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禍水東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朝蘇奕撲殺過去的,是一名黑衣男子。

  他身上氣息皆隱匿起來,身影則像完全融合在天地間,就好像自然而然拂過山崗的一縷清風。

  這樣的突襲,無疑很可怕。

  甚至,瞞過了在場那些羽化境人物,就那般悄然出現在紫霄臺之上。

  直至黑衣男子朝蘇奕撲殺那一瞬,才真正顯露出自身的力量。

  那是屬于神嬰境層次的力量!

  雙手十指如鉤,交織刺目的光,似云層中的神龍忽然探出的一對利爪,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也是這一瞬,遠處眾人才驚醒,意識到有人早已動手!

  蘇奕立在那沒動,但他已看清楚了對手的容貌。

  甚至,他清晰捕捉到,這黑衣男子眼神中盡是亢奮之色。

  眼見距離蘇奕只剩下三丈之地,黑衣男子的身影則像撞在一堵無形的墻壁上,軀體一個踉蹌,差點跌坐在地,眼前直冒金星。

  “都已踏足羽化之路,還玩這種陰損的偷襲,沒出息。”

  蘇奕輕語。

  這附近地帶,早被他以玄禁法則覆蓋,任何人闖過來,必會第一時間遭受壓制。

  黑衣男子驚駭,轉身欲逃。

  一道劍光一閃而逝。

  黑衣男子頭顱拋空而起,可霸道無匹的劍氣,更將其軀體徹底摧毀齏粉。

  一位神嬰境初期的羽化真人,就此斃命!

  干脆利索。

  境界雖一樣,但完全就沒法去和漁夫、畫師、言道臨、鄧左等人相比。

  這血淋淋的一幕,也讓遠處眾人皆吃驚,神色明滅不定。

  負傷如此嚴重,可竟然還能一劍斬殺神嬰境強者,這讓在場那各大陣營的大人物都有些皺眉。

  這觀主,真的已經強弩之末了嗎?

  剛想到這,就見紫霄臺上,蘇奕那殘破染血的身影微微搖晃,唇角淌出一縷血漬。

  雖然被他隨手擦掉,可這就如一個預兆,讓那各大陣營的大人物眼眸一亮。

  看來,觀主的確已撐不了多久!

  一道雷霆之音炸響,護道古族虛氏那邊,一位大人物走出,殺氣騰騰。

  “觀主,前不久你在無定魔海之畔,殺害我族多位族人,今日,你必須血債血償!”

  虛若霆,一位虛氏的羽化境老古董。

  他聲音還在回蕩,身影已化作一道狂暴的金色雷霆,朝紫霄臺上的蘇奕殺去。

  尚在半空,虛若霆右手一揮,漫天雷霆化作金燦燦的戰矛,如傾盆大雨般轟去。

  這一幕,讓各大陣營的大人物們哪還敢遲疑,皆第一時間出手。

  “一起上!”

  鐘天權大喝,他指尖一挑,祭出一件威能奇大的羽化級戰刀,沖霄而去。

  “既如此,手底下見真章便是。”

  自語聲中,黃泉魔山的陸長亭灑然一笑,邁步長空,其腳下尸山血海鋪路,如若魔神出征。

  “哈哈哈,那就試試誰能捕獵這姓蘇的!”

  豪邁的大笑聲中,南離凈土那邊,黑袍中年男子也動了,手握一桿銀色方天畫戟,破空而去。

  “爾等且在此掠陣,本座去走一遭!”

  一時間,天隱仙門、幻劍仙樓、萬化靈山等太古道統中,那些合道境層次的逝靈,皆全力出手。

  這片天地動蕩,恐怖的大道洪流席卷九天十地,諸般威能恐怖的寶物激射仙光,撕裂長空,滾滾羽化級秘術釋放,似不要錢般,掀起各種毀滅洪流。

  一眼望去,宛如遠古神話中的神戰爆發!

  妖修、魔修、劍修、道門大能……皆全力出動,掀起一場大混戰。

  瞬息而已,紫霄臺崩碎、整座量天山傾塌瓦解,那片天地之間,直似諸神出征!

  遠處觀戰者皆駭然,無不遠遠退避,根本不敢逗留。

  此時這一場大混戰中,上百位羽化人物出手時,無所忌憚,根本不在意場中那些觀戰者的生死!

  而蘇奕,早已第一時間沖上高空,來到天穹之下。

  “殺!”

  “殺!”

  “殺!”

  震天的喊殺聲中,各大陣營的羽化人物,全都將矛頭直指蘇奕一人而去。

  洶涌肆虐的寶物和秘法,將那片天地攪亂。

  蘇奕沒有硬撼。

  他施展飛光法則,身影如若瞬移的流光般,連連閃爍,避開那一重重恐怖致命的攻擊。

  在那些仇敵眼中,此刻的蘇奕,就像在拼命逃跑的魚兒,不斷在圍捕中亂竄,顯得極為狼狽。

  “觀主,你很幸運,將成為我九陰魔山的獵物!”

