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心入戰場 我與我周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一瞬,華袍中年仿似被劍鋒抵喉,汗毛倒豎。

  他求救似地看向族長洪天云,道:“族長,我……”

  一道劍氣垂落,華袍中年魂飛魄散。

  蘇奕撣了撣手指,“我殺了他,誰有意見?”

  洪天云等洪家大人物胸腔一陣起伏,臉色難看到極致。

  見過霸道的,沒見過如此霸道的!

  根本不給任何斡旋的機會,說殺就殺!!

  而莫清愁心思玲瓏,第一時間走上前,挽起青棠的手,柔聲道:“青棠姑娘,快跟我來吧。”

  說著,已帶著青棠離開。

  自始至終,無人敢阻。

  這讓莫清愁內心都一陣感慨。

  放眼飛仙禁區,哪個大勢力能壓得住洪家的氣焰?

  又有何人能讓洪家忍氣吞聲?

  沒有!

  可現在,蘇奕一人,劍破山門,讓洪家上下盡低眉!

  不過,莫清愁心中尚有一線困惑。

  她本以為,蘇奕此來,必是要進行清算,血洗赤霞仙山。

  可不曾想,這一切并未發生。

  “師尊。”

  青棠走上前,淚流不止。

  那憔悴的清麗臉龐,讓莫清愁都看得一陣憐惜。

  蘇奕只微微頷首,沒有說什么。

  他是第六世道業,一生癡狂于劍,性情淡漠如鐵,根本無法理解青棠和蘇奕的師徒情分有多厚重。

  此來救助青棠,無非是想讓蘇奕欠人情罷了。

  “走吧。”

  蘇奕轉身要離開。

  可就在此時,一道沙啞蒼老的聲音,在洪家后山禁地中傳出:

  “道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把我洪家當做什么了?”

  聲震九霄。

  一道恐怖的氣息,從洪家禁地內涌現,直沖云霄,震得十方云崩,天光黯然。

  而后,一道身影憑空出現。

  他童顏鶴發,身影偉岸,一襲寬袖長袍,頭盤道髻,周身蒸騰出萬千仙光,氣息之盛,驚擾風云。

  洪山圖。

  洪家的一位仙人級逝靈!

  “拜見老祖!”

  洪天云等大人物無不精神一振,齊齊見禮,眉梢眼角露出難掩的喜色,找到了主心骨。

  莫清愁星眸收縮,此刻的洪山圖并非意志力量,而是真正的逝靈之體!

  “也對,如今這飛仙禁區,仙人級逝靈雖無法在世間行走,但在自家地盤上顯圣,倒并非難事。”

  莫清愁暗道。

  虛空中,蘇奕淡淡看了洪山圖一眼,“此地于我眼中,形同虛設,就是當做茅廁,也并無不可。”

  茅廁!?

  洪家眾人氣得胸腔都快炸開,這完全就是不加掩飾地在羞辱他們洪家!

  天穹下,仙人逝靈“洪山圖”皺了皺眉。

  他語氣淡漠道:“老夫看得出,閣下是一股類似意志力量的存在,附體在了那蘇奕身上,可對?”

  青棠一怔,驚疑地看向蘇奕。

  “我與我周旋,何來附體一說?”

  蘇奕眼神微妙。

  旋即,他搖了搖頭,懶得和一個小小的仙人逝靈廢話,道:“你要阻我離開?”

  洪山圖眸子中彌漫出懾人的光,道:“不,根本無須我出手,

  你這一道力量,必會煙消云散!老夫只想提醒閣下一句,如我這般人間仙,用不了多久,便可重臨人間!”

  蘇奕禁不住仰天大笑,輕蔑道:“人不人鬼不鬼,還妄稱人間仙?滑天下之大稽!”

  洪山圖神色一滯,眉梢涌現慍怒。

  蘇奕忽地抬手,當空一點,一道劍氣肆虐長空,如若絢爛的天外流光,轟然斬落。

  僅僅那等霸道恐怖的氣息,便讓洪山圖這等仙人級逝靈毛骨悚然,心生抑制不住的恐懼。

  他就像是只受驚的老兔子似的,第一時間閃避,根本不敢去對抗。

  可出乎意料的是,那一劍斬落之后,卻輕飄飄地化作漫天泡影消弭不見。

  “慫包。”

  蘇奕鄙夷。

  洪山圖神色陰晴不定,眸中盡是羞憤,哪會看不出,蘇奕是在故意戲耍他,讓他出丑?

  可不得不承認,蘇奕那一劍,的確太恐怖,想一想就讓他內心止不住的顫栗。

  蘇奕笑起來,“現在殺你,未免無趣,他日你重現世間時,我以自身修為,再摘你首級。”

  說罷,他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莫清愁連忙帶著青棠一起跟上。

  自始至終,洪家上下,再無人敢阻!

  直至蘇奕等人的身影消失不見,

  族長洪天云不禁抬眼看向洪山圖,道:“老祖,我懷疑那一道附體在蘇奕身上的力量,怕是已即將消散,否則……怎可能就此罷手離開?”

