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不屑為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就在那一具魔傀自爆之后,附近山河間,忽地沖出十多道身影。

  每一道身影,皆似燃燒般,劃破長空,朝蘇奕沖來。

  仔細辨認,那赫然是一具具魔傀。

  “蘇道友小心——!”

  遠處,黎鐘色變。

  蘇奕皺了皺眉。

  他沒有閃避。

  而是直接朝那些魔傀沖去。

  同一時間,他掌指如劍,隔空斬落。

  數百丈外,沖在最前邊的一個魔傀炸開,四分五裂,掀起恐怖的毀滅洪流。

  蘇奕周身修為運轉,這等堪比舉霞境逝靈全力一擊的毀滅洪流,頓時像清風拂面般,被輕而易舉抵消化解。

  而蘇奕的身影,繼續朝前沖去。

  在他掌間,一道道耀眼的劍氣掠起,斬落天地間。

  幾個呼吸間而已,那些魔傀就被殺得七零八落,陸續炸開,所掀起的毀滅洪流,將附近山河都轟碎齏粉,天地一片動蕩。

  而蘇奕的身影,則似萬法不侵,毫發無損。

  黎鐘瞠目結舌。

  那是黃泉魔山的“羽化級魔傀”,每一個皆價值連城,絕對的大殺器,擱在太古時期,黃泉魔山便是憑借這“傀儡一道”的傳承名揚天下。

  捫心自問,換做是他面對這樣的突擊,或許也能活下來,但勢必會無比狼狽。

  可蘇奕根本就不曾閃避,摧枯拉朽般,將一場殺劫徹底瓦解!

  “相比清月山一戰,蘇道友的實力似乎又變強許多!”

  黎鐘暗驚。

  與此同時,遠處天地間,掠來一群身影,氣勢洶洶。

  為首的,是一個頭戴峨冠,身著黑袍的中年男子。

  “刑老魔!果然是你們黃泉魔山布設的埋伏!”

  黎鐘震怒。

  那黑袍中年,名喚刑真,太古頂尖勢力黃泉魔山的一位舉霞境老魔頭。

  “呵呵,別誤會,我等這次出動,無非是想邀請蘇道友前往我黃泉魔山做客而已。”

  黑袍中年刑真笑吟吟開口。

  說著,他遙遙朝蘇奕拱了拱手,道:“蘇道友放心,我黃泉魔山斷不會耽擱你和洪飛官之間的對決。”

  “刑老魔,你們就不怕莫家怪罪?”

  黎鐘臉色陰沉,他哪會看不出,黃泉魔山是來截胡的?

  刑真神色鄭重道:“我們只是邀請蘇道友做客,絕沒有傷害他的意思,這等情況下,莫家怎會怪罪我們?”

  黎鐘怒極而笑,正要說什么。

  蘇奕已揮手阻止道:“不必多說。”

  對方既然敢來,分明就是無懼被莫家問責!

  由此也可以看出,哪怕莫家身為仙道勢力,可在這飛仙禁區,也無法真正做到一手遮天。

  黎鐘目光看向蘇奕,道:“蘇道友,冤家宜解不宜結,以前時候,你殺害了我黃泉魔山不少強者。”

  “可本座保證,只要你愿意出手,幫我黃泉魔山上下所有人打碎身上詛咒力量,以往的仇恨,自可一筆勾銷!”

  “除此,我黃泉魔山也可保證,在你和洪飛官對決前后,絕不會插手其中!”

  一番話,直接把條件擺了出來。

  蘇奕淡然道:“沒能在剛才的埋伏中得逞,就開始跟我談條件,想的挺美啊。”

  頓了頓,他說道:“這樣吧,我也提一個條件,只要你們答應,我倒不介意幫你們這個忙。”

  刑真精神一振,道:“還請道友直言。”

  他身邊其他黃泉魔山的強者也都露出喜色。

  蘇奕道:“帶上你們黃泉魔山所有人,跪在我面前。”

  一句話,讓氣氛驟然壓抑緊繃。

  刑真等人臉色都變得陰沉下來。

  “蘇道友,這可是飛仙禁區,想殺你的人數不勝數,便是莫家作保,也注定護不住你!”

  刑真眸光冷冽,“我勸你最好再想一想,否則,我等只能出手,請你去我黃泉魔山走一遭了!”

  “那就得看你們是否請得動我了。”

  蘇奕笑起來。

  劍吟響起,人間劍出現在掌間。

  見此,刑真等人身上殺機暴涌,明顯都怒了。

  天地肅殺。

  大戰一觸即發。

  可就在這一剎,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你們黃泉魔山這是把我洪飛官的話,當做耳旁風了?”

  聲音還在回蕩,虛空爆碎,一道遁光憑空而至,化作一道頎長的身影。

  一襲白袍,俊秀出塵,渾身縈繞著一縷縷黑色仙光,舉手投足之間,威勢震天。

  洪飛官!

