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玄墟大道的真正妙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條觸犯諸神契約的道途,不止我清楚,他們也清楚。”

  第六世再次出聲。

  蘇奕一怔:“他們是誰?”

  “你和我的前五世。”

  第六世的聲音有些異樣,“在我生前,這九獄劍上只有五條神鏈,封印著五種道業力量,我曾不止一次探尋過他們的根腳,試圖將他們一一融合……”

  蘇奕訝然,倒是沒想到,第六世還曾干過這種事。

  “很顯然,我敗了。”

  第六世長嘆,“直至遇到你,我才終于明白,要想融合那些前世道業,必須執掌輪回!”

  聲音透著無奈,以及一絲不易察覺的羨慕。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問道:“你是如何確定,前五世也清楚這一條觸犯諸神契約的道途的?”

  “我曾試探過。”

  第六世道,“在我生前,當找尋到這一條道途時,曾引來諸神契約的打擊!”

  “那是一種極端詭異的劫難力量,不存在于世間,凌駕于仙道之上,突兀地乍現,斬在我的神魂中,試圖抹殺我的記憶,讓我忘卻所找尋到的那一條道途。”

  “但最終,諸神契約的力量失敗了,敗在九獄劍的力量之下。”

  “當時,九獄劍產生一種極端不可思議的變化,五種道業力量一起共振顫抖,而后映現出了一條命運長河!”

  “命運長河之上,有著一道身影出現,腳踩命運浪花,仿似置身命運和因果之外。”

  說到這,第六世忍不住驚嘆道,“我這一生,見識過歲月長河、見識過紀元洪流、也見識過混沌界海。唯獨沒想過,原來世上竟真的存在命運長河!”

  “更沒有想過,有人竟可以凌駕命運長河之上!”

  同一時間,蘇奕怔住。

  他當初,也曾見過那一條命運長河!

  那一條長河在虛無中奔騰而出,涌向未知的無盡遙遠處,似永恒不朽,無始無終。

  歲月的浪潮在長河中奔騰,世事的更迭在其中演變,過去、現在、未來,似都在其中輪轉和變化。

  蘇奕至今想來,內心都無法不震撼。

  同樣,蘇奕清楚記得,觀主早在歸一境時,也曾偶然間目睹過這一幕,可最終一無所獲。

  而他不一樣,當初他曾真正的置身在命運長河中,被歲月所裹挾、被世事所拍打、被無盡大道的浪潮擁簇,身不由己地隨波逐流……

  所見所感,皆似陷入混沌中,不可自拔。

  最終,還是憑借輪回的力量,讓他從那種被命運長河裹挾的混沌狀態中驚醒。

  而后,他就看到,在那命運長河之上,浮現出一道虛幻般的身影。

  那身影腳踩一朵浪花,任憑歲月潮涌、世事更迭,卻無法撼動其身影絲毫。

  穩如磐石,傲立命運長河之中之上,給人萬古不移,永恒不滅般的偉岸神韻!

  “你說的那人,我也曾見過。”

  蘇奕主動出聲,“并且,還曾與之對談,大概確定,對方便是你我的第一世。”

  第六世頓時吃驚,道:“你竟能與之對談?”

  蘇奕點了點頭,道:“

  你沒有?”

  第六世沉默許久,道:“沒有,當初我遭受諸神契約的打擊時,那一道身影只出現極短的時間,幫我化解了諸神契約的力量,之后……只遙遙看了我一眼,說了一句話:唯有輪回,方可踏足此路。”

  “而后,那一道身影便消失不見。”

  “也是那時,讓我意識到,我所找尋到的那一條道途,雖被諸神契約所敵視,如若死路,但對于執掌輪回的人而言,則非難事!”

  說到這,第六世道,“能否跟我講一講,你和那人都聊了一些什么?”

  他明顯無比好奇,聲音透著期待。

  蘇奕想了想,也不再隱瞞,道:“他曾說,當窺伺到永恒的妙諦,領悟命運的法則,就能佇足萬道之上,俯仰大世更迭,洞察歲月流轉之妙,從而體會到紀元興替之秘……”

  “也曾說,他問道于劍,爭渡于輪回,行走紀元更迭中,尋尋覓覓,卻尋不到一個所以然……”

  “舉世無敵,他便以自身為敵,到頭來才發現,所尋找的,只能從輪回中入手……”

  聽到這,第六世不禁喃喃道:“永恒的妙諦?命運的法則?俯瞰大世、體會紀元更迭之秘?這不是傳聞中只有‘諸神’才能夠執掌的力量?”

  “不對,諸神的力量或許能貫穿過去、現在和未來,或許能凌駕于紀元之上,但,絕對無法掌控命運!更不可能永恒不朽!”

  蘇奕聽到一頭霧水。

  還不等他詢問,第六世已再次問道:“他……還說了一些什么?”

