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突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錯,事情已經出現了轉機,經此一事,足以證明只需表露出足夠的誠心和善意,必有機會獲得蘇奕的回饋!如此一來,以后自然有更多的機會合作!”

  飛仙禁區,得知消息后,女扮男裝的莫清愁眉梢浮現一絲喜色。

  “黎鐘,一個月后,你帶著我們麾下那些符合條件的強者,親自去清月山走一遭。”

  “是!”

  黎鐘也很高興,笑著領命。

  想了想,莫清愁補充道:“對了,也不能讓蘇道友白幫忙,我會挑選一批禮物,到時候由你帶過去。”

  說著,莫清愁難掩喜悅,輕語道:“所謂交情,便是有來有往,相信以后,蘇道友會越來越樂意和我們合作!”

  赤城道宗。

  一位老古董心懷舒暢,發出爽朗的大笑,“這步棋,走對了!”

  “自此以后,我們和蘇奕蘇道友之間,必然會有更多進一步的合作機會,互惠互利。”

  “而我們赤城道門上下所有人,皆有機會重塑道軀,重修道途,在這天地劇變的大世之中,劍指仙門!”

  這番話一出,殿宇內那一眾赤城道門的大人物皆喜笑顏開。

  那位老古董當即做出決斷:“柳行,一個月后,由你帶著宗門那些合道境以及合道境以下的門人,前往清月山走一遭。”

  “記住,務必要對那位蘇道友客氣一些,禮節上不能有任何怠慢。”

  “另外,把宗門寶庫中的一些寶物挑選一些,一起帶上,蘇道友投桃報李,我們可不能空著手去。”

  當即,名叫柳行的一位大人物站起來,笑著領命。

  ……這樣的一幕幕,發生在許多太古道統中。

  前不久,這些太古道統皆曾表態,愿盡全力幫蘇奕找尋裁縫的下落。

  只是,誰也沒想到,蘇奕的回報會來的如此之快,才過去數天時間而已,蘇奕便表態,要幫他們!

  哪怕僅僅幫的只是合道境和合道境之下的角色,可這樣的好苗頭,已足以讓他們這些太古道統振奮和期待。

  而對類似幻劍仙樓、黃泉魔山、天隱仙門這些曾和蘇奕徹底結仇的太古道統而言,這個消息讓他們皆無法淡定,氣急敗壞!

  “那姓蘇的,也會害怕嗎?否則,為何會主動向那些太古勢力示好?”

  有人冷笑。

  “終究只是一樁交易罷了,放心,哪怕姓蘇的那些太古道統斷不可能和他同進同退!”

  有人言之鑿鑿。

  可所有人都清楚,誠然,那些太古道統不可能和蘇奕結盟,可既然接受了蘇奕的善意,那些太古道統又怎可能再去敵視蘇奕?

  如此,足以讓蘇奕減少許多敵對勢力!

  “唉,若我們當初沒有參與紫霄臺一戰,會否也有機會換來這樣的機會?”

  有人嘆息,后悔不已。

  “等著瞧,除非那姓蘇的將輪回奧義交出來,否則,他就是再蹦跶,也注定將遭受清算!”

  有人咬牙切齒。

  ……總之,那些仇視蘇奕的太古道統,哪怕反應各不相同,可無一例外,皆很眼紅!

眼紅那些曾表  態幫蘇奕找尋裁縫的太古道統!

  畢竟,誰不想盡早打碎身上的詛咒?

  誰不想重獲新生?

  就連一些仙人后裔也無法淡定,紛紛商議起對策,在思考接下來究竟該如何對待蘇奕。

  在外界風起云涌的時候,蘇奕則在閉關。

  道光璀璨如瀑,從蘇奕那盤膝而坐的身影上彌散流淌,襯得他一身氣息也變得神圣而莊重。

  在他體內,洞宇世界的雛形徐徐旋轉,交織出日月星辰、天經地緯、山河萬象,直似在衍化一方世界的演變,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而在他身前,懸浮著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羽化級丹藥,皆燦若朝霞,品相超絕,像成排成列的星辰般,環繞在蘇奕周身。

  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一顆丹藥受到蘇奕周身氣機的牽引,融入他的體內,化作澎湃厚重的藥力,在四肢百骸、經絡穴竅之間擴散。

  而蘇奕一身的氣機也隨之得到不斷的淬煉、鞏固和升華……

  洞宇境的奧秘,蘇奕早已了然于心。

  無論是觀主,還是沈牧,皆在此境有著足以獨步古今的造詣。

  而今,蘇奕重修此境,自然駕輕就熟,就如同曾經立在最巔峰處,而今,則在向更高處求索!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自然能夠看得更遠。

  而蘇奕,站在自己前世的道途之上,所求索的,自然是比前世更為高遠的道途!

