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人間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很意外。

  想了想,他不解道:“這洪飛官為何確信,由莫清愁作保,我就會赴戰和他對決?”

  黎鐘道:“按洪飛官的意思,他是想堂堂正正和蘇道友一決高低,分勝負,定生死。所以才請我家小姐作保,以打消道友心中的顧慮,讓道友不必擔心,在對決中會出什么幺蛾子。”

  頓了頓,黎鐘道:“至于道友是否前往赴戰,洪飛官只說,當道友看過此物,定然不會拒絕。”

  說著,他取出一個玉簡,遞了過去。

  還不等蘇奕翻閱玉簡,黎鐘已憂心忡忡提醒道:“蘇道友,無論玉簡內記載著什么,我個人認為,您最好莫要前往赴戰。”

  飛仙禁區,那可是逝靈的老巢!

  在末法時代延存下來的道統,一半以上都匯聚在飛仙禁區。

  執掌輪回力量的蘇奕前往其中,簡直就是羊入虎口,注定會被無數太古勢力盯上!

  除此,在飛仙禁區,逝靈的實力不受天地規則制約!

  以前時候,蘇奕能輕松鎮殺舉霞境逝靈,一半的原因就在于,那些舉霞境逝靈遭受天地規則制約,最多只能發揮四成左右的實力。

  可在飛仙禁區,這種優勢將蕩然無存!

  更別提在一些頂級道統中,陸續有仙人級的逝靈覺醒意識,如今雖然無法出世,可這種層次的力量,無疑更恐怖。

  蘇奕對這樣的對決也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過,當他看過玉簡的內容后,卻沉默了。

  一對眸都不禁瞇起來,久久不語。

  這樣的反應,讓黎鐘心中咯噔一聲,意識到不對勁。

  他正要說什么,蘇奕已收起玉簡,道:“回去告訴洪飛官,半個月后,我必去赴戰。”

  語氣平靜,神色也看不出情緒波動。

  黎鐘忍不住道:“蘇道友,此戰雖然有我家小姐作保,可不見得就能萬事太平,萬一出什么差池……”

  蘇奕笑了笑,道:“我很期待。”

  黎鐘:“……”

  最終,他嘆息一聲,帶著蘇奕的答復離開了。

  洪飛羽送來的玉簡內,只有一番簡單直接的話語。

  內容如下:

  “裁縫把道友的弟子青棠送到了我手中。”

  “只要蘇道友前來赴戰,無論生死,道友的弟子青棠,皆可以活著離開飛仙禁區!”

  青棠!

  當初在大荒太玄洞天一戰后,青棠便獨自離開,重返星空深處。

  至今杳無音訊。

  前不久,蘇奕也曾吩咐賬房先生,動用四海樓分布在星空各界的力量尋找和青棠的線索。

  可目前為止,一無所獲。

  蘇奕如今才知道,青棠早已落入裁縫手中,并且被洪飛官視作人質!

  從洪飛官的態度和言辭看,他或許的確不屑拿青棠進行要挾。

  可這件事有裁縫摻合之后,則讓蘇奕嗅到了不一樣的味道。

  無疑,裁縫已得知清月山一戰的消息,并主動冒頭,選擇和洪飛官合作,欲圖滅殺自己!

  而這件事,讓蘇奕料定,老裁縫已經是黔驢技窮,都不得不親自從暗中走出,拿青棠的性命去和洪家合作。

  若換做以前,裁縫的眼睛和觸手遍布世間,何須他自己親自行動?

“老陰貨,這一  次,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樣,可千萬別讓我逮住你。”

  蘇奕心生強烈的預感,這次洪飛官的約戰,或許談不上什么。

  但裁縫,勢必會借此戰興風作浪!

  皆空寺。

  得知蘇奕要前往飛仙禁區赴戰的消息后,青釋劍仙、皆空劍僧皆皺起眉頭。

  “半個月后?這次約戰的時間,明顯別有用心。”

  青釋劍仙道,“我之前和皆空已推演過,最遲一個月內,完整的羽化之路就會重現于世間。”

  “這等情況下,洪飛官卻要在半個月后,約戰你于落梧山之巔,分明是擔心,若給你充足的時間,極可能會登臨羽化之路!”

  一側的皆空劍僧也鄭重開口道:“簡單來說,洪飛官挑選這個時間,就是要在你踏足羽化之路前,將你擊敗!”

  蘇奕躺坐在一側的藤椅中,不以為意道:“兩位無須擔心,我早有想法去飛仙禁區走一遭,更別說到了那里,以我如今的修為,隨時有機會踏足羽化之路,”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對視一眼,皆看出來,蘇奕態度已決,根本無法勸阻。

  “莫清愁來自仙君世家,有她作保,在這一場對決中,應該不會出什么幺蛾子。”

  青釋劍仙道,“可在飛仙禁區,太古道統林立,仙人后裔眾多,根本不缺敢和莫清愁背后勢力掰手腕的狠角色。”

  “除此,洪飛官或許不屑玩弄陰謀詭計,但他背后的洪氏一族,不見得會真正的遵從洪飛官的意志,這同樣是一個隱患和。”

  “這等情況下,道友若要前往赴戰,務必要小心提防,多做準備才行。”

  皆空劍僧忽地提議道:“不如……和紅云真人聯系一下?”

