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求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眼見紅云真人直接無視了這個話題。

  土狗很識趣地沒有再說什么。

  孟長云和冥王則很擔憂。

  好幾次欲言又止。

  氣氛也變得沉悶起來。

  土狗見此,禁不住安慰道:“你們就安心修煉吧,沒事的,那家伙執掌輪回力量,哪怕被殺死,無非再輪回轉世一次罷了。”

  冥王:“?”

  這也叫安慰?

  孟長云想了想,自我安慰道:“依老朽看,既然我家大人答應赴戰,必是有萬全的把握!”

  土狗沒好氣道:“既然知道,你還擔心個屁!”

  說著,它想起一件事,失聲叫道:“上次我家主上把星云信符交給了他,他該不會以為,有了此寶,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吧?”

  “以蘇道友的性情,怎會把自己的生死,寄托在一件外物上?”

  菜園中,紅云真人終于開口,“更別說,他直至如今恐怕還不清楚,星云信符究竟藏著什么玄機。”

  土狗怔住,道:“這么說,那小子另有底牌?”

  紅云真人沒有理會,只隨口吩咐道:“去找一只羊,晚上吃火鍋。”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

  蘇奕和洪飛官將在飛仙禁區落梧山之巔對決的消息,也是傳遍了星空各界。

  而在飛仙禁區,暗流涌動,一場風暴不斷發酵。

  在這等局勢下,洪飛官直接對外宣布:

  “誰敢摻合這一場對決,誰便是整個洪氏之敵!”

  而就在洪飛官宣布這則消息沒多久,莫清愁所在的陣營莫氏一族,更是以其老祖莫星臨的名義昭告天下。

  言稱此次對決,由他們莫氏作保!

  這兩則消息一出,直接在飛仙禁區中掀起大地震。

  洪家,來自仙界天魔一脈的古族,底蘊恐怖,在飛仙禁區中,也屬于最頂尖的仙道勢力。

  而莫氏一族同樣不遜色,乃是仙君世家。

  這兩大勢力一起表態,讓哪個大勢力敢視若無睹?

  不過,也有許多頂級勢力,并不甘心就此罷手。

  “洪家想獨吞輪回?門兒都沒有!”

  有人冷笑。

  “莫家作保又如何?我都懷疑他們莫家是否和洪家聯手,打算霸占輪回!這件事,我們可不答應!”

  有人態度堅決。

  無論是洪家掌握輪回,還是莫家掌握輪回,對飛仙禁區其他大勢力而言,絕對是無法容忍的事情。

  畢竟,一旦如此,他們這些逝靈,必將遭受輪回力量的鉗制!

  “這一場對決,我們可以不摻合,但那蘇奕身上的輪回力量,我們必然分一杯羹!”

  “那蘇奕可真是頭鐵,我打破腦袋都想不明白,他為何非要來送死。”

  “他的生死已不重要,他身上的輪回力量最終能花落誰家,才是最重要的!”

  ……在飛仙禁區各大太古勢力眼中,蘇奕和洪飛羽這一場對決,已不僅僅只是分出一個高低勝負,更牽扯到輪回力量最終的歸屬!

  似乎,所有人都認定,只要蘇奕來了,就注定無法活著離開。

  七天后。

  皆空寺,房間中。

  一縷清越激昂的劍吟,將打坐中的蘇奕驚醒。

  抬眼望去,就見人間劍正在發生蛻變!

  璀璨的仙光,似瀑布般從青金色的劍身垂落,一縷縷神性氣息在不斷發酵,如夢似幻。

  整把劍,燦若烈日。

  蘇奕能夠清楚感受到,人間劍的質地、品相、威能,正在以一種驚人的態勢蛻變!

  就好像修士在突破大境界時的劇變一樣,那是一種從內而外的突破,恰似脫胎換骨,鳳凰涅槃!

  再看那一批羽化級神料,早已被補天爐煉化一空。

  而汲取了這些神料全部的精華本源力量之后,人間劍的確變得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

  直至許久。

  劍吟漸漸消沉,霞光如潮褪去。

  人間劍也隨之歸于寂靜。

  相比以前,人間劍的模樣并未發生多少變化,但氣息則變得愈發古樸和內斂。

  似洗盡鉛華,渾然天成。

  蘇奕抬手將此劍拿在手中,一股血肉交融的感覺涌上心頭。

  隨著蘇奕心念轉動,人間劍爆綻仙光,僅僅是那等劍威,便深沉若淵,厚重如山,壓迫得虛空似紙糊般一寸寸崩碎,似細碎的空間漣漪般劇烈起伏。

  “只論威能,都已不弱于那些頂尖層次的羽化級寶物!”

