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群雄畢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六世又沉默了。

  從蘇奕開口至今,他已沉默不知多少次。

  似是語塞、似是欲辯無言,又似是遭受了一次次打擊,以至于有些懷疑人生……

  蘇奕則長吐一口氣,道:“我不清楚,你生前究竟有多強大,但那終究是以前的事情,現在的你,終究只剩下一股道業力量罷了。”

  “我能夠在同一境界中,遠超你當初的道行,以后,注定也將超越你生前最巔峰時。”

  “在這種情況下,你該為此感到高興才對,畢竟你我本就是同一人,無非是前世和今生的區別。”

  說罷,蘇奕就要離開識海。

  一直沉默的第六世忽地笑起來,道:“為何要說這么多?無非是因為你太弱了!對我心存忌憚,試圖攻心,打消我的執念,對否?”

  蘇奕眉頭微挑。

  不等他開口,第六世已直接道:“敢不敢斗一斗?”

  蘇奕道:“如何斗?”

  第六世語氣平靜而決然,道:“他日,我允許你融合我的道業力量,決不抵抗!”

  蘇奕略一思忖,頓時明白了,道:“你想用生前的記憶和意志,來影響和攻克我的心境,從而讓我成為另一個你?”

  “不錯!”

  第六世道,“你可視我為心魔,若你的心智被我的記憶和意志滲透,必將迷失本我,最終變成我,這便意味著我贏了。”

  “反之,你若能堅守道心,將我的道業力量徹底融合,化為己用,而不再受我的影響,便是你贏了。”

  一番話,坦坦蕩蕩,睥睨而自負,霸氣外露!

  “這個我熟。”

  蘇奕笑起來。

  “你熟?”第六世一怔。

  蘇奕隨口道:“我已融合兩世道業,不困于情,不惑于心,至今不曾遭受任何影響。”

  頓了頓,他眸泛期待之色,“我倒是希望,你的道業力量足夠強大,我可視之為磨心石,越兇險越好!”

  第六世不禁大笑,道:“在生前,我也有如此期待,恨天無把,恨地無環!舉世上下,想找一個可堪對敵的角色,都千難萬難。”

  天若有把,就把天拉下來。

  地若有環,就把地掀起來!

  這便是所謂“恨天無把,恨地無環”。

  蘇奕聞言,道:“那到時候,你我便斗一斗!”

  “一言為定!”

  第六世充滿期待,聲音都帶上一抹亢奮,“我如今已覺醒一線意識,不出意外,只需一個契機便可脫困!”

  “屆時,且看你我誰輸誰贏!”

  蘇奕深深看了那第六條鎖鏈一眼,便離開了識海。

  房間中,蘇奕躺在藤椅中靜默。

  這第六世,絕對是一個極端危險的角色,性情驕橫霸道、孤傲不羈,甚至隱隱有一絲癲狂之意。

  似這等人物,心境注定超乎想象堅韌和強大,一旦認準的事情,絕不可能退讓分毫!

  “這……何嘗不是我最期待的?”

  半響,蘇奕笑起來。

  骨子里,他也驕傲自負之極,遇到這樣的對手,讓他對融合對方的道業也充滿期待。

  我與我周旋,寧做我!

  咚咚咚!

  四天后的夜晚,一陣叩門聲響起。

蘇奕正  在打磨和梳理自身道業,聽到聲音,眉頭微挑,當即長身而起。

  “有事?”

  打開房門,就見空照和尚立在那。

  “你快去看看吧,清月山外,都已是人山人海,不知多少太古道統的強者,早已扎堆似的等候在那。”

  空照和尚飛快說道。

  蘇奕一怔,這才猛地想起,自己曾答應幫一些太古道統的強者解除身上的詛咒。

  而明天,便是約定的期限!

  “我家祖師說,這次來了足足十六個太古道統,那些逝靈加起來都有上千人之多!”

  空照和尚有些緊張,“其中,除了合道境之下的角色,還有不少舉霞境層次的老家伙!”

  蘇奕好笑道:“這有什么好緊張的?他們有求于我,又不是來找麻煩的。”

  空照和尚連連搖頭,神色凝重道:“祖師說,這次事情動靜太大,已引發天下轟動,不排除有人會趁機前來興風作浪!”

  蘇奕精神一振,興致勃勃道:“當真?”

  空照和尚愕然,“你……怎么看起來很高興?”

  蘇奕笑道:“我正愁沒有試劍石驗證自身實力,自然巴不得有人來找茬。”

  空照和尚:“……”

  旋即,他一甩袖子,罵罵咧咧走了,“媽的,我怎么就忘了,你這家伙向來就是個戰斗狂,越被人找麻煩就越歡喜……”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蘇奕笑了笑,重返房間。

  翌日一早,天剛破曉。

  清月山外,到處是密密麻麻的修士身影,漫山遍野,人聲鼎沸。

  “這一天終于來了。”

  黎鐘感慨。

  他帶著上百位逝靈一起前來,皆是莫清愁的手下。

  而從黎鐘的目光望去,這清月山附近,足足有十多個太古道統的上千位強者分布在場中。

  不乏一些和他一樣的舉霞境老怪物。

  每個人神色間,皆帶著期待。

  身為逝靈,誰不渴望打碎身上詛咒,重塑道軀,重修道途?

