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星云信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遠遠地,當目睹紅云真人那霸道的雷霆手段后。

  黎鐘暗嘆一聲,內心涌起強烈的不甘。

  原本,有一個絕佳的雪中送炭的機會擺在面前,可偏偏就差那么一點,就此錯過。

  誰能甘心?

  “不過,也不能怪我,誰能想象,一向深居淺出,淡看風云的紅云仙子,會離開無定魔海?”

  黎鐘眼神復雜。

  紅云仙子,一個來歷神秘而特殊的仙之后裔,早在末法時代時,便從仙界來到人間。

  可有關她的身份和來歷,卻無比神秘。

  傳聞,她是仙界某個頂級仙君世家的大小姐,貴不可言,仙人見之,也得禮讓三分。

  也有傳聞說,她是仙界某位仙道帝君的關門弟子。

  總之,眾說紛紜。

  但黎鐘卻清楚,在太古時期,便是當世那些人間仙,在談起紅云仙子時,也諱莫如深,只說對方不是尋常的仙之后裔!

  “莫清愁仙子似乎知道一些內幕,若讓她知道,紅云仙子今日親自出動,幫蘇奕出頭,也不知會作何反應。”

  想到這,黎鐘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今日的事情,他也只能稟報給莫清愁,由對方來做決斷。

  聽到蘇奕的輕嘆聲,名叫星闕的土狗搖著尾巴就走過來,不滿道:“我家主上不止救了你一命,還把新釀的美酒贈你品嘗,你嘆個什么氣?”

  蘇奕笑了笑,俯下身子,抬手狠狠揉了一下狗頭,道:“你不懂。”

  土狗氣得齜牙咧嘴,差點忍不住咬蘇奕一口,這混賬,竟又揉它的頭,簡直太放肆!

  打開酒壺,輕飲了一口,一股清冽甘醇的芬香在舌尖綻開,旋即像一團綿柔的火線入喉,涌入四肢百骸。

  那一瞬,蘇奕渾身毛孔舒張,似飲仙露神釀,身心皆飄飄然,說不出的舒坦,而在之前廝殺戰斗中所遭受的傷勢,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便是那消耗大半的修為,都在飛快恢復著!

  “這酒……挺上頭的。”

  蘇奕忍不住又飲了一口。

  土狗哧溜一聲吞了吞口水,眼紅道:“廢話,上百種羽化靈藥釀成的美酒,能不上頭嗎?”

  話剛說完,它縮了縮腦袋,似唯恐蘇奕一言不合便揉搓它的腦袋。

  蘇奕笑了笑,目光看向紅云真人,道:“說實話,之前你若不出來,他們也奈何不了我。”

  紅云真人點了點頭,似表示認同。

  但旋即,她說道:“之前的戰斗中,你的底牌已暴露,不能再讓敵人摸清楚你的極限,否則,下次敵人再來時,必會準備必殺你的手段,弊大于利。”

  “除此,我認為,靠外力殺敵,雖一時痛快,卻不利于自身的修行。而剛才那些對手,對你而言,未嘗不是上好的磨劍石,以外力殺之,不免可惜。”

  蘇奕聽罷,深以為然道:“此言大善。”

  這一刻,他油然生出知己之感。

  無疑,紅云真人和自己一樣,求道于自身,而非依仗于外物,眼光和格局,絕非像符東離這樣用各種秘寶傍身的仙二代可比。

  “過段時間,我將前往一處仙人遺留的秘境走一遭,若是可以,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前往。”

  紅云真人忽地說道。

  蘇奕一怔,道:“去探尋仙緣?”

  “可以這么說。”

  紅云真人道,“那處遺跡,和一位仙界的大人物有關,現在時機不夠,入之必死,依我推算,半年內,隨著天地劇變的推進,覆蓋在那處遺跡的仙道禁陣力量,必會消散過半。”

  “不過,我懷疑那處遺跡內,極可能存在仙人所化的逝靈,故而,希望請你出手,一起去走一遭。”

  說到這,紅云真人道,“當然,我不會讓你白幫忙。”

  蘇奕晃了晃手中的一壺酒,道:“有這壺酒,便夠了。”

  紅云真人唇邊不禁泛起一絲笑意,道:“你倘若喜歡,等下次我再給你多帶一些。”

  蘇奕哪會拒絕?笑道:“那我先謝過了。”

  一側的土狗暗暗鄙夷,這家伙的臉皮可真厚!

