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靠山山倒 靠人人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禁陣被毀,

  萬星神島劇烈搖晃,

  這片天地都在動蕩。

  聞氏族長聞伯弘等一眾大人物皆駭然失色。

  他們早了解過如今的觀主是何等恐怖的存在,故而,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硬拼。

  原本以為,憑借自家的羽化級禁陣,足可支撐一段時間,讓他們有機會能夠退避和脫身。

  可現在無疑太殘酷。

  一劍之下,他們視之為殺手锏的禁陣,就破了!!

  “觀主!你真要趕盡殺絕?”

  一個黑袍男子怒吼。

  蘇奕屈指一點。

  黑袍男子軀體崩碎,血灑青冥。

  “撤,快撤回祖地——!”

  聞伯弘嘶聲大叫。

  那些聞家族人都慌了神,忙不迭逃竄,亂糟糟一片。

  這顯得很荒謬。

  畢竟,擱在星空深處,聞氏一族絕對堪稱是最頂尖的大勢力之一,背靠赤城道門,近乎無人敢惹!

  然而現在,面對殺上門來的蘇奕,聞家的抵抗完全可以用一個詞形容:

  一觸即潰!

  如若烏合之眾般不堪!

  可真正了解蘇奕實力的人,才最清楚,他一個人,就足以踏碎當世任何勢力。

  沒有例外!

  一道劍氣掠空而起,化作漫天劍雨,如若排山倒海般,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蘇奕出手了,不打算耽擱時間。

  此次出行,可不僅僅要踏碎聞氏一族,還有鐘氏和虛氏!

  轟隆!

  萬星神島附近,虛空震顫。

  一個又一個聞家強者倒下,鮮血如墨汁般蔓延,染紅長空。

  凄厲的尖叫、咒罵、哀嚎,不斷在響起。

  天地如畫布,勾勒出血腥煉獄之景!

  對如今的蘇奕而言,界王境層次的角色,早和草芥也沒區別。

  便是羽化路上的逝靈,除非是像洪飛官這樣的蓋世人物,否則,其他之輩也早已不值一哂。

  在這等情況下,收拾護道古族聞家這樣的勢力,自然談不上多大的難事。

  劍氣轟鳴,肆虐飛射。

  如若無情的屠刀,殺得血流成河,到處都是觸目驚心的死亡景象。

  蘇奕沒有留手。

  他雖非濫殺之輩,可在復仇時,也斷不會心慈手軟。

  別忘了,姜氏被滅族了!

  而蘇奕,無非是在幫青棠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住手!!”

  一道大喝響起。

  遠處萬星神島上,沖來一群身影,皆是古族聞氏的老怪物,名副其實的神嬰境羽化真人。

  共有八人。

  皆殺氣騰騰,怒形于色。

  只是,當看到天穹下憑虛而立的蘇奕時,這些老怪物都色變,一個個心中一沉,意識到不妙。

  “觀主大人!?”

  有人驚叫,難以置信。

  蘇奕冷眸淡漠,都懶得多說一個字,掌指如劍,隔空將這位神嬰境層次的老怪物鎮殺。

  干脆利索,如殺土雞瓦狗!

  那血淋淋的景象,刺激得其他老怪物亡魂大冒,全都慌了。

  “觀主,你這是做什么?”

  “觀主,你一定會遭受報復的,一定!!”

  “快逃!!!”

  ……憤怒的嘶吼、咒罵聲響徹天地。

  可蘇奕自始至終不曾理會。

  他帶著青棠,漫步長空,所過之處,劍氣如瀑,席卷十方,殺得那些神嬰境老怪物陸續隕落。

  勢如神祇出行,一路上鮮血綻放,死亡為伴!

  青棠跟隨其后,心緒欺負如潮。

  宗族覆滅時,她尚是一個三歲孩童,視野中只看到漫天的大火,以及滿地的廢墟和血水。

  她努力尋找,也再看不到父母、親人、兄妹的影子。

  到處都是血水和毀滅的景象。

  那是一幅黑暗血腥的畫面,像一道無法抹去的烙印,哪怕隨著時間推移,她慢慢長大,每當午夜夢醒,就會驚出一身冷汗,回想起那一幕幕的血腥和死亡……

  此時,當看到聞家的族人躺倒在血泊,看到那混亂而動蕩的血腥景象,青棠內心涌起說不出的滋味。

  有快慰、有激動、也有一種難以言說的釋放之感。

  家破人亡,血海深仇,在過往歲月中就如一塊巨石,壓在她的心底深處。

  而今,這塊巨石已被劈出一道裂痕,終于讓她有喘息的機會。

  “師尊……”

  青棠目光挪移,看向身前那一道身影。

  像劍也一般筆直,似撐起天地的脊梁,似天塌地陷都萬古不移的一座山!