  其他洪家大人物皆點了點頭。

  此事的確很蹊蹺,透著古怪。

  換做任何人,怎可能輕易錯過打擊他們洪家的機會?

  “不能賭!”

  洪山圖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那一道附體在蘇奕身上的力量太過可怕,哪怕即將消散,若是拼命,也非我能抗衡。”

  “與其如此,且讓他離去便是!”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洪天云等人皆強忍著心中不甘,點了點頭。

  “族長,不好了!!”

  猛地,一道急促的大叫聲在山門外響起。

  一位洪家的探子返回,也帶回了和落梧山一戰有關的消息。

  洪飛官隕落!

  各大勢力上百位舉霞境強者伏誅!

  十六位仙人意志被毀!

  當得知這些消息,洪家所有人如遭雷擊,全都手腳發涼,傻眼了。

  洪山圖這位仙人逝靈,更是氣得怒發沖冠,發出悲慟的大叫:“飛官怎么會……死了!?”

  聲動山河,滿是凄涼。

  天穹下。

  蘇奕負手于背,漫步長空。

  莫清愁和青棠跟隨其后。

  “這個人情,你就是不想,也得認,畢竟若沒有本座出手,你這個徒弟,怕是很難脫困。”

  識海中,響起第六世道業的聲音,透著一絲滿足。

  之前,蘇奕以一場生死殺局為引子,以破境羽化之路為賭注,迫使他不得不妥協和低頭,讓他極為窩火和不滿。

  而現在,讓蘇奕欠下一個人情,第六世總算舒服一些,認為從蘇奕那扳回了一局。

  這就像進行一場心境上的較量。

  一方迫使對方妥協低頭,另一方就讓對方欠下人情!

  你來我往,

  斗智斗勇。

  “明明是你主動幫忙,何來人情一說?”

  識海中,蘇奕的神魂法身淡淡道,“還是說,我求你這么做了?”

  第六世:“……”

  “不必犟嘴,人情關乎心境,既然知道是我救了你徒弟,這個事實,可不是耍賴就能抵消的。”

  第六世語氣平淡,“你也無須在這點小事上跟我爭一個輸贏。”

  “歸根到底,當你有能耐融合我的全部道業時,心境之爭,才是你我之間最大的戰場。”

  “我贏了,你就是我。”

  “我輸了,你還是你。”

  聽起來拗口的一番話,但蘇奕明白其中的意思。

  他不置可否,感慨道:“人心如戰場,我與我周旋,實在是有意思。”

  “我也這么覺得。”

  第六世笑起來,傲然道,“我是你眼中的心魔,你是我轉世的衣缽,且看到時候,是你拔出心魔,還是我重臨世間!”

  “拭目以待。”

  蘇奕也笑了。

  他已經讓第六世妥協過一次,有了這個豁口,以后就足以讓對方一次次妥協,直至在心境上徹底敗給自己!

  第六世話鋒一轉,道:“接下來,我會賜你破境羽化之路的奧秘,等你參悟出其中玄機,自會明白,你今天若破境,是何等愚蠢的一件事。”

  蘇奕沒有反駁。

  第六世生前,必然是一位在道途上遠遠勝過他的恐怖存在,不排除是仙道路上的一位通天人物。

  這樣的角色,曾完整地走過羽化之路,擁有常人無法想象的大道經歷。

  就如同他能夠在今世的重修中一次次實現遠超前世的突破,核心就在于,他擁有著前世的閱歷和修煉感悟!

  第六世,同樣也是他的前世,對于羽化之路的認知和了解,注定遠不是他能夠比擬。

  這一點,蘇奕也根本無法否認。

  也正因如此,從此次前來飛仙禁區赴戰時,蘇奕就已做出決斷,逼迫第六世妥協,讓第六世主動把破境羽化之路的感悟和心得交出來!

  換而言之,蘇奕根本就沒打算在今天破境。

  一切,都是為了讓第六世主動交出破境之秘。

  而現在,這個目的已經實現!

  這等情況下,哪怕被第六世罵一聲愚蠢,蘇奕也完全可以不在意。

  “哼!別高興太早。”

  第六世道,“我這么做,無非是不想讓你的道途有缺,以至于以后在我取代你之后,連累到我自己!”

  蘇奕笑了笑,依舊沒說話。

  在他看來,第六世越這般說,就越證明這件事讓第六世耿耿于懷,心懷不甘!

  第六世忽地說道:“今天本座幫你殺了那么多敵人,也等于給你留下了數不盡的隱患,你竟還能笑得出來?”

  旋即,他幸災樂禍道:“知道嗎,我本可以輕松把這飛仙禁區徹底掃蕩一遍,但我沒有這么做,就是要告訴你,自己惹的事,休想讓本座幫你擦屁股!”

  說罷,第六世大笑,無比愉快。

  蘇奕冷不丁道:“我死了,你也就完了。”

  瞬間,第六世就像被人猛地捏住了脖子,笑聲戛然而止。

  蘇奕則忍不住笑起來。

ps:今天晚上7點前吧,爭取來個2連,補上欠的更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