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刺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比狠,在淡看生死的劍修眼中,向來沒有意義。

  第六世也清楚這一點。

  可一想到每一次想要拿捏蘇奕時,卻被蘇奕反拿捏,第六世就感到一陣郁悶。

  生前,他性情霸道驕橫,殺得諸天血流成河,誰敢和他這般作對?

  早被一劍抹殺!

  可如今……

  想到這,第六世頓時失去了再和蘇奕較真的心思。

  他很清楚。

  自己終究只剩下道業力量,且被鎮壓在九獄劍上,完全處于絕對的被動之中。

  這讓他拿什么去斗?

  歸根到底,他唯一的機會,就在蘇奕融合自身道業時,進行一場心境上的爭鋒!

  “等你找個時間,本座將破境之秘傳給你,記住,千萬別再試圖去破境了!!”

  第六世說罷,他那附著在蘇奕身上的一股道業力量,就此消散。

  蘇奕重新掌控自身。

  “這家伙……可著實有些不好對付,不過,與天斗其樂無窮,與我‘自己’斗,亦如此。”

  蘇奕暗道。

  旋即,他皺了皺眉。

  重新掌控身軀之后,蘇奕才發現,自己的傷勢嚴重到了何等地步。

  不止軀體殘破,傷痕累累,連修為也已瀕臨枯竭的邊緣。

  “嗯?”

  同一時間,一道輕咦聲在身后響起。

  莫清愁敏銳察覺到,蘇奕身上那一股霸天絕地的氣勢消散了!

  她忍不住道:“蘇道友,現在的你……”

  “有問題?”

  蘇奕反問。

  “沒了。”

  莫清愁搖頭,識趣地不再多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無疑,之前曾出現在蘇奕身上的那一股恐怖力量,便是蘇奕的秘密!

  “我和青棠要走了。”

  蘇奕道,“莫姑娘也請回吧。”

  莫清愁關切說道:“道友如今負傷嚴重,不如暫且先前往我莫家,等傷好之后,再離開飛仙禁區也不遲。”

  蘇奕搖頭道:“不必了,若是可以,煩勞莫姑娘找個時間,派人把我那一尊遺落戰場中的爐子送往清月山。”

  莫清愁眼見勸不動蘇奕,便點頭答應下來:“好。”

  “青棠,我們走吧。”

  當即,蘇奕帶著青棠離去。

  目送他們師徒的身影消失不見,莫清愁則陷入思忖。

  之前在洪家山門前,蘇奕并未大開殺戒,明顯有些反常。

  而現在,蘇奕明明負傷嚴重,卻寧可第一時間離開,而不愿跟自己返回宗族,同樣很蹊蹺。

  最終,莫清愁也沒想出所以然來,她穩了穩心神,便轉身而去。

  落梧山一戰落幕,當消息傳出,整個飛仙禁區陷入大地震,掀起軒然大波。

  “那蘇奕竟如此可怕?”

  “上百位舉霞境存在,十六位仙人意志,竟都敗了!?”

  “究竟是何方神圣,附體在了那蘇奕身上?”

  各大太古道統,無不震動,駭然變色,被這一場血淋淋的大戰驚到。

  一人一劍,獨闖飛仙禁區,殺到血流成河,無人生還!

  這是一個洞宇境界王能夠擁有的力量?

而幻劍仙樓、神玄劍齋、南離  凈土這些大勢力,全都傻眼了,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此次為了對付蘇奕,他們各大道統皆出動了一批舉霞境老怪物,動用了諸般底牌和大殺器。

  可如今,全都毀了!!

  這樣的打擊太過沉重,一時間,誰能接受得了?

  須知,哪怕是他們這等太古道統,所擁有的舉霞境強者也并不多!

  可就在今天的落梧山一戰中,每一個道統中的舉霞境人物,便傷亡過半。

  這打擊,已足以嚴重動搖他們的根基!

  像神玄劍齋更慘,連掌教化青海都死在這一場大戰中。

  一時間,在這些敵對蘇奕的各大勢力中,皆一派愁云慘淡,凄凄慘慘的景象。

  “還好,我們從不曾參與針對蘇道友的行動。”

  赤城道門,一位老古董感到慶幸,當得知消息時,他都不禁驚出一身冷汗,肝膽都在顫抖。

  有人苦澀道:“可我們以后怕是很難再獲得蘇道友的友誼了……”

  頓時,赤城道門那些大人物皆沉默,心中有抑制不住的悔意涌出。

  前一段時間,他們曾對外表態,愿意幫蘇奕找尋裁縫的下落,也因此,讓他們宗門的一批強者得到蘇奕的幫助,解除了身上的詛咒力量。

  而在此次的落梧山之戰中,他們的赤城道門選擇了袖手旁觀,不愿摻合其中。

  于情于理,這樣的抉擇并不過分。

  因為他們和蘇奕之間,只不過是互惠互利的關系罷了,而非是一個陣營的盟友。

  可那些老怪物都清楚,以后再想和蘇奕拉近關系,怕是很難很難了。

  并不僅僅只是赤城道門,那些曾得到蘇奕幫助,而在今天選擇置身事外的太古道統,在這時候都不禁后悔起來。

  這就是抉擇的代價。

  相比起來,莫家最為振奮和開懷!

