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報仇雪恨 打破執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白萍神山。

  古族鐘氏的盤踞之地。

  “不能再猶豫了,我們必須盡早撤離!”

  宗族大殿,鐘氏族長鐘天厚做出決斷。

  昨天時候,當得知落梧山一戰的消息后,鐘天厚就夜不能寐,如坐針氈。

  原因很簡單。

  紫霄臺一戰中,蘇奕曾揚言,半年之內,必讓他們鐘氏一族從世間除名。

  除此,在清月山一戰中,蘇奕更曾再次談起此事。

  原本,鐘家上下都以為,此次落梧山對決中,蘇奕注定將在劫難逃。

  而他們鐘家,也就不必在意這樣的威脅。

  可誰曾想,落梧山一戰,反倒是蘇奕贏了!

  當得知以洪家為首的十多個太古勢力一起聯手的情況下,都被蘇奕殺得血流成河時,鐘天厚徹底坐不住了。

  故而,今日一早,他就召集宗族的大人物們一起開會,商議此事。

  并最終決定,舍棄祖地,舉族搬遷,逃得越遠越好!

  不過,對于這樣的決定,鐘家的一眾大人物則明顯很抗拒。

  “族長,離開了白萍神山,我族又能躲到哪里去?難道去投靠幻劍仙樓?”

  “幻劍仙樓的力量,都被觀主擊敗數次,怕是根本再無法庇護我族。”

  “一句威脅的話語而已,依我看,無須太當真。”

  ……眾人七嘴八舌,進行勸阻。

  敵人都還沒殺上門,就提前收拾細軟跑路,任誰甘心?

  “我意已決,一個時辰內,帶上所有族人離開!”

  鐘天厚聲音決然,“家毀了,只要人活著,以后自有卷土重來的時候,若人沒了……一切都完了!”

  他了解觀主的性格,言出必行,從不失信!

  正因如此,他敢斷定,若再抱有任何僥幸,等待他們鐘家的,極可能是滅族之危!

  眾人見此,都不禁默然。

  “諸位且安心,落梧山一戰,讓觀主和那些太古勢力結下血海深仇,當仙人逝靈出世的時候,觀主必會遭受滅頂之災!”

  鐘天厚眸光閃爍,冷冷道,“到那時,他觀主又拿什么來找我們鐘家的麻煩?”

  “快去吧。”

  鐘天厚揮了揮手。

  一眾大人物縱使心有不甘,此刻也不好再說什么,當即起身。

  就在此時——

  轟!!

  一陣巨響,從遠處傳來。

  整座白萍神山都劇烈搖晃起來。

  “發生了何事?”

  鐘天厚等人無不色變,第一時間沖出議事大殿。

  轟隆!

  一片劍氣激射,摧枯拉朽般轟碎白萍神山上覆蓋的一重重禁陣。

  光焰肆虐,亂流席卷。

  那一瞬,鐘家上下所有人都被驚動。

  “難道有人殺入我鐘家?”

  “誰這么大膽子?”

  “快!去看看!”

  ……嘈雜的嘩然聲,在鐘氏一族上下響起。

  轟隆!

  漫天劍氣垂落,似白茫茫的流光,一舉摧垮白萍神山四周的所有禁陣力量。

  不知多少人膽寒,滿臉駭然。

  也就在此時,所有目光都看到,在那天穹下,一前一后走來兩道身影。

  前者一襲青袍,身影頎長峻拔,如若謫仙出塵。

  后者姿容清麗如畫,風姿絕代。

  正是蘇奕和青棠。

只不過,所  有的目光都齊齊落在了蘇奕身上。

  觀主!!!

  這一剎,鐘天厚等鐘家大人物如遭雷擊,身心皆顫。

  完了!

  他們才剛做出決斷,要帶著族人提前撤離,下一刻觀主就直接殺上了門。

  天穹下,蘇奕憑虛而立,眸光俯視鐘家上下所有人,道:“我此來,一為姜氏復仇,二為兌現諾言,諸位可聽清楚了?”

  一番話,讓鐘天厚等人再次色變。

  還要為姜氏復仇?

  難道……

  想到這,鐘天厚忍不住道:“觀主大人是不是誤會了,據我所知,姜氏的覆滅,主謀乃是聞氏一族……”

  蘇奕淡淡說道:“我來之前,已踏滅聞氏一族。”

  眾人齊齊色變。

  聞家已經覆滅了!?

  一股說不出的寒意,涌上鐘氏一族所有人心頭。

  “觀主大人,我族若愿就此低頭,能否……給我族一條活路?”

  鐘天厚聲音沙啞道。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廢話。

  他袖袍揮動,劍氣縱橫交錯,若傾盆大雨,似怒海狂濤,從天穹傾瀉而下。

  “殺!”

  “和他拼了!”

  “快,你們帶著族人快逃——!!”

  ……怒吼聲、大喝聲此起彼伏響起。

  誰會坐以待斃?

  鐘天厚等一眾大人物皆全力出手,如若瘋狂。

  可這樣的反抗,在那茫茫無盡般的劍氣之中,卻顯得蒼白無力。

  劍氣肆虐,像無情的鐮刀,在收割亡魂。

  鮮血潑灑。

  慘叫震天。

  白萍神山上下,到處是傾塌、毀滅的景象。

  僅僅片刻后。

  轟——!

