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體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戰斗中,蘇奕若能自己一個解決,就絕不會找幫手。

  在他看來,這么做弊大于利。

  他一人對抗群敵,便是負傷,也是自己承受,斷不會波及到其他人。

  可一旦有了幫手,必會被敵人牽制!

  敵人只需迂回出擊,聲東擊西,就能利用打擊幫手的時機,牽著自己鼻子走,讓自己再無法全副身心殺敵。

  就像此時,皆空劍僧遭受重創,處境兇險,蘇奕豈能袖手旁觀?

  而洪飛羽無疑就是在采取這樣的戰術,要先重挫其他人,讓自己進退失據,徹底陷入被動!

  這就是蘇奕不喜群毆的原因。

  若贏了,倒也罷了。

  若遇到危險,自己身邊那些幫手,反倒會成為自己的一個個軟肋和破綻!

  “殺!”

  洪飛羽大喝,沖向木靈君。

  而同一時間,四個大敵趁機殺向遭受重創的皆空劍僧。

  而蘇奕自身,還在重重圍困之中。

  這樣的局勢下,換做任何人是蘇奕,怕都會糾結,是去幫木靈君,還是幫皆空劍僧?

  亦或者,什么也不顧,先對付身邊的大敵?

  蘇奕沒有糾結。

  戰況瞬息萬變,根本不能有任何遲疑。

  人間劍轟鳴,泛起一股晦澀神秘的氣息。

  那是九獄劍的力量。

  之前,蘇奕本打算磨劍,不想動用。

  可現在,他哪還顧得上這些?

  隨著蘇奕劍鋒揚起,一道輪回世界的虛影映現劍意之中,遮天蔽日,橫掃而出。

  剎那間,十多位舉霞境人物的圍攻之勢,被直接摧垮破開!

  一些對手更被轟得遭受重創,橫七豎八倒飛出去,發出凄厲的慘叫。

  蘇奕身影一閃,如若瞬移般憑空出現到皆空劍僧身前。

  四位舉霞境大能,皆已殺到近前,催動寶物朝皆空劍僧鎮殺而至。

  可隨著蘇奕抵達,人間劍帶起滔天的劍光,一舉將四人的聯手擊潰。

  轟隆!

  那片虛空紊亂,各種寶物亂飛。

  四位舉霞境存在身影踉蹌倒退出去,一個個變了臉色。

  還不等他們站穩,蘇奕身影閃爍,手起劍落,連續出手四次,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便見,一個個輪回世界在天地間疊加而出,恐怖的劍意將那片天地都完全淹沒。

  噗!噗!噗!噗!

  在無數驚駭目光注視下,四位舉霞境大能的軀體皆轟然炸開,被一座座輪回構建的世界磨滅,消弭一空。

  凄厲不甘的慘叫,在天地間回蕩。

  眨眼間而已,蘇奕破開重圍,挽救皆空劍僧于生死攸關之時,連斬四位大敵!

  那霸道恐怖的殺伐力,讓全場震駭,無不頭皮發麻。

  “蘇奕他……他怎會忽然一下子變得如此強大,難道之前一直有所保留?”

  有人驚叫,難以置信。

  在場上千位羽化境人物,生前皆是世間第一流的強者,歷經大小戰斗無數。

  之前,當蘇奕遭受圍殺,所有人都注意到,蘇奕處境兇險,隨時都有殞命的危險。

  也是青釋劍仙等一眾老怪物出手,才極大緩解了蘇奕的壓力。

  看就是如此,人們皆充滿悲觀,不敢對蘇奕抱希望。

  因為洪飛羽實在太過強大和可怕,身邊那二十余位舉霞境人物,也無不是太古道統中的頂尖人物。

  可誰曾想,僅僅眨眼間而已,蘇奕便出人意料地殺出重圍,以摧枯拉朽之勢斬殺四位舉霞境大敵!

  并且,還就此化解了皆空劍僧的殺身之劫!

  這任誰能不驚?

  “這……這真的是洞宇境擁有的力量?哪怕執掌輪回力量,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在場一些舉霞境人物都不禁震驚,倒吸涼氣。

  前段時間,金霞神山一戰中,護道古族云氏慘遭重創,當時蘇奕斬殺舉霞境人物衛長甫的戰績,更轟動天下,引發世間的太古道統震動。

  也是那時候,人們意識到,蘇奕的戰力之逆天,早能夠去和舉霞境層次的勢力對抗!

  可打破腦袋都沒人能想到,在今日上演的一場絕世殺局中,蘇奕所展露出的實力,竟都已強大到可以輕松鎮殺舉霞境的地步!

  這完全出人意料,也帶給人們極大的沖擊。

  而在戰場中,那些大敵也都受驚,一個個臉色大變。

  眨眼間,突兀地隕落四位同伴!

  這讓誰心中能不發毛?

  “快退回來,和我一起殺敵,莫要再分散!”

  洪飛羽大喝。

  他原本試圖各個擊破,最后再收拾蘇奕。

  可現在,不得不改變策略。

  戰場中的局勢頓時一變。

  那些敵人皆第一時間挪移位置,匯聚在洪飛羽身邊,聚攏成一股。

  同一時間,蘇奕也開口,道:“諸位,你們都退下吧,收拾這些混賬,我一人便可,諸位且在遠處觀戰就是。”

  青釋劍仙、皆空劍僧他們彼此對視,皆很猶豫。

  “想一個人和我們斗?滿足你!”

