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抄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又和老裁縫有關!

  蘇奕眉頭皺起。

  誠然,毀掉琳瑯秘境,抓走老魏的是古族云氏。

  可也和老裁縫分不開干系!

  “裁縫這老家伙,一直藏匿在暗中,相信觀主也早有滅殺他的心思。”

  云長虹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云某倒是可以為觀主提供線索。”

  “你知道裁縫在何處?”

  蘇奕問道。

  云長虹不假思索道:“這老東西譎詐無比,這世間知道他下落的人,寥寥無幾,但風過留痕,雁過留聲,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云家當初和他合作時,就已防范一手,掌握了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說著,他又取出一塊玉簡,以神識在其中鐫刻起來。

  而后,他將玉簡隔空遞給蘇奕,道:“這玉簡中,有三條線索,觀主只需查探,當可揪出那老家伙!”

  聲音中,恨意十足。

  無疑,他認為是裁縫泄露了當年的事情,才導致蘇奕今日之找上門來,帶給他們云家一場潑天大禍。

  這等情況下,他無論如何也要把老裁縫拉下水!

  “事情敗露,才想起來狗咬狗。”

  蘇奕一聲冷笑,看穿云長虹的心思,是打算借自己的手,去收拾老裁縫。

  “不管是狗咬狗,還是有其他想法,我云長虹已徹底認栽,還望觀主如之前所言,留我云家一線生機!”

  說罷,云長虹跪伏在那,磕頭在地。

  這個舉動,讓遠處觀戰者皆驚,全呆滯在那。

  權勢滔天的云家族長,竟在此刻向觀主叩首!

  這樣一幕傳出去,非引發天下震顫。

  蘇奕冷冷盯著云長虹片刻,最終沒有說什么,掌指一抹。

  云長虹保持著伏地叩首的姿勢,形神俱滅。

  “族長……”

  那些云家族人皆悲慟,眼眶發紅。

  一些人更蠢蠢欲動,要去和蘇奕拼命,但卻被人攔住了。

  在這最后時刻,云長虹以自己的死,換來云家上下一線生機,這時候去拼命,云長虹無疑等于白死了!

  蘇奕目光一掃這些云氏族人,道:“世人常言,斬草不除根,后患無窮,可在我看來,說這話的人,終究還不夠強大,否則,何必忌憚以后被人報復?”

  說著,他抬手一指自己,淡淡道:“只要你們有種,以后盡可以找我報復!”

  睥睨而自負!

  劍修,一生征戰,注定會結下數不盡的仇和恨。

  若擔心仇敵報復,便濫殺一通,動輒滅門滅族,那樣的行徑,讓蘇奕極為不齒。

  當自身足夠強大,何懼他人報復?

  他日,當他凌駕于羽化之路,劍開天門,舉霞登仙,這云家那些余孽,誰人還敢妄言復仇?

  前世,觀主歷經不知多少血腥殺戮,結下不知多少仇敵。

  可在那漫長的歲月中,那些仇敵的后人,幾乎無人敢報復?

  為何?

  一是他們太弱!

  二是觀主在劍途之上扶搖而上,當那些仇敵的后人終于變得強大時,才發現,觀主早已劍鎮諸天,壓蓋星空各界!

  這等情況下,誰又敢去報仇?

  那完全和送死都沒區別!

蘇奕更清楚,那些仇  敵勢力的后人,大都都來不及報仇,就已經消失在世上。

  就像古族云氏,今日遭受此等重創,早已元氣大損,立足根基都已被動搖!

  這等時候,根本無須蘇奕動手,必然會有人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瘋狂般吞并和瓜分云氏所掌控的地盤。

  墻倒眾人推,便是如此。

  那時候,神玄劍齋都不見得會再和云氏合作,若有機可趁,當世那些太古道統,也絕對不介意趁此機會分一杯羹!

  那時候,云氏自顧不暇,能否保住一些家底都是問題,何談報仇?

  這樣的事情,蘇奕早見多了。

  更別提,滅族這等事情,說來容易,實則極為麻煩。

  哪個大勢力麾下的產業,不是遍布星空各界?

  哪個大勢力族人,會天天都等在自己地盤上,等著別人來滅族?

  往昔歲月中,但凡覆滅的大勢力,原因只有一個,老巢被人一鍋端掉,樹倒猢猻散,而后被其他大勢力吞并和瓜分。

  簡單而言,凡是動輒叫囂屠門滅族,斬草除根的角色,大多都是吹牛皮。

  蘇奕今日之所以揚言老魏若死,就讓古族云氏從世間除名,就在于,他有滅族的底蘊和決心!

  正因知道這一點,最后時刻,云長虹才會選擇認輸!

  以上,便是蘇奕無懼報復的底氣所在。

  今日之云家,老巢幾乎都已被踏破,留守在宗族的一眾頂尖大人物幾乎覆滅一空。

  根本不用想,接下來的云家,最要面臨的麻煩和禍患,遠比今日此時還要嚴重!

