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趁我沒生氣,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以蘇奕如今的道行,要想滅殺那數十位羽化境強者,勢必要費一番功夫。

  但,既然都已開始拼底牌。

  以九獄劍的威能,自可一波把對手全都滅了!

  煙塵彌散,天地恢復如初。

  至此,來自不同陣營的上百位羽化境強者,皆殞命當場!

  其中既有二十余位合道境層次的逝靈,也有類似鐘天權、周寒山這等當世頂尖層次的神嬰境羽化人物!

  “小孽畜,你找死!”

  遠處,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虛空驟然龜裂,一道身影暴沖而來。

  赫然是那幻劍仙樓的枯瘦老者。

  他渾身殺氣滔天,一手托著赤色葫蘆,一手祭出一口仙劍,朝蘇奕怒斬而去。

  仙劍夭矯,幻化無量劍光,竟引發周天規則力量的波動。

  那恐怖的威能,遠遠超出尋常的仙道寶物。

  一眼望去,無匹劍氣斬落,直似要將天地劈開。

  蘇奕眼眸驟然一縮。

  這一劍的力量,完全不是剛才那些合道境逝靈祭出的大殺器可比,太過強大和霸道。

  無疑,枯瘦老者的道行極端恐怖,其祭出的仙劍,也絕非尋常的寶物可比。

  根本不敢遲疑,蘇奕動用九獄劍的氣息,再演輪回奧秘。

  那幽暗的輪回世界重現。

  最終,這一擊雖擋住那一劍的威能,可那一方輪回世界卻就此崩壞,所產生的戰斗余波,震得蘇奕身影一晃,氣血翻騰。

  “實力相差太過懸殊,那老家伙手中的仙劍也非尋常可比,若不放手一搏,怕是根本拿不下對方。”

  蘇奕眉頭皺起。

  “死!”

  枯瘦老者明顯徹底震怒,根本不留手,再度催動仙劍,橫空殺來。

  幾乎同一時間,撐著黑色遮天傘的符東離和其他那些恐怖存在,皆橫移虛空,朝蘇奕殺來。

  每個人,皆殺氣震天,所施展出的力量,遠超合道境層次的逝靈。

  除此,他們動用的秘寶,也無不神妙無比,威能莫測,超乎想象的可怕。

  瞬息之間而已,蘇奕就已陷入兇險莫測的處境中,被徹底圍困。

  人間劍鏘鏘而鳴,融合九獄劍的氣息之后,雖然能夠和那些恐怖的對手抗衡,但卻已經很難傷到對方。

  核心就是,這十多個老家伙,完全就不是合道境層次的角色,就連手中的寶物,都是仙道層次的瑰寶!

  相差實在太過懸殊。

  不過,蘇奕并不氣餒。

  他眸光冷冽,內心殺機蒸騰。

  他一生遇到過不知多少的兇險惡戰,與之相比,眼下的處境雖然不堪,但還談不上太過致命。

  轟隆!

  大戰激烈,天翻地覆。

  那十多位恐怖角色,出手皆毫無保留,步步緊逼,顯露出絕世之威。

  換做當世其他羽化境存在,怕早已被轟殺抹滅!

  “這都能擋住?”

  遠處,黎鐘在觀戰,眼睛都不禁瞪大。

  他清楚那十多人的底細,除了像符東離這樣的仙之后裔,其他老家伙生前皆是羽化路上最頂尖的霸主!

  擱在太古時代,也是名聞天下的舉霞境大能,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隨便拎出一個,都有著堪稱傳奇的過往,是那些太古道統中僅  次于人間仙的存在。

  誠然,如今那些老家伙如今都已淪為逝靈,并且,在戰斗中還必須祭出各種秘寶來遮掩自身的氣息,以此避開周天規則的反噬。

  可那些老家伙的戰力,依舊遠不是合道境可比!

  除此,他們祭出的寶物,也無一不是真正的仙兵,威能或許有損,但也遠超世間其他寶物一大截。

  然而,就是實在這等情況下,卻一時沒能拿下蘇奕這樣一個洞宇境界王,這讓黎鐘如何不驚?

  “除了輪回的力量之外,此子必然還掌握有另一種極端恐怖的底牌,若非如此,注定早已撐不住。”

  黎鐘心中喃喃。

  “也罷,待會在他落敗之際,我豁出性命,助其一臂之力便是!”

  黎鐘做出決斷。

  此次,他奉莫清愁之命而來,為的是在關鍵時刻雪中送炭,賣蘇奕一個無法拒絕的人情。

  這等情況下,他自不會眼睜睜看著蘇奕被其他人活擒。

  “諸位,一鼓作氣,先鎮壓此子,再剝奪其輪回,我等一一瓜分便是!”

  符東離聲音冰冷。

  “好!”

  其他人皆答應。

  他們的攻勢愈發狂暴迅疾,讓蘇奕的處境愈發不堪起來,身上都已開始負傷。

  可他神色淡然如舊,波瀾不驚,若真拼命,或許會付出慘重的代價,但,他有信心殺出一條血路!

