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今朝斬敵磨劍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皆空寺。

  “祖師,您覺得我觀主兄弟究竟會不會出事?”

  空照和尚忍不住問道。

  皆空劍僧都不禁有些不耐了。

  今天清晨開始,直至現在,空照和尚已問了足足三十九次!

  “你就對你觀主兄弟這般沒信心?”

  皆空劍僧沒好氣道。

  空照和尚道:“所謂關心則亂,便是如此,換做我不在意的,便是佛祖臨世,我都不聞不問。”

  皆空劍僧唇角抽搐,恨不得用戒尺打這廝一頓。

  一側的青釋劍仙不禁啞然失笑,道:“你倒是真性情,難得可貴,算起來,紫霄臺一戰應當已經開始,便是告訴空照道友也無妨。”

  空照和尚頓時豎起耳朵,道:“還請前輩賜教。”

  “大概是在上次那個裁縫的分身離開不久,蘇道友已證道洞宇境。”

  青釋劍仙輕語道。

  此時談起此事,他眉梢間不禁一陣恍惚。

  實在是,當初蘇奕證道渡劫的一幕,太過匪夷所思。

  空照和尚跳腳道:“什么?證道洞宇境?可我為何一點都沒有察覺?”

  青釋劍仙道:“當時,發生在凌晨后半夜,你已酣然入睡,自然不知道在那天晚上,蘇道友迎來了一場洞宇大劫。”

  空照和尚喃喃道:“不會吧,天劫雷霆滾滾,我焉可能沒有察覺?”

  皆空劍僧感慨道:“因為這一場天劫,才剛冒頭,就被蘇道友一劍劈碎,前后不過眨眼間,你睡得像根木頭一樣,焉能察覺到?”

  空照和尚呆住了。

  一劍破劫?

  觀主兄弟都生猛到這等地步了?

  “可他為何不告訴我?”

  空照和尚很憤慨,“合著,就我一個人被蒙在鼓里?”

  皆空劍僧沒好氣道:“你嘴巴太大了,若是知道,非宣揚得天下皆知不可。”

  空照和尚:“……”

  天穹下。

  蘇奕衣袍獵獵作響,不再保留一身修為。

  他峻拔的軀體內響起轟鳴如雷霆的聲音,澎湃如潮的大道力量,隨之轟然沸騰。

  那是洞宇境的力量!

  洞者,道之本源。

  宇者,無量空間之秘。

  洞宇,便是在體內開辟大道之界,如若一方混沌世的雛形!

  所謂“界王”這個稱謂,便是由此而來。

  踏足此境,體內大道爐鼎衍化為一方浩瀚的世界雛形,諸般大道力量衍化為日月星辰、山河萬象、天經地緯……

  一舉一動,舉手投足,便堪比一界之威!

  而蘇奕的洞宇境根基,則超乎想象的恐怖,所凝聚的世界,浩瀚無量,煌煌璀璨,直似無邊無垠般。

  早已遠遠超出觀主最巔峰時的洞宇境底蘊!

  前一段時間,他一直在皆空寺養心,淬煉和鞏固洞宇境層次的道行。

  也曾和青釋劍仙、皆空劍僧進行論道。

  最終,兩位在太古時期堪稱頂尖層次的大能一致評價,踏足洞宇境的蘇奕,已擁有堪比頂尖級合道境初期的逆天實力!

  像之前和漁夫等人對決,蘇奕也僅僅只在最后時刻,稍稍動用了一些洞宇境層次的力量,便輕松擊潰對手。

  也正如在漁夫隕落前,蘇奕所說那樣,他此次前來,就是要殺個痛快。

  而踏足洞宇境后的實力,便是蘇奕的底氣所在!

  此時,殺機如潮水起伏,天昏地暗。

  “殺!”

  上百位來自不同陣營的羽化人物,此刻一起聯手出擊。

  神輝蒸騰,寶光沖霄。

  一件件羽化級秘寶呼嘯而起,帶起絢爛刺目的光,一種種堪稱曠世的秘法轟鳴,掀起漫天毀滅洪流。

  這片天地似乎都要塌陷,承受不住那等威能。

  尤其是那些擁有合道境實力的逝靈,一個比一個恐怖,所動用的殺招,遠遠蓋過在場其他人。

  而面對這一擊,蘇奕不曾退避,反倒迎沖而上。

  人間劍清吟,當空揚起,那古樸的青金色劍身,就如世間最璀璨的一抹光,照亮山河。

  而隨著蘇奕揮劍斬落。

  天地都似被劈開,空間劇顫。

  一道足有千丈長的劍氣,裹挾著輪回奧義的力量,以開天辟地之勢,垂落人間!

  當這一劍的威能,和那上百位羽化境人物的聯手一擊撞在一起,直似發生末日天災般,八千丈山河,驟然陷入崩壞中,無匹的毀滅光焰席卷擴散。

  那片天地都一片白茫茫。

  不知多少秘法,在這一劍中崩滅。

  也不知有多少羽化級寶物,在這一劍之下被砸飛出去。

  尤其是隨著這一劍中蘊含的輪回力量擴散,帶給那些逝靈難以想象的沖擊。

  “不——!”

