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劍瘋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土狗聳拉著腦袋,很羞愧!

  紅云真人的眼神則有些微妙。

  星闕可不是尋常的土狗,早在仙界的時候,就跟在她身旁,見慣大風大浪,眼界極高,膽魄極大。

  尋常的仙人,都完全入不了它的眼睛。

  甚至,在一些規格極高的仙道聚會上,也擁有它的一席之地!

  正因如此,紅云真人才會派遣星闕前往飛仙禁區,萬一蘇奕遭遇不測,以星闕的力量,足可以幫他化險為夷。

  可誰曾想,星闕非但沒幫上忙,卻被一股恐怖的氣息嚇到!

  這就有意思了。

  “你且回溯當時的畫面,讓我一觀。”

  紅云真人吩咐道。

  土狗點了點頭,抬起爪子,當空一點。

  一片瑰麗的光雨映現,交織成一幕幕畫面,映現出落梧山大戰中,蘇奕以一己之力,斬殺十六位仙人意志的景象。

  畫面中的蘇奕,軀體殘破染血,氣機紊亂。

  可在他身上,卻有恐怖沖霄的威能彌漫,壓蓋天地十方,襯得他直似一尊霸天絕地的劍神臨世!

  一劍斬出,必有一尊仙人意志崩碎。

  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同一時間,畫面中也陸續傳出蘇奕的聲音:

  “連一個真正的仙……都沒有?”

  “就這?”

  “蚍蜉罷了!”

  “我是誰……”

  “我啊,只是那劍道路上的一個不歸客罷了。”

  “道高如天,我心如劍,當壓天三尺!”

  “浮世紛攘猶似夢,我心如風自逍遙。”

  “天不足懼,神不足畏,敵不可犯,道不可阻,劍修者,當如是也。”

  ……聲音霸道而豪邁,儀態睥睨而桀驁!

  當那一幕幕畫面消散。

  紅云真人則陷入沉思中,久久不曾回神。

  土狗敏銳察覺到,主上的情緒有些不對勁,似是想起了什么。

  “星闕,你可還記得中央仙庭那個劍瘋子?”

  許久,紅云真人忽地出聲。

  土狗心中一震,眸泛深深的忌憚之色,“記得!”

  劍瘋子。

  中央仙庭十大仙君之首!

  仙界首屈一指的絕代劍仙!

  他癡狂于劍,性情霸道偏執,殺伐無算,于劍道之上癲狂如瘋魔。

  故而被一些老輩人物稱作“劍瘋子”!

  “主人,您難道懷疑那蘇奕身上的恐怖氣息,和劍瘋子有關?”

  土狗吃驚道。

  “有三分神似。”

  紅云真人清眸深邃,泛起玄奧莫測的光,似在推演什么。

  可最終,她微微蹙眉。

  一無所獲!

  沉默片刻,紅云真人道:“他執掌輪回,已轉世兩次,可我懷疑……那一股恐怖的力量,極可能來自他的上一世。”

  土狗倒吸涼氣。

  觀主,曾轉世為大荒天下的蘇玄鈞,也曾轉世為如今的蘇奕。

  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可卻從沒人想過,觀主會否也是轉世之身!

  “若那一道恐怖的力量真的來自他的上一世,那豈不是意味著,他上一世極可能是仙道路上的一位強大存在?”

  土狗喃喃。

它曾跟隨在紅云真人身邊  游歷仙界,見過不知多少大場面,就是蟠桃宴也曾參加過。

  可蘇奕身上那一股恐怖力量,卻讓它都感到害怕,這讓它都無法想象,那恐怖力量若真是蘇奕的前世,又該是何等了不得的存在。

  紅云真人略一沉默,拿出一個玉盒,遞給了土狗,“若我推測不錯,蘇道友即將證道羽化境,你將此物帶給他,權當是我的一點心意。”

  土狗好奇道:“主上,這玉盒內是何等寶貝?”

  紅云真人道:“一塊九妙仙參。”

  土狗:“!!!”

  它瞪大眼睛,差點跳腳,明顯被驚到。

  可不等它開口,紅云真人已吩咐道:“快去吧。”

  清月山、皆空寺。

  暮色十分。

  一株數人合抱的桂樹下。

  蘇奕、青棠、空照和尚、青棠、老魏、皆空劍僧、青釋劍仙等人正在宴飲。

  酒是人間佳釀。

  菜是珍饈美味。

  好友相伴,師傅重聚,觥籌交錯,其樂融融。

  在返回的路上,蘇奕已經幫青棠解除身上的隱患。

  “我還當你這次前往飛仙禁區,一定可以踏足羽化之路呢。”

  空照和尚吧嗒著嘴巴說道。

  皆空劍僧沒好氣道:“你以為羽化之路是那般容易踏足的?”

  青釋劍仙道:“不曾踏足羽化之路,蘇道友就能在落梧山大戰中大獲全勝,破不破境,又算得了什么?”

  談起此事,眾人都不禁感慨。

  落梧山一戰,太過輝煌和耀眼,震爍天下,如今這星空各界,都兀自在震動,到處傳揚此戰的消息。

  而經此一戰,蘇奕的盛名,堪稱如日中天!