  僅僅十天。

  蘇奕煉化一批羽化級丹藥,修為突破至洞宇境中期,水到渠成。

  事實上,若非他為了鞏固和沉淀自身大道,一直壓制著修行速度,分分鐘都能實現修為境界的突破。

  也只有在每一個小境界中淬煉到空前極盡的地步時,無須蘇奕再壓制,一身的修為就像杯滿則溢,水到渠成地實現突破。

  恰似我花開時,蝴蝶自來!

  “果然,羽化級的丹藥,已蘊積著精純的大道力量,無色無相,卻能反哺和提升自身所掌握的大道力量,著實妙不可言。”

  蘇奕在修行中,也深刻體悟到,羽化級的大道力量,就如潤物細無聲的春雨,澆灌和滋養自身所掌握的大道法則。

  諸如輪回、化生、玄禁、飛光、宙光、玄墟等大道法則,皆在修煉之中,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和變化。

  雖然極為細微,卻勝在細水長流!

  在沈牧記憶中那些古籍中,記載著和羽化之路相關的諸般奧秘,詳細無比。

  這也讓蘇奕了解到,羽化級的寶物,無論是神藥、神材,還是其他奇珍異寶,所蘊積的大道力量,皆非同尋常,對修行有著莫大的裨益!

  不過,無論是魔之紀元,還是在當今世間,界王境層次的角色,幾乎很少有資格煉化羽化級修行資源。

  更不可能像蘇奕這般,從踏足界王境之后,就一直拿羽化級修行資源在修煉。

  而這一切,也讓蘇奕在界王境的道行和底蘊,超乎想象的雄厚和恐怖!

  匆匆又過去半個月。

盤膝而坐的蘇奕,一身氣機驟然沸騰似的,產生驚人的蛻變,滾滾道光涌現,締結為大道之  花,在蘇奕周身不斷飄落。

  陣陣道音似天籟般,在房間內回蕩。

  那等紛呈的異象,襯托得蘇奕宛如一尊神祇般,盡顯超然神圣的氣韻。

  洞宇境后期!

  又突破了!

  蘇奕渾身都一陣飄飄然,如飲仙露瓊漿,肌膚、血肉、內腑、雪敲、乃至于周身精氣神,皆在蛻變和升華。

  那種美妙的感覺,絕非筆墨可以形容。

  “不足一個月,便連破兩個小境界,這等羽化級絕品靈丹,著實妙不可言。”

  蘇奕睜開眼眸,靜心體會到一身道行的變化,不禁油然感慨。

  甚至,無比慶幸當初第一時間保住了補天爐這件神異的仙寶。

  否則若讓九獄劍給吃了,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人神共憤!

  不過,當清點剩余的羽化級丹藥時,蘇奕的喜悅頓時消散不少,唇邊的笑意也化作了苦笑。

  付出近乎全部家當煉出的一批羽化級丹藥,竟然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就耗掉了七成!

  “這還僅僅只是界王境,若以后我踏足羽化之路,又該需要多少修行資源,才能滿足自身修煉需求?”

  蘇奕揉了揉眉宇。

  “接下來,也是時候為沖擊羽化境做準備了。”

  蘇奕思忖。

  羽化之路,無論是觀主,還是沈牧,皆不曾走過。

  對蘇奕而言,也是一條完全陌生的道途。

  不過還好,沈牧的記憶中,有著堪稱浩瀚的古籍,其中有一部分便是羽化級道典,詳細記載著和羽化之路有關的傳承和秘法。

  除此,在和青釋劍仙、皆空劍僧的對談和交流中,早已讓蘇奕對羽化三境有了全方面的了解和認知。

  故而,蘇奕倒也不擔心以后的道途。

  “按時間推算,尚有兩個月時間,羽化之路才能夠完整地出現在周天規則之中。”

  蘇奕陷入思忖,“如今,唯有在飛仙禁區之中,才能夠讓當世的洞宇境大能探尋到登臨羽化境的契機。”

  “而飛仙禁區是當世諸多太古道統的老巢,據說還有仙人級逝靈分布其中,這時候再前往其中探尋機緣,必然要遠比以前更兇險……”

  想到這,蘇奕做出決斷。

  若修為臻至大圓滿地步時,心境也無缺漏,他倒也不介意去飛仙禁區走一遭,去探尋契機,沖擊羽化境。

  反之,若兩個月后,他還未準備充足,也根本沒必要再前往飛仙禁區,在當今天下,就能找到機會去沖擊羽化境。

  蘇奕長身而起,拎出藤椅,愜意地躺在了其中,而后拿出一壺酒,暢快地痛飲起來。

  “修為已連破兩個境界,臻至洞宇境后期,對諸般大道的掌控,也都已實現突破,其中,玄禁、飛光、化生、宙光四種大道法則,都已臻至界王境層次的圓滿地步。”

  “便是對輪回奧義和玄墟奧義的掌控,也都已臻至小成地步,相比以前,精進了一大截。”

  “就是不知道,我如今的實力,相比以往,又強大了多少……”

  蘇奕默默對比和思忖。

  最終卻無奈發現,連他自己都無法衡量出,自己的實力處于何等地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