  當莫清愁、莫遠山將落梧山對決的消息帶回,莫家上下都沸騰了,皆如釋重負,欣喜而激動。

  這一次堅決地站在蘇奕這邊,讓莫家上下也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因為誰都清楚,這么做,就意味著站在了天下逝靈的對立面!將承受與之對應的嚴重后果!

  而現在,隨著蘇奕獲勝,一切隨之逆轉!

  恰似否極泰來!

  他們莫家不止無須擔心報復,也將因此進一步鞏固和蘇奕的關系,成為這飛仙禁區唯一的贏家。

  “紅云仙子竟沒有駕臨……”

  莫家的仙人“莫星臨”得知消息后,也不禁震撼,也感到意外。

  原本,他之所以下達命令,堅決讓莫家站在蘇奕那邊,原因就是清楚,蘇奕背后站著紅云仙子。

  那位曾在很久以前受邀參與過中央仙庭蟠桃宴的神秘存在!

  可出乎莫星臨意料的是,紅云仙子自始至終都不曾出現。

  “老祖,蘇道友身上那一股恐怖無邊的力量,會否和紅云仙子有關?”

  莫清愁思忖道。

  “有可能!”

  莫星臨點頭,“或許,也正因如此,紅云仙子才沒有出現。”

  他認為這樣才最合情合理。

旋即,莫星臨不禁笑起來,“經此一役,洪家和那些大勢力元氣大傷,又徹底和蘇道友結仇,那什么和我們莫家比?又拿什么在以后的歲月中逐鹿天  下?”

  莫清愁也笑了,感慨道:“這一戰,的確足以改變天下格局,將影響整個世間的大勢走向!”

  一個人,一把劍,于今日的落梧山對決中,締造了一個足以扭轉天下大勢的傳奇戰績。

  這樣的壯舉,足以用“彪炳千秋,名垂百世”八字來形容!

  “不過,蘇道友接下來的處境,怕是更危險了……”

  莫星臨皺了皺眉,“洪家和那些敵對勢力的仙人級逝靈,注定不可能善罷甘休,當擁有重走世間的時機時,他們注定會瘋狂去報復蘇道友。”

  莫清愁心中一凜,旋即,她一對星眸泛起異彩,“老祖,蘇道友距離羽化之路已只剩下一步之遙,更別提在他背后,還站著紅云仙子,依我看,他根本無懼這樣的報復!”

  莫星臨不禁笑起來,深以為然道:“不錯!對了,蘇道友為何沒有和你們一起回來?”

  莫清愁當即把蘇奕離開的事情和盤托出。

  莫星臨聽完,也大感反常,可最終也想不明白,道:“蘇道友行事,的確令人琢磨不透,罷了,不管這些,你且按照蘇道友吩咐,親自去把他的寶物第一時間送往清月山。”

  莫清愁不假思索點頭答應。

  在飛仙禁區動蕩的時候,一座霧靄彌漫的山河深處。

  “青棠,我們姑且先在此歇息一番。”

  一座山峰底部,有著一座天然的洞穴,蘇奕帶著青棠走入其中,揮袖布設下一座遮掩氣息的禁陣。

  蘇奕拿出一顆靈珠,鑲嵌洞穴石壁上,柔和的光頓時驅散了洞穴的黑暗。

  青棠正要說什么,忽地注意到,蘇奕唇角有血水淌出,禁不住心中一揪。

  “師尊……”

  她連忙上前,清麗的俏臉寫滿擔憂。

  蘇奕擦掉唇邊血漬,笑了笑道:“無妨,些許傷勢而已,還奈何不了我,等養好傷了,我帶你離開飛仙禁區。”

  說著,他盤膝而坐,取出一瓶丹藥,開始煉化。

  青棠這才終于意識到,師尊在此次大戰中受到的創傷是何等嚴重。

  “怪不得師尊不曾在洪家大開殺戒,更是毫不猶豫拒絕前往莫家,他恐怕也是擔心一旦露出支撐不住的跡象,會發生什么不測吧?”

  青棠想到這,心中一陣愧疚和難過。

  若非師尊為了救自己,何至于遭受如此重創?

  少女坐在一側,纖細晶瑩的玉手抱著膝蓋,一對清眸看著不遠處盤膝而坐的蘇奕,清麗如畫的俏臉上盡是掩不住的疼惜之色。

  心緒如潮起伏。

  忽地,才剛剛開始打坐療傷的蘇奕,卻悄然睜開眼眸。

  這一瞬,正在怔怔出神的青棠心中凜然,清醒過來,道:“師尊,怎么了?”

  “有人來了。”

  蘇奕長身而起,一把抓住青棠的胳膊,直接朝這座洞穴上方沖去。

  巖石崩碎,蘇奕身上那凌厲的氣息,一路鑿破山體,橫空而出。

  幾乎同一時間——

  一道刺目的金色箭矢,劃破長空,轟在這座山岳上。

  整座山岳炸開,附近千丈虛空都轟然崩碎湮。

  青棠驚出一身冷汗。

  剛才若師尊的行動稍慢一步,這一箭之下,怕是能把他們活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