  “不能再等了,一旦讓那小子落入其他人手中,還談什么雪中送炭。”

  黎鐘一咬牙,正要邁步朝遠處戰場掠去。

  可就在這一剎,他軀體一僵,瞳孔驟然睜大。

  那是?

  天地間,無聲無息地走來一個女人和一條土狗。

  女人荊釵布衣,烏黑的長發以木簪挽成松散的一個發髻,肌膚蠟黃,相貌平平無奇。

  唯有一對眸似一泓秋水般清澈明亮。

  至于那只土狗……和世俗中尋常可見的守山犬也沒什么區別。

  可當看到那女人和土狗時,黎鐘這等有著舉霞境道行的蓋世妖君,卻驚出一身冷汗,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這位仙子怎么來了!?

  “噓,別聲張,也別亂動,免得傷到自個。”

  土狗似察覺到黎鐘的目光,不禁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

  黎鐘默然,神色陰晴不定。

  而自始至終,那布衣荊釵的女子,根本沒有看過黎鐘一眼。

  她拎著一個陳舊的花籃,就如同一個鄉野村婦般,渾身質樸無華。

  可當她和那條土狗出現后,遠處正在圍攻蘇奕的那十多個恐怖存在,皆心有所感般,第一時間察覺到了。

  “紅云仙子!星闕真君!”

  許多人吃驚,臉色頓變,眉梢間浮現深深的忌憚。

  符東離眼皮也一陣亂跳,神色凝重起來。

  他故作淡然,笑著出聲:“紅云仙子?你也為輪回力量而來嗎?正好,我等即將擒下這小孽障,待會自會分給仙子一份!”

  這一刻,蘇奕同樣也看到了紅云真人和那條土狗,同樣能察覺到,這些圍攻自己的大敵,對紅云真人充滿忌憚!

  “這女人……遠比自己想象的更要不簡單啊。”

  蘇奕暗道,很是驚訝。

  “都已經看到我家主上來了,還不停手?”

  那條土狗翹著尾巴,

  揚起頭顱,傲然開口。

  此話一出,那些恐怖存在都不禁皺眉,神色間浮現陰霾。

  “星闕,你和你家主人姑且看著就行,我保證,這輪回之秘必然有你們一份!”

  符東離笑著開口。

  說話時,他們并未就此止手,攻勢反倒愈發凌厲。

  “哼!”

  土狗不悅,正欲說什么。

  自始至終神色恬靜一語不發的紅云真人忽地抬手一揚。

  那陳舊的花籃之中,忽地沖出一片紅艷艷的仙光,朝遠處的戰場籠罩過去。

  轟!!!

  仙光如火霞,瑰麗絢爛,當垂落時,則似蘊積著無邊的威能,瞬間而已,便把十多位恐怖存在震得橫七豎八飛出去。

  一擊而已,破開殺局,轟散群敵!

  那霸道的手段,讓蘇奕都不禁動容。

  這是何等寶物?

  竟強橫到這等地步?

  “該死!”

  “紅云仙子,你這是何意?”

  “難道想獨吞輪回不成?”

  場中,驚呼聲、大叫聲隨之響起。

  那些恐怖存在皆驚怒,一些老家伙更是被震得咳血,顯得很狼狽。

  “我和蘇道友曾結緣,不能看著他落入你們手中。”

  紅云真人輕聲細語。

  “結緣?”

  符東離忍不住怒笑,“大家都是為了輪回之秘,何必再遮遮掩掩?”

  他臉色很難看,畢竟,他也是仙之后裔,可就在剛才,紅云仙子根本不留情面,也將他震退!

  紅云真人沉默片刻,目光一掃符東離等人,輕聲道:“趁我沒生氣,滾!”

  言辭輕描淡寫,可卻霸道到極致。

  符東離等人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無比。

  誰都沒想到,紅云真人會如此不客氣!

  “讓你們滾呢,耳朵聾了嗎?”

  星闕喝斥。

  那枯瘦老者深呼吸一口氣,咬牙說道,“紅云仙子,你這么做,相信不止我幻劍仙樓不會答應,在場其他道友,也注定不會答應!”

  “不怕告訴你,我幻劍仙樓第九代師祖‘凌月虛’和其他一眾先輩,用不了多久,就將從沉寂中醒來!你……”

  話還沒說完,紅云真人眉頭微皺,手中提著的花籃中,掠出一片紅艷艷的仙光。

  仙光鎮殺而下,那枯瘦老者全力抵擋,可卻顯得不堪一擊,被直接轟飛出去,軀體殘破,差點一命嗚呼。

  那凄慘的模樣,讓其他人無不倒吸涼氣,徹底色變。

  “三個呼吸內,不離開,死。”

  紅云真人語氣平靜而清冷。

  符東離等人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可最終都妥協了,一個個憤然而去。

  “紅云!今天的事情,絕不會就這么算了!”

  遠遠地,傳來符東離那透著恨意的聲音。

  紅云真人沒有理會。

  她自顧自來到蘇奕身前,從花籃內取出一壺酒,“我前陣子新釀的一壺酒,你嘗嘗味道如何。”

  蘇奕怔了怔,將酒壺接過來之后,卻嘆了一聲。

ps:第五更送上!兄弟們可以來一波票票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