  洪飛羽果斷揮了揮手,止住眾人出擊,眼神冷冽道:“給那些老東西撤離的機會,先收拾那姓蘇的,待會再跟他們算賬便可!”

  聲傳全場。

  戰斗也在此刻短暫的中止。

  “諸位,聽蘇道友的,先離開此地。”

  深呼吸一口氣,青釋劍仙做出決斷,帶著其他人撤離。

  在場眾人皆差點懵掉。

  戰斗到此時,蘇奕卻選擇要一個人和對方搏殺,這完全出乎人們意料。

  無法想象,他究竟哪里來的底氣敢這么做。

  “青釋道兄,我們真就這么撤了?”

  木靈君也忍不住傳音問。

  他都已抱有赴死而戰的準備。

  “我們若留下來,恐怕只會成為蘇道友的累贅。”

  青釋劍仙神色復雜。

  眾人:“……”

  堂堂舉霞境人物,卻被視作累贅,這讓木靈君他們都一時不知該作何感想。

  “姑且觀戰吧,若萬一蘇道友處境危急,我們再出手也不遲。”

  青釋劍仙安撫道。

  天穹下,蘇奕舒展了一下身影,心中再無掛礙。

  同一時間,沒有了青釋劍仙等人的牽絆,洪飛羽等人殺氣騰騰,也決意放手一搏。

  轟——!

  短暫中止之后,大戰再度上演。

  只不過相比剛才,此時的廝殺才剛開始,戰況就已變得空前激烈。

  四位舉霞境大能的慘死,讓洪飛羽等人再不敢有任何保留,甫一出手,便窮盡全力,施展各自壓箱底的手段。

  一時間,寶光呼嘯,仙氣激蕩。

  諸般恐怖的秘法,交織在各種寶物之中,化作鋪天蓋地的毀滅洪流,朝蘇奕一個人轟去。

  尤其是洪飛羽,戰力尤為可怕,揮動玉扇,掀起一掛橫空激蕩的黑色星河,驚天動地。

  轟隆!

  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直似諸神出征,在場眾人無不膽寒,毛骨悚然。

  而遭受這等圍攻,蘇奕反倒沒有再動用九獄劍的力量,直接以自身實力,手持人間劍殺了過去。

  大敵難求,可堪印證自身實力的對手,更少之又少。

  蘇奕豈肯錯失此等良機?

  剎那間,他再次被圍困,陷入重重殺劫之中,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可怕打擊。

  處境之兇險,讓在場眾人的心都懸在嗓子眼。

  青釋劍仙他們都不禁空前緊張。

  他們皆清楚察覺到,若是一對一的情況下,在場之中僅僅只一個洪飛羽能夠和蘇奕一較高低。

  其他人等,皆要稍遜一籌。

  可現在,蘇奕以一己之力,和洪飛羽等人對抗時,明顯已處于劣勢之中!

  “殺!”

  洪飛羽大喝,眼神都變得亢奮瘋狂,氣息暴烈張揚。

  其他大人物也窮盡手段,試圖快速將蘇奕解決。

  而在這種圍殺之中,蘇奕則感到無比痛快,心境如月滿碧空,空靈靜謐。

  他仔細體會和印證自身的實力,借這一場兇險無比的廝殺,來淬煉和沉淀剛突破不久的修為。

  置身殺伐中,才能印證自我道行處于何等地步。

  爭鋒生死間,才能體悟到自身的潛能和極限在何處!

  “果然不出所料,這一個月間煉化的羽化級丹藥的力量,兀自有一部分沉淀在我體內,藏于最細微之處,不曾徹底煉化。”

  “也只有在廝殺戰斗中,這種沉淀在最深處的力量,才能被喚醒和激發,徹底融入我的道行。”

  “還好,雖在一個月時間內突破兩次,但根基并未出現紕漏和缺陷,待修為臻至此境圓滿地步時,自可以去嘗試證道羽化境。”

  ……一種種體悟涌現蘇奕心中,讓他對自身的道行和潛能,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和掌控。

  這種體悟,只有在生死間的殺伐中才能獲得,緊靠閉門造車的勤修苦練根本不行。

  而隨著蘇奕不斷在戰斗中印證自我道行,他在廝殺戰斗中的威能也悄然發生變化!

  就如無聲無息漲潮的河水,在發生悄然的蛻變!

  這不是修為的精進,而是蘇奕在廝殺之中一次次地刺激和挖掘自身的潛能。

  這一切落入在場眾人眼中,皆漸漸察覺到,處境兇險無比的蘇奕,非但不曾在重重圍困中倒下,反倒愈戰愈勇,隱隱有逆轉局勢,和對手分庭抗禮的架勢!

  這簡直匪夷所思。

  “這家伙的實力怎么在變強?”

  同一時間,洪飛羽眼皮一跳,意識到不對勁。

  他眸子殺機暴涌,大喝道,“快,和他拼了,速戰速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