  “若論品相、靈性和底蘊,已不是那些頂尖層次的羽化級寶物可比。”

  “不錯,真不錯。”

  蘇奕心中一振,露出滿意之色。

  過往那段時間,他滅殺不知多少大敵,搜集過諸多羽化級寶物,自然一眼判斷出,蛻變之后的人間劍,是何等非凡和神妙。

  半響,蘇奕才收起人間劍。

  他抬眼看了看補天爐,發現此寶吞了那么多神料和神藥,可卻并未發生多少變化。

  充其量,也僅僅是表面那腐朽斑駁的銹跡變得稍稍淺淡一些。

  這讓蘇奕都無法想象,以后該搜集多少天材地寶,才能讓補天爐的本源力量修復如初。

  不過,蘇奕倒不擔心什么。

  以后隨著他道行提升,自然會搜集到更珍稀的靈材和神藥,不止補天爐可以受益,自己也將獲益匪淺。

  一舉雙得。

  收起補天爐,蘇奕長吐一口氣,繼續打坐。

  他的修為已臻至洞宇境大圓滿地步,眼下在做的,就是沉淀道行,梳理自身道途,為以后證道神嬰境做準備。

  神嬰境,羽化三境之一。

  也是羽化之路的第一個境界。

  臻至此境,體內的洞宇世界,會誕生本命性靈,讓洞宇世界多出一種真正的大道生機!

  有了這一股生機,體內的洞宇世界就會衍生出諸般變化,像山河萬象的更迭、日月星辰的循環、天經地緯的交替、四季枯榮的變遷……

  這一股本命性靈,便是“神嬰”!

  神者,神魂之本。

  嬰者,性靈之源。

  神嬰一成,羽化成真!

  這便是“羽化真人”這個稱謂的來歷。

  而體內洞宇世界所締結的“神嬰”的品相高低,則將關乎修士自身底蘊的強弱!

蘇奕雖不曾踏足過羽化之路,但卻翻閱過大量和神嬰境有關的典籍  ,也曾和皆空劍僧、青釋劍仙談論此境之秘。

  對他而言,若要證道,自當在突破時,締結出世間同境無可比擬的大道“神嬰”!

  “本座勸你一句,莫要倉促證道羽化之路!”

  就在蘇奕正欲潛心打坐時,識海中響起一道充斥威嚴的聲音。

  直似九天主宰在宣達旨意,霸道、睥睨、撼動人心。

  “哦?”

  蘇奕已見怪不怪。

  那是第六世道業的一縷意識,雖被九獄劍鎮壓著無法脫困,卻早已蘇醒過來。

  “本座畢生見慣諸天上下的曠世人物,什么生而知之的圣子,什么驚艷萬古的奇才,早已屢見不鮮。”

  “我敢肯定,你若倉促破境,或許可締結出極為不俗的神嬰,但充其量也就只能在這人世間稱無敵,無法稱得上獨步古今,萬世唯一!”

  第六世語氣平靜而淡漠,“若僅僅如此,你以后在踏足仙道之路時,又何談能成為舉世無雙的劍仙?”

  “一步錯,步步錯,這個道理,你自然清楚。”

  蘇奕沉默片刻,饒有興趣道:“那你覺得,我當如何破境?”

  第六世的聲音頓時變得微妙起來,道:“只要你開口求本座,本座就告訴你。”

  蘇奕哂笑道:“癡心妄想。”

  早在前些天的清月山一戰中,第六世就曾忽然出聲,提出是否需要他幫忙。

  當時蘇奕就毫不猶豫拒絕了。

  而此時,第六世再度提出類似的“幫忙”時,蘇奕大致已猜出對方想要做什么了。

  攻心!

  以“幫忙”的名義,一步步讓自己欠下恩情。

  如此一來,以后當自己融合第六世的道業時,這些欠下的恩情,極可能會成為自己心境的羈絆,化作最致命的心魔!

  “癡心妄想?”

  第六世明顯不高興,語氣冷酷,“記住,你和本座本就是同一個人,本座現在所說的,是不想讓你走上歧路,給你自己以后的道途留下缺陷!”

  蘇奕笑起來,道:“依我看,你不過是在為自己考慮罷了。”

  “試想,我若在道途上留下缺陷,以后哪怕你的道業力量有機會取我而代之,這樣的缺陷,也已注定無法彌補。”

  第六世頓時沉默了。

  半響,他喟嘆道:“不錯,我生前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在仙道之路上獨尊古今,以至于……”

  說到這,他沒有再說下去,而是話鋒一轉,道:“不過,我敢肯定,倘若你聽從我的指點,必可筑就萬古未有的羽化境道基,開辟出一條足以震爍古今的無上道途!”

  說到最后,第六世聲音都變得狂熱起來,透著憧憬,“這條道途,是在我轉世之前,以生死為代價,和諸天絕世大敵廝殺之中所窺破!”

  “當時,更引發九獄劍之共鳴!”

  “本座敢斷言,只要踏上這條道途,以后足可獨斷萬古,劍壓仙界!”

  “你……想不想得到?”

  最后一句話,透著直抵人心的力量。

  蘇奕心境古井不波,好整以暇道:“只要你求我,我就答應。”

  第六世:“???”

  ps:晚上還有一更,時間不確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