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脅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金霞道場附近,一片動蕩景象。

  今日,原本是古族云氏的大喜之日,到處張燈結彩,高朋滿座,賓友云集。

  可此時,隨著蘇奕殺出重圍,劍斬神玄劍齋大人物衛長甫,整座金霞神山上下,陷入混亂之中。

  尖叫聲、驚呼聲不絕于耳地響起。

  遠處觀戰的賓客皆駭然退避,唯恐被波及到。

  那些古族云氏的尋常族人,也徹底慌了神,沒頭蒼蠅般四下逃竄。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他手持人間劍,身影掠空,朝云長虹殺去。

  鐺!!

  一聲震天巨響。

  云長虹祭出的一件防御法寶,直接在虛空中炸開。

  劍氣肆虐,將云長虹整個人轟飛出去,一擊之間而已,便遭受重創,軀體都在淌血。

  “斬!”

  阮采芝殺來,祭出一口流光溢彩的道劍,對蘇奕進行阻截。

  此女一身霓裳,美麗動人,看似年輕,實則是一個擁有舉霞境實力的恐怖存在。

  隨著她出手,劍氣呼嘯天地,無匹的仙光飛灑,凌厲無匹。

  “開!”

  蘇奕一聲冷哼,人間劍衍化輪回世界的輪廓,劍意遮天蔽日,硬生生擋住阮采芝的阻截,并將此女震得身影一晃。

  阮采芝黛眉微皺,俏臉上盡是凝重之色。

  不過,她不退反進,揮劍殺伐,攻勢愈發凌厲。

  那片虛空崩壞,劍氣如潮肆虐迸發。

  這女人的確很恐怖,劍道造詣驚天動地,遠遠不是當世那些合道境層次的逝靈可比。

  不過,當初在紫霄臺一戰中,蘇奕曾和十多位舉霞境層次的老家伙廝殺,自然清楚他們的底細。

  不可否認,舉霞境逝靈的確強大得離譜。

  可這等角色,根本無法全力出手。

  核心就在于,他們還無法真正不受周天規則的反噬,只能依仗一些秘寶,才能在世間行走。

  可如此一來,他們的實力必受到削弱。

  其二,輪回力量依舊足以威脅到舉霞境逝靈,哪怕不足以致命,可足以讓他們投鼠忌器,束手束腳!

  故而,無論在剛才滅殺衛長甫,還是在此刻和阮采芝搏殺,蘇奕根本沒有保留,直接用九獄劍氣息催動輪回力量!

  幾個呼吸間而已,阮采芝就被殺得節節敗退,快要招架不住。

  她又驚又怒,心中憋悶無比。

  若非周天規則制衡,讓她只能發揮出四成左右的道行,怎可能會被一個洞宇境界王逼迫得如此狼狽?

  更可恨的是,那輪回力量極端恐怖,讓她在應對時,根本不敢去硬拼,畏手畏腳。

  那感覺,就好像她是一片冰雪,而蘇奕手中的輪回力量,則像是一尊大火爐,少一碰觸,就會遭受融化的威脅。

  “長虹,帶族人撤回后山禁地,快!”

  天地間,響起云煥天的大喝。

  聲音響起時,云煥天已帶著十多位羽化境強者殺來,氣勢洶洶,一個個動用至強手段,配合阮采芝圍攻蘇奕。

  戰況愈發激烈,天搖地晃。

  金霞神山作為古族云氏的祖庭,覆蓋著不知多少威能莫測的禁陣力量。

  可此時,這些禁陣陸續在大戰中崩壞和覆滅。

以至于金霞神山上  下,也直接暴露出來,遭受到戰斗余波的沖擊,山體傾塌,建筑崩碎。

  一眼望去,到處是破壞凋零的景象!

  而在天穹下,蘇奕一人一劍,和一眾羽化境存在激烈廝殺。

  非但沒有被壓制住,反倒隨著時間推移,那些對手皆被他那恐怖的戰力所壓制。

  “死!”

  蘇奕縱劍怒斬,無匹的劍光席卷,直似星河垂落。

  剎那間,劍氣所過之處,諸般寶物被震飛,連帶著五個云家的羽化境人物躲閃不及,被轟殺當場。

  血灑青冥!

  “太強了!”

  躲在極遠處觀戰的那些賓客,都渾身發寒,如墜冰窟。

  一位舉霞境人物和云煥天等十多位羽化境強者一起聯手,竟都有支撐不住的跡象,被殺得節節敗退!

  “自以為憑借一座仙道劍陣,就能困住觀主,自以為憑借那紫郢劍為大殺器,就能將其輕松斬殺,到頭來,卻終究是一場空罷了。”

  黎鐘暗自感慨。

  他曾親眼見證,蘇奕當初是如何和十多位舉霞境大佬對抗的。

  哪會不清楚,蘇奕除了自身實力逆天,掌握著輪回力量之外,手中同樣有著極端恐怖的底牌?

  否則,怎可能輕松毀掉紫郢劍?

  連那一座仙道劍陣都不堪一擊?

  戰場中,輪回力量衍化六道虛影,鋪天蓋地,當即再有數個羽化境人物慘死當場。

  有的被轟碎道軀,神魂消散。

  有的被鑿穿咽喉,形神俱滅。

  有的在逃遁時,被茫茫劍氣掃中,直接在虛空中炸開,暴斃而亡。

  那血淋淋的景象,直似人間煉獄在上演!

