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我心如劍 壓天三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道友這是被仙界某位大能附體了嗎……”

  莫清愁一對星眸瞪的滾圓,晶瑩的肌膚都在顫栗。

  之前的蘇奕,身陷萬劫不復之地,重傷垂死,讓人都禁不住為其揪心。

  可現在,他完全像變了一個人!

  威勢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霸道而張揚,殺仙人意志如探囊取物般輕松!

  “這人世間,再沒有真正的仙,別忘了,便是在這飛仙禁區內,仙人級逝靈都還無法真正出世。”

  莫遠山喃喃。

  他也被震撼到!

  這世上的確再沒有真正的仙人。

  哪怕是那些仙人級逝靈,也終究只是人不人鬼不鬼的魂體罷了。

  可現在,蘇奕身上卻顯露出一股恐怖到令天地顫抖的力量,也不怪人們懷疑,他被仙神附體。

  可這明顯不可能。

  因為仙人級逝靈還無法出世!

  這就太反常了。

  “不——!”

  驀地,一道驚恐的尖叫聲,在戰場中驟然響起。

  就見蘇奕劍鋒一轉,數十丈外,那位婀娜多姿的仙人意志根本來不及閃避,便被轟殺當場。

  此時,場中已徹底混亂。

  不知多少人驚恐,駭然退避。

  “怎會這樣?在當今世上,哪怕他借用仙人層次的力量,也斷不可能如此強大才對!”

  洪九重目眥欲裂,肝膽都在顫抖,完全無法接受這一切。

  足足十六位仙人意志出動!

  這已經是他們最為強大的底牌,本以為足可輕松拿下蘇奕。

  可誰曾想,那些仙人意志竟都和土雞瓦狗般不堪!!

  這任誰能不驚?

  誰又能不懼?

  天地亂顫,三位仙人意志聯手,直接焚燃自身,施展出至強一擊,要和蘇奕玉石俱焚。

  不得不說,這等手段無比狠辣和恐怖。

  可蘇奕都懶得多看一眼。

  甚至,他都再不屑出劍,袖袍鼓蕩,掌指當空一按。

  遠處千丈虛空塌陷,一舉將那三位仙人意志活埋、齏粉在虛空之中,灰飛煙滅。

  “你究竟是誰!?”

  一位仙人意志驚懼尖叫。

  是啊,眼前的蘇奕,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是誰……”

  蘇奕輕語,深邃的眸泛起恍惚的追憶之色,似想起過往那金戈鐵馬、劍行天下的倥傯歲月。

  那時的他,桀驁跋扈,曾諸天血海漂櫓,曾殺得當世之輩無人敢稱尊!

  他霸道而冷酷、劍下收割亡魂無數。

  曾被人痛斥為暴君。

  曾被人尊奉為帝主。

  也曾被人視為……魔神!

  而后,蘇奕笑起來。

  笑得睥睨而張揚,肆無忌憚。

  可惜……

  那些都已是過去,風流不再,韶華不存。

  笑聲到最后,平添三分蕭瑟和寂寥。

  “我啊,只是那劍道路上的一個不歸客罷了……”

  蘇奕輕語。

  似是在為自己畢生總結。

  看開了,看淡了,往昔榮華和成就,都化作了不值一哂的陳年往事。

  拋開浮華,回溯本心自我,無非是……一介劍修!

  眼見蘇奕出神,一位仙人意志趁機殺來,掀起漫天仙光。

  “時間無多,留你們不得嘍。”

  蘇奕笑起來。

雪白整齊的牙齒,在天光  下明晃晃的刺眼。

  他收起了人間劍,袖袍一振。

  砰!!

  那一道仙人意志尚在半途,便如紙糊似的炸開。

  而此時,場中已僅剩下兩位仙人意志。

  這一幕,刺激得所有人亡魂大冒,徹底繃不住。

  “逃!”

  “快躲——!”

  驚恐的大叫,在這片天地中此起彼伏的響起。

  那來自各大陣營的上百位舉霞境老怪物們,都被嚇破了膽,一個個東躲西藏,倉惶逃竄。

  見此,蘇奕仰天大笑,抬手高舉,“道高如天,我心如劍,當壓天三尺!”

  一道璀璨的劍氣,自天穹之上乍現,勢若決堤天河,垂落人間。

  劍氣席卷之處,數十位朝遠處逃竄舉霞境逝靈,都來不及反應,就被茫茫劍威淹沒,身影瞬息崩滅。

  恰似被狂暴風雨吹滅的點點燈火!

  “我們認輸!!!”

  有人崩潰,發出絕望的吶喊。

  “該死!怎會這樣?!”

  有人尖叫,發現這片天地完全被一股劍道威壓覆蓋,無論逃到哪里,皆被牢牢鎖定,根本擺脫不得。

  就像困在天地樊籠中,四處碰壁!

  就連莫清愁、莫遠山他們,也都被困,一個個驚得冷汗直冒,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和他拼了!!”

  洪家那位仙人意志咆哮,徹底豁出去。

  因為根本逃不掉,與其如此,不如放手一搏!

  “殺!”

  “殺!”

  當即,許多舉霞境老怪物眼睛發紅,全都拼命般出手了。

  狗急了還跳墻。

  何況人乎?

