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約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年輕人衣袍雪白,神色落寞,很是自責。

  他叫洪飛官。

  洪氏一族最驚采絕艷的嫡系后裔,沒有之一。

  早在末法時代,他就在人世間留下諸多轟動天下的傳奇,被視作仙人后裔中的領袖人物。

  而死在蘇奕手底下的洪飛羽,便是洪飛官的弟弟。

  “少主,二少爺是被那蘇奕所殺,您無須為此內疚。”

  山崖一側,出現一個身影高大,氣息沉凝的黑袍中年。

  “不,你說錯了。”

  洪飛官搖頭道,“世人皆以為,飛羽性情跋扈霸烈,可極少人清楚,飛羽城府極深,稱得上有膽有謀。”

  “此次他之所以前往清月山,無非兩個目的。”

  “一,盡最大可能謀奪輪回奧義,如此,他就等于為宗族立下不世大功,在宗族中的威望,也將遠遠超過過。”

  “二,若無法奪得輪回,便盡可能獲得一個打碎身上詛咒的機會!”

  “如此,他便可以第一時間重塑道軀,重修道途,從而獲得宗族的資源傾斜,壓我一頭。”

  說到這,洪飛官悵然嘆息道:“歸根到底,飛羽就是不服氣,不甘心我這個當兄長的,一直壓在他頭上。”

  黑袍中年默然。

  整個宗族都清楚,這對兄弟的關系勢同水火,洪飛羽根本不掩飾內心的野望,很久以前就發誓,遲早有一天,要勝他的兄長洪飛官一籌,更要讓宗族那些老家伙們對他刮目相看。

  “雖然,我和飛羽的關系談不上好,可他畢竟是我弟弟,若不為其復仇,我心有虧欠,必會抱憾終身。”

  洪飛官說到這,清秀的臉龐上已變得無比平靜,“不管宗族如何決斷,那個蘇奕……必須死!”

  黑袍中年心中一震,緊張道:“少主,老祖宗曾下令,在仙人級逝靈出世之前,不允許您離開飛仙禁區!”

  洪飛官不假思索道:“那就想個辦法,讓蘇奕前來飛仙禁區!”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黑袍中年,“是否還能聯系上那個老裁縫?”

  黑袍中年搖頭:“一切聯系都斷了。”

  洪飛官皺了皺眉,輕嘆道:“可惜了,若有此人幫忙,當可以拿捏住那蘇奕的軟肋,讓他不得不來飛仙禁區。”

  剛說到這,一個老奴匆匆前來稟報,“少主,有人送來一封密函,言稱要您親自開啟,說是……和為二少爺復仇有關。”

  說著,遞上一封密函。

  洪飛官眼眸微凝,接過密函,仔細感應片刻,發現沒問題,這才輕輕拆開密函。

  密函內只有一句話:

  半夜子時,紫蓬山,裁縫恭候大駕。

  洪飛官不由驚訝,“這裁縫,竟能料到我會為飛羽報仇?有意思!”

  紫蓬山。

  一座位于飛仙禁區內的大山,距離洪氏一族的地盤并不遠。

  半夜子時。

  一襲白袍的洪飛官抵達時,就見紫蓬山之巔,坐著一道枯瘦的身影。

  那人一襲灰袍,頭戴黑色圓帽,面頰瘦削,正坐在一株大樹下的巖石之畔烹茶。

  茶香彌散,沁人心脾。

  “裁縫?”

  洪飛官問。

  “正是。”

  那枯瘦身影正是裁縫。

  沒有起身,只笑著示意了一下,道,“嚴格而言,道友眼前所見,只是我的一道分身。”

  洪飛官哦了一聲,直言道:“談正事便可。”

  “好。”

  裁縫道,“我已聽說清月山一戰的消息,心中料定,洪家絕不會善罷甘休。而在這件事上,我可以幫忙!”

  洪飛官眸光閃動,道:“如何幫?”

  裁縫道:“我和觀主斗了一輩子,最清楚其性格和秉性,道友若要報仇,我可以幫忙出謀劃策。”

  洪飛官道:“若我說,想讓觀主前來飛仙禁區,道友是否能辦到?”

  裁縫略一思忖,笑道:“小事一樁,不過,道友能否告訴我,要如何收拾觀主?”

  洪飛官沉默片刻,道:“一對一論道爭鋒,決勝負,定生死!”

  裁縫眉頭皺起,道:“為何要如此?”

  洪飛官神色平靜道:“在外界,受制于天地規則,我一身道行只能發揮出四成,可在飛仙禁區,則完全不會受此限制。”

  “我曾了解過蘇奕的戰績,憑我的戰斗經驗,大致判斷出,僅憑輪回力量,他斷不可能滅殺青罡仙蛟,更不可能是仙人意志的對手。”

  “而以他洞宇境后期的修為,在這飛仙禁區,或許能和一般的舉霞境逝靈抗衡,但若是和我動手……”

  說到這,洪飛官清秀的臉龐上浮現一抹睥睨之意,“他會輸得很慘!”