  追隨其身后,讓青棠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實和安心,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

  那時候,宗族覆滅,三歲的她渾身染血,躺倒在坍圮的廢墟之中,身上還被碎裂的石柱和石塊壓著。

  那時候,她都以為自己死了。

  當睜開眼睛時,就看到一道身影立在廢墟前,彎著腰,以雙臂小心翼翼把自己抱起,那一對深邃清澈的眸泛著憐惜的光澤。

  那人輕輕擦掉自己臉上的血漬,說:“小丫頭,好好睡一覺,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以后……我來照顧你長大。”

  這句話,青棠一直記到現在,連一個字都不會忘。

  過往那漫長歲月中,每當想起那天的景象,青棠內心就會涌起說不出的暖意。

  那是她的師尊。

  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一手救她于血腥黑暗之中,一手拉扯她長大!

  而今,師尊帶她來復仇!

  還是一如從前,將自己遮擋在身后。

  兩行晶瑩的清淚,從青棠那漂亮的星眸中流淌而下,眼眶都已泛紅。

  在這世上,也只有師尊最疼她。

  也只有師尊,最在意她。

  師者如父。

  青棠沒有親人,可在她心中,師尊就是父親,是她畢生最親的人。

  無人可取代。

  天地間,血腥蔓延,混亂動蕩。

  直至蘇奕來到萬星神島前,

  聞氏族長聞伯弘以及那僅剩下的族人,全都已躲在萬星神島之上,肝膽欲裂。

  所有人都有崩潰、絕望之感。

  蘇奕太過強大,任何抵擋和反抗,在他面前都和螳臂擋車也沒區別。

  “何人敢在此鬧事?”

  猛地,一道威嚴的大喝響徹天宇。

  一群氣息恐怖的身影從遠處掠來。

  為首的,是一個玄袍老者,威勢滔天。

  當看到這群人,聞伯弘等人簡直像等到了救星,一個個都激動叫起來。

  “前輩,還請救救我族!”

  來者,赫然是赤城道門的一群大人物。

  也是他們聞氏一族的靠山!

  那為首的玄袍老者,更是赤城道門的一位太上長老,一位頂尖層次的舉霞境老怪物。

  “諸位放心,有我等在,絕不會輕易饒過那兇徒!”

  玄袍老者大喝。

  說話時,他們已破空而來。

  “我來此復仇,你有意見?”

  蘇奕頓足,扭頭看過去,眼神平淡。

  氣勢洶洶而來的玄袍老者等人一愣,旋即齊齊在半空中止步,一個個似受到驚嚇的鵪鶉似的,傻眼了。

  蘇奕!!

  怎么會是這恐怖的家伙?

  豆大的汗粒,從玄袍老者等人額頭冒出,之前還殺氣騰騰的他們,一個個瑟瑟發抖,氣焰全無!

  “我等有眼無珠,不知是蘇道友在此,還望莫怪。”

  玄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氣,笑容僵硬地躬身見禮。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你們要插手?”

  蘇奕問道。

  玄袍老者連忙搖頭,“絕不敢!”

  鏗鏘有力。

  開什么玩笑,他們赤城道門哪可能會為了聞氏,去和蘇奕這樣的絕世狠人結仇?

  蘇奕哦了一聲,道:“那你們是不是該走了?”

  玄袍老者登時如釋重負,猛地一揮手,道:“撤!”

  說著,帶著身邊眾人,扭頭就走。

  來的快,跑的更快!

  萬星神島上,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聞家族人全都懵了,一個個崩潰般呆滯在那。

  逃了?

  赤城道門那些老東西,怎么能如此沒骨氣?!

  說好的結盟呢?

  說好的愿與他們聞家聯手逐鹿天下,同進同退呢?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天亡我聞家,天亡我聞家啊!”

  一位老人悲慟大哭,淚灑長衫。

  其他聞家族人,也無不如喪考妣,面如土色。

  蘇奕眸子泛起一絲不屑。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故而,真正的強者,求的便是自身之強大,向來不屑假借于外物和權勢!

  就如此時,往昔的聞家何等風光?

  赤城道門又何等強盛?

  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權勢和外力,都注定指不上!

  蘇奕沒有留情,掌指一翻。

  人間劍浮現而出。

  劍鳴如潮,激蕩九天十地。

  似預感到即將發生什么,聞伯弘目眥欲裂,嘶聲大叫道:“觀主,你一定會遭報應的,一定——!”

  蘇奕抬手將人間劍斬落。

  就見一掛如星河決堤的劍氣,從天穹垂落。

  懸浮虛空中的萬星神島,隨之轟然炸開,四分五裂。

  聞伯弘等聞氏族人,皆和那毀掉的萬星神島一起,淹沒在茫茫無盡的劍氣之中。

  直至煙塵彌散,光焰消失。

  放眼場中,滿目瘡痍。

  萬星神島早已徹底毀掉,像被從世間抹除。

  曾在古今歲月中如若主宰般震懾天下的古族聞氏,在今日被蘇奕一人一劍踏滅!

  有風呼嘯而來,吹得蘇奕一襲青袍獵獵作響。

  身后,青棠怔然出神,似猶自難以相信。

  天上地下,只剩下師徒二人。

  “走,去鐘家。”

  蘇奕抬手一拋,人間劍化作一道光,掠入袖口之中。

  而后,他帶著青棠,飄然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