  在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聲中,白萍神山四分五裂,被一片劍氣一舉轟碎。

  而鐘家上下,無一生還!

  至此,古族鐘氏被踏滅!

  “欺負你們這樣的角色,雖然無趣,可卻勢在必行。”

  “接下來,該虛家了。”

  淡然的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帶著青棠飄然而去。

  天羽神山。

  天火靈族虛氏盤踞之地。

  蘇奕帶著青棠殺來。

  一如殺上聞氏、鐘氏這兩大護道古族那般,蘇奕根本不曾廢話,劍開山門,直接殺進虛氏宗族內。

  僅僅須臾間,虛氏上下便傷亡無數,血流成河。

  不過,這一次蘇奕碰到了麻煩!

  關鍵時刻,虛氏一族的一眾老人開啟古老的祭壇,以禁忌秘術祭祖,召喚出一尊極端恐怖的虛影!

  那虛影滿頭赤發如火燃燒,瞳孔如刀鋒。

  這是虛氏“始祖”所留的一道靈體。

  被稱作“祖靈”!

  而虛氏始祖,據傳乃是一位真正的人間仙!

  隨著虛氏祖靈出手,

  一道又一道火光沖起,那是比仙劍還可怕的攻擊,齊刷刷沖破天宇。

  數以萬計的火光,難以數清,充斥到了天地中每一寸空間,要將蘇奕斬殺。

  這帶給蘇奕極大的麻煩。

  這虛氏祖靈的力量,竟比舉霞境人物都強橫一截,足可堪比仙人意志!

  不過,蘇奕沒打算和對方消耗下去,出手便全力以赴。

他一手虛托補天爐,一手祭出九獄劍,如同無敵的  神祇臨世,隨著橫空出擊,一上來就是碾壓!

  轟的一聲,無邊劍氣斬落,震斷漫天的火光,就這么一劍轟落,便震的虛氏祖靈身影倒退出去。

  那霸道的一擊,讓所有人心顫。

  虛氏祖靈怒吼,身影驟然暴漲,愈發龐大,撐開天地,渾身神焰茫茫無邊,繚繞著他。

  一時間,在龐大的身影外,神焰化成了無盡星光,星河交織,日月橫空,讓虛氏祖靈宛如是執掌星空的主宰!

  他挾一片星空,帶著漫天星斗,轟然殺來。

  可惜,一對一的情況下,仙人意志也奈何不了蘇奕,更何況是一道由秘法召喚出的靈體?

  蘇奕橫空上前,補天爐轟鳴發光,交織出鋪天蓋地的紫色仙光,鎮壓之下,漫天星斗崩碎,一方星空炸開。

  而虛氏祖靈那接天通地的巨大身影,則被壓迫得一節節炸開,大量的神輝靈光傾瀉,如血在流淌!

  接著,蘇奕揮動人間劍,施展輪回奧義,一劍插入虛氏祖靈的身影內!

  虛氏的始祖,早在太古歲月之前就已隕落。

  而他所留下的這一道靈體,歸根到底也屬于過去,注定將被輪回的力量克制,進行終結!

  就見伴隨著震天動地的轟鳴,虛氏祖靈發出一道不甘的大吼,就此轟然炸開,化作漫天光雨消弭不見。

  而虛氏上下眾人,無不崩潰,為之絕望。

  當蘇奕帶著青棠離開時,天羽神山傾塌毀滅,虛氏一族上下,皆伏誅而亡!

  一天之內,連滅三大護道古族!

  根本不用懷疑,當消息傳出后,整個星空各界,必將為之轟動。

  而蘇奕在這一場復仇之行中,也終于弄清楚了姜氏覆滅的真相。

  說來荒誕。

  一切,竟和姜氏一族當初所獲得的一樁造化有關。

  在爭奪這一樁造化時,姜氏的一位先祖先后斬殺了一眾大敵。

  這些大敵中,有聞家的數位老祖、也有來自鐘氏、聞氏的一批老輩人物。

  仇恨也就此結下。

  于是一場針對聞家的報復,也就隨之埋下伏筆。

  不過,聞家若是主謀,那么裁縫就是穿針引線的那個人,正是裁縫進行布局,聯合三大護道古族的力量,一舉毀掉姜氏!

  而裁縫進行布局的目的,則是為了瓜分姜氏的財富和修行資源。

  “心情如何?”

  返回清月山的路上,蘇奕一邊飲酒,一邊問詢青棠。

  青棠想了想,道:“最初時很激動、很高興,就像打碎了內心壓著的一塊巨石,可現在……卻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蘇奕點了點頭,“很正常,以前的你,心心念念所想的就是為宗族復仇,就如同一個執念,熬了你無盡漫長的歲月。”

  “而今執念消散,反倒會無所適從。”

  “以后啊,你就潛心修道便可,有師尊在,斷不會讓你受委屈了。”

  說著,蘇奕笑著揉了揉青棠的腦袋。

  “嗯!”

  少女笑起來。

  眉眼靈動,嬌顏明麗。

  那是一種徹底放下之后的輕松笑容。

  返回清月山之后,蘇奕決定閉關。

  為沖擊羽化之路做準備。

  當然,在此之前,他先得去見一見第六世,討要破境之秘!

  ps:明天周一,金魚白天要出門辦事,更新在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