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尚能戰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俱寂,四野無聲。

  一股無形的震撼力量,潮水般沖擊著在場每個人的心境。

  畫師、漁夫、鄧左、言道臨,哪個不是當代第一批踏足羽化之路的通天人物?

  哪個的戰力,不是神嬰境初期中的頂尖存在?

  尤其是在之前戰斗中,四位星空巨頭所展露出的氣魄、底蘊、手段,無不堪稱可怕。

  甚至,還各自祭出壓箱底的大殺器!

  可最終,他們還是敗了……

  在以一對四的情況下,一一殞命在觀主身前!

  這樣的結果,簡直石破天驚,超乎所有人的預測。

  那些太古道統的逝靈,神色皆陰晴不定,內心無法平復。

  之前,眼見蘇奕負傷慘重,他們都已準備出手,可到頭來,此戰結局逆轉,以蘇奕獲勝而落幕!

  而蘇奕顯露出的實力,甚至讓他們都無法揣測,因為太過反常。

  誰能想象,一個負傷那般慘重的人,會接連斬殺大敵?

  鐘天權、周寒山這些來自護道古族的當世羽化境人物,也都陰沉著臉,難以淡定。

  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全都始料不及!

  “贏了!”

  “我……我都懷疑是在做夢……”

  “我也是!”

  遠處山河間,嘩然聲四起,就如海浪般此起彼伏。

  每個人臉上,皆寫滿激動、恍惚和震撼。

  “可我為何會感覺,內心有些悵然和失落……就好像丟失了什么東西……”

  一個少年眼神惘然。

  此話一出,引來許多老輩人物共鳴。

  “因為,那些隕落的,皆曾是這星空各界的神話人物!”

  “過往漫長歲月中,他們的事跡,曾流傳天下,曾影響一代又一代的修道者,曾引領世間大勢的走向!”

  “當他們隕落,就如人們所共奉的神話墜落神壇,那往昔的傳奇事跡,也就此落下帷幕。”

  “千古英雄事,到頭來,終究化作一場空,這如何不讓人唏噓,不為之慨然?”

  那些老輩人物感慨,心緒起伏。

  畫師、漁夫、鄧左、言道臨都死了,可他們在此戰中展現出的胸襟、手腕和風采,注定將銘記于史冊,流傳于千秋萬代。

  是非成敗,自有后人評判。

  “觀主,才是永遠的神!!”

  有人激動尖叫,也引得場中愈發轟動。

  相比那些感慨唏噓,更多的人在激動和歡呼,熱血賁張,為觀主的風采所折服。

  最近一段時間,那些太古道統視觀主為公敵。

  那些當世頂級勢力視觀主為注定將落幕的舊時代傳奇。

  有人妄議,他必死無疑。

  有人評判,在這風云巨變的新時代,將由羽化境人物主宰沉浮,觀主注定要黯然凋零。

  ……甚至,就在這紫霄臺一戰爆發前,許多人認為,觀主有獲勝的可能。

  甚至,許多人懷疑,這位昔日的神話人物,會否有膽赴戰。

  可現在,那些斥責、妄議、評判、揣測,統統都成了笑話!

  觀主,一人一劍,獨闖紫霄臺,縱橫無可敵!

  場中沸騰的時候,蘇奕已飄然來到紫霄臺上。

  他長衫染血,軀體殘破,身上的傷口兀自在淌血,看起來觸目驚心。

可他卻似并不  在意。

  蘇奕凝視著鄧左之前遺落在地上的那一柄斷劍,自語道:“我雖不清楚,你們為何會與老裁縫聯手,但都已不重要,等他日我摘了這老陰貨的首級時,自可真相大白。”

  拿出酒壺,壺中酒頓時盡數傾倒于地。

  “諸位,恩怨已了,再不相欠,好走。”

  蘇奕眉梢間,盡是平靜和從容。

  忽地,一道淡漠冰冷的聲音響起:

  “觀主,敢問一句,尚能戰否?”

  一句話,字字如驚雷,轟震天地山河間,也將場中的嘩然聲壓住。

  場中頓時變得寂靜。

  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聲音傳出的地方。

  鐘天權!

  護道古族鐘氏的一位老古董,之前蘇奕前來赴戰時,此人曾出聲,要讓蘇奕低頭臣服。

  而蘇奕的回答,則是半年內,讓古族鐘氏在世間除名!

  此時,鐘天權憑虛而立,負手于背,神色淡漠冷酷。

  在他身后,一眾羽化級人物擁簇,陣容強大,更襯得他身份超然。

  “摘你首級如探囊取物,輕而易舉。”

  蘇奕目光看過去,“可敢來試試?”

  他渾身傷勢慘重,可當他的目光望過去,卻讓鐘天權眼眸瞇起來,心中不自覺發緊。

  “那倒是想試試!”

  一道沉渾的聲音響起,太古道統那邊,一個身著赤色道袍的男子站出來。

  他肌膚如玉石般白皙,容貌如青年,渾身有飛仙光雨飄灑。

  在他身邊,同樣追隨著一群羽化境強者,一個個氣息恐怖。

  場中騷動,認出那赤色道袍的男子,乃是來自太古道統黃泉魔山的一位大人物,名喚陸長亭。

  擁有堪比合道境層次的力量!