  天地俱寂,氣氛壓抑。

  那些云家族人神色黯然,悲慟憤怒,沉默無聲。

  蘇奕并未就此罷手。

  他一指其中一個云家老人,道:“帶人去收拾戰利品,順便把你們云家的寶物統統搬過來。”

  云家那些族人如遭雷擊!

  誰還不清楚,觀主這是要抄了他們云家的老底?

  遠處賓客都不禁倒吸涼氣。

  想一想,云家可是護道古族之一,底蘊可追溯到太古以前,常常以仙人后裔自居,他們的家底,絕對超乎想象的厚實!

  今日,若真讓觀主把云家的家底搬空,云家的處境注定雪上加霜,愈發不堪!

  “我只等一刻鐘。”

  蘇奕輕語道。

  一句話,就像催命符般,那些云家族人渾身一僵,內心雖憤怒無邊,可最終只能隱忍,陸續開始行動。

  遠處許多賓客見此,都不禁替云家感到悲涼。

  太慘了!

  被踏破祖庭,傷亡慘重不說,最終還要被抄家,任誰見到,誰能不為之唏噓?

  根本不用想,這件事傳出去,絕對會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引發天下大勢力震動。

  以后誰還敢和觀主掰手腕,古族云氏便是前車之鑒!

  極遠處天穹下。

  阮采芝在瘋狂逃竄。

  她身影若一抹流光,每一個閃爍,便挪移數千丈距離。

  “姓蘇的!你敢殺我派太上長老衛長甫、毀掉我派仙寶紫郢劍,就等著以后被清算吧!”

  阮采芝美眸中盡是恨意。

今日的遭遇,讓她這位舉霞境存在都受到莫大的刺激,內心積攢著無邊怒火  “這次回去之后,就稟報老祖,這姓蘇的……絕對留不得!”

  阮采芝剛想到這,忽地心生危險之感,身影猛地一頓,朝一側遠遠避開。

  在她原本佇足的那片虛空,一道紫色飛刀乍現,帶起滔天的妖光,將那片虛空齏粉。

  阮采芝背脊生寒,霍然抬頭。

  就見遠處天邊,出現一個身著風火道袍,仙風道骨的老者。

  赫然是覆山妖君黎鐘!

  “是你!”

  阮采芝驚怒,“怎么,你覆山妖君要和我神玄劍齋為敵?”

  黎鐘輕嘆道:“之前在云家的時候,老朽曾勸你們息事寧人,可道友卻不聽,還說老朽身后即便站著莫清愁仙子,也不夠資格摻合你們神玄劍齋的事情。”

  說到這,他神色認真地看著阮采芝,道:“現在,老朽想試一試。”

  阮采芝心中一沉,道:“之前,我說的都是氣話,若有得罪的地方,還望道友見諒,以后,我保證會予以補償!”

  她在之前的戰斗中,本就負傷在身。而黎鐘這位躋身太古九大妖君之列的老家伙,可遠不是尋常的舉霞境大能可比。

  別說她現在負傷在身,就是巔峰狀態下,都不見得是黎鐘的對手!

  卻見黎鐘笑了笑,聲音溫和道:“把你的命留下,就是對老朽的補償。”

  說話時,他邁步虛空,一身氣機牢牢鎖定阮采芝。

  阮采芝祭出道劍,聲音冰冷道:“我實在想不明白,你黎鐘為何要這么做,難道就不怕被我神玄劍齋清算?”

  黎鐘笑道:“我需要一個在蘇道友面前結下善緣的機會,相比這個機會,被你們神玄劍齋視作仇人又算得了什么?”

  阮采芝的心都沉入谷底,徹底明白了,這老家伙分明就是想拿自己的命,去換一個打碎自身詛咒的機會!

  “時間不多,還望道友成全。”

  黎鐘那溫和的聲音剛響起,就已直接動手。

  一口紫色飛刀掠空而起,斬向阮采芝,凌厲霸道。

  阮采芝豈可能坐以待斃,催動道劍,全力與之硬撼。

  可她不止實力差了一截,還有傷勢在身,僅僅片刻功夫,就被黎鐘一刀劈掉首級。

  拎著阮采芝的腦袋,黎鐘長吐一口濁氣,略帶遺憾道:“可惜,你的首級分量有點輕,還不知能否從蘇道友那里結下善緣。”

  “不過,也算聊勝于無,起碼……蘇道友可以明白我的誠心,如此,也足矣。”

  聲音還在回蕩,這位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蓋世妖君,已挪移虛空,朝金霞神山的方向掠去。

  沒有人知道,歷經今日金霞神山一戰,讓黎鐘愈發堅定了一件事,寧可費盡心思去結善緣,也絕無不能去得罪蘇奕。

  這個年輕人,太太太危險!

  不夸張的說,這時候,哪怕就是莫清愁讓他去和蘇奕為敵,他都不見得會答應。

  同一時間,金霞神山,云家的地盤上。

  蘇奕正在翻閱云長虹交出的兩塊玉簡。

這周末,要么5更,要么10更,肯定有一個,看金魚自身狀態。定下的目標,肯定會去努力實現,諸君放心,這個真不會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