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裁縫真正的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銅錢外圓內方,樣式普通尋常。

  當初,裁縫曾攜帶此銅錢前往皆空寺,親手交給蘇奕,言稱古董商便被困其中。

  之后,蘇奕曾以神識感應,察覺到銅錢內有著一道神秘的禁印力量,若強行破之,極可能會毀掉銅錢。

  故而,他一直留在了身上。

  當時得知古董商被困銅錢內,空照和尚還曾笑話,說古董商掉錢眼里了。

  也是當時候,蘇奕心存一絲懷疑。

  很久以前,古董商曾狠狠坑過老裁縫一次,以老裁縫的性情,焉可能會將古董商就這般放了?

  不過,蘇奕也僅僅只是存疑。

  他也不清楚,這枚銅錢內的玄機。

  之所以現在拿出這枚銅錢,無非是在試探而已。

  可現在,當看到裁縫徹底失態,蘇奕心中頓時清楚,這枚銅錢果然有問題!

  “你還有什么可說的?”

  蘇奕問道,指尖輕輕摩挲著這枚銅錢。

  裁縫沉默許久,嘆息道:“我很不解,你是如何識破這枚銅錢的玄機的?”

  蘇奕道:“猜的。”

  裁縫一呆,難以置信道:“當初我將此物交給你時,你就已料到,我將一具大道分身封印在了其中?”

  蘇奕笑起來,道:“沒有,我也是現在才知道這一點。”

  裁縫:“……”

  他面頰難看,道:“你剛才是在詐我?”

  蘇奕道:“我只是從一開始就認定,你將銅錢交給我,注定沒安什么好心,然后試探了一下,果然就試了出來。”

  裁縫胸腔一陣起伏,眼睛死死盯著蘇奕,明顯被氣壞了,牙齒都咬得格格作響。

  蘇奕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現在,我終于敢斷定,你的分身就只剩下兩具,一個是我面前的你,一個則躲在這枚銅錢內。”

  說著,蘇奕不禁感慨,“原來早在紫霄臺一戰發生前,你就已經為自己安排好后路,并且把最重要的分身,親自送到我身邊來,這膽魄和手段,著實了不得。”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最安全。

  誰能想象,最仇恨自己的裁縫,會把他最后的退路,送到自己身邊?

  這簡直就是神來之筆!

  想一想,他今天若沒有試探出這枚銅錢的底細,哪怕殺了眼前的裁縫,可裁縫那躲藏在銅錢內的另一具分身,則將隨時隨刻留在自己身邊,隨時能突然殺出來!

  “我說過,分身就是全部毀掉,于我而言,也談不上什么。”

  裁縫神色木然道。

  蘇奕笑著搖頭,道:“分身毀掉,的確無法傷到你的本尊,但分身沒了,以后你的本尊哪怕駕臨此界,必將兩眼一抹黑,也注定不可能像你那樣,對我的情況了如指掌。”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的本尊對我一無所知,必將陷入絕對的被動之中。”

  “而我不一樣,早已清楚你的秉性,當你的本尊出現,必會第一時間將其滅殺!”

  說到這,蘇奕琢磨出味道,終于想通了,恍然道:

  “我明白了,你留在銅錢內的大道分身,既是你留在此界的后路,也是為了讓你的本尊以后降臨時,能夠第一時間找到我!”

試想,自己一直將銅錢留在身上的話,無論身處何地,只要裁縫  的本尊駕臨,何愁找不到自己?

  畢竟,銅錢內有著裁縫的一道分身!

  至此,蘇奕才總算明白了裁縫的布局,不由一陣感慨,這老陰貨的手段,的確詭譎無比,讓人防不勝防!

  裁縫默然,一語不發。

  蘇奕忽地問道:“古董商是生是死?”

  裁縫面無表情道:“他被困在星璇禁區,若是命大,或許還能活下來。”

  蘇奕挑眉道:“星璇禁區?”

  裁縫抬眼看向蘇奕,道:“當年,我派人追殺這老東西,一路追到星璇禁區,到最后,連我的手下都全部死在了星璇禁區,而那老東西則再沒有出來。”

  “我一個屬下臨死前,曾傳回消息,說那老東西闖進了一座籠罩在霧靄中的神廟內。”

  “你若想找他,或許可以去試試。”

  “當然,我也希望你去,最好也死在里邊。”

  說罷,裁縫收回了目光,神色愈發木然,似徹底放棄了對抗。

  蘇奕似笑非笑道:“你不會又想玩什么花樣吧?”

  裁縫呵地笑起來,道:“你猜?”

  蘇奕想了想,道:“這一次,我信你。”

  裁縫怔了怔,臉上的笑容忽地變得復雜起來,道:“我還以為,你會連我說的每個字都不會相信。”

  蘇奕道:“我相信的是,你既然告訴我這些,的確是恨不得讓我去星璇禁區,最好是死在其中。”

  裁縫:“……”

  他大笑起來,感慨道:“人生若能遇一對手,的確是一樁快慰人心的事情,放眼這星空天下,便是那些太古勢力,我都可以不放在眼中,唯獨你觀主,是唯一的一個。”

  蘇奕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

  “想聽實話?”