  黎鐘心中一驚,萬沒想到,這位洪家后裔中的絕世人物,竟會在此刻出現。

  蘇奕眉頭微挑,也感到意外。

  距離對決之日,尚有四天,而他才剛抵達飛仙禁區不久,可這洪飛官竟已提前出現了。

  再看刑真等人,臉色也都變了,明顯也沒想到,洪飛官會親自駕臨。

  “洪公子誤會了,我黃泉魔山可沒打算破壞你和蘇奕之間的對決。”

  刑真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眼下只不過是想請蘇道友前往我派做客而已。”

  天穹下,洪飛官身影筆挺如槍,白袍飄曳。

  他眸如浩瀚汪洋,洶涌著懾人的神芒,冷冷道:“可在我看來,你們這就叫作死!”

  說著,他彈了彈手指,“來人,送他們上路!”

  天地驟然一震。

  一群氣息恐怖的身影,出現在附近區域,一個個神色不善地看向刑真等人。

  黎鐘倒吸涼氣。

  洪飛官此次前來,竟率領了洪家的一批老怪物!

  “撤!”

  刑真徹底色變,帶著身邊眾人轉身就逃。

  洪家那些老怪物都不禁冷笑起來,直接出手。

  大戰爆發,這片天地陷入崩壞般的動蕩景象中。

  而洪飛官則直接無視了這一戰。

  他轉身看向蘇奕,語氣平靜道:“你有膽前來赴戰,我自不會讓你死在別人手中。”

  他衣冠勝雪,俊秀如少年,可言辭和舉止,則傲岸睥睨,有著一股發自骨子里的自負。

  連蘇奕都不得不承認,若只論風采和氣韻,這個洪飛官要遠勝他以前所見的那些舉霞境逝靈。

  而這,也終于勾起蘇奕內心的一絲興致。

  在前來赴戰時,他根本沒太在意這次的對手,一心想的是三件事。

  一,接回青棠。

  二,收拾老裁縫。

  三,尋覓一個契機破境證道。

  可現在,洪飛官的出現,以及此人展現出的傲骨和氣度,讓蘇奕意識到,自己這次或許遇到了一個真正的對手!

  想了想,蘇奕破天荒地認真起來,道:“我很期待,你不會讓我失望。”

  這樣的言辭,平淡直接。

  可卻讓洪飛官一怔,一對眸不由瞇起來,禁不住重新打量起蘇奕。

  半響,他收回目光,道:“可惜,你殺了我弟弟,如此血仇,注定不死不休,否則,你我或許可以把酒言歡,坐而論道。”

  旋即,洪飛官搖了搖頭,一字一頓道:“四天后,落梧山之巔的對決中,作為尊重,我會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

  語氣決然,似在陳述一個即將發生的事實。

  蘇奕不由啞然,道:“青棠可在你手中?”

  洪飛官點頭道:“在,四天后,我會派人送她離開飛仙禁區,斷不會讓其遭遇意外。”

  蘇奕深深看了洪飛官一眼,道:“我殺了你弟弟,為何你不殺了我的弟子青棠?”

  洪飛官不假思索道:“不屑為之。”

  寥寥四字,顯露出一股傲沖云霄的大氣魄。

  蘇奕想了想,道:“若我現在打碎你身上的詛咒,是否可以讓你的實力變得更強?”

  黎鐘心中一顫,蘇道友這是想做什么?

  洪飛官明顯也品味出味道,不禁哂笑道:“不殺你的弟子青棠,是我自己的決斷,何須你用這種方式報答?”

  “你要做的,就是四天之后,與我一決!”

  “你死了,我同樣可以煉化輪回,打碎身上詛咒!”

  這一刻,洪飛官顯露出的風采和氣魄,讓黎鐘都不禁意外,心中感慨萬千。

  這洪飛官,的確無愧是仙人后裔中的領軍人物之一!那等曠世風范,足以讓那些老輩人物都自慚形穢!

  或許,也正因為擁有如此氣魄和底蘊,才讓洪飛官擁有了諸多耀眼的光環。

  蘇奕沒有再多說,而是問道:“裁縫如今是否在飛仙禁區?”

  洪飛官道:“不管如何,他曾幫我的忙,這件事,我不會告訴你。”

  蘇奕點了點頭。

  這時候,遠處的戰斗已落幕。

  以刑真為首的一眾黃泉魔山強者,皆殞命當場!

  而那些洪家的老怪物則擁簇到洪飛官身旁,看向蘇奕的目光,就如盯上了一只獵物。

  一些老怪物甚至毫不掩飾自己的仇恨和殺機!

  可沒有人敢擅自出手。

  這也襯托出,洪飛官在其宗族的地位何等特殊,連老輩人物都輕易不敢違逆他的意志。

  “哪怕去了莫家,也要小心一些,千萬別在你我對決之前出事!”

  洪飛官撂下這句話,便帶人轉身而去。

  直至目送他們一行人消失,黎鐘心情頗為沉重,禁不住道:“蘇道友,你如今見到這洪飛官之后,可有獲勝的把握?”

  蘇奕忍不住笑道:“你難道認為我是來送死的?”

  黎鐘頓時尷尬,訕訕道:“老朽絕無此意,無非是見過這洪飛官后,心中頗有些擔憂而已。”

  蘇奕輕語道:“我和你想的不一樣,遇到這樣的對手,才不枉我來此走一遭。”

  ps:晚上還有一更,爭取10點左右搞定。

病情稍好一些,還未痊愈,醫生說是積勞成疾,病去如抽絲,只能慢慢來,哎,真特么遭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