  有人大笑,阻截在蘇奕身前,揮動手中巨錘,帶著滔天的紫色神焰,狠狠砸過去。

  幾乎同一時間,在其他方向上,一眾九陰魔山的羽化人物沖來,徹底將蘇奕為困住。

  他們施展各自最強大的寶物,試圖一擊之下將蘇奕擒下。

  可根本不等蘇奕動手,天隱仙門的一眾羽化修士殺來,直接對九陰魔山的人出手。

  轟隆!

  這片虛空炸開,陷入莫大的混亂中。

  九陰魔山的圍攻被沖散了,一些強者還因此負傷。

  而蘇奕趁此機會,早已脫困,掠向遠處。

  “竟敢偷襲我們?艸你#¥的!”

  “殺!給老子弄死天隱仙門那些混賬!”

  這氣得九陰魔山那些強者破口大罵,怒火中燒,竟直接和天隱仙門的強者對戰起來。

  天隱仙門的強者哪可能隱忍?也直接出手!

  雖然,他們兩大陣營的人都清楚,這樣的廝殺只會便宜其他陣營。

  可大戰都已爆發,彼此都已殺出了火氣,誰還顧得了這些?

  遠處,正自在戰場中閃爍挪移的蘇奕,不禁一聲哂笑。

  這就叫烏合之眾!

  看似上百個羽化修士,實則來自不同的陣營,個個心懷鬼胎,這一切都已注定,他們不可能精誠合作!

  也根本無須蘇奕進行挑撥,當這一場大混戰拉開帷幕,當他們都為了活擒自己時,注定將引發諸多摩擦和沖突。

  手腕再通天,城府再深沉的老家伙,也都阻止不了!

  而蘇奕現在做的,就是渾水摸魚,以身為誘餌,牽著那各大陣營強者的鼻子走,讓他們沖撞、摩擦、廝殺!

  外人眼中,這一場堪稱曠世的大混戰,的確太亂了!

各大陣營的羽化修士,為了爭奪活擒觀主的機  會,一個個大打出手,甚至,彼此沖突廝殺起來。

  堪稱匪夷所思。

  而蘇奕,就像一條花不溜秋的泥鰍,在這一場混戰中騰挪轉移,不斷閃爍躲避。

  那等處境看似兇險到極致,隨時都會遭難,可每每都讓他險之又險地避開。

  而在他每次出現的地方,勢必會引來多個陣營的摩擦和競爭,各種廝殺沖突不斷上演。

  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那些猶如世間霸主般的羽化人物,明顯也都動了真火,一個個不顧儀態,彼此廝殺咒罵,場面亂成了一鍋粥。

  “哪個狗曰的偷襲本座?站出來!!”

  黃泉魔山的陸長亭怒吼,他被偷襲了,屁股被一道神焰擦中,燒得一片焦黑,氣急敗壞。

  “媽的,敢和我們動手?你們古族周氏是想被滅族?滾!”

  有人厲聲威脅,殺紅了眼睛。

  “我話撂在這,誰再敢對我們出手,別怪本座……哎呦!他娘的,誰扔的閃光符?”

  也有人看出局勢太混亂,意識到這樣下去,對誰都不利,紛紛勸解出聲。

  “各位,一切都是那觀主搞鬼!”

  “千萬別意氣用事,依我看,大家先一起合作,擒下此獠,再來商討瓜分輪回……”

  還不等說完,陸長亭已神色鐵青殺來,一刀劈了過去,“狗東西,你還敢叫囂,剛才就是你戳了我屁股一刀,對不對?給本座死!!”

  頓時,所謂的勸解無疾而終。

  事實上,這樣的大混戰中,除非有碾壓一切的實力的人站出來,或許才能壓制住這種彼此沖突的局面。

  否則,根本就行不通。

  而蘇奕,便利用這種混亂,身影閃爍穿梭在戰局中,不斷給不同的陣營嫁接禍水。

  就像一只無形的手,在制造沖突和混亂,把來自不同陣營的上百位羽化境人物玩弄于股掌之間,勾起他們彼此的怒火,引發一次次廝殺和混亂。

  可這種舉動也無比危險,簡直就如在刀鋒上起舞,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復的下場!

  一些老辣之輩,明顯都已品味出這一點,意識到蘇奕的用心,又驚又怒。

  根本無法想象,一個都已是強弩之末,且受傷如此慘重的家伙,怎可能還能掙扎到這等時候。

  太過反常!

  一個灰袍老者須發怒張,嘶聲大吼:“諸位,這其中有詐!觀主正在利用這一場混戰,讓我們彼此殘殺,快快停手!”

  有詐?

  許多人從怒火中冷靜下來。

  可眼見蘇奕又一次被圍困住,其他陣營的羽化境存在登時顧不上多想,瘋狂沖殺過來。

  而趁此機會,蘇奕又一次脫困,來到了那灰袍老者身前。

  “既然明知有詐,為何不逃呢?”

  蘇奕眼神深邃,冷幽幽看著那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渾身一個激靈,還不等他反應,人間劍橫空而起,將這灰袍老者誅殺當場!

  而蘇奕的身影,早已再次朝其他地方掠去。

  就如一道流光,走到哪里,哪里便掀起腥風血雨!

  ps:有童鞋提議每天若兩更,最好能一起更,這樣閱讀體驗更佳。

  不爆發的情況下,金魚會盡力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