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天不負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飛仙禁區。

  一片廢墟遺跡之地。

  霧靄籠罩,四野寂靜。

  “青棠,你先離開,去莫家尋求庇護。”

  蘇奕吩咐道。

  他軀體破損嚴重,血水止不住的流淌,那清俊的臉龐上蒼白透明,一身氣機都已變得紊亂。

  “師尊,我不走!”

  青棠眼眶發紅,有淚霧蒸騰,“這一次就是死,我也要和您一起!”

  蘇奕笑起來,抬手揉了揉青棠的腦袋,眼神泛起罕見的柔和之色,道:“這是命令,師命不可違,聽話。”

  青棠倔強地低著頭,不吭聲。

  “時間不多了。”

  蘇奕抬眼望著遠處,輕語道,“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老裁縫就會找過來,放心,他想殺我,沒那般容易。”

  說著,他目光重新看向青棠,“快去吧。”

  青棠嬌軀微微顫抖,搖頭道:“師尊,您若真有把握,何須讓弟子離開?我了解您的性情,您既然這么做,肯定……肯定是已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少女深呼吸一口氣,抬起一對淚痕模糊的星眸,凝視著蘇奕,道:“這一次,徒兒寧死……也不走!”

  語氣決然。

  蘇奕怔了怔,抬手擦掉少女眼角的淚痕,柔聲道:“罷了,那就不走。”

  青棠破涕而笑,狠狠點頭:“嗯!”

  她飛快道:“師尊,您抓緊時間養傷,我來幫您護法!”

  蘇奕搖頭,“來不及了。”

  他拿出一壺酒,仰頭暢飲了一大口,這才說道:“裁縫那老陰貨,斷不會給我恢復的機會,并且……他已經來了。”

  已經來了?

  青棠心中一緊。

  同一時間,一道蒼老的聲音已經從遠處天穹下傳來:

  “知我者,非你觀主莫屬。”

  伴隨聲音,頭戴黑色圓帽,身著布袍的裁縫,已憑空從遠處走來。

  在他身后,還伴隨著四道身影。

  三男兩女,身上的氣息皆詭異而晦澀,彌漫著駁雜的劫難氣息。

  分明是足足四個神隱衛!

  青棠俏臉頓變。

  敵人來的未免也太快!

  “又是分身?”

  蘇奕瞥了裁縫一眼。

  裁縫搖頭道:“這一次不一樣。”

  蘇奕哦了一聲,道:“有何不同。”

  裁縫感慨似的說道:“你也知道,我來自魔之紀元,當初之所以能夠橫跨時光長河,將一道分身送往這片天下,乃是借用了一件禁忌神器的力量。”

  “換而言之,從你我最初時第一次為敵,你所見到的,就是我的分身罷了。”

  蘇奕道:“這么說,你的本尊在魔之紀元?”

  裁縫點頭道:“不錯。”

  交談時,他已帶著四個神隱衛來到了這片古老的廢墟遺跡中,在距離蘇奕百丈之地佇足。

而后,裁縫目光上下打量著蘇奕  ,道:“確切點說,這次你若有機會殺了我,以后我的本尊想要再進行報復……怕是只能等到域外戰場開啟的時候了。”

  蘇奕訝然道:“域外戰場開啟的時候?難道說,到時候你的本尊足以橫跨時光長河,降臨此界?”

  裁縫眼神微妙,道:“若你能夠活得那時候,自然清楚。”

  蘇奕不禁哂笑,道:“試試?”

  他負傷慘重,氣機紊亂,給人的感覺,仿似隨時會倒下。

  可偏偏地,他顯得無比從容和自若,根本不像是裝出來。

  這讓裁縫的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道:“別急,你我斗了這么多年,而今注定將分出一個勝負,無須著急。”

  蘇奕拿起酒壺飲了一口,似笑非笑道:“想拖延時間,再進一步摸清楚我的虛實?”

  裁縫坦然道:“不錯。”

  說著,他長聲一嘆,神色變得復雜,“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我一門心思想除掉你,可每一次出手,反倒都栽在你手中,次數多了,內心不免積攢了一些驅之不散的怨憤和恨意。”

  “可不管如何,在這星空各界,能讓我高看一眼的,也只有你一個。”

  裁縫揉了揉下巴,認真說道,“越是恨你,我就越佩服你,越是佩服,我就越恨不得殺了你。”

  “這種感覺,你懂嗎?”

