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刀即是道 道即是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洪飛官。

  舉霞境初期。

  仙人后裔中的領軍人物之一,曾于太古時期留下諸多傳奇戰績。

  其實力之強,足以讓在場那些舉霞境老輩人物自慚弗如!

  某種意義上而言,在仙人級逝靈不出世的情況下,洪飛官絕對已稱得上是最頂尖級的舉霞境……逝靈!

  最重要的是,在飛仙禁區,不受天地規則約束,足可讓洪飛官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蘇奕。

  洞宇境大圓滿修為。

  執掌輪回力量的逆天角色,其道行根本不是境界高低能夠衡量。

  這在過往那一場場轟動天下的戰績中,早已被世人所熟知。

  若擱在外界,放眼在場絕大多數舉霞境人物,怕都不敢冒然去和蘇奕硬碰硬!

  而此時,在這落梧山之巔,一場對決就將在兩者之間展開,任誰能不關注?

  所有人屏氣凝神,遙遙觀望,似唯恐錯過任何細節。

  相比在場眾人,無論是蘇奕,還是洪飛官,皆顯得很輕松,就如兩個游山玩水的游客,在山巔處相逢,遙遙觀望。

  “修為境界上,我勝你太多,不過,你執掌輪回,天生克制我這般逝靈,倒也勉強談得上公平。”

  洪飛官開口,“你覺得呢?”

  蘇奕道:“此時此地,談論是否公平,未免多余,我只問你,既然是論道爭鋒,可有規矩?”

  洪飛官眸光澄澈,平靜道:“拼實力,分生死,定勝負!你是劍修,可以動用你的佩劍。”

  聞言,在場許多老怪物都露出玩味之色。

  莫清愁等人則心中一沉,眉頭皺起。

  這樣的規矩,看似公平,可真的公平嗎?

  須知清月山一戰,洪飛官的弟弟洪飛羽曾多次動用殺手锏,可無一例外,皆被蘇奕所破。

  諸如青罡仙蛟、以及一位仙人的意志力量!

  也正因如此,飛仙禁區的所有人都已清楚,在蘇奕身上,除了執掌輪回力量,同樣也有極端恐怖的底牌。

  比如,那一尊神秘的爐子!

  可現在,洪飛官提出這樣的規矩,無疑也清楚這一點,不打算用外物和蘇奕斗。

  不過,任誰也無法指責什么。

  畢竟,若拼底牌,以洪家的底蘊,足可以為洪飛官準備諸多不可思議的殺手锏!

  蘇奕沒有什么想法,只點了點頭,道:“可。”

  洪飛官掌心一翻,浮現出一口古樸戰刀,長四尺三寸,通體呈黑色,泛著若永夜幽暗仙光。

  一刀在手,洪飛官氣勢驟然變得凌厲起來。

  “這是我的佩刀,羽化級靈寶,刀名‘守正’,由我自己煉制。”

  洪飛官輕語。

  他白袍飄曳,一對澄澈的眸泛起懾人的光,頎長的身影上下,有無匹霸道的刀意在醞釀。

  附近虛空中的云海,都被他身上的凜冽刀意沖散,化作飛絮消散。

  “守正出奇,行穩致遠,這莫不是你所執的道途?”

  蘇奕若有所思。

  洪飛官眼神微妙,頷首道:“不錯,你的佩劍呢,能否容我一觀?”

  蘇奕笑了笑,道:“那得看你的本事。”

  輕飄飄一句話,讓遠處眾人皆錯愕,面對洪飛官這等存在,蘇奕竟不屑第一時間動用佩劍!?

  “狂妄!”

  符東離冷笑。

  許多人也都如此認為。

  洪飛官低頭看了看手中的佩刀,輕語道:“那……就試試。”

  一縷刀吟似雛鳳清啼,響徹九霄。

  洪飛官出手了。

  他右手握刀,拇指扣在刀柄根部,隨著刀吟響起那一瞬,他身影驀地憑空消失原地。

  剎那間,陰暗的天穹下,忽地裂開無數道裂痕,每一道裂痕,皆有黑色的刀氣傾瀉,縱橫交錯,密密麻麻。

  恰似一場刀氣風暴,剛一出現,便將萬丈虛空撕出無數裂痕,觸目驚心的刀意隨之轟然迸發。

  遠處觀戰者的眼眸和心神皆刺痛,無不齊齊色變。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洪飛官這一刀,讓場中那些舉霞境存在都嗅到了致命的威脅氣息!

  “萬煉淬神刀!”

  莫清愁心中一緊。

  這是洪氏一族的鎮族傳承,傳聞由洪家的一位天魔始祖所創,內蘊魔道至高奧秘,擱在仙界也是第一流的絕世傳承,恐怖無邊。

  無疑,洪飛官根本不打算保留,直接動用其至強的力量,要以雷霆萬鈞之勢,鎮殺蘇奕!

  嗚嗚嗚!

  刀氣縱橫交錯,那片虛空都像畫布般被撕成無數塊,產生神魔嘶吼般的嘯音。

  舉霞境之下的角色,這一剎都睜不開眼睛,神魂和心境都遭受到莫大的震懾,無不駭然失色。

  而面對這一刀,蘇奕瞇了瞇眼眸,旋即露出一絲笑意。

  如此刀道,的確很不錯!

