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余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清月山,皆空寺。

  “少爺。”

  老魏帶著魏山、空照和尚一起迎上來,將一壺酒遞了過去。

  蘇奕笑著接過酒壺,仰頭暢飲起來。

  過往歲月中,老魏伴隨在觀主身邊行走,但凡歷經大戰后,老魏都會拿出一壺酒呈上。

  這是老魏和觀主之間的默契。

  “和尚,快去設宴,今天我要和諸位痛飲一場。”

  蘇奕笑著吩咐。

  空照和尚道:“我還不了解你?早準備妥當了!”

  其他人聞言,皆笑起來。

  當天,一場酒宴在清月山上擺開。

  列席的不止有青釋劍仙、皆空劍僧等人,黎鐘、黃劍魔、木靈君等老怪物皆參與其中。

  宴席上,眾人談起今日之戰,皆不勝感慨。

  不可避免地,也談起了洪飛羽背后的洪氏一族,在座那些老怪物言辭之間,皆帶著忌憚之意。

  實在是此族底蘊太過恐怖,遠超一般意義的太古勢力。

  對此,蘇奕并未放在心上。

  來自仙界又如何?

  也不過是從末法浩劫中僥幸存活下來的一群逝靈罷了。

  誠然,洪家高手如云,不乏仙人層次的逝靈,可受制于天地規則的制約,目前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在世間行走。

  就像今日的戰斗中,洪飛羽使喚出的一道仙人意志何等恐怖,可最終也在天地規則的反噬中崩碎消散。

  在交談中,蘇奕了解到,不出兩個月,舉霞境逝靈就能無懼天地規則的舒服,隨意在世間行走!

  除此,在那些頂尖的太古勢力中,陸續有仙人級逝靈在覺醒意識。

  可以預見,遲早有一天,仙人級逝靈會重現人間,影響和改變天下局勢!

  酒席結束后,黎鐘等人告辭而去。

  房間內。

  蘇奕盤膝而坐,補天爐懸浮在身前。

  爐內漂浮著三顆青色的靈丹,每一顆靈丹內皆似有一頭蛟龍虛影在游走,掀起滾滾雷霆,神性氣息驚人。

  蘇奕眼神異樣。

  補天爐竟把那頭青罡仙蛟的精魄,煉化成了靈丹!!

  這若被洪氏一族看到,怕是非氣到吐血不可。

  似注意到蘇奕目光,補天爐內,紫色仙光化作一只手,指了指其中一顆靈丹,收了起來。

  其余兩顆靈丹,則掠出爐鼎,懸浮蘇奕面前。

  想了想,蘇奕只拿其中一顆靈丹,將另一個又投進了爐鼎內。

  “在今日戰斗中,你也幫了我大忙,這顆靈丹賞你了。”

  蘇奕道。

  補天爐沉默片刻,爐內的紫色仙光忽地捏成一個大拇指,似是在夸贊蘇奕知恩圖報。

  蘇奕:“……”

  他當即拿出一個儲物袋,隨開,各種寶物如洪流般傾瀉而出,堆滿一地。

  這是今天獲得的戰利品,由空照和尚收集之后,轉交給了蘇奕。

  蘇奕輕輕敲了敲補天爐,道:“看得出來,你也是個成熟的仙寶了,該學會自己動手了,喏,去把這些戰利品都煉了,咱們對半分。”

  他本來只是調侃,誰曾想,補天爐竟無比雀躍,歡喜地在蘇奕面前晃了晃,似是在點頭。

  蘇奕:“……”

他差點都懷疑,這寶貝是否已經成精,擁  有了器靈!

  否則,怎會如此通靈?

  “有意思。”

  蘇奕眼神微妙。

  他曾洞悉補天爐的一些過往,知道此寶來歷神異,絕非尋常仙寶可比。

  而今天的戰斗中,補天爐也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妙用,不止曾鎮壓青罡仙蛟,還曾硬生生擋住仙人意志的全力一擊!

  根本不用想蘇奕就清楚,此寶必然另藏玄機!

  不過,有九獄劍在,蘇奕并不擔心此寶會噬主。

  摒棄雜念,蘇奕開始打坐靜修。

  今日一戰,讓他也負傷在身,損耗極大。

  不過相比這些傷勢,蘇奕在此戰中獲益匪淺,一身的潛能得到了進一步的挖掘和釋放!

  同一時間,補天爐行動起來,就見一縷縷紫色仙光從爐內掠出,像觸手似的,分別抓住一批神藥收進爐內,而后便開始煉制起來。

  若仔細觀戰就會發現,補天爐挑選的神藥,各有不同,就像一位煉丹師按照丹方在抓藥。

  妙不可言。

  也是當天,清月山消息傳開。

  不出意料,在天下掀起了一場空前的大風暴。

  “斬仙人后裔、殺二十一位舉霞境人物、誅仙界異種青罡仙蛟的精魄、硬撼仙人意志?”

  當得知這樣的戰績,所有人都有懵掉的感覺,震撼失神。

  “相比清月山一戰,觀主的實力進步也太恐怖了!”

