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晚了一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衣男子軀體發寒,如墜冰窟。

  他張嘴語言,卻發不出一絲聲音,臉上不禁寫滿驚恐。

  僧人神色悲憫道:“施主別害怕,貧僧乃是出家人,慈悲為懷,待搜魂之后,自會親自為施主超度,從這人世苦海中解脫。”

  溫厚和藹的聲音中,黑衣男子神魂劇痛,眼前一黑,便失去意識。

  半響后。

  僧人收回神識,輕語道:“大隱隱于市,小隱隱于野,這極樂天的老巢,竟位于一座俗世賭場之內,倒是出人意料。”

  在他指尖,一縷純凈神圣的梵火涌現,那黑衣男子瞬息間化作灰燼消散。

  深夜。

  城池中燈火闌珊。

  赤足麻衣,頭戴斗笠的僧人,信步來到一條偏僻的街巷中。

  街巷深處,有著一座賭場,即便是深夜,依舊人聲喧囂,熱鬧空前。

  僧人抵達這座賭場門前時,一個侍者眼神戲謔道:“和尚,你此來賭錢還是借債?”

  僧人微笑道:“賒刀。”

  侍者眼眸一縮,收斂神色,道:“我們賭場,概不賒賬。”

  僧人道:“以命為注,買定離手。”

  “稍等。”

  侍者轉身走進了賭場。

  沒多久,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走出來,上下打量了僧人一番,皺眉道:“逝靈?”

  僧人道:“極樂天做買賣,還要盤問客人的根腳?”

  白發老者略一沉默,道:“請。”

  說著,他轉身走進賭場。

  僧人跟隨其后。

  穿過烏煙瘴氣的賭場大廳,繞過一條條曲折的走廊,來到了一座清靜的庭院內。

  庭院內栽種著一株桂樹,天穹斜掛一彎殘月,皎潔清冷。

  “還請客人在此稍等。”

  白發老者轉身欲走。

  僧人忽地不解道,“敢問是我哪里露出破綻了?”

  白發老者臉色微變,身影忽地化作一縷煙霞,憑空消散。

  卻見僧人當空一點。

  虛空炸開,白發老者的身影跌落出來,滿身是血。

  “動手!”

  白發老者暴喝。

  庭院中的桂樹搖晃,懸浮在天穹下的殘月嗡嗡顫抖,灑下一條條如夢似幻的光雨。

  整座庭院頓時一變,竟化作一片秘境世界!

  這片秘境世界內,天地昏沉,群山起伏,其中一座山巔,懸掛著一道皎潔的彎月。

  彎月下方,是一座燈火通明,沐浴在神圣光澤中的宮殿。

  還不等僧人反應——

  數十道身影憑空出現,暴殺而至。

  那些身影,皆如若黑色閃電,氣息凌厲詭異,在這昏暗的天地間,直似鬼魅般忽隱忽現。

  僧人屹立原地不動,雙手合十。

  無數耀眼的白玉蓮花在僧人周身綻放,仙光氤氳中,有著一道道刺目的劍氣從蓮花中涌現。

  天地都被劍光照得一片絢爛。

  而那數十道沖來的身影,剎那間就被斬殺當場!

  附近地帶,那白發老者毛骨悚然,驚恐道:“你……你是舉霞境逝靈!!”

  僧人頷首道:“正是。”

  話音落下,僧人朝遠處那座大山行去。

而在他身后,一縷佛火涌現,化作一抹劍鋒,斬在白發  老者身上,剎那間灰飛煙滅。

  這片天地動蕩,一群身影再度殺來。

  每一個,皆是極樂天中最精銳的刺客,在過往漫長歲月中,曾獵殺過許多當世界王境人物。

  可在僧人面前,皆像飛蛾撲火,轉眼即逝。

  幾個呼吸間而已,僧人已來到那座山巔處。

  殘月高懸,皎潔似銀鉤。

  一座恢弘的殿宇坐落山巔,沐浴在神圣般的光澤中。

  僧人忽地皺眉,嗅到一絲從殿宇內飄出來的血腥。

  幾乎同一時間——

  一道身影暴沖而出,揮刀斬來。

  僧人眼眸微凝,袖袍鼓蕩,一口道劍橫空而起。

  鐺!!!

  震天動地的爆鳴聲中,僧人被震得身影搖晃,直接倒退出去。

  而那一道身影,已再度揮刀殺來。

  迅疾霸烈,威勢恐怖!

  仔細看,這赫然是一個身影高大如山,周身覆蓋在青銅甲胄內的男子,手握一柄黑色長刀,刀鋒流淌著猩紅的仙光。

  更恐怖的是男子身上的氣息!

  澎湃的大道法則力量,直似山崩海嘯般在那男子身上激蕩,衍化為一種詭異的劫難氣息。

  當他揮刀斬出時,威能足可媲美舉霞境人物!

  僧人周身大放光明,梵火沖霄,一身氣息也變得恐怖無比。

  “去!”

  僧人揮動道劍,和那高大男子激烈廝殺起來。

  “這就是極樂天的首領賒刀客?”