  蘇奕憑虛而立,身上盡是傲世睥睨的霸道氣息,眼神冷酷而淡漠。

  他右手食指虛扣,當空一敲。

  “浮世紛攘猶似夢,我心如風自逍遙!”

  又一道劍意涌現,似凌駕于九霄,超脫于世俗,橫空壓下,那些殺過來的強者,皆似鐮刀下的草芥,撲簌簌四分五裂。

  便是洪家那位仙人意志,也承受不住那等劍意,瞬息炸開!

  一股說不出的恐懼寒流,在僅剩下的那些仇敵心中蔓延,一個個都崩潰了般,呆滯在那。

  這還是人嗎?!

  生殺予奪,彈指滅敵,一人橫壓全場!

  怕是真正的仙人逝靈在此,都無法擁有這般神威!

  “天不足懼,神不足畏,敵不可犯,道不可阻,劍修者,當如是也。”

  蘇奕喃喃。

  這是他年少時的心境寫照。

  至今猶未敢忘!

  這一瞬,天搖搖欲墜,地翻騰欲陷,十方虛空顫抖裂。

  一股霸道到空前地步的氣勢,從蘇奕身上沖出。

  無數人腦海空白,直似看到一尊無上的劍神傲立人間,僅僅氣勢,就讓天傾地覆、萬道崩殂!

  “可惜,說與爾等聽,終究是對牛彈琴……”

  蘇奕滿懷寂寥,輕聲一嘆。

  那聲音還在回蕩。

  無形的劍威如山崩海嘯,橫掃天地之間。

  在無數驚駭目光注視下,那一個個舉霞境老怪物,皆像渺小的浮萍般,被無情而霸道的颶風撕得粉碎。

  天地驟然暗淡,萬象如混沌!

  一劍之威,竟是恐怖到如斯地步!

  當煙塵彌散,光焰消褪。

  千里山河,盡是凋零破敗之景。

而場中之敵  ,則盡數隕落,無一生還。

  莫清愁、莫遠山等一眾莫家老怪物立在那場中,一個個呆若泥塑的雕像,顯得尤為惹眼。

  而在遠處,青袍染血,軀體殘破的蘇奕負手而立,一身氣息通天接地,一如萬古不移的主宰,無可撼動!

  這一瞬,遠處觀戰者,徹底為之失神。

  這一戰,自洪飛官和蘇奕的對決拉開帷幕,自此時結束。

  洪飛官落敗,含恨而隕。

  而以洪家、符家、幻劍仙樓、南離凈土、神玄劍齋等一眾大勢力為首的上百位舉霞境老怪物,以及十六位仙人意志,盡數喪命場中!

  這是任何人都無法預測的一個結果。

  那一幕幕,何止是震撼二字可以形容?

  蘇奕則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似自語般在心中道:“本座可不會就此妥協,我也當讓你欠我一個人情!”

  識海中,蘇奕的神魂法相沉默。

  第六世的所作所為,纖毫畢現地被他看到。

  連他都被震撼到。

  須知,此刻第六世的道業力量,僅僅只出動了一部分,其余大部分還被九獄劍所鎮壓!

  可僅僅如此,第六世在之前所顯露出的手段,便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縱橫捭闔,無可匹敵!

  這讓蘇奕都無法想象,第六世生前的時候,該有著何等強大的修為。

  不過,蘇奕并未就此妄自菲薄,更不可能因此而被第六世的威勢所震懾。

  因為今世的他,在同等境界之下,早已強過第六世!

  以后,隨著他道行提升,遲早有一天,能超越最巔峰時的第六世。

  除此,他執掌輪回,是唯一一個能夠融合前世道業的轉世之身,這是觀主、沈牧和第六世皆不曾擁有的。

  而這,也正是蘇奕敢于和第六世叫板的底氣所在,有恃無恐。

  天地俱寂。

  連一絲風聲都沒有。

  天穹下,蘇奕撣了撣衣袍,抬眼看向莫清愁,道:“為我指路,去洪家走一遭。”

  莫清愁呼吸一窒,感受到撲面而至的壓力。

  她幾乎是出于本能地點了點頭。

  蘇奕邁步長空,袖袍鼓蕩,一股無形的力量裹挾著莫清愁,下一刻,兩人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那天地間充斥的恐怖威壓,也隨之消散。

  眾人皆如夢初醒,像卸掉了壓在心上的萬鈞巨石,不約而同地都長松了一口氣。

  旋即,寂靜的氛圍被打破,如若沸騰般的嘩然聲,轟然響徹。

  “剛才的一切……真的不是在做夢?”

  “誰敢相信,那蘇奕一個人,殺光了所有大敵?!”

  “究竟是何等恐怖存在的力量,附體在了蘇奕身上,未免也太過可怕!”

  “這飛仙禁區,要變天了!”

  ……遠處觀戰者的心境,在之前遭受的沖擊太大,此刻一放松下來,全都情緒失控,談起這一戰時,兀自心有余悸,震撼連連。

  “洪家要遭殃了!”

  莫遠山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翻騰的情緒,“換而言之,今日這一場殺劫……還沒有到結束的時候!”

  ps:二連更失敗,先送上這一更,原因就是,這一章花費了大量時間,只那一句“道高如天,我心如劍,當壓天三尺”就想了很久很久……

  不過寫完之后,感覺這一章的精氣神還是寫出來了,起碼第六世的逼格立起來了。

最后,爭取9點半左右,送上一個補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