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線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第一塊玉簡內,記載著一門解除“囚神鎖”的秘法。

  蘇奕略一感悟,便了然于心。

  云長虹的確沒有騙他,一旦用外力破壞老魏身上的囚神鎖,老魏的肉身和神魂必會遭受致命的重創。

  而有了這等秘法,便不必擔心發生這種事。

  第二塊玉簡內,記載著尋找老裁縫的三條線索。

  其中一條線索,和空照和尚所說的如出一轍,那就是去找四海樓的幕后老板“賬房先生”!

  其他兩條線索,則讓蘇奕感到意外。

  一條線索,指向護道古族聞氏的一位活化石級老古董“聞庸”!

  按云長虹所言,裁縫的一切旨意傳達到外界時,皆由聞庸作為傳聲筒,向裁縫麾下所掌控的勢力進行傳達。

  簡而言之,聞庸便是老裁縫向外界傳話的喉舌!

  像前一段時間,蘇奕的行蹤和事跡引發天下矚目,鬧得星空各界沸沸揚揚,雖是老裁縫在暗中推波助瀾,但具體傳話和付諸行動的,則是聞庸!

  了解了這些,蘇奕不禁皺眉。

  烏鴉嶺一戰,由老裁縫和雪琉仙子兩人布局,當時,青鸞靈族的強者曾參與其中。

  紫霄臺一戰,由老裁縫親手布局,而當時參與此戰的大勢力中,分別有天火靈族虛氏、周氏、鐘氏這三大護道古族。

  而今天,金霞神山一戰的根源,也在于當初時候,古族云氏和老裁縫曾一起聯手,毀掉凜冽秘境,抓了瘸子老魏。

  現在,再加上古族聞氏,這天下六大護道古族,竟都或明或暗地和裁縫進行過密切合作!

  當然,也可能是裁縫的力量,早已滲透到這六大護道古族!

  穩了穩心神,蘇奕看著那第三條線索,不禁陷入沉思。

  第三條線索,和刺客組織“極樂天”有關。

  這個勢力,是老裁縫親手建立,過往三萬年歲月中,曾干過不少轟動天下的大事,刺殺過多位界王境存在。

  極樂天的首腦,被稱作“賒刀客”,來歷神秘,神通廣大。

  按云長虹所言,這所謂的賒刀客,和裁縫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極可能是裁縫的親傳門徒!

  除此,云長虹也交代,刺客組織極樂天的老巢,就位于神都星界的明州境內。

  對其他人而言,要找到對方,難比登天。

  可云長虹在玉簡內留下一道禁印道紋,言稱這是極樂天的獨門禁印,只要進入明州境內,將此禁印的氣息附著在身上,用不了多久,極樂天的人就會主動找上門來。

  了解了這些,蘇奕卻并無多少喜悅。

  以裁縫的城府和手腕,歷經紫霄臺一戰的慘敗,必然已讓他心生警惕。

  若讓裁縫再得知古族云家的遭遇,這老東西必然會第一時間防備起來。

  說不準,就會斬斷一切和外界的聯系,逃到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躲起來。

  不過,蘇奕更清楚,老裁縫行事,之所以能無往不利,就在于他的“眼睛”和“觸手”遍布星空各界。

  只要戳瞎了他的“眼睛”,斬掉他的“觸手”,他將徹底失去對外界的了解和掌控。

  除非他躲在暗中不出來,否則,只要想要了解外界的事情,就必然要和外界之人產生交集!

  要想收拾老裁縫,便可從這方面入手!

  “蘇道友。”

  虛空中遁光一閃,黎鐘憑空出現,笑容滿面上前見禮。

  不等蘇奕詢問,他已暗中傳音道:“之前時候,老朽心有不忿,便自作主張,摘了那神玄劍齋阮采芝的首級,還望蘇道友莫怪。”

  明明是來結善緣的,卻一副慚愧道歉的姿態。

  蘇奕看在眼底,心中也的不承認,黎鐘這賣人情的手段,遠非尋常可比,起碼讓自己一點都不反感。

  “多謝了。”

  蘇奕微微頷首。

  黎鐘心中一喜,嘴上則如釋重負般,笑道:“只要沒有壞了道友的事情,老朽心中便踏實了。”

  這時候,那些云家族人回來了,呈上足足十六個儲物寶貝。

  “這些,便是觀主大人所要的戰利品,還請大人過目。”

  一位老人低頭開口,聲音苦澀。

  黎鐘看在眼底,頓時了然,主動請纓道:“蘇道友,如不介意的話,容老朽幫你清點戰利品如何?”

  蘇奕心不在焉道:“那就有勞了。”

  他很清楚,若是拒絕,黎鐘心中必會多想,反倒是讓黎鐘干這些瑣屑雜事,反倒會讓對方意識到,自己已不介意拒絕來自他的“善意”。

  果然,就見黎鐘容光煥發,爽朗笑道:“哈哈,一樁小事罷了,談不上什么。”

  說著,他已開始清點戰利品。

  直至清點完畢,黎鐘不禁倒吸涼氣,震撼道:“你們云家過往這些年,可搜集到不少好寶貝啊!”