  有人恍惚。

  皆空寺一戰,觀主僅僅只能一對一的情況下,擊敗神嬰境層次的逝靈。

  到了神工坊一戰時,觀主已經能連斬這等級別的對手!

  直至紫霄臺一戰,觀主一人一劍,將上百位羽化境逝靈滅殺,其中還有二十余位合道境逝靈!

  可誰曾想沒過多久,金霞神山一戰中,觀主便能夠劍斬衛長甫這等舉霞境大能。

  每一次戰斗,相距的時間都很近。

  可觀主在戰斗中展露出的實力卻一次比一次強大!

  到如今,當清月山一戰落幕,觀主以一己之力,都能滅殺一眾舉霞境人物!

  這樣的戰績,任誰能淡定?

  “當初觀主轉世歸來時,世上那些大勢力皆認為,觀主這樣的舊時代神話,注定將就此凋零,以后的天下,將由羽化境人物來主宰。”

  “可現在看來,這一切就是個笑話!”

  “那些曾仇視觀主的星空巨頭、那些高高在上的護道古族、那些神秘不可測的太古道統……哪個不在觀主面前磕得頭破血流?哪個沒有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才是真正的神話!”

  “縱使天上仙神,也當斂眉低目!”

  “按這態勢,難道觀主真的要進行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清算嗎?”

  ……世間沸騰,星空各界都在轟動。

  這樣的消息,也讓那些護道古族發生大地震,一個個失魂落魄。

  “自此以后,如我等這般護道古族,將徹底失去和觀主掰手腕的資格!”

  青鸞靈族,有老古董悵然哀嘆,滿臉落寞。

  清月山一戰的影響,絕非只傷亡一批舉霞境大能那般簡單。

  在此戰中,蘇奕顯露出的逆天戰力之恐怖,已足以將他們那些護道古族踩在腳下!

  這根本毋庸置疑。

哪怕他們各  自宗族中,已出現了一批踏足羽化之路的強者,可都僅僅只是神嬰境而已。

  在觀主面前,完全不夠看!

  除此,哪怕他們各自宗族背后,皆站著太古道統,可這樣的靠山,已根本不可能再庇護到他們。

  君不見,背靠神玄劍齋的古族云氏,下場何等之凄慘?

  君不見清月山一戰中,強大如黃泉魔山、天隱仙門等太古道統的舉霞境人物,都無一生還?

  無論是誰,都無法否認,除非觀主隕落,否則,強大如那些護道古族,都已不夠資格去和觀主為敵!

  清月山一戰的消息,同樣傳入天下各大太古道統。

  所引起的巨震,遠超世人想象!

  畢竟,在當今天下,舉霞境存在,已是巔峰的戰力。

  可蘇奕卻一人一劍,可輕松斬之!

  這任哪個太古道統能不驚?

  像在清月山一戰中遭受慘敗的那些太古道統中,更是引起大地震。

  或憤怒欲狂。

  或愁云慘淡。

  或悲痛欲絕。

  而那些曾向蘇奕表達善意的太古道統,則無不為此感到慶幸,也感受到沉甸甸的壓力。

  正是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家歡喜幾家愁。

  “主上,那蘇奕竟然贏了!連洪家那個小魔崽子都死在了他手底下!”

  無定魔海深處,土狗星闕很是震驚。

  “洪家……”

  紅云真人正在剝一盤葵花籽,談起洪家時,她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道,“接下來,蘇道友或許會遇到不可預測的危險了。”

  以前時候,她對外界事情一向不甚在意。

  可此時,卻破天荒地說出這番話,由此可見,紅云真人明顯很清楚洪家的狀況,才會做出如此預判。

  “主上,是否要提醒一下那蘇奕?”

  土狗禁不住道。

  “不必。”

  紅云真人輕聲道,“殺劫越重,才能砥礪出最鋒利的劍,仙人級逝靈還遠沒有到出世的時候,無須為蘇道友的安危緊張。”

  土狗呆了呆,辯駁道:“我可從沒緊張過那小子,甚至巴不得他栽個大跟頭!”

  紅云真人沒有再說什么。

  “麻煩了。”

  莫清愁蹙眉,“洪家乃是仙界一方魔道勢力,底蘊恐怖,行事霸道,洪飛羽一死,洪家決不會善罷甘休。”

  黎鐘神色凝重道:“這么說,蘇道友豈不是危險了?”

  莫清愁沉默片刻,道:“現在還談不上,但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我親自出面,也無力斡旋這樣的風波。”

  黎鐘心中一沉。

  飛仙禁區,一座神山常年籠罩在血色雷霆之中。

  赤雷仙山。

  洪氏一族的盤踞之地。

  此時,一處懸崖之畔,一個相貌清秀的年輕人,隨意坐在那,山風吹來,他那雪白的衣袍獵獵作響。

  他眸光怔怔,看著極遠處的夜空,許久才輕聲一嘆:

  “是我這個當兄長的,害死了飛羽……”

  聲音中,盡是悵然。

  ps:沒想到感冒變嚴重了,渾身無力,今天就一更了,病好了就會補回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