  蘇奕笑著搖頭,道:“不必。”

  他一生行事,歷經不知多少生死惡戰,豈會在意這點困難?

  更別提還未開戰,就要找外援來撐腰,那未免顯得太窩囊。

  蘇奕拿出酒壺,輕飲了一口,道:“我一人一劍,足矣。”

  劍修,心堅如鐵。

  自當有“看試手,補天裂”之氣魄!

  擱在以前,蘇奕對于前往飛仙禁區,或許還會心存三分忌憚。

  但如今,他反倒期待,在那飛仙禁區中遇到的大敵越多越好!

  更遑論,他此次還有一個必去的理由。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蘇奕開始閉關。

  補天爐轟鳴,煉制出一批又一批神材的精華本源力量。

  那些皆是羽化級神材,經由補天爐煉制后,化作一團團瑰麗斑斕的精華本源力量。

  根本無須動手,這些精華本源力量剛一出現,就被人間劍不斷汲取和煉化。

  那一幕,就好像補天爐在烹飪美食,而人間劍則是在大快朵頤的食客,煞是有趣。

  事實上,人間劍在煉化掉萬妙爐、九清道火、玄黃造化藤等混沌神物之后,的確早已蛻變得和以往不同。

  除了品相、威能遠超以往,還擁有了不斷蛻變和進化的稟賦和潛能!

  就如此時,隨著補天爐煉制出諸般神材的精華,人間劍在汲取和煉化中,自身的品相和威能,也在隨之悄然蛻變。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他在潛修,靜心沉淀自身道行。

  無論是沈牧、還是觀主,皆不曾踏足羽化之路。

  幸運的是,沈牧的記憶中,有著浩如煙海的古老典籍,讓蘇奕已完全了解和掌握羽化三境的奧秘。

  而今,他距離羽化之路,已只剩下一步之遙。

  自當為此做足準備,從而在證道破境時,筑就不世道基!

  飛仙禁區。

  一座仙氣彌漫的神山上。

  “他……竟答應了?”

  女扮男裝的莫清愁星眸恍惚,難以置信,“你就不曾勸他?”

  黎鐘苦笑道:“勸了,可沒用,蘇道友還說……他很期待。”

  莫清愁:“……”

  她伸出纖細雪白的指尖,輕輕揉了揉眉心,苦惱道:“我雖然答應替洪飛官作保,可卻從沒想過,蘇奕會答應赴戰,正常人都能看出,這一場約戰絕非公平的論道爭鋒那般簡單,他……怎么就答應了?”

  黎鐘默然,他至今也無法理解。

  半響,莫清愁做出決斷,道:“罷了,我會動用一切手段,讓他在和洪飛官對決時,不會遭受到外界任何干預和意外!”

  “至于此戰落幕后,又會發生什么……可就不是我能掌控的了。”

  說著,她幽然一嘆,心中很是異樣。

  哪怕是在仙界,她都沒有見過像蘇奕這般的人!

  其人性情孤傲自負,膽魄無雙,難得的是一身道行也堪稱絕無僅有,獨步古今。

  就連他的一舉一動,也每每出人意料!

  就像此次的約戰,莫清愁捫心自問,換做是自己,根本想都不想就會拒絕。

  哪怕換做其他人,恐怕也都不會答應。

  畢竟,前來飛仙禁區赴戰,簡直和自尋死路都沒區別!

  可偏偏地,蘇奕答應了。

  莫清愁無法想象,該有著怎樣的膽魄和底氣,才會讓蘇奕做出這樣的決斷。

  許久,她吩咐道:“你現在就去把消息告訴洪飛官。”

  “是。”

  黎鐘領命而去。

  而莫清愁則徑自前往一處仙道禁陣覆蓋的禁地中。

  這是一座地下洞府,彌漫著如潮般的厚重仙氣。

  洞府中央,屹立著一座古樸的道臺,道臺上方,則懸浮著一顆巨大的奇異玉石。

  玉石流淌混沌氣,仙光蒸騰。

  仔細看,玉石內赫然有著一道身影在盤膝而坐,眼眸閉合,似是陷入宛如的沉睡中。

  來到此地后,莫清愁深呼吸一口氣,稽首見禮道:“老祖,清愁這次遇到一件事,不得不前來叨擾您。”

  說著,她便把洪飛官約戰蘇奕的事情和盤托出。

  “我曾答應作保,但卻擔心以我的威望,不足以威懾那些不安分的家伙。”

  莫清愁低聲道,“所以,只能前來請老祖幫忙了。”

  玉石內,那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忽地悄然睜開了眼睛。

  那一瞬,這座洞府震顫,仙氣沸騰轟鳴,連那座道臺都劇烈顫抖起來。

  一股恐怖的威壓,隨之擴散而開。

  那是屬于人間仙的威勢!

ps:晚上還有一更,時間不確定。目前欠大家2更,病好了就會補回來  看到很多兄弟留言關心和安慰金魚,大家不用擔心,重感冒而已,打不垮金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