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君臨落梧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三天后。

  莫清愁前來,告訴蘇奕,在飛仙禁區內的確發現了裁縫的蹤跡!

  遺憾的是,這老家伙極為狡猾,當莫家的力量抵達時,對方已提前一步撤離。

  對此,蘇奕并不意外。

  老裁縫這種常年行走在暗中的角色,最擅長的便是隱匿和潛行,一般人根本找不到他。

  而對蘇奕而言,只要確定老裁縫在飛仙禁區,足矣。

  接下來,蘇奕兌現承諾,在莫清愁的安排下,幫莫家那些舉霞境人物一一解除身上的詛咒。

  其中還有莫遠山。

  “蘇道友胸襟光風霽月,著實讓莫某慚愧,無地自容。”

  莫遠山躬身行禮,面露愧色。

  原本,他還擔憂蘇奕記仇,不會幫他解除身上詛咒。

  可事實證明,他想多了。

  對此,蘇奕沒有說什么。

  “蘇道友,這是我族所有族人的一些心意,還請您務必收下,萬莫推辭。”

  莫清愁拿出一個儲物手鐲,雙手呈給蘇奕。

  儲物手鐲內,是價值已完全不可估量的羽化級神料和神藥,足有數百種之多。

  除此,尚有一株在人間早已絕跡的的仙藥!

  這是來自仙人莫星臨的一點心意。

  莫清愁確信,當蘇奕看到這些饋贈后,定然會進一步體會到來自他們莫家的善意。

  蘇奕沒有推辭,將儲物手鐲接了過來。

  莫清愁明顯很高興,道:“明天清晨,我會和叔祖率領莫家的強者一起,護送道友前往落梧山,道友且安心備戰便是,若是需要什么,盡可以跟我說。”

  蘇奕想了想,道:“我只有一個要求。”

  莫清愁眨巴著水靈靈的星眸,笑語嫣然:“小女子洗耳恭聽。”

  蘇奕道:“明天對決前后,縱使我身陷萬劫不復之地,也莫要插手進來。”

  莫清愁臉上笑容呆滯。

  而蘇奕早已負手離去,返回自己住處。

  對于這一場對決,他心如明鏡,很清楚哪怕有莫家作保,在對決之后,也勢必會發生諸多不可預測的風波!

  不過,這也正是他所期待的。

  并不僅僅只是磨礪自身那般簡單。

  而是他要借此機會,還要去解決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不需要我們幫忙?”

  莫家禁地,莫星臨頓感意外。

  “不錯,蘇道友說哪怕身陷萬劫不復之地,也不讓我們莫家插手。”

  莫清愁低聲道。

  她也感到很費解。

  莫星臨思忖片刻,道:“蘇道友既然這么說,必然是另有依仗,不過,在幫忙這件事上,我們可不能真的就袖手旁觀。”

  “起碼,要讓整個飛仙禁區所有勢力都清楚,我們莫家是堅決站在蘇道友這邊的!”

  “除此,萬一蘇道友遭遇性命之危,咱們莫家的人,必須全力出手!”

  語氣鏗鏘,擲地有聲。

  “是!”

  莫清愁領命。

  旋即,她禁不住道:“老祖,您舉得紅云仙子到時候會不會出現?”

  莫星臨沉默片刻,道:“她那等層次的存在,心意不好揣測,我們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

  莫清愁點了點頭。

  樓閣內。

  “一株仙藥?”

  當蘇奕清點完那儲物手鐲內的寶物,不由感到驚訝。

  那其中赫然有一株仙藥。

  似人參般,呈剔透晶瑩的雪白之色,生有一縷參須,葉片則呈青碧色,共有九片。

  這株仙藥被仙道禁制封印,可依舊難掩它身上彌散出的濃郁仙光,藥香沁人心脾。

  “這應該是那個莫星臨所贈,原因嘛……肯定和我關系不大。”

  蘇奕摸了摸鼻子,腦海中浮現出紅云真人的身影。

  他雖然孤傲自負,可也拎得清楚,莫家之所以如此厚待自己,大半原因出在紅云真人身上。

  對此,蘇奕心中不免感覺怪怪的。

  他一生行事,可從沒想過要抱誰的大腿。

  可不管如何,他這次算是被動地沾了紅云真人的光。

  “煉一顆仙丹試試。”

  蘇奕心中一動,拿出補天爐,把那一株仙藥和投了進去。

  補天爐轟鳴,似無比歡愉,光焰蒸騰。

  這次和以往煉藥不同,足足一個時辰后,補天爐才煉制出三顆丹藥。

  每一顆皆繚繞著瑰麗的仙光,蘊生奇異的仙道紋理,僅僅是那一股藥香,就讓蘇奕周身氣機沸騰起來。

  補天爐內,紫色仙光交織,似筆鋒般勾勒出一行字:

  “仙元雪參丹,可筑仙道根基、淬神魂之源、煉道軀血氣、化無盡生機……”

  蘇奕訝然。

  這補天爐是真的成精了嗎,破天荒地竟告訴自己此丹的妙用!

  很快,補天爐自己留了一顆,其余兩顆則被補天爐以一種奇異的紫色仙光秘印封禁起來,交給了蘇奕。

  這讓蘇奕不禁懷疑,若是打開封印,這兩顆丹藥怕是會直接飛走了!

