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化凡、化真、化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烙印懸浮在蘇奕身前。

  第六世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是一條完全不一樣的羽化之路,自諸神契約出現于諸天之上,無論是仙界,還是人間界,再沒有一人能夠踏足此路。”

  “這條路,同樣有三大境界,只不過每一個境界的修煉妙諦,已完全不一樣。”

  “這三大境界,可稱作是化凡、化真、化空!”

  “化凡,對應神嬰境,所謂化凡,并不是斬掉一身道行,化作凡夫俗子,而是將自身一切道行,全部煉入自身神嬰內。”

  “如此,神嬰就如同自己體內的一塊混沌母地,可衍萬道,大而無量,無可名狀。”

  “臻至此境,自身一切氣機皆趨近于無,故而外人眼中,我如凡人,而我之軀,則可比肩仙神!”

  蘇奕不禁驚訝。

  神嬰境,以道軀為根,以神魂為干以大道力量為源泉。淬煉出的神嬰品相越高,代表底蘊越強大。

  臻至此境,體內的洞宇世界,會誕生本命性靈,讓洞宇世界多出一種真正的大道生機。

  有了這一股生機,體內的洞宇世界就會衍生出諸般變化,像山河萬象的更迭、日月星辰的循環、天經地緯的交替、四季枯榮的變遷……

  這一股本命性靈,便是‘神嬰’。

  神者,神魂之本。嬰者,性靈之源。

  神嬰一成,羽化成真。

  這便是‘羽化真人’這個稱謂的來歷。

  而在第六世的闡述中,這一條截然不同的羽化之路,雖然也締結神嬰,但卻是將體內洞宇世界打碎,化作混沌般的母地,融入神嬰!

  而不是在洞宇世界內,去締結神嬰。

  兩者,完全不一樣!

  “其中的妙諦,我不曾體會過,但卻清楚,唯有以神嬰來容納自身一切道行,才能為自己的羽化之路筑就最為原始的天地之根!”

  第六世說道,“破境之前,你要做的,就是先把體內的洞宇世界,徹底煉了,唯如此,才有機會在踏足羽化之路時,締結出如若混沌般的神嬰,以此取代洞宇世界。”

  “這便是破而后立。”

  蘇奕眼眸收縮。

  煉掉體內洞宇世界?

  這簡直就和自毀道行沒區別!

  換做其他人敢這么說,蘇奕絕對懷疑對方是包藏禍心。

  可第六世既然這么做,那這其中,恐怕真的另藏大玄機!

  “那一道烙印內,有我當初所推演出的全部奧秘,等你認真參悟之后,結合我在羽化之路上的閱歷和感悟,自然清楚該如何破境。”

  第六世繼續道,“一定切記,一旦你試圖去踏足此路,在渡劫證道時,勢必會引來諸神契約的打擊。”

  “不過,你執掌輪回,又有九獄劍在,足可以把這條‘死路’給走活了。”

  蘇奕琢磨片刻,道:“按你這么說,我倒是感覺,踏足化凡境的經歷,倒是和玄墟奧義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六世一怔,道:“當真?”

  之前,他已聽說,第一世傳授給蘇奕一種名喚玄墟的大道,能夠斷因果、禁宿命!

  可卻沒想到,這等大道奧義,竟和化凡境的修煉有相似之地。

  “你且看看便知道。”

  蘇奕心念一動,指尖浮現出一縷大道氣息。

這一股大道,如若破曉晨曦般耀眼,似九天銀河般浩瀚,如莽荒混沌  般原始。

  而其色澤,像初春時節天穹深處的一抹青色,剔透空靈,沒有任何一絲雜質。

  當去感應,能夠感受到一種玄而又玄,奪盡造化的神韻。

  這便是玄墟大道的氣息!

  第六世感應許久,這才喃喃出聲:

  “化凡,褪去浮華,歸于神嬰,似萬道之歸屬。而這等大道力量,竟如若一切變化的起源,一切玄妙的歸屬……”

  “像,的確太像了!”

  “我敢肯定,若在破境之后,以這等大道奧義筑基,注定會起到不可思議的妙用!”

  說到這,第六世語氣變得復雜,“我怎地感覺,早在你當初從第一世那里獲得玄墟奧義時,他就早已預料到會有今日,提前為你鋪路?”

  蘇奕一怔。

  他分明聽出,第六世的語氣中,透著一絲羨慕和苦澀的味道!

  “同樣是轉世之身,可他卻為你斷因果、禁宿命……還為你踏足羽化之路時鋪路……這……公平嗎!?”

  第六世明顯憤懣。

  蘇奕不禁好笑,道:“都是自己人,你這樣可就顯得太跌份了,一點沒有仙道霸主的風采。”

  “本座都已成了道業力量,還被鎮壓在九獄劍之下,還仙道霸主個屁的風采!”