  “木靈君、黃劍魔、煙云子那些老家伙竟然也來了……”

  黎鐘認出一些老家伙的身份,皆是太古時期名震一方的舉霞境大能,每一個皆赫赫有名。

  很快,黎鐘便皺了皺眉。

  前段時間,曾表態愿意幫助蘇奕找尋裁縫下落的太古勢力,共有十四個。

  可現在,這清月山附近分的太古勢力強者,遠不僅僅只這十四個!

  “看來,今天的局面極可能會多出一些變數。”

  黎鐘眸光閃動,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須知,以蘇奕如今的戰力,世間那些太古道統,幾乎已不敢輕舉妄動。

  可在這等情況下,若還有人敢來找事,必然是有備而來,無懼去和蘇奕開戰!

  “希望是我多想了。”

  黎鐘心中暗道。

  忽地,遠處響起一陣嘈雜的聲浪。

  “出來了!”

  “那就是執掌輪回的觀主?果然很年輕!”

  附近山河間,所有人皆停下交談,目光齊刷刷望向清月山的方向。

  就見天光下,一群身影從清月山的山門內走出。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青袍,身影頎長的清俊男子,儀態悠閑從容,超然脫俗。

  正是蘇奕!

  而在蘇奕身旁,則是青釋劍仙、皆空劍僧和賬房先生。

  隨著他們出現,頓時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天地間嘈雜的氣氛,也隨之變得寂靜下來。

  對此,無論是蘇奕,還是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皆坦然自若。

  賬房先生則倒吸涼氣,渾身緊繃起來。

  十多個太古道統!

  上千位羽化級逝靈!

  那等場面,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讓諸位久等了。”

  蘇奕微微拱手,清聲開口。

  黎鐘當即稽首見禮,笑道:“蘇道友無須客氣,今天在場那些同道,皆將重獲新生,等一些時間又算得了什么?”

  在場眾人皆笑著點頭。

  “那就開始吧。”

  蘇奕向來不喜寒暄和廢話,朝身旁的青釋劍仙點了點頭。

  青釋劍仙當即站出,袖袍一揮。

  一道劍氣乍現,在前方地面劃出一道筆直的劍痕。

  “還請諸位莫要爭搶,在劍痕之外排隊等候。”

  青釋劍仙神色威嚴,平靜開口,聲如劍吟般響徹天地,“誰若敢鬧事,別怪本座劍下無情。”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心中一凜。

  青釋劍仙!

  太古時期最頂尖的舉霞境劍修之一,曾執掌仙兵太宇劍,闖出偌大威名,誰能不知?

  “木兄,你們先來。”

  青釋劍仙目光看向不遠處,那里立著六個舉霞境層次的老怪物,一個比一個氣息恐怖。

  正是黎鐘之前認出的木靈君、黃劍魔、煙云子等人。

  而這些老怪物,便是青釋劍仙的故友。

  同一時間,皆空劍僧笑著開口,道:“黎鐘道友,從你們開始,往后排隊吧。”

  “好!”

  黎鐘欣然答應。

  在場其他太古道統的強者見此,自然沒有意見。

  無非是排隊而已,只要能打碎身上詛咒,誰會在意這些?

  “見過蘇道友。”

  木靈君、黃劍魔他們率先前來,一個個客客氣氣向蘇奕見禮,沒有任何怠慢。

  蘇奕微微頷首,道:“今天事情繁瑣,我便不和諸位多聊了。”

  “這是應當的。”

  木靈君等人笑著點頭。

  當即,蘇奕出手,一一幫這六個老怪物解除身上的詛咒。

  萬眾矚目之下,都清清楚楚看到這些老怪物身上的詛咒力量,被蘇奕隨手之間抹除。

  那等一幕,讓不知多少人眼熱,心中翻騰,愈發期待。

  一些老輩人物更是感嘆不已,困在他們這些人身上的詛咒,何等恐怖和禁忌,哪怕是仙人逝靈,都無力掙脫!

  可在執掌輪回力量的蘇奕面前,輕輕松松都能解除!

  兩相對比,誰能不感慨萬千?

  “多謝蘇道友,多謝蘇道友!”

  木靈君等人都激動起來,語無倫次,一個個欣喜若狂,失態了。

  沒有人嘲笑,反倒都心生無限感觸。

  淪為逝靈,人不人鬼不鬼,身纏詛咒,這種折磨,便如被困囚籠中的獸,再無法重修大道!

  這讓人都不敢想象,若世間沒有蘇奕這樣執掌輪回的人,他們的處境……該會何等凄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