  “無愧是仙道寶藥,非尋常可比。”

  蘇奕暗贊。

  他收起丹藥和補天爐,開始打坐。

  深夜。

  萬籟俱靜,窗外蟲鳴窸窣。

  “本座覺得,你我之間有必要開誠布公地聊一聊。”

  識海中,忽地響起第六世的聲音。

  依舊充斥著迫人的霸道威勢,但相比以往,已難得的平和許多。

  整座打坐的蘇奕,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這是熬不住了?

  “你想聊什么?”

  蘇奕隨口道。

  “本座早已答應,會給你融合我的道業的機會,到那時,你我之間的戰場,無非是牽扯心境的‘本我’之爭。”

  第六世道,“這等情況下,你還是聽本座一句勸,莫要輕易破境,雖然你所想要踏足的只是羽化之路,但卻關乎著以后的仙道成就!”

  蘇奕道:“若不做足完全的準備,我怎會輕易破境?”

  “你不曾經歷過羽化之路的修行,何談完全的準備?”

  第六世忍不住冷笑,“就憑一些典籍的記載和他人的指點?可笑!”

  “你或許可以在界王境遠勝于我,但你對羽化之路和仙道的了解,于我眼中,也和井底之蛙也沒區別!”

  蘇奕瞇了瞇眼眸,并未反駁。

  他輕嘆一聲,“可惜,時不與我,我也已沒時間再等下去。”

  第六世詫異道:“何出此言。”

  “明天,我將獨面大敵。”

  蘇奕道,“唯有破境,方可化解這一場彌天殺劫。”

  第六世聲音驟然帶上一抹慍怒:“你這是在要挾本座!?”

  蘇奕笑了笑,道:“話都說到這等地步,你我之間就痛快一些,你現在把突破羽化之路的感悟和心得告訴我,或許……明天就能派上用場。”

  “如此,你無須擔心我的道途出現紕漏,我也可以在破境之后,化解殺劫,可謂兩全其美。”

  第六世:“……”

  “你是否早就在算計本座?要借此機會,從本座手中謀奪破境之秘?”

  他聲音都變得陰沉下來。

  “你可以拒絕。”

  蘇奕不假思索道。

  第六世沉默了。

  許久,他一字一頓道:“除非你求本座,否則,休想!”

  說罷,他再不出聲。

  蘇奕獨自坐在那,拿出酒壺飲了一口,淡然道:“我的話也撂在這,我就是死,也不會求你。”

  第六世沒有回應。

  蘇奕則根本不在乎。

  今晚第六世為何忽然主動開口?

  無非是快熬不住了!

  這就像熬鷹,拼的就是誰能耗過誰。

  誠然,第六世這次依舊沒能妥協。

  不過,蘇奕不著急,他占據著絕對的主動,該急的是第六世才對。

  翌日,清晨。

  落梧山。

  山高萬仞,險峻陡峭,直插云霄。

  此山通體漆黑如鐵,寸草不生,怪石嶙峋,而以此山為中心的方圓千里之地,皆是平緩的丘陵。

  這也讓落梧山仿似鶴立雞群,顯得尤為醒目。

  天剛破曉,可在落梧山附近區域,早已是人山人海,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

  那些皆是來自各大太古道統和仙道勢力的強者。

  最弱的都是神嬰境層次的逝靈!

  強大的舉霞境逝靈,也到處可見。

  至于界王境角色,一個也沒有。

  因為在太古時期的末法浩劫之下,羽化境之下的角色,根本就無法存活下來。

  落梧山之巔。

  孤零零立著一道身影,衣冠勝雪,筆挺如槍。

  洪飛官!

  他雙手環抱胸前,眼眸閉合,清晨的天光灑在他那頎長的身影上,襯得其如若一尊傲世而立的仙神般。

  無數目光,都落在這位仙人后裔中的領軍人物身上,有敬畏、有仰慕、有嫉妒。

  一些老輩人物都不禁暗嘆。

  論風采、論底蘊、論實力,洪飛官這位仙人后裔,都足以讓他們這些老人自慚形穢!

  “那蘇奕還沒來嗎?架子未免也太大!”

  有人皺眉,發出不滿的聲音。

  “急什么,他若來了,必有去無回,耐心等待便是。”

  有人輕笑。

  眼下的局勢,誰能看不清?

  哪怕蘇奕不死在洪飛官手中,也勢必會死在對決之后的風波之中!

  因為他執掌著輪回力量,僅憑這一點,就沒有人會容忍他活著離開!

  場中,人們在議論,肆意評點蘇奕。

  而自始至終,洪飛官都不曾理會。

  他立在那,沉靜如石,不悲不喜。

  時間點滴流逝。

  忽地,洪飛官閉合的眼皮悄然睜開,抬眼看向極遠處天穹下。

  幾乎同一時間,場中騷動,許多目光都下意識望了過去。

  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破空而來。

  那是莫家的隊伍。

  而位于最前方的,正是蘇奕。

  他青袍如玉,長發束為道髻,負手于背,峻拔的身姿沐浴天光之下,超然出塵。

  才剛出現,便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