  紅云真人取出一個僅僅三寸大小的青色玉符,遞給蘇奕,道:“這塊信符你拿著,等我前往那處仙人遺跡時,你只需手持此物,便可與我匯合。”

  這塊玉符明顯不簡單,其上鐫刻著繁密晦澀的仙道秘紋,僅僅彌散出的氣息,便給蘇奕一種巍然如山、其深如淵的感覺。

  而在此玉符背面,鐫刻著一朵星云。

  “此符也可以救命。”

  紅云真人道,“不過,依我看,除非是仙人逝靈出世,或者不受天地規則束縛的舉霞境人物出手,一般情況下,道友應該用不上此物。”

  蘇奕笑道:“最好如此。”

  接下來,紅云真人沒有再說什么,告辭而去。

  臨走前,那土狗飛快傳音提醒道:“小子,你可悠著點,非生死攸關的時刻,千萬別動用那塊秘符,那寶貝……”

  剛說到這,它就被紅云真人抓住脖頸后的皮毛,拎了起來,“走了。”

  一步之間,便消失不見。

  咫尺天涯,縹緲無蹤。

  蘇奕低頭看著手中的青色玉符,意識到這件信物的來歷,注定有著極特殊神異的地方!

  “仙人遺跡,也不知其內藏著何等造化……”

  蘇奕思忖時,收起玉符,轉身而去。

  此地山河皆凋零、大地坍圮,一片破敗枯竭的景象。

  量天山和紫霄臺,早已在之前的曠世大戰中崩碎消散,就像從世間抹除了一般。

  可今日這一戰,注定將影響天下大勢的走向!

  “主上,您為何會將星云秘符交給那蘇奕?”

  返回的路上,土狗忍不住問。

  紅云真人隨口道:“我為何不可以這么做?”

  土狗頓時語塞,憋得很難受。

  半響,它才低聲道:“我雖不明白主上此舉的用意,可若此符萬一遺失……”

  紅云真人打斷道:“遺失就遺失了,當初仙界爆發浩劫,群仙隕落如雨,不知多少大勢力就此湮滅,而我們如今滯留在人間,以后即便有機會返回仙界,怕也再回不到從前,既如此,何須在意這樣一塊秘符?”

  土狗眼神黯然,沉默不語。

  當初,他們從仙界來到人間,本是來避禍的,可誰曾想,這人間竟也爆發了一場浩劫,以至于到如今,他們皆淪為逝靈,人不人鬼不鬼。

  “主上,我們真的有機會再回到仙界么?”

  許久,土狗問道。

  “當然。”

  紅云真人不假思索,“時代在變,羽化之路都已重現,不出兩年,域外戰場也將重現,這世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當天,量天山紫霄臺一戰的消息傳出,天下為之轟動,掀起一場前所未有的軒然大波。

  “觀主,竟然沒死?”

  “何止是沒死,還大殺四方,力挫群敵!”

  “老天!”

  不知多少人震顫,瞠目結舌。

  紫霄臺上,觀主一人一劍,誅漁夫、畫師、鄧左、言道臨四位星空頂級大能!

  以一對百,滅上百羽化修士!

  這樣的戰績,太過輝煌和彪炳,讓人都有做夢般不真實的感覺。

  “此戰,足可用曠古爍今,前所未有來形容!而經此一戰,以后這天下,誰還敢妄言觀主將被淘汰?”

  有老輩人物震撼自語。

  “十多個太古道統、三大護道古族、以及諸多當世頂級勢力聯手,竟都被觀主殺得全軍覆沒!觀主他……真的是界王境?”

  許多人聽到消息時,都有懵掉的感覺。

  “何謂舉世無雙?何謂劍壓當世?這就是!”

  “你永遠可以相信,觀主是不敗的,無論是以前,還是在當下!”

  世間徹底沸騰,不知多少修士為之激動、歡呼。

  “觀主,才是永遠的神!”

  一些年輕一代的修士,更是將觀主推崇到極致。

  而對當世那些太古道統和頂級勢力而言,紫霄臺一戰,簡直就如一道響徹心頭的警鐘,讓他們無法平靜,遭受到沖擊。

  護道古族,鐘氏。

  鐘天權和一眾宗族大人物在紫霄臺一戰中殞命的消息,震動鐘家上下,讓不知多少人為此悲慟和憤怒。

  “敗了?怎么可能會敗?!”

  不知多少老人氣急敗壞,難以接受。

  護道古族,周氏。

  全族上下,披麻戴孝,縞素如雪。

  “此仇不報,我周氏何談在世間立足?”

  “且等著,他蘇奕這次雖獲勝,可也等于徹底和各大勢力結仇,他日,必將遭受清算!”

  類似的聲音,在周氏一族此起彼伏的響起。

  護道古族,虛氏。

  同樣是一副凄凄慘慘戚戚的景象。

  紫霄臺一戰,對他們這些護道古族的打擊太過沉重,不止折損了一批羽化境人物,且自身的威望也受到重創。

  這是以前根本不曾有過的事情!

  而對幻劍仙樓、黃泉魔山、天隱仙門這些太古道統而言,這一戰,也帶給他們極大的沖擊,鬧得灰頭土臉,顏面無光。

  敗得太慘了。

  上百位羽化人物,竟無一生還!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任誰都不可能善罷甘休!

  可不管是那些太古道統,還是當世最頂級的道統,誰都清楚,隨著紫霄臺一戰落幕,觀主的威望,注定將達到史無前例的高度!

  而誰想要再對他動手,怕都得好好考慮一下是否能承受那等后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