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崩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深深看了賬房先生一眼,道:“我信不過你。”

  賬房先生軀體一僵。

  他正要說什么,蘇奕已說道:“不過,我不介意把你留在身邊。”

  “這……”

  賬房先生差點懵掉,有些糊涂了。

  信不過自己,還要把自己留在身邊,這是為何?

  很快,蘇奕給出答案,“我想殺裁縫,而你曾是他的心腹,留在你身邊,也可充當誘餌。”

  賬房先生:“……”

  旋即,他就釋然,淪為誘餌又如何?

  只要能得到觀主的庇護,足矣!

  蘇奕問道:“我且問你,是否還能牢牢掌控四海樓?”

  “能!”

  賬房先生不假思索,“四海樓遍布星空各界的掌舵者,皆是我一手栽培出的屬下,在過往歲月中,除了幫我打理生意之外,還幫我搜集天下各界的消息和情報。”

  “不過,他們都不清楚,我以前是在為裁縫效命,只要我活著,他們就斷不可能背叛。”

  蘇奕聽罷,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好,以后你繼續掌管四海樓。”

  賬房先生徹底松了口氣,道:“大人放心,以后我定會盡心盡力,為大人鞍前馬后!”

  說著,他將手中玉盒舉起,道:“還請大人收下此寶!”

  蘇奕接在手中,卻并未打開,道:“其中的仙寶,有何名堂?”

  賬房先生飛快道:“那是一個陳舊的青銅爐,才巴掌大小,生著許多銹跡,看似尋常,可此寶內蘊仙道紋理,爐內時常會浮現如霧般的仙光,彌漫出沁人心脾的藥香。”

  “除此,此寶靈性十足,我曾拿出一些羽化級靈藥,投入青銅爐內,根本無須我動手,僅僅片刻,此爐就煉制出一枚品相絕佳的靈丹,價值無比驚人。”

  “在前些天的拍賣會上,我將那枚靈丹拿出來拍賣,甚至引起一些身份尊貴的逝靈哄搶,拍出了一個天價!”

  說到這,賬房先生嘆息道,“可惜,我眼力有限,見識粗淺,根本摸不透這件仙寶的來歷,也曾用神識進行查探,可卻根本無法感知到這座仙寶的任何秘密。”

  蘇奕心中一動,難道是一座通靈的仙道藥爐?

  就見賬房先生繼續道:“但,我敢肯定,此寶注定非同尋常!”

  “過往這些年,我也經手過一些仙寶,可大多都是殘破的碎片,靈性殘缺嚴重,沒多少價值。”

  “可這座青銅爐不一樣,除了爐口有一道豁口,表面生著一些銅銹之外,再無其他殘缺。”

  “大人打開玉盒,一看便知。”

  蘇奕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正欲打開,一看究竟,可忽地想起了識海中的九獄劍,登時熄滅了打開玉盒的心思。

  萬一這件仙寶被九獄劍盯上,那絕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我以后自會打開,一探究竟。”

  蘇奕收起玉盒,道,“起來吧,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還請大人吩咐。”

  賬房先生起身,恭聲說道。

  “我需要一個清靜一些的地方,最好是在山水之間。”

  蘇奕說道。

  以前時候,皆空寺坐落在梵州境內一片鳥不拉屎的荒漠深處,人跡罕至。

  這讓蘇奕想去紅塵中逛一逛,都需要飛遁許久。

  而如今,皆空寺就在他身上,故而打算就近找個地方,把皆空寺安置過去,也免去了來回奔波之苦。

  四海樓所在的城池,名喚天豐城,乃是中州第一繁華富庶之地,號稱神都星界三大名城之一!

  “這個簡單。”

  賬房先生道,“距天豐城一百八十里之地,有著一座清月山,也算是一處名山福地,很久以前,就被我四海樓掌控,大人有需要,現在便可以入住其中。”

  蘇奕當即答應下來。

  一百八十里之遙,對蘇奕這等界王境存在而言,須臾間便可抵達。

  當晚,賬房先生便帶著蘇奕一起,前往清月山。

  清月山。

  群峰林立,鐘靈毓秀,處處可見飛瀑流泉、茂林修竹,山間還氤氳著濃郁的靈氣,直似世外凈土般。

  山上修建著古色古香的殿宇和樓閣,開辟著藥田和花圃。

  這里,原本是四海樓一些大人物的清修之地,在賬房先生抵達后,一個命令,便讓那些大人物連夜搬走。

  得知蘇奕并不需要奴仆和小廝,賬房先生直接讓所有人撤離,把整座山給騰了出來。

  陪著蘇奕在山中瀏覽了一遍后,賬房先生恭聲說道:“大人,自此以后,我便守在山腳處的迎客樓內,您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

  蘇奕點了點頭。

  他立在一處崖畔,袖袍一揮。

  皆空寺橫空而起,緩緩落在了遠處的一座峽谷之間。

  “以后,這里是禁地,沒有允許,不得擅自靠近。”

  蘇奕吩咐道。

  賬房先生肅然領命:“是!”