  蘇奕袖袍鼓蕩,探出白皙五指,當空一砸。

  一道劍氣沖霄而起,劍氣內輪回奧義交織,晦澀神秘,直似九幽深淵騰空而起。

  漫天刀氣轟然劇顫,而后炸開。

  那片天穹,都似被劍意沖垮,給人以天將傾塌之感。

  那恐怖的劍威擴散,腳下的落梧山都劇烈搖晃起來,山石崩碎,亂石穿空。

  而在距離蘇奕的身影十丈之地,洪飛官的身影被劍氣震得顯露出來。

  場中震動,人們這才猛地意識到。

  之前斬出那一刀之后,洪飛官竟早已暗度陳倉,只差一點就殺到蘇奕近前!

  而蘇奕這一劍的威能之恐怖,也同樣讓人心顫。

  “好!”

  洪飛官眼眸明亮,露出一抹狂熱的戰意。

  他衣袍震蕩,身影再度前沖,揮刀斬來。

  蘇奕邁步虛空,揮拳與之硬撼。

  天穹下,兩者激烈搏殺起來,直似兩輪大日在對撞,每一次交手,便讓附近山河震顫,虛空轟然崩塌。

  洪飛官衣冠勝雪,模樣看似清秀,可動手時,簡直如若一尊絕代戰神,舉手投足,大有天上地下,舍我其誰的神勇。

  他的刀道造詣完全可以用奪盡造化形容,每一刀斬出,無不有開天辟地之勢,一往無前!

  狂暴如瀑的仙光,在他身上轟鳴,震得十方虛空都在亂顫!

  遠處觀戰者都被其神威震懾,一個個心神顫栗,倒吸涼氣。

  所謂仙人后裔中的領軍人物,當如是。

  氣勢如神,揮刀劈天!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在洪飛官這等打擊之下,蘇奕必撐不了多久。

  可現實卻完全出人意料!

  誠然,蘇奕赤手空拳,不曾動用佩劍,可在和洪飛官的廝殺之中,非但不曾被鎮壓,反倒有分庭抗禮之勢!

  他青袍鼓蕩,身上劍意如淵如獄,氣質空靈超然,每一擊都似不帶煙火氣息,簡單質樸。可每一擊所蘊積的劍意,卻能將洪飛官的攻勢一一瓦解!

  給人的感覺,就像蘇奕是崖岸之畔的一塊碣石,任憑驚濤拍岸,八風襲來,我自巋然不動,萬古不移!

  這實在匪夷所思,也引來不知多少嘩然聲。

  一些立足在舉霞境最頂尖層次的老怪物,神色都驚疑不定,難以想象,蘇奕是如何辦到這一步。

  須知,這可不是外界,沒有天地規則的束縛之下,洪飛官一身的道行皆能全力施展!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蘇奕卻能和洪飛官戰一個平分秋色,誰敢信?

  “這姓蘇的,絕不能留!否則,我輩逝靈以后怕是再無翻身之日!”

  有人咬牙,眉頭緊鎖。

  想一想,洞宇境圓滿修為而已,都已如此逆天,若讓他踏足羽化之路,那還了得?

  “一定是輪回重修的奧秘,才讓這家伙擁有如此恐怖的底蘊和實力!”

  “怪不得諸神契約都不能容忍輪回的出現,這等禁忌之力,的確太過不可思議!”

  有人心動,眼睛發紅。

  “他就是再逆天,今日也必死無疑!”

  有人神色冷酷,殺氣騰騰。

  洪飛官的強大,早已毋庸置疑,哪怕顯露出再驚艷的手段,人們也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

  可在看待蘇奕時就不一樣了。

  他此刻顯露出的風采,實在太過耀眼,而越是如此,就越讓在場那些敵對勢力仇視,殺心四起!

  “刀即是道,道即是刀,我心執道,可斬日月鬼神!”

  猛地,戰場中的洪飛官長發飄揚,發出驚天動地的大喝,揮刀當空怒斬。

  就見一道如匹練般的黑色刀氣乍現,裂開蒼穹、劈斷長空,竟似無堅不摧,轟然斬落人間。

  一些舉霞境老怪物都不禁毛骨悚然,倍感驚艷。

  這明顯是一記大殺招!

  一刀之內,蘊積著洪飛官的精氣神和意志,刀威之盛,直似要破開這天,劈碎這地。

  一往無前!

  蘇奕眼眸微凝,雙手驀地在身前一引,仿似虛抱太極,一道劍幕浮現而出。

  劍幕內,似來自幽冥的六道輪回映現,循序往復,生生不息。

  劍幕剛形成,洪飛官的一刀已斬來。

  轟——

  以蘇奕為中心的千丈虛空,轟然崩壞,狂暴肆虐的劍光和刀氣肆虐擴散,掀起鋪天蓋地的光,一片白茫茫。

  蘇奕敗了嗎?

  煙塵彌散中,所有人凝神望去。

  而后,就見到一幕令人瞠目結舌的畫面。

  就見蘇奕當空而立,衣袍獵獵作響,而在他雙掌之間,牢牢地夾著一道璀璨奪目的黑色刀氣!

  洪飛官那堪稱殺招的一刀,竟是被正面擋住!

  而就在人們看到這一幕時,就見蘇奕雙手一搓。

  砰砰砰!

  那一抹霸道無匹的黑色刀氣,寸寸崩碎,化作紛飛的光芒碎屑,從蘇奕掌指間撲簌簌飄灑而落,消弭不見。

  全場死寂,無不瞪大眼睛。

  遠處,洪飛官眉頭皺起。

  他那一直波瀾不驚的臉色,在此刻罕見地露出一抹驚異之色。

  ps:明天的更新在晚上,金魚會爭取一口氣先把收拾洪飛官的劇情寫出來。

另外,月末了,最近因為身體問題更新太渣,沒臉求什么,大家有免費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