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虎口奪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可惜了零七……”

  裁縫的心都在抽搐,像被冰冷的刀鋒戳了一下。

  過往那些年,他窮盡畢生心血,付出全部資源,才終于煉制出九尊神隱衛,被他視作壓箱底的底牌,非逼到絕境,斷不會動用。

  可如今,底牌非但已暴露,并且還折損一個,這讓裁縫焉能不怒?

  何謂底牌?

  核心在于敵人無法得知。

  可當底牌一旦暴露,便注定將失去威脅!

  這才是最讓裁縫痛心的地方。

  直至許久,裁縫才一點點冷靜下來。

  只是這一刻的他,像一下子蒼老了許多,神色間泛起揮之不去的陰霾,再不像以前那般從容。

  “經此一事,觀主注定早掌握前來神隱之地的方法,他……回來嗎?”

  裁縫眉頭緊鎖。

  他有預感,觀主應該不回來!

  彼此斗了不知多少歲月,裁縫豈會不了解觀主的性情?

  可裁縫終究不敢賭。

  他更清楚,觀主同樣了解他的性情,越是自己所預判的,極可能都早已被觀主所猜到!

  萬一,觀主突然殺來,他將無所遁形!

  “這神隱之地……不能留了!”

  裁縫做出決斷。

  “不過,此仇絕不能就此罷休!”

  “下一次!下一次我必和你觀主做一個了斷!”

  “哪怕不動用什么陰謀手段,哪怕不借刀殺人,我自會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手段!”

  裁縫眸子中泛起濃烈的恨意和殺機。

  房間中。

  蘇奕斟酌許久,這才緩緩打開玉盒上的封印。

  一縷仙光從玉盒內乍現,呈虛幻般的紫色,滿室生輝,一股無形的神圣氣息隨之彌漫而開。

  直至將玉盒打開,嗖的一聲,一個巴掌大小的青銅爐騰空而起。

  它通體古樸陳舊,生著暗紅的斑駁銅銹,底部三足,爐口渾圓,彌漫著燦然奪目的紫色仙光。

  此寶極為神異,靈性十足,剛一出現,爐子兩側竟生出一對虛幻的翅膀,輕輕一拍,如若風雷激蕩,似閃電般朝房間外沖去。

  蘇奕掌指一按。

  玄禁法則涌現,交織成一張璀璨的大網,將青銅爐的退路徹底封死。

  青銅爐明顯急眼了,周身爆綻仙光,橫沖直撞。

  砰砰砰!

  玄禁法則劇烈翻騰,被撞得快要崩碎。

  掌控玄禁法則的蘇奕也倒吸涼氣,不得不全力出手,才沒有讓這一尊只有巴掌大小的青銅爐逃出房間。

  同一時間,蘇奕心生歡喜。

  好寶貝!

  僅僅是那等靈性,都遠非尋常的仙寶可比。

  但旋即,蘇奕臉色微變。

  就見青銅爐內,忽地沖出刺目的紫色道紋,似瑰麗耀眼的仙道法則般,締結為一口明晃晃的仙劍,朝蘇奕斬去。

  咔嚓!

  玄禁法則交織成的大網,竟是被輕易劈開。

  而那一口仙劍余勢不減,朝蘇奕斬去!

  蘇奕正欲反擊,可就在這一瞬,一道蒼茫沉渾的劍吟響起。

  不好!

  蘇奕心中咯噔一聲,九獄劍竟又覺醒了,分明是盯上這尊青銅爐,視其為食物!

不等蘇奕反應,那斬來的仙劍忽地潰散,化作諸般仙  道符文,似逃命般沖進那青銅爐內。

  同一時間,青銅爐似察覺到危險,劇烈搖晃,瑟瑟發抖,猛地化作一道閃電,沖進了蘇奕掌指間的玄禁法則中。

  自投羅網!

  無疑,這靈性十足的仙寶,明顯被九獄劍的氣息嚇到,寧可主動投懷送抱,被蘇奕禁錮,也不敢再逃竄。

  這完全出乎蘇奕意料,不過他已來不及多想,雙手合攏,直接把青銅爐抱在了懷中,像護崽的母雞似的。

  九獄劍的虛影憑空浮現。

  蘇奕清楚感受到,懷中的青銅爐劇烈震顫,像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白兔似的,那般無助、絕望、可憐。

  如此通靈的仙寶,讓蘇奕又怎忍心被九獄劍吞食?

  他深呼吸一口氣,盯著九獄劍的虛影,也不管九獄劍是否能聽懂,認真說道:“給個面子行不行?”

  九獄劍虛影懸浮虛空,紋絲不動,分明是不打算放過那青銅爐。

  “以前時候,你已陸續吃了我三樣寶物,不能總這樣吃獨食吧?”

  蘇奕皺眉。

  秦沖虛的神劫戰矛、戲法師的焚仙尺、以及前不久來自神玄劍齋的紫郢劍,都已被九獄劍吃掉。

  這讓蘇奕一想起,都不免感到肉疼。

  九獄劍虛影依舊寸步不讓,或者說,不打算放棄,顯得很倔!

  蘇奕不禁頭疼。

  他縱使有通天手段,蓋世才情,可面對九獄劍這等特殊而神秘的寶物,也不免有無計可施之感。

  他也懶得多想,直接道:“放心,我早已推測出,你在過往歲月中,應該是消耗了大量的力氣,迫切需要進補,以此恢復本源。”

  “我保證,以后給你搜集更多的補品!”

