毫無修為,卻偏偏在戰斗時,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殺得他都快要招架不住!

  他生前乃是仙道上的存在,俯瞰人間,歷經不知多少大戰惡戰。

  唯獨沒有遇到過像今日這般的對手。

  可他已來不及多想。

  被蘇奕一步步打壓,讓他內心窩火,憋了一肚子氣,哪還會再想那么多?

  可任憑他還擊,依舊徒勞!

  蘇奕太霸道,攻勢如風,密集如雨,須臾間而已,就鑿開崔征的防御,一拳轟得崔征踉蹌退出去,唇中咳血!

  崔征色變,再不敢遲疑,祭出寶物。

  “起!”

  一柄銀燦燦的短矛橫空而起,仙光滔天,充斥毀滅威能。

  這無疑是一件極端強大的仙寶。

  “沒出息。”

  土狗一陣冷笑。

  蘇奕依舊赤手空拳,他舒展身影,攻勢如舊,步步壓迫。

  每一拳打出,砸得那短矛嗡嗡作響,仙光迸濺,震得那片天地都隨之劇烈顫抖。

  眾人都不禁瞠目。

  一個月不見,明明看起來宛如墜入凡俗中的蘇奕,卻分明遠比以前更恐怖了。

  須知,那片崔征受制于天地規則,只能施展出兩成左右的道行,可那等威勢,也遠比仙人意志恐怖!

  可現在,這位仙人逝靈在動用仙寶的情況下,依舊被蘇奕殺得節節潰敗,相形見絀!

  最終,伴隨著一道驚天動地的爆鳴,蘇奕一拳砸出,崔征的銀色短矛脫手而飛。

  他的手腕都裂開,鮮血迸射。

  整個人被轟得倒射出去,渾身氣機都差點被打爆!

  砰!!

  當崔征跌落在地,蘇奕一腳踩在了他的胸膛,一襲青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那一幕,直似凡間武夫,將一位天上仙人踩在塵埃之中!

  震撼人心。

  “我#!這么猛!?”

  土狗都不禁爆粗口,被驚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