  蘇奕想了想,也認真回答道:“不懂,畢竟你也說了,你我斗了那么多年,我不曾敗過一次,實在很難感同身受。”

  裁縫:“……”

  他忽地感覺自己剛才那番話很蠢,就像親手遞過去一把刀,然后對方拿著刀狠狠捅在了自己心頭。

  太扎心!

  沉默片刻,裁縫嘆息道:“的確,我所品嘗的失敗滋味,也終究只我一個人能體會,不過……”

  他抬眼看著蘇奕,道:“這一次,你覺得自己還能贏嗎?”

  蘇奕深深看了裁縫一眼,反問道:“眼前的你,真的是你在這世上僅剩下的分身?”

  裁縫神色復雜,道:“我也想再保留實力,繼續隱忍和蟄伏下去,可惜,時不待我。”

  蘇奕道:“此話怎講。”

  “洞宇境修為,就能殺得那些舉霞境逝靈潰不成軍,我怕等你踏足羽化之路后,再找不到類似的機會滅殺你。”

  裁縫自嘲似的說道,“沒辦法,現在的我終究是一具分身,在大道修行上,失去本尊的力量,就像無本之源,無根之木,最多也只能踏足羽化之路,以后……再不可能實現進一步的突破。”

  蘇奕頓時明白了。

  歸根到底,是自己修為境界突破太快,而老裁縫已很難再追上自己的步伐!

  此消彼長,老裁縫以后還拿什么和自己斗?

  就憑陰謀詭計?

  那就太幼稚了!

  布局殺敵,也當擁有足以與之較量的實力和底蘊,如此才能斗智斗勇。

沒有實力為支撐,所謂的陰謀和布局,完全就是不  堪一擊的泡影,會被絕對碾壓。

  所謂一力降十會,便是如此。

  “正因如此,前些年的時候,當察覺到天下劇變的苗頭,我才會費盡心血去煉制神隱衛。”

  裁縫自顧自道,“因為我早預料到,隨著羽化之路出現,一旦讓你抓住機會突破,我便再沒有多少機會去對付你。”

  “不過……我還是沒想到,哪怕是比舉霞境逝靈都強一截的神隱衛,竟都收拾不了你一個界王境角色。”

  說到最后,裁縫喟然一嘆。

  那嘆息聲中,是毫不掩飾的不甘、無奈和失落。

  蘇奕不解道:“既然掌握神隱衛這等底牌,在我轉世重返星空深處時,你為何不用?”

  裁縫蒼老的臉皮一陣明滅不定,沒好氣道:“你難道不清楚?!”

  蘇奕略一思忖,恍然道:“明白了,和那些逝靈一樣,神隱衛受制于天地規則,無法行走于世間。”

  “什么明白了,你是故意在挖苦我吧?”

  裁縫冷笑。

  他內心很是郁悶。

  神隱衛的確是他手中最得意的底牌。

  可就因為天地規則的制約,讓他在過往那些年,無法動用神隱衛去滅殺蘇奕。

  而等可以動用神隱衛的時候,蘇奕的實力早已蛻變到極端恐怖的地步!

  這如何不讓裁縫憋悶?

  “這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注定,天不負我!”

  蘇奕仰頭笑起來。

  只是笑著笑著,他猛地劇烈咳嗽起來,唇角都在淌血,臉龐煞白透明。

  “師尊……”

  青棠心中發緊。

  裁縫見此,則忍不住樂了,道:“繼續笑啊,最好把自己活活笑死,如此,倒也省得我親自動手!”

  “以后這天下間,也將多出一個笑談,任誰都會知道,堂堂觀主最后竟把自己笑死了,嘖嘖,這死法絕對能夠震爍古今,稱得上是天上地下獨一份!”

  “對了,我早已為你準備好棺槨和墓碑,等你死了,就把你的死因鐫刻墓碑之上,立在萬柳城瑯琊秘境的廢墟之上,那是你的故鄉,以后歲月中,一定會有無數人去對著你的墳冢憑吊。”

  話語中,盡是毫不掩飾的諷刺和調侃。

  誰都看出來,裁縫此刻很愉悅,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蘇奕收起酒壺,淌血的指尖握著人間劍,道:“沒想到你老裁縫還能有如此孝心,著實難得可貴。不過,我可不認你這樣的大孝子。”

  裁縫神色一滯,額頭青筋凸顯。

  蘇奕指尖一彈人間劍,忽然橫空殺來。

  “呵,終于撐不住,要臨死反撲?成全你!”

  裁縫眸子中殺機一閃。

  聲音響起時,他身影化作一縷黑煙,憑空消失原地。

  同一時間,那四位神隱衛悍然出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