  “至于這件寶物,它對我有大用,不能就這般被你吃掉……”

  接下來的時間中,房間內不斷響起蘇奕那絮絮叨叨的聲音,一副苦口婆心,勸九獄劍“從良”的樣子。

  這若讓其他人看到,非笑掉下巴不可,堂堂觀主,竟也有這般委曲求全,無可奈何的時候?

  可蘇奕已顧不得這些。

  按照賬房先生的說法,這青銅爐極可能是一尊神異無比的藥爐,能夠煉制出最頂尖的絕品丹藥。

  若能將此寶掌控在手,以后根本不愁無法煉制出滿足自身需求的諸般丹藥!

  啰里啰嗦說了一大通,眼見九獄劍的虛影兀自沒有退讓,蘇奕也不禁惱了。

  他直接撂下狠話:“總之,這爐子我保了!”

  擲地有聲。

  虛空中,九獄劍虛影似是在沉默,又似是在考慮得罪蘇奕的后果。

  最終,它悄無聲息地化作一捧光雨,消弭不見。

  蘇奕見此,喜上眉梢,不由長松一口氣。

  經此一事,讓他確定,以后遇到可堪入眼的仙寶時,只要自己豁出去,九獄劍也不會跟自己搶!

  這無疑是一樁好事。

  “不過,也不能太過分,九獄劍不知出于何種緣故,也需要進食,以后遇到心儀的寶物,大不了對半分就是了。”

  蘇奕暗道。

  思忖時,他把那一尊青銅爐托在了掌心。

  此寶兀自在顫抖,就像在打寒顫似的,一副劫后余生,心有余悸的樣子。

  它明顯變得老實起來,不敢再掙扎和反抗,更不敢再逃走。

  蘇奕看得直想笑。

  無疑,這青銅爐被九獄劍嚇出陰影了!

  趁此時機,蘇奕開始仔細端詳此寶。

  巴掌大小的爐子,陳舊古樸,銹跡斑駁,爐口處有一道豁口,疑似曾遭受過雷劈,殘留著焦痕。

  此寶表面并無任何特殊的地方,可在爐內,則蒸騰著瀲滟的紫色仙光,如霧般氤氳繚繞,顯得很神秘。

  當蘇奕用神識進行感應,頓時遭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阻擋,青銅爐隨之嗡嗡顫抖起來,明顯很抗拒。

  “老實點,讓我看看。”

  蘇奕哪會善罷甘休,神識浮現出一絲九獄劍的氣息。

  頓時,青銅爐受驚似的哆嗦起來,再不敢抵抗。

  當蘇奕的神識探入爐內。

  神魂巨震,恍惚間,一幕不可思議的畫面浮現而出。

  那是一片宛如末日般的世界,劫光洶涌,覆蓋九天十地,無數氣息恐怖的仙人身影,在浩劫之下灰飛煙滅。

  有蓋世劍修,呼吸之間,便讓星空震顫,劍鋒所指,天上群星搖落,一座又一座世界都被劈碎。

  可便是這等恐怖的劍修,轉瞬間被一抹劫光轟殺。

  臨死前,只發出一聲不甘的喟嘆。

  有絕世妖仙騰云駕霧,沖出天宇,掌指一翻,天崩地陷,萬象凋零,渾身的仙光澎湃恐怖,壓得山河崩滅,天宇傾倒。

  可最終,她也不曾逃脫,被劫光抹殺!

  除此,也有身化大千世界的佛陀、有宛如無量天尊的道人、有姿容絕代的魔君……無不在那末日般的浩劫中爭渡。

  可無一例外,皆遭劫而隕!

  那一場末日浩劫所波及的地方,無論是強大的仙,還是卑微的生靈,皆遭受到滅頂之災。

  而在這末日浩劫中,一尊青銅爐橫移,扛過一重重劫光轟殺,穿過一重重世界壁障,消失在了那末日浩劫之中。

  畫面就此消散。

  蘇奕心中則浮現一股明悟。

  那一場末日浩劫,發生在仙界!

  那一段末日般的歲月,被視作仙隕時代!

  早在人間界的羽化之路斷裂之前,仙界就已經發生劇變,仙道秩序出現崩壞的跡象,末法之劫席卷天下。

  許多扎根在仙界的至高道統、無上圣地,皆不可避免遭受到這等大劫的沖擊。

  那是一段黑暗動蕩的歲月,高高在上的仙人,在浩劫之下如天上繁星般隕落和逝去。

  不乏一些若亙古永存的仙道巨擘和神話人物,也就此跌落深淵,淪為浩劫之下的亡魂!

  這便是仙隕時代。

  以前時候,蘇奕也曾聽紅云真人談起。

  可也僅僅只是當一個遙遠而古老的秘聞看待,無法感同身受。

  可現在,在感應那一座青銅爐的奧秘時,卻讓蘇奕親眼看到了仙隕時代的一幕幕末日景象!

  天上仙人,隕落如雨!

  而這座青銅爐,則在當初的仙隕時代,扛過末日浩劫的轟殺,逃出了仙界,遺落于人間。

  它看似完好,實則本源力量受損嚴重,爐口都被末日劫光劈出豁口!

  可即便如此,它也遠不是尋常仙寶可比!

  畢竟,當初的仙隕時代,當世最頂尖的一批仙人都在隕落,可這尊青銅爐,卻硬生生在浩劫中殺出一條生路,逃出了仙界!

  這無疑很太不可思議,也足以證明,此寶是何等神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