  “不錯。”

  蘇奕道:“無論前世,還是今日此時,我從沒把你視作可堪入眼的對手。”

  裁縫不由愣住。

  他枯瘦的胸腔一陣急劇起伏,許久,他笑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你求的是殺伐果斷之劍道,我求的是天衣無縫的謀略布局之道,你瞧不上我,情有可原。”

  蘇奕搖頭道:“這和道途無關,而是你的手段、氣魄、心境,于我眼中,上不得臺面,令人唾棄。”

  裁縫:“……”

  他徹底失去談話的興致,指了指自己腦袋,“動手吧。”

  蘇奕抬手一指青棠,道:“告訴我解除青棠身上隱患的辦法,我給你個痛快。”

  裁縫道:“那點隱患,可難不住你。”

  蘇奕道:“我嫌麻煩。”

  裁縫輕嘆一聲,從袖袍取出一塊玉簡,遞了過去,道:“別用你的劍殺我,若是可以,讓我感受一下輪回的力量。”

  “好。”

  蘇奕接過玉簡,屈指一彈。

  一片六道輪回的虛影,將裁縫整個人籠罩其中。

  恍惚間,他仿似看到了神秘宏大的往生池、看到了如若燃燒的彼岸之路、看到了無邊無垠的苦海……

  而他的軀體,則在輪回力量下一點點瓦解消散。

  直至徹底消失那一瞬,裁縫喃喃道:“我一直不解,為何諸神契約不允許輪回重演,你知道嗎?”

聲音還在回蕩,裁縫已徹底灰飛煙  “我也一直在探尋這個答案。”

  蘇奕輕語。

  靜靜佇足半響,他帶著青棠轉身而去。

  這一天,他于落梧山前,擊敗洪飛官,斬上百舉霞境逝靈,滅十六位仙人意志。

  但相較于這一戰,能夠在這一天斬殺裁縫,才最讓蘇奕感覺不虛此行。

  飛仙禁區外。

  蘇奕指尖一挑,銅錢拋空而起,滴溜溜翻轉著劃出一道弧線,便又落入蘇奕掌間。

  “這個分身,我幫你留著,等你本尊來時,自可視之為誘餌,釣魚上鉤。”

  蘇奕收起銅錢,飄然而去。

  當天,落梧山一戰的消息,從飛仙禁區傳出,當即轟動天下,舉世皆震。

  “觀主大人,這是真的在人間斬仙了啊!”

  “猛!”

  “君是人間斬仙客,當稱古今最一人!”

  “別捧殺觀主大人,斬殺的僅僅只是仙人意志而已!”

  ……世人徹底沸騰。

  猶記得,觀主當年曾言,便是天上仙人,見我也須盡低眉。

  當初,世人都把這番話視作是觀主的一種大氣魄,并未真的認為,觀主真的能斬仙。

  畢竟,那時候世間根本無仙!

  可如今,隨著落梧山一戰傳出,人們才猛地意識到,觀主竟斬殺了十六位仙人的意志!

  這雖非斬殺真正的仙,可也相差無幾。

  須知,如今的觀主僅僅是界王境修為!

  這等情況下,誰敢說他以后沒有機會于人間斬仙?

  “什么羽化修士,什么太古道統,還妄想引領天下大勢,主宰世間風云,經過觀主大人同意嗎?”

  “這一戰,注定將載入東玄域史冊,足以改變天下格局,有觀主大人在,以后那些太古道統,注定再不敢高高在上!”

  “以往那段時間,到處都在宣揚觀主大人舉世皆敵,隨時都會被清算,可現在,誰還敢這般妄言?”

  ……星空各界都在轟動,議論紛紛。

  而蘇奕的威望,也是隨著落梧山一戰的傳出,達到空前絕后的地步!

  同一時間,也有人揣測接下來的局勢。

  “觀主還遠沒有到高枕無憂的地步!”

  “落梧山一戰,讓觀主和那些太古道統、以及仙道勢力徹底結仇,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等那些仙人逝靈出世,他必將迎來最危險的一劫!”

  “等著吧,天地劇變愈演愈烈,這一天注定會來臨!”

  無定魔海深處。

  “一股恐怖霸道的力量,附體在了蘇道友身上?”

  當從土狗星闕口中得知落梧山一戰的具體細節,紅云真人不由怔住,眸光罕見地有些恍惚。

  她進一步問道:“有多霸道?”

  土狗神色鄭重,認真道:“霸天絕地,壓蓋十方!我懷疑那位恐怖的存在若愿意,別說斬殺仙人意志,就是滅殺真正的仙人,都不費吹灰之力!”

  土狗聲音都帶上難以抑制的驚悸和深深的忌憚,“不瞞主人,當時……我……也被嚇到了……”

  說到最后,它聳拉下腦袋,盡是羞愧。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