  “撤——!快撤!!”

  云煥天嘶吼。

  他披頭散發,渾身染血,和阮采芝一起,帶著剩余的羽化境強者逃向后山禁地。

  蘇奕自然不可能就此罷手,直接展開追擊。

  云家后山禁地,仙光彌漫。

  轟!!

  當蘇奕追來時,一道恐怖的光焰沖出,化作漫天仙道符文,鎮壓了過來,虛空都隨之崩壞。

  那恐怖的毀滅威能,讓蘇奕眼眸不禁一凝,閃身避開。

  頓時,他原本佇足的地方,千丈虛空轟然焚燃炸裂,附近的山岳像紙糊似的焚化融化掉。

  而趁此機會,云煥天、阮采芝等人,皆逃進了后山禁地內。

  觀戰者無不瞠目結舌。

  觀主一個人,在云氏的地盤上,卻殺得云氏全族上下,不得不倉惶逃竄進自家的禁地躲避!

  這若傳出去,誰敢信?

  山河傾塌,大地滿目瘡痍。

  除了云家后山禁地,被視作世間第一流名山福地的“金霞神山”,大半都已淪為廢墟!

  天風呼嘯,夾雜著嗆鼻的血腥氣息。

  蘇奕毫發無損,一襲青袍獵獵作響,身上劍意之盛,通天徹地!

  眼見他持劍朝后山禁地殺去。

  一道震怒的大喝響徹:

  “觀主!你難道真不想讓這老瘸子活了?”

  云家的后山禁地,覆蓋著重重禁陣,仙光如瀑飛灑。

  而在禁陣內,云家族長云長虹滿臉鐵青,將一個骨瘦嶙峋的老者高舉起來。

老者頭發花白凌亂,面頰枯瘦凹陷,渾身血肉被一條  條拇指粗細的血色鎖鏈貫穿,傷痕累累,觸目驚心。

  瘸子老魏!

  早在觀主少年時,就陪伴在觀主身邊的老仆,一步步看著觀主成長為劍鎮星空各界的傳奇!

  同時,他也是魏山的義父!

  此時,他睜開渾濁的眼眸,艱難地抬起頭來。

  當看到外界那傲立天穹下的一道峻拔身影時,老魏眼神一陣恍惚。

  旋即,他咧嘴一笑,顫顫巍巍地喊了一聲:“少爺。”

  聲音嘶啞,虛弱不堪。

  明明負傷那般嚴重,處境那般不堪,可他蒼老枯瘦的臉頰上,卻盡是欣喜和欣慰。

  而這一聲稱呼,卻讓蘇奕心神波動,鼻尖發酸。

  觀主性情曠達,一生逍遙自在,無慮成敗,無懼生死,可在轉世之前,也有牽掛的人。

  比如老魏、魏山、青棠等。

  尤其是老魏,雖是觀主的老仆,可在觀主心中,卻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和自家親厚的長輩并無區別。

  便是觀主的道業力量徹底被融合之前,都曾叮嚀,希望蘇奕以后多多照拂老魏。

  而今,眼見老魏那般落魄凄慘的處境,蘇奕內心頗不是滋味,神色也變得冰冷下來。

  他沉默片刻,道:“放了老魏,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

  一句話,響徹天地,透著不容置疑的力量。

  后山禁地內,云氏一族的強者明顯都暗松一口氣,任誰都感受到,強勢如觀主,在此刻也選擇了退讓!

  這讓他們都意識到,老魏這個人質,足可脅迫到觀主。

  “放人可以,但你觀主必須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

  云長虹面色鐵青,冰冷出聲。

  “不錯,不付出代價,就想要人?癡心妄想!”

  云煥天殺氣騰騰。

  今日一戰,他們一族傷亡不知多少族人,就連祖地金霞神山都被毀掉大半,損失慘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在以前歲月中,何曾發生過?

  云家所有人內心都憋著一股火!

  “諸位,蘇道友已手下留情,眼下難得有了一個回旋余地,我勸爾等還是息事寧人為好!”

  這時候,黎鐘走過來,冷冷出聲。

  阮采芝嗤地冷笑,道:“息事寧人?黎鐘,別以為你背后站著莫清愁仙子,就可以摻合今日之事!告訴你,今天的事情,他姓蘇的不付代價,我神玄劍齋第一個不答應!”

  黎鐘眉頭一皺,正要說什么,被蘇奕揮手阻止。

  黎鐘頓時默然。

  而此時,老魏忽地開口:“少爺,這世上誰不知道,你向來不會因脅迫而低頭?”

  他眸光望著遠處的蘇奕,蒼老憔悴的面容上,盡是平靜,一字一頓道:

  “若少爺因為老奴而選擇退讓,老奴寧死不活!”

  聲傳全場。

  那決然的態度,讓不知多少觀戰者動容。

  而云家族人心中一緊,皆惱怒起來。

  云長虹直接一巴掌抽在老魏臉上,語氣森然,“老東西,哪有你說話的份?老老實實閉嘴!”

  說話時,他掌指發力,一舉封禁老魏的六識,讓其徹底失去說話的力氣。

  而這一巴掌,讓蘇奕眸子一下子變得冰冷無比,內心的怒火徹底被引爆,渾身都彌散出恐怖滔天的殺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