  僧人皺眉。

  他察覺到不對勁。

  這個對手氣息太過古怪詭異,看似是個活人,可卻像一具沒有生機的古尸,周身盡是混亂動蕩的劫難氣息。

  但不可否認,對方戰力很恐怖!

  在當今世上,受制于周天規則的約束,舉霞境逝靈只能發揮四成左右的實力。

  僧人早已打碎身上詛咒力量,雖然也受制于周天規則,但影響要少很多,足可發揮七成左右的實力。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竟一時沒能拿下對方!

  “不能再耽擱了。”

  僧人眸子中神芒一閃,動用壓箱底的手段。

  “臨!”

  他掌心一翻,道劍橫空。

  剎那間,一道光明萬丈的劍氣橫空而起,梵音陣陣,佛光浩蕩,寥寥一道劍氣而已,竟衍化出一方大千世界的異象!

  轟隆!

  天地混亂,神輝轟鳴。

  那高大男子被一劍轟飛出去,身上覆蓋的青銅甲胄都被劈開,整個人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直似野獸吃痛的咆哮。

  更讓人吃驚的是,那高大男子的軀體看似完整,實則就像無數的瓷器碎片,被一條條橫七豎八的黑色絲線縫補了起來!

  “這家伙,恐怕連逝靈都算不上,更像是一具用秘法煉制出的傀儡。”

  僧人動容。

  他縱身上前,正欲乘勝追擊。

  那高大男子唇中忽地發出一縷晦澀的魔音,而后他那高大的身影化作一縷詭異的黑色光焰,剎那間便消失不見。

  僧人揮劍斜斬。

  數千丈外,虛空炸裂。

  那高大男子所化的黑色光焰跌落出來,四分五裂,可僅僅瞬息,便又融合在一起,憑空消失不見。

  “殺不死?”

  僧人吃驚。

  之前那一劍,分明將對手的道軀都斬碎。

  可誰曾想,剎那間而已,對方的道軀就融合恢復過來,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可不是尋常的傀儡可比。”

  僧人眉梢間浮現一抹凝色,他是太古時期頂尖層次的舉霞境大能,可也是頭一次見到如此詭異古怪的對手!

  像一具沒有生機的尸體、又像是傀儡,甚至連身上的氣息,都顯得駁雜而混亂,詭異之極。

  僧人思忖片刻,徑自掠入遠處那座殿宇內。

  殿宇燈火通明,裝飾美輪美奐。

  而在殿宇中央處的座椅上,則躺著一具兀自在淌血的尸體!

  那是一個女子,姿容絕美,可卻被一刀鑿穿了胸膛,血肉模糊,身體的生機都在飛快流逝。

  “為什么……為什么要派遣神隱衛來殺我,師尊……你好狠的心……”

  女子臉龐慘白透明,覆蓋著濃濃的死氣,虛弱的聲音在大殿內斷斷續續地響起。

  僧人大步上前,道:“你是賒刀客?”

  女人艱難地抬起頭,空洞的眼神看向僧人,唇角扯動,似要說什么,可最終沒能如愿以償,就此逝去。

  僧人皺眉。

  無疑,在他前來之前,這女人已遭受毒手!

  “神隱衛?難道說,剛才那個高大男子就是這女人口中的神隱衛?”

  “這女人若是極樂天的首腦賒刀客,她的師尊……恐怕就是裁縫!”

  想到這,僧人隱約明白了。

  裁縫之所以派遣神隱衛前來,不惜將他的徒弟“賒刀客”殺死,為的就是斬斷這條線,防止被蘇奕打探到他的藏身之地!

  “連徒弟都殺,這裁縫的確夠狠。”

  僧人輕嘆。

  終究來晚了一步,這讓僧人頗有些不甘。

  同一時間。

  護道古族聞氏。

  “古族云家的遭遇,爾等想必早已清楚,我此次是受蘇奕蘇道友所托,前來見一見你們宗族的聞庸,只要他回答我一些問題,我立刻就走。”

  青釋劍仙一襲長袍,獨自一人立在聞氏一族的山門外。

  聞氏一族的一眾大人物神色皆驚疑不定。

  “敢問閣下是誰?”

  一個老人沉聲問道。

  “我?”

  青釋劍仙笑了笑,“一介劍修,生于太古,僥幸存活至今。”

  說著,他屈指一彈。

  一道璀璨無匹的劍氣沖霄而起,明耀山河,將濃濃的夜色驅散。

  那恐怖的劍威,壓迫得在場那些聞家大人物齊齊色變。

  “一位舉霞境大能!!”

  有人失聲叫出來。

  “還請諸位幫個忙,莫要讓我白跑一趟。”

  青釋劍仙微微拱手。

  聞家那些大人物面面相覷。

  最終,一位老人深呼吸一口氣,沉聲吩咐道:“族長,你親自去請聞庸過來,有什么話,當著這位前輩的面說清楚。”

  “是!”

  聞家族長領命。

  可就在此時,一道驚慌的大叫聲在山門內響起:“不好了!聞庸老祖死了!!”

  “什么?!“

  聞家一眾大人物皆大驚失色。

  青釋劍仙心中一沉,聞庸死了?

  難道說,那個裁縫已提前動手,殺了聞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