  在當今天下,能夠在世間行走的逝靈中,合道境已是最頂級的存在,在兩個月前,根本就見不到。

  也是隨著天下劇變,才讓陸長亭這等合道境層次的逝靈,擺脫周天規則的約束,可以行走世間。

  看到陸長亭走出,鐘天權眉頭微皺,不過也談不上意外。

  今天這量天山紫霄臺附近,分布著不知多少太古大鱷,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果然,就在陸長亭剛站出來,一道如若晨鐘暮鼓般的男子聲音響起:

  “莫著急,今天的局勢,誰都看在眼底,你們黃泉魔山想獨占獵物,怕是有些不自量力。”

  伴隨聲音,一群氣息恐怖的身影朝這邊掠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黑色寬袖長袍的中年男子,頭戴星虹冠,身后仙光映現出尸山血海般的景象,氣息恐怖驚世。

  南離凈土的強者!

  這是太古道統中頂尖級的妖道勢力,和護道古族周氏結盟,在最近這些年,廣受天下妖修,赫赫有名。

  而這,僅僅只是剛開始——

  隨著護道古族鐘氏、黃泉魔山、南離凈土等勢力站出來,陸續又有其他陣營的羽化人物表露出志在必得的態度。

  幻劍仙樓!

  萬靈仙山!

  天隱仙門!

  玄陰魔山!

  一個又一個在太古時期,就已堪稱是巨無霸的頂級勢力,陸續行動,殺氣騰騰。

  每一個陣營,皆有堪比合道境層次的逝靈坐鎮,少則六七人,多則十余人。

而在當代頂級勢力中,六大  護道古族中的周氏、鐘氏、虛氏,皆站了出來。

  隨著各大陣營的羽化人物出場,天地都變得壓抑,恐怖的肅殺氣息肆虐擴散,附近山河都籠罩在一眾讓人幾欲窒息的氛圍中。

  遠處觀戰者皆手腳發涼,心沉入谷底。

  之前,他們還在為觀主的彪炳戰績而振奮,為之喝彩。

  可現在,全都心中發堵,感到空前的絕望。

  這……還怎么打!?

  那各大陣營的羽化境存在加起來,足有上百之數!

  而更嚴重的是,觀主負傷慘重,早已是強弩之末。

  何止是實力懸殊,連數量上都完全沒法比!

  完全就是個無解的死局!

  “怎么,爾等此刻為何不歡呼觀主是永遠的神了?”

  黃泉魔山的陸長亭笑起來,只覺那些觀戰者的反應,太過有趣,像霜打茄子似的,徹底蔫兒了。

  不過,其他陣營的大人物,可沒有心思理會那些觀戰者。

  他們彼此對峙,蓄勢待發,身上殺機彼此對撞,讓這片天地籠罩在一種動蕩壓抑的氣息中。

  直似天上群仙臨世,彼此為敵。

  而他們的目的,皆是為了趁此機會,擒下蘇奕!

  誰又能不清楚,眼下是擒下蘇奕的絕佳時機?

  群敵對壘,局勢兇險,被視作眾矢之的的蘇奕,卻難得清閑起來。

  他所佇足的紫霄臺,直似風暴之眼,縱使群敵環繞,可卻沒有人敢輕易動手。

  倒不是懼怕蘇奕。

  而是一旦有人出手,勢必會引發其陣營的截殺和阻撓,從而引發一場不可預測的大混戰!

  “有意思,都當我為獵物,反倒彼此牽制起來。”

  蘇奕心中喃喃。

  他眸光深邃平靜,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實則,在他內心深處,已有沸騰的殺機在醞釀。

  過往那段時間,他被視作天下公敵,甚至一場群仙法會的召開,要讓他在半年內臣服,否則必殺之!

  就連護道古族周氏、鐘氏這些大勢力,都敢視他為獵物!

  真當他可以任憑拿捏,隨意踐踏?

  而今日蘇奕此來,一是為赴戰,二便是要借此機會,稱量一下這些大敵的實力。

  不殺個痛快,決不罷休!

  “姑且再等等,暗中定然還有不少大魚沒有跳出來。”

  蘇奕心中暗道。

  他氣定神閑,冷眼掃視全場。

  而在他身上,那嚴重的傷勢正自悄然愈合。

  “諸位,再這樣對峙下去,只會便宜了那姓蘇的,讓其恢復元氣!”

  鐘天權沉聲提醒。

  今天的局勢,遠比他預估中更嚴重和棘手,一場大混戰早已注定避免不了。

  在場那些羽化境存在目光閃動,神色各異,他們焉可能不清楚這一點?

  時間拖得越久,越有利于蘇奕修復傷勢,恢復道行!

  “那就手底下見真章!”

  有人冷然開口,擲地有聲。

  聲音還在回蕩,一道身影早已在無聲無息之間,出現在量天山之巔,像一道虛幻的影子般,朝蘇奕撲殺過去。

  ps:第二更晚上6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