  聲音都變得急促,透著渴望。

  似乎,那人的話語,足可以解開一直困擾他的疑惑般。

  蘇奕想了想,道:“他曾感嘆,參悟輪回者,可于輪回中得見命運之一角,陳汐老弟誠不我欺!”

  陳汐?

  第六世一怔,這又是誰?

  但他強忍著沒有問。

  就見蘇奕繼續道:“按照那人所言,也正因我參悟到輪回,才掀開命運的一角,讓我和他相隔輪回之間,在命運長河上相見。”

  “他還說,他是在輪回中爭渡的始作俑者。”

  聽到這,第六世明顯徹底無法淡定了,道,“也就是說,他是真正的第一世,也就是這九獄劍的主人?“

  蘇奕點頭道:“我也如此認為。”

  “都已佇足命運長河之上,如若永恒般存在,可他又為何要輪回?他究竟在尋找什么?”

  第六世困惑,喃喃自語。

  蘇奕感慨道:“我也很想知道,可惜,他當初只說,九為數之極,當初他以輪回轉世,開啟一場尋覓更高道途的征程,而我,是唯一一個找到輪回的人,恰似九九歸一,一切回歸于原點,冥冥中形成了一個周而復始的輪回。”

  “按他的說法,這一切并非早已注定,而是機緣與因果的碰撞。”

  “正因如此,才有了我當初在輪回之中,得見命運一角的契機。”

  “當然,若我就此隕落……那一切或許都將徹底結束。”

  第六世驚訝:“一切徹底結束?你該不會是借那人的身份,故意在嚇唬我吧?”

  蘇奕哂笑道:

  “我還不屑狐假虎威。”

  第六世沉默片刻,道:“我明白了,正因你執掌輪回,從而得以見到那命運的一角,和第一世的身影在命運長河上相見。”

  “而其他前世,不曾執掌輪回之秘,才無法從命運長河之中見到那最初時的……自己!”

  說到最后,第六世不禁喟嘆,盡是悵然。

  歸根到底,核心在于是否執掌輪回!

  “我告訴你這些,并非威脅,也不是恐嚇,而是要讓你明白,我死了,以往種種前世,皆將煙消云散。”

  蘇奕道,“當然,你可以理解為,這是我針對你采取的攻心之術。但我所言,句句屬實,當然,你完全可以不在乎。”

  第六世罕見地沒有反駁。

  他靜默了許久,才說道:“他……還說過什么?”

  蘇奕搖頭道:“沒了,當時,他只不過是從那命運長河之上,撈取了一種名喚‘玄墟’的大道奧義,贈予了我,言稱這既是在幫我,也是在幫他自己。”

  “玄墟?此等大道有何特殊的嗎?”

  第六世忍不住問詢。

  蘇奕道:“按他所言,憑此可斷因果、禁宿命,能夠讓在我踏足界王之路時,筑就‘大自在’心境,不受輪回和因果的羈絆。”

  “斷因果、禁宿命!!!”

  第六世大叫出聲,“這……這一定是在針對我!不,是在針對被鎮壓在這九獄劍上的所有前世道業!”

  “我明白了,第一世在為你鋪路,讓你憑借玄墟奧義,再不受前世因果羈絆,從而斷絕種種前世取你而代之的可能!!”

  第六世徹底失態了,似是憤懣、似是失落,還有濃濃的不甘。

  他一直在想的,就是取蘇奕而代之,并且從來不掩飾他的意圖。

  可現在,他才意識到,第一世早已為蘇奕鋪路!徹底杜絕了其他前世取蘇奕而代之的可能!

  蘇奕心中也震顫不已。

  他最初談起玄墟奧義時,并沒有想這么做。

  可聽了第六世的話,他也意識到,原來當初那第一世傳授自己玄墟奧義,竟還有這種用意!

  斷因果、禁宿命……

  斷的不是自己今世所遇的因果,而是自己前世種種的因果,從而禁止過往前世取自己而代之!

  至此,蘇奕豁然開朗,不禁暗叫慚愧。

  若非今日和第六世對談,他怕是還都無法明白第一世的用心!

  “怪不得你有恃無恐,原來是底氣十足。”

  許久,第六世聲音低沉,透著諷刺的味道。

  蘇奕搖頭道:“心境之爭,我無懼與你進行一場真正的較量,也從沒想過要用玄墟奧義來壓制你,不管你信不信,等融合你的道業時,你自能知曉。”

  他的確從沒想過取巧!

  他的傲骨、他的道心、他所求的劍道、也不容他取巧!

  第六世沒有爭辯。

  一道神光涌現,化作一道烙印,出現在蘇奕面前。

  “這其中,記載著踏足那一條道途的奧秘,于他人而言是一條絕路,于你而言,則是一條足以引來諸神契約仇視的……禁忌之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