  “少爺,老奴敬您一杯。”

  老魏起身敬酒。

  蘇奕拿起酒杯,笑著一飲而盡。

  正自宴飲,莫清愁和黎鐘一起前來拜訪。

  莫清愁送回了補天爐,并把一個儲物寶貝遞給蘇奕,道:“蘇道友,這是落梧山一戰的戰利品。”

  蘇奕收下后,邀請莫清愁、黎鐘一起入席宴飲。

  兩者皆欣然答應。

  交談中,莫清愁談起飛仙禁區的局勢,“按我家老祖推測,這天地的劇變愈演愈烈,一個月內,羽化之路必會重現世間。”

  “三個月內,仙人逝靈便可行走于飛仙禁區。”

  “甚至,半年之內,那些仙人逝靈就能在世間行走!”

  一番話,讓酒席的氛圍也沉悶起來。

  舉霞境逝靈,的確已很難威脅到蘇奕。

  可誰能不清楚,歷經落梧山一戰后,那些仇敵勢力中的仙人級逝靈,注定不會放過蘇奕?

  蘇奕卻并不在意。

  他只是好奇道:“天地劇變正在變快?”

  莫清愁道:“正是,最近這二十年,天地間的變化一直在上演,但談不上劇烈,可最近這兩年,這種變化則愈演愈烈!”

  “我家老祖懷疑,這一切的變化,極可能預示著,在羽化之路重現人間后,通往仙道的契機和造化,也極可能會在人間重現!”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精神一振,露出異色。

  羽化之路重現,對他們這等舉霞境最頂尖層次的人而言,根本談不上什么。

  可仙道之路不一樣!

那是他們早在太古時期  就夢寐以求的至高道途!

  蘇奕也感到驚訝,道:“也就是說,以后在這人世間,極可能會出現舉霞飛升,羽化登仙的機會?”

  “的確如此。”

  莫清愁也露出憧憬之色,“末法時代,絕地天通,世間再無仙途,便是羽化之路,也就此斷絕……”

  “可如今不一樣,世事更迭,否極泰來,一場空前的黃金大世極可能會重現!”

  “于我輩而言,這樣的機會,千古難覓!”

  一番話,讓在座眾人皆心潮起伏。

  “可這也意味著,那些逝靈會用盡一切手段對付蘇道友。”

  青釋劍仙忽地說道,“畢竟,逝靈被詛咒所困,人不人鬼不鬼,根本無法重修大道,哪怕仙道重現,也只能望洋興嘆,無緣登臨。”

  “而唯有輪回,才能解決他們身上的詛咒,讓他們再不必為此所困!”

  這也就意味著,那些早已和蘇奕結仇的逝靈,會瘋狂般對蘇奕進行報復!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以前的我,是舉世皆敵,如今的我,是舉世有敵,以后……”

  空照和尚搶先道:“必可以舉世無敵!”

  蘇奕搖頭道:“無敵?太無趣,我寧可舉世有敵。”

  眾人:“……”

  “呵,口氣真不小,且看這諸天上下,誰敢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更別提這還是人間界而已,若擱在仙界,你那點道行……完全就不夠看。”

  這時候,一條土狗忽地從遠處大搖大擺走了過來。

  一番話,老氣橫秋,大有指點江山的派頭。

  “這狗東西哪里冒出來的,難道成精了?”

  空照和尚發出聲怪叫。

  青釋劍仙、皆空劍僧瞳孔收縮。

  莫清愁心中一震,意識到什么,星眸泛起異色。

  “和尚,再敢亂說話,本座保證把你鎮壓在茅坑里。”

  土狗瞪了空照和尚一眼。

  那冷幽幽的目光,讓空照和尚渾身一哆嗦,暗呼邪門。

  “晚輩莫清愁,見過星闕大人。”

  莫清愁起身見禮。

  眾人都不禁傻眼。

  誰都不清楚,莫清愁來自一方仙君世家,乃是仙人后裔中的卓絕人物?

  可現在,她卻以晚輩姿態,向一條土狗見禮!!

  原本空照和尚還有些不滿土狗的態度,見此頓時識趣地不吭聲了。

  “你們莫家已識破本座的身份?”

  土狗驚訝地看了莫清愁一眼。

  “晚輩也是從宗族長輩那里獲悉。”

  莫清愁輕聲道。

  “它很厲害?”

  蘇奕忽地出聲,饒有興趣。

  莫清愁正要說什么,土狗油然一聲嘆息,語氣深沉道:“往昔的一點點浮名而已,不值一提。”

  在我面前裝?

  蘇奕不禁好笑,抬手就去揉土狗的腦袋。

  “聊天歸聊天,別動手!”

  土狗第一時間避開,這若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蘇奕揉腦袋,讓它一張狗臉往哪擱?

  不過,它這個閃避的動作,還是讓眾人品味出一些味道,眼神都變得微妙起來。

  這被莫清愁稱作“星闕大人”的土狗,和蘇奕之間的關系明顯不一般。

  否則,明知它來歷的情況下,誰敢隨便就伸手摸它的腦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