  裁縫沉默了。

  許久,他嘆息一聲,道:“說句不客氣的話,于我而言,這種對決本身就很蠢,誠然,你所分析的并不錯,可一對一對決的情況下,觀主永遠比你想象的更深不可測,也更可怕!”

  說著,他抬眼看向洪飛官,“依我看,還是布局殺敵最為穩妥,以洪家的力量布局,只需……”

  不等說完,洪飛官打斷道:“我修的是堂堂正正的大道,什么陰謀伎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統統不堪一擊!”

  “我聽說過你的一些事跡,知道以前時候,你被視作是星空各界的黑暗主宰,可你知道你為何斗不過觀主嗎?”

  “就因為你太喜歡玩弄陰謀,舍本逐末,本末倒置!”

  “對付一般的角色,或許可以讓你無往不利,可遇到真正的大敵,你那些手段,根本上不得臺面!”

  擱在以前,聽到這樣的駁斥時,裁縫必然不屑一顧。

  可過往那段時間的一次次慘敗,早已對他心境造成沉重的打擊。

  故而,當此時被洪飛官當面駁斥,簡直如刀鋒般狠狠扎進裁縫心中,讓他一張老臉也變得僵硬起來。

  一時間,他都想拂袖而去。

  洪飛官目光看著裁縫,“我只問,這個忙,你幫不幫?”

  裁縫沉默片刻,道:“幫!”

  三天后。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

  “距離洞宇境大圓滿地步,也已只差一線了。”

  蘇奕輕聲感慨。

  觀主那一世,就是滯留在了洞宇境大圓滿地步,雖洞察到在界王境之上,還有一條羽化之路,可最終沒能踏足其上。

  而今,羽化之路重現世間,而他蘇奕距離這條路,已經不遠!

  這三天時間里,補天爐已將所有戰利品中的神藥煉化。

  其中,僅僅分給蘇奕的羽化級靈丹,

  就多達十三種,每一種皆有五顆,品相超絕,無一不是珍品!

  不過,蘇奕注意到,相比煉化那一頭青罡仙蛟精魄所得到的一顆靈丹,這些丹藥的品相皆要稍遜一些。

  “這些丹藥,可留在我證道神嬰境時服用。”

  蘇奕做出決斷。

  他長身而起,推門而出。

  三天前,他曾答應,會在今日繼續幫那些太古道統的逝靈解除身上的詛咒,自不會食言。

  可出乎蘇奕意料,事態發生了變故!

  “昨天時候,洪氏一族對外表態,視你為不死不休的仇敵!”

  “同時,此族還宣布,無論是誰,無論哪個勢力,若敢再和你聯系,便是洪氏一族的仇敵!”

  青釋劍仙神色凝重道,“這件事,已鬧得天下沸騰,那些之前曾表態幫你的那些太古勢力,全都退縮了,不敢再來清月山。”

  蘇奕訝然道,“我出手幫他們打碎身上詛咒力量而已,根本不圖他們回報,他們卻就這樣不敢來了?”

  青釋劍仙道:“歸根到底,他們可不敢得罪洪氏一族。”

  一側的皆空劍僧道:“洪家對外宣稱,待滅殺你之后,他們洪家執掌輪回,自會幫天下逝靈解除身上的詛咒。”

  蘇奕不禁笑起來,搖頭道:“洪家這么做,勢必讓那些太古勢力心生怨憤。”

  “畢竟他們的許諾,不見得能兌現,可只要來找我,定然可以立刻解除詛咒。”

  “兩相對比,誰心中能不怨恨?”

  青釋劍仙一怔,道:“道友難道不生氣?”

  蘇奕搖頭道:“我之所以幫他們,無非是讓他們幫我找尋老裁縫罷了,根本就沒指望他們和我站在一條船上。”

  皆空劍僧道:“那……以后若有機會,他們再來找道友幫忙解除詛咒,道友會否拒絕?”

  蘇奕笑道:“那得看他們愿意為此付出多大的‘誠意’了。”

  誠意。

  寥寥兩字,耐人尋味。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皆笑起來,自當如此!

  “觀主兄弟,黎鐘來了,說是有大事找你,如今就在山門外。”

  空照和尚大步而來。

  黎鐘?

  蘇奕想了想,便徑自離開皆空寺,朝山門外行去。

  “蘇道友,老朽這次是奉命而來,向道友轉達一件事。”

  當看到蘇奕的身影出現,一直等候在山門外的黎鐘主動上前。

  “何事?”

  蘇奕問道。

  黎鐘憂心忡忡道:“洪氏一族的少主洪飛官,要在飛仙禁區的‘落梧山’和道友論道爭鋒,時間是半個月后。”

  說著,他把洪飛官的身份介紹詳細介紹了一遍。

  蘇奕不由困惑,“他要約戰我,為何會然你前來?”

  “洪飛官擔心道友你不敢前往,特意找上我家小姐,言稱有我家小姐作保,蘇道友或許就會放心前往。”

  黎鐘連忙解釋,“我家小姐推辭不得,便讓我親自前來,向道友傳達這則消息。”

  ps:病來如山倒!

  沒想到10更后身體就垮了重感冒到渾身無力,鼻涕橫流,腦袋嗡嗡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