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王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識海。

  蘇奕的神魂法相出現在九獄劍前。

  “那誰,該兌現承諾了。”

  蘇奕輕語。

  九獄劍第六條神鏈一陣搖晃,傳出第六世的聲音:“那誰?你就不能客氣一些!?”

  蘇奕笑道:“你我本就是一人,無須在意這點稱謂。”

  “不,在你融合我的道業之前,你就是你,我就是我,必須分清楚。”

  第六世道,“記住,本座姓王,名夜!”

  王夜?

  王爺?

  蘇奕不由道:“你這名字挺占便宜啊。”

  在他生前,但凡知道他真正名諱的,哪個不是諸天之上的絕世巨擘?誰又敢妄自評判他的名諱?

  而那些不知道他名諱的,恨他的,稱其為暴君。

  劍道第一暴君!

  敬他的,則稱之為帝君。

  萬古一帝!

  可蘇奕倒好,直接說他的名字占便宜……

  一時間,第六世不免心累,豎子不足與謀、夏蟲不足語冰!

  “快點吧,時間緊迫。”

  蘇奕催促。

  第六世長聲一嘆,似意興闌珊。

  下一刻,一縷神光乍現,化作一道秘印,出現在蘇奕身前。

  “這是我當年踏足羽化之路前后的修行閱歷,你將其融合,當足以徹底洞悉羽化三境的本質奧秘。”

  “等你煉化這一道秘印之后,我會再傳授你一個諸天上下從無一人能觸碰到的‘破境之秘’,以及……”

  “一條真正可視作萬古未有的羽化之路!”

  “若能踏足,當足可以用凡人之軀,比肩仙神!以后證道為仙,也注定將凌駕萬古仙途之上,蹚出一條眾仙無法企及的大道!”

  說到最后,第六世的聲音也透著一絲狂熱和期待。

  旋即,他提醒道:“你可要當心,牽扯羽化三境的奧秘,那等閱歷和經驗,動輒會讓你心境崩壞。畢竟……如今的你,僅僅只是界王境修為。”

  蘇奕哦了一聲,指尖輕觸那一道烙印。

  一股澎湃龐大的記憶力量沖入蘇奕的神魂之中。

  那一瞬,蘇奕神魂鼓脹欲裂!

  那等力量太過龐大,是第六世在羽化境前后的閱歷和經驗,換做其他洞宇境界王,根本就承受不住,神魂會瞬間被擠爆!

  而蘇奕僅僅只感到一陣撕裂般的痛苦,而后就將這一股記憶力量完全容納。

  恍惚間,他仿似置換了人生,化作一個名喚“王夜”的劍修,在求索和征戰羽化之路!

  一種種和證道羽化之路有關的感悟、心得、以及真實的閱歷,一一涌上蘇奕心頭。

  看似不屬于他自己,卻像是他自己在親身經歷著。

  證道神嬰境前的準備、證道渡劫時所歷經的兇險和歷練、以及渡劫成功后的蛻變……

  皆纖毫畢現地被蘇奕感知到。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以前的蘇奕,雖然早已從各種古籍中了解過完整的羽化之秘,也曾和青釋劍仙、皆空劍僧討教和切磋。

  可那僅僅只是了解,就像閱讀一本書,只知道其內容。

  而現在不一樣了。

  他正在“經歷”!

  真切地感受到羽化之秘的一切!

  在求索道途、勘破修行之秘時的心得體會,在這條道途上的掙扎和浮沉,以及每一次突破時所帶來的變化和感悟,全都像發生在他身上。

  閱讀一本書,是認知。

  而現在的他,就像化作書中的主角,在親身經歷!

  羽化三境,神嬰、合道、舉霞。

  每一個境界的秘密,每一個境界所蘊藏的玄機和道諦,都真實地在蘇奕心中上演。

  恍惚間,蘇奕甚至都有一種錯覺,自己已踏足在羽化之路,正在梳理和融合這條路上的經驗和感悟。

  時間流逝,渾不知今夕何夕。

  可很快,蘇奕就猛地驚醒!

  自己還未破境,所感悟和體會到的,乃是一種閱歷,而非真正屬于自己所擁有。

  就好像他轉身重修,屬于上一世的閱歷和經驗雖然為自己所擁有,可今世的道途,只有由自己來走!

  若迷失在這種閱歷中,自己今世的道途,還何談超越前世?

  “我以我心,走羽化之路,悟羽化之秘,一切可為我所用,但,決不能亂我道心!”

  蘇奕徹底冷靜。

  也是這一刻起,他在融合第六世的閱歷和記憶時,明明像是自己在經歷著,實則像一個看客,冷眼旁觀。

  這是一種神游物外的心境。

  在這種心境下,他徹底將這一道秘印的力量融合,化為己有!而自身心境,渾然不受其困!

  “徹底煉化了?”