  第六世氣得直接爆粗口了。

  無疑,了解到第一世為蘇奕做的一切,讓第六世大受刺激,徹底失態了。

  蘇奕道:“……”

  他忽地感覺,眼前這畫面很荒謬,就像第六世在爭風吃醋似的,一點都不講究……

  半響,第六世嘆息道:“是我失態了,我也知道,第一世之所以這么做,無非是因為,你是所有轉世之身中唯一一個自己掌控輪回的人,正因如此,才能掀開命運的一角,于命運長河上和第一世相見,從而得到這樣的幫助。”

  蘇奕略一沉默,道:“不提這些幫助,我也從沒想過,有誰會為我鋪路,你若不甘,等我融合你的道業時,與我在心境戰場上一較高低便是。”

  “正如你所言,看一看最終誰能取誰而代之!”

  一番話,坦蕩從容,睥睨而自負。

  第六世只說了一個字:“好!”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蘇奕一直在潛修閉關。

  清月山風平浪靜。

  而在外界,天地劇變愈演愈烈。

  僅僅半個月后,天地間的規則力量,便再無法約束舉霞境層次的逝靈。

  而那一條完整的羽化之路,則隨之重現周天規則之中。

  這比莫清愁當初所說的時間,足足提前了半個月!

  星空各界在轟動。

  過往那漫長歲月中,在星空各界不知有多少洞宇境界王在大道上止步不前。

  而如今,隨著羽化之路重現,在天下各地,陸續有人證道破境,踏足羽化之路!

  那等一幕,直似雨后春筍般壯觀。

  星空各界的局勢,也由此變得動蕩起來,風起云涌。

  “這絕對是末法時代至今不曾有過的一次劇變!可視作是一場黃金大世的來臨!”

  “世事變遷,否極泰來,萬古的沉寂和積累,才爆發出如此蓬勃輝煌的變化,生于這個時代的修士,無疑是幸運的!”

“真正的羽化真人,又豈是那些逝靈可比?隨著時間推移,那些太古道統的優勢,將一點  點消失!”

  “除非,他們能打破身上的詛咒!”

  “呵,那也得看觀主大人是否答應!”

  ……世間在轟動,飛仙禁區內也無法平靜。

  因為,仙人級逝靈陸續出關了!

  這等層次的存在,已不必再蟄伏,雖然無法前往外界,但卻已經能夠在飛仙禁區內行走!

  莫家。

  仙人級逝靈“莫星臨”也破關而出。

  他一襲銀袍,峨冠博帶,面如冠玉,直似青年人,唯有眼眸中涌動著歲月滄桑的氣息。

  “清愁,蘇道友那邊可有破境晉級的消息?”

  一座大殿內,莫星臨溫聲問詢。

  莫清愁搖頭道:“數天前,我已親自去過清月山,得知蘇道友早在一個月前就已閉關,至今還沒有任何消息。”

  莫星臨眉頭微皺,道:“留給蘇道友的時間可不多了。”

  最近一段時間,這飛仙禁區中陸續有仙人級逝靈走出,紛紛揚言,以后要找蘇奕進行清算。

  甚至,有消息傳出,那些曾敵視蘇奕的太古勢力,都已在暗中結盟,在籌謀針對蘇奕的復仇行動!

  “老祖,不是說還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仙人級逝靈才能夠在世間行走?”

  莫清愁禁不住道。

  “不,這僅僅只是推演,天地劇變的速度正在加快,我懷疑,根本用不了兩個月時間,仙人級逝靈就能從飛仙禁區走出。”

  莫星臨眉梢浮現一抹憂色,“最重要的是,如今憑借一些秘寶,已足以掩蓋仙人級逝靈的氣息,讓他們無懼天地規則的反噬,前往外界!”

  莫清愁心中咯噔一聲。

  她想起前段時間,那些舉霞境人物,便是憑借秘寶,行走于外界!

  無疑,這樣的方法,同樣適用于仙人級逝靈。

  雖然實力會遭受到嚴重的壓制,可別忘了,那是仙人級逝靈!

  遠比仙人意志更恐怖!

  “你把這些消息傳信告訴蘇道友,讓他務必小心,千萬別大意。”

  莫星臨做出決斷,“那些個仙人逝靈,無不心狠手辣,為了復仇,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是!”

  莫清愁領命,不敢怠慢。

  就在此時,一位老仆匆匆而來。

  “老祖,有一個自稱‘刻碑奴’的家伙前來拜訪,還送來一塊無字墓碑!”

  老仆臉色難看。

  刻碑奴!

  莫星臨頓時吃驚,難以置信道:“葬靈仙宗的人竟還活著?!”

  莫清愁星眸收縮,俏臉驟變。

  葬靈仙宗。

  仙界赫赫有名的一個和亡靈有關的鬼修勢力,底蘊古老無比,宗門中的仙人,皆是鬼仙!

  而所謂的“刻碑奴”,是葬靈仙宗的一種職務,相當于一個宗門的使者。

  按照葬靈仙宗的規矩,刻碑奴只要出動,就意味著要宣戰!

  一旦刻碑奴把鐫刻著戰書的墓碑送上門,就意味著,不死不休!

  ps:卡文嚴重,更新晚了,更諸君抱歉。

  不能及時更新,最焦心的是作者自己。金魚接下來會盡力調整,爭取恢復每天上午10點更新2更的節奏。

  今天晚上6點前,還有第二更。等劇情細綱梳理順暢,金魚會抽時間搞個5更,以彌補更新拉胯的愧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