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敬一杯酒 了一段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風呼嘯,吹得蘇奕那染血的衣袍獵獵作響。

  他似渾不覺身上的