  有驚恐的尖叫響起。

  最前方的一些神嬰境逝靈,躲閃不及,剎那間就被輪回的力量抹滅,徹底消散于世間。

  不過,這一劍的威能,終究沒能真正破開上百位羽化境人物的聯手一擊,很快就被抵消瓦解。

  隨著那恐怖的攻擊余波席卷,蘇奕身影遭受到沖擊,蹬蹬蹬在虛空中倒退出數步。

  一身氣血都隨之劇烈翻騰起來。

  “看來,洞宇境初期的道行,還是有些弱。”

  蘇奕皺眉。

  而在遠處,當看到蘇奕擋住這一擊,那上百位羽化境人物都不禁受到沖擊,難以置信。

  須知,他們之中,僅僅合道境層次的逝靈,便有近二十位!

  再加上其他的羽化境人物一起聯手,那等一擊,足可輕松轟殺當世任何合道境存在。

  可此時,在正面硬撼之中,卻被蘇奕一個洞宇境界王擋住了!

  哪怕蘇奕被震退,看起來略顯狼狽,可終究是擋住了!

  “這擱在最為輝煌的太古時代,哪怕是在那些仙之后裔中,怕都找不出一個能與之比肩的吧?”

  有人震顫,感到不可思議。

  踏足洞宇境之后的蘇奕,完全不一樣了,完全無法再用境界的高低去衡量,強大到令人心顫!

  “不,是他執掌的輪回力量太過可怕,克制我等,以至于才在這一擊之中,葬送了一些同道。”

  陸長亭臉色難看。

  “此人不除,世無寧日,誰能寢食難安?殺!”

  大戰上演,察覺到蘇奕那恐怖的實力后,那來自不同陣營的羽化修士,全都感受到危機,再不敢有任何保留,全力出擊。

  轟隆!

  天翻地覆,萬象崩壞。

  蘇奕不曾退避,但已經不再硬拼。

  第一擊,他只是試一試自己的實力達到何等地步罷了。

  再去和上百位羽化境人物硬拼,或許能夠獲勝,但注定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他身影如若一道飛光,閃爍前沖。

  避開最為致命的殺招,震退迎面阻截的寶物,直接沖進敵人大軍之中。

  “死!”

  人間劍若摧枯拉朽,當空一掃,身前一批神嬰境層次的逝靈便橫死當場。

  鐺!!

  劇烈的碰撞聲響起,一桿銀色方天畫戟擋住了蘇奕的攻勢。

  是那個天隱仙門的黑袍中年,有著合道境層次的力量。

  之前在那一場大混戰中,蘇奕曾見識過對方道行的恐怖,生前絕對是一個極為頂尖的強橫人物。

  可惜,對蘇奕而言,這樣的阻截已經不夠看。

  隨著他身影前沖,人間劍掀起一道如山似岳的劍幕,如若六道輪回所化的大山般,直接崩開那一桿方天畫戟,震得那黑袍中年倒退出去。

  而趁此間隙,蘇奕早已收起劍落,劈殺一批對手。

  皆是神嬰境逝靈,來自不同的陣營。

  在輪回的力量面前,如今這些神嬰境逝靈,完全就不夠看,也再無法給蘇奕帶來任何威脅。

  須知,早在歸一境時,他不動用輪回力量,都能轟殺這樣的對手,更何況是現在?

  “鎮!”

  前方,一位古族虛氏的大人物暴喝,催動一尊大印,朝蘇奕鎮壓而來。

  蘇奕看也不看,橫劍一挑,大印砰的一聲四分五裂。而隨著劍鋒斬落。那古族虛氏的大人物,直接被劈成兩半!

  誠然,輪回力量無法克制當世的羽化境存在。

  可強大如漁夫、畫師這些星空巨頭都不是蘇奕的對手,更何況是其他人?

  一時間,蘇奕直似一道無堅不摧的尖刀,狠狠插入敵人大軍中,一路所過,殺出一條血路!

  所向披靡也不過如此!

  慘叫聲、驚恐尖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爆碎的法寶、潰散的秘術混雜著斷臂殘肢,在這動蕩而混亂的天穹之下撲簌簌飛灑。

  血腥,就像濃稠的染料,在戰場中蔓延。

  戰況太過慘烈了!

  那些個羽化境存在,在最近這一段時間,儼然代表著一個全新時代最巔峰的戰力,曾引發星空各界轟動、讓舉世震驚,億萬修士為之驚懼和敬畏。

  隨便拎出一個,都是足以讓世間界王境人物都只能低頭的存在!

  可此時,哪怕是他們在聯手的情況下,依舊沒能擋住蘇奕一人!反倒被殺得不斷有人傷亡!

  那一幕幕宛如煉獄般的血腥景象,若是傳到外界,勢必會引發天下轟動,讓人無法相信。

  而此時,蘇奕則感到無比痛快。

  他性情曠達孤傲,從不嗜殺,可這段時間卻被視作獵物對待,被重重圍困,內心早憋著一股火氣。

  而今,總算得以宣泄。

  心有萬丈不平意,今朝斬敵磨劍鋒!

  不殺個痛快,斷不罷休!

  ps:今天試試晚上8點前,能不能再來個3更!

  做到了,大家投一波票,做不到……大家晚上也有更新看!

  請:m.3zm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