  他心中暗自咂舌,萬沒想到,蘇奕隨身竟還攜帶者一座規模宏大古老的寺廟!

  事實上,他若見過空照和尚曾背負著這座寺廟狂奔的一幕時,必然會見怪不怪。

  “大人,明天清晨,我就會把那一批羽化級寶物送來,您……還有其他吩咐么?”

  賬房先生問道。

  “稍等片刻。”

  蘇奕吩咐道。

  賬房先生一怔,沒有再多問。

  很快,極遠處天穹下,忽地響起破空聲。

  就見兩道遁光破空而來,倏爾間就飄然來到不遠處虛空中,化作一個背負道劍的長袍男子、和一個赤足麻衣、頭戴斗笠的僧人。

  正是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

  僅僅是兩人身上彌漫出的氣息,就讓賬房先生倒吸涼氣,辨認出這是兩位舉霞境層次的大能!

  “蘇道友,我二人皆去晚了一步。”

  青釋劍仙露出一絲慚愧之色,拱手道,“有負所托,還望見諒。”

  皆空劍僧雙手合十,稽首見禮,神色間也有些不好意思。

  “兩位無須如此。”

  蘇奕說著,把今晚的事情娓娓道來。

  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這才終于明白蘇奕的心思,頓時都輕松下來。

  當即,兩人也把各自的經歷一一說出。

  得知古族聞氏的聞庸和極樂天的賒刀客已死,蘇奕并不意外,道:“兩位,今后一段時間,我們且在此地清修如何?”

  對此,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自然沒有意見。

  說話時,蘇奕把賬房先生介紹給兩人認識,而后就徑自前往皆空寺行去。

  一夜奔波,歷經大戰,蘇奕也打算好好放松一下。

  同樣的夜色下。

  神隱之地。

  一道光幕浮現在裁縫身前。

  光幕內,映現出極樂天幕后首腦賒刀客被殺的畫面。

  裁縫拿起茶杯,輕啜了一口,嘆息道:“孩子,我雖是你師尊,可沒辦法,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對付觀主這等大敵,我不得不將你滅口。”

  很快,又一道光幕浮現而出,映現出護道古族聞氏老古董“聞庸”被殺的一幕畫面。

  裁縫手握茶杯,眉梢浮現一抹傷感,“聞庸,對不住了,你我雖是多年的老友,可沒辦法,都怪觀主步步緊逼,為求自保,我不得不出此下策。”

  說著,他又飲了一口茶,神色已恢復平靜,波瀾不驚。

  這一切,本就在他掌控之中,內心或有傷感和無奈,但也僅僅如此罷了,根本無法動搖他的心智。

  直至裁縫將杯中茶水飲盡之后,第三道光幕浮現而出。

  光幕內,映現出今夜四海樓內發生的一幕幕畫面。

  老奴曲河與賬房先生的對談、蘇奕憑空出現和賬房先生聯手、神隱衛零七一刀劈殺曲河……

  一幕幕畫面,纖毫畢現地呈現在裁縫眼前。

  直至神隱衛零七被殺的那一幕上演后,光幕就此消散。

  裁縫則愣在那,陷入久久的沉默中。

  猛地,裁縫將手中茶杯狠狠摔碎,茶水和碎屑四濺,而他的臉色已變得鐵青無比。

  “混賬東西!混賬東西!!”

  裁縫嘶聲大叫。

  這位宛如黑暗幕后主宰般的老人,此刻罕見的失態了。

  他目眥欲裂,面頰扭曲猙獰,那枯瘦的胸腔都隨之一陣劇烈起伏!

  最近一段時間,他遭受到的打擊實在太多,也太沉重。

  紫霄臺一戰,一場精心布置的殺局,最終卻全軍覆沒。

  金霞神山一戰,本以為云家有神玄劍齋撐腰,又準備充足,足可重挫蘇奕。

  可最終,云家卻慘敗了!

  甚至,因為云家的慘敗,讓他完全陷入被動,不得不舍棄留在世間的三條暗線。

  這一系列的打擊,已足夠沉重。

  誰曾想,就在今晚,被他視作壓箱底底牌的神隱衛零七,以及跟隨在他身邊多年的老人曲河,都陸續遭難!

  這一切,讓裁縫氣得眼前發黑,滿腔的憤恨無處宣泄,最后竟氣得咳出一口血來!

  “無盡歲月的布局,才讓我的‘眼睛’和‘力量’分布星空各界,如今……全毀了!!!”

  裁縫聲音沙啞,恨得牙齒快咬碎。

  作為黑暗幕后主宰般的人物,如今卻失去了對外界的掌控,失去了那些分布天下各地的耳目,這讓他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挫敗和頹靡。

  這滋味,就像被人戳瞎了眼睛,割掉了耳朵!

  眼前所見、一片黑暗!

  耳中所聽,一片昏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