  十六個儲物寶貝,每一個皆堪比一座殿宇大小,而今都被各種寶物裝得滿滿當當!

  僅僅是羽化級以下的寶物,便是一個天文數字,涵括靈藥、神材、法寶等等修行資源。

  并且,無一不是珍品!

  事實上,作為天下最頂尖的護道古族之一,云家寶庫中匯聚的寶物,也注定不可能有尋常貨色。

  隨便拿出一些,都足以讓世間的界王境存在垂涎眼紅!

  黎鐘生前乃是太古時期頂尖層次的舉霞境大能,自然不會因此而震驚。

  讓他震驚的是,在這些戰利品,竟有著一大批羽化級寶物,其中不乏一些難得一見的奇珍異寶!

  尤其是其中一些神材和神藥,是舉霞境層次所需要的稀罕寶貝,讓黎鐘都心動不已。

  “最近這二十年余年,云家的力量,怕是挖掘到了大量的太古遺跡。”

  黎鐘暗道。

  天下劇變的起點,就在二十余年前。

  無疑,作為世間最頂尖的護道古族勢力,云家在這二十余年間,曾找到許多太古遺跡,才能搜集到如此多羽化級寶物!

  不夸張的說,若擱在太古時期,僅僅是這一批寶物的價值,都能引發一場血雨腥風,讓舉霞境大能爭相出手!

  搖了搖頭,黎鐘摒棄雜念,冷不丁對一個云家的老人出手,進行搜魂。

半響后,黎鐘收回神識,朝蘇奕笑說道:“道友,這  些云家人并未動歪心思,這十六個儲物寶貝內所藏的,的確是他們云家的全部家當。”

  說著,已經將那些儲物寶貝遞過去。

  蘇奕收下那些寶物,道:“多謝了。”

  黎鐘笑著擺手,“道友太客氣了,些許小事,何足掛齒?”

  那些云家族人看著這一切,心中愈發悲慟和苦澀。

  “莫要抵擋。”

  忽地,蘇奕出手,掌指間縈繞著輪回奧義的力量,按在了黎鐘的肩膀上。

  黎鐘嚇了一跳,渾身發僵,毛骨悚然,差點就反擊。

  可旋即,他就察覺到,一直糾纏在自己體內的詛咒力量,直接被蘇奕一掌抓了出來!

  泛著詭異禁忌色彩的灰色詛咒氣息,像一條被抓住七寸的長蟲似的,在蘇奕掌間寸寸崩碎消散。

  而黎鐘怔怔片刻,眉梢眼角猛地浮現狂喜之色,激動行禮道:“多謝道友的再造之恩!”

  這位躋身太古九大妖君行列的老妖物,此刻竟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

  也不怪他會如此失態。

  打碎身上詛咒,就等于重獲新生,可以重塑道軀、重修道途,再不受詛咒力量的羈絆,和涅槃成活也沒有區別!

  “感激的話就無須說了。”

  蘇奕道,“若是可以,我希望你能幫我向這世上的太古道統捎一句話。”

  黎鐘心中一震,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沉聲道:“還請道友吩咐。”

  蘇奕隨口道:“我要收拾裁縫,但目前還找不到這老家伙的藏身之地,誰若能提供有價值的線索,我必幫其解除身上的詛咒力量。”

  黎鐘聽罷,不假思索答應下來:“好!道友盡可以放心,老朽保證,不出一天,當世太古道統,皆會得知此事!”

  對那些從太古時期活下來的逝靈而言,還有什么事情比打碎身上的詛咒更重要?

  沒有!

  任憑你是叱咤風云的一教之主、或者是仙人后裔,若不打碎身上詛咒,此生都無望真正重活!

  更別提什么重修道途、劍開仙門了。

  黎鐘敢確信,當蘇奕提出的條件被那些太古道統知道后,必會為之心動,不計一切代價去探尋那老裁縫的下落!

  當然,這不意味著那些太古道統不會仇視蘇奕,僅僅只是一樁交易罷了。

  相信這一點,無論是蘇奕自己,還是那些太古道統,心中皆很清楚。

  畢竟,只要身上的詛咒一日不除,蘇奕的存在,對那些太古道統的逝靈而言,便是懸在頭頂的劍!

  蘇奕沒有再耽擱,轉身而去。

  黎鐘也匆匆展開行動,不愿再耽擱。

  “那惡魔……終于走了……”

  那些僅剩下的云家族人,皆神色復雜,內心五味雜陳。

  放眼所見,偌大的金霞神山,早已坍塌破敗,滿目瘡痍,處處盡是荒涼的景象。

  地上,兀自有族人遺留的尸骸和血水。

  這一切,讓那些云家族人悲從心來,失魂落魄。

  當天,有關金霞神山一戰的消息傳出,天下轟動,世人皆為之震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