  識海中,響起第六世的聲音,帶著一絲驚訝,似沒想到,蘇奕會如此順利就融合他的一道烙印。

  蘇奕靜靜體會片刻,點頭道:“好像也并非多難。”

  蘇奕繼續道:“并且我發現了一件事,你當年在踏足羽化之路時,論底蘊和實力,可遠不如現如今的我。”

  蘇奕自顧自道:“這也就意味著,哪怕我當初在落梧山對決時,選擇破境,以后在羽化之路上的大道成就,也將遠勝過當初的你。”

  他實在憋不住了,道:“不感恩戴德也就罷了,你說話就不能客氣一些?”

  蘇奕笑起來,道:“不管如何,這一段閱歷的確幫了我大忙,不亞于當頭棒喝,醍醐灌頂,讓我明白以后踏足羽化之路時,該當如何遠超當年的你,多謝了。”

  第六世:“???”

  這叫客氣?

  這叫感謝!?

  眼見第六世久久不語,蘇奕忍不住提醒道:“現在,該說說你那條萬古未有的羽化之路了。”

  第六世發出一聲喟嘆。

  大有虎落平陽被犬欺的無奈和悵然。

  最終,他穩了穩心神,道:“過往的羽化之路,或許能直指仙道,讓你舉霞成仙,也足以讓你在仙道之上締造屬于自己的傳奇,甚至就是成為仙道第一人也并非不可能。”

  “可最終……注定會像我當初那般,止步于仙道之上,再無法寸進!”

  第六世聲音變得低沉,透著些許寂寥和不甘。

  “為了探尋突破之路,我遍尋諸天上下,鉆研過浩如煙海的古老典籍,探尋過諸多早已消散于世的神話時代,甚至……還曾尋覓過早已被諸神契約所抹除的‘封神’之路。”

  “可最終發現,在仙道盡頭,路早已經斷了!”

  “不是我不夠強大,而是時機、天運、命途,皆不在我這邊!”

  聽到這,蘇奕心生感觸。

  他也有如此體會。

  遙想他稱尊大荒時,耗費不知多少心血和時間,苦苦尋覓界王之路而不得。

  為何?

  因為玄黃星界,根本沒有界王之路!

  遙想他身為觀主時,又何嘗不如此?

  一場末法浩劫,毀掉了羽化之路,斷掉了成仙之契機,哪怕擁有驚艷萬古的才情,也無計可施,無可奈何!

  這就是時機,是天運!

  無疑,第六世在生前最巔峰的時候,也遇到了類似的困境。

  旋即,蘇奕心中一動,道:“封神之路?被諸神契約所抹除?莫非那仙道之上,便是封神之境?”

  第六世道:“封神?不,這只是一個說法。”

  “神,在仙道人眼中,是一種無上的象征,可以是人,也可以是某種大道規則,也可以是一種強大無上的生靈。”

  “不管‘神’是何等形態,在仙界有一個古老的共識,那就是,能夠打碎紀元更迭的束縛,能夠超脫于仙道之外者,便是神!”

  “諸神契約的存在,證明了這種力量的存在!”

  蘇奕想起一件事。

  當初在星空禁地之一的“神幻天國”,他曾聽來自幻之紀元的“戲法師”談起過“諸神”。

  在戲法師眼中,諸神代表著無上的秩序和鐵律。

  諸神的意志,貫穿過去、今世、未來。

  諸神的力量,凌駕于不同的時代和紀元之上。

  諸神所制定的契約,至高無上,非修行之輩可揣度!

  而在第六世眼中,所謂的神,似乎也如此,是一種無上的象征,一種不容褻瀆的符號。

  而要想成神,唯有打碎紀元更迭,超脫仙道之外!

  “這些都是傳聞,距離你太過遙遠,什么時候你能如我當初那般登臨仙道之巔,或許便能一窺封神之秘。”

  第六世說到這,語氣頓時變了,笑說道,“當然,你若在心境之爭上就敗給本座,也就沒機會等到這一天了。”

  蘇奕:“……”

  他懶得再多問其他的,直接道:“既然仙道路盡,你所找到的那一條羽化之路,莫非可以打破這一切?”

  “不錯!”

  第六世不假思索,“這條路無比禁忌,萬古以來,但凡踏足此路者,無不魂飛魄散,身隕道消!”

  “一條死路?”

  蘇奕愕然。

  “不,對他人而言,或許是死路,對你而言則是例外,因為這條路,觸犯了諸神契約的力量!”

  “而你執掌輪回,無懼這些!”

  第六世言之鑿鑿。

  蘇奕眸光閃動,“既然你不曾踏足過,又如何敢確認這一點?”

  第六世道:“答案就在九獄劍上!”

  蘇奕頓感意外:“九獄劍?”

  第六世語氣變得復雜,道:“這把劍……本身就是一件了不得的神器,藏著太多不為人知的玄機和秘密,不是嗎?”

  蘇奕深以為然。

  道行越深,就越能體會到,九獄劍是何等特殊和神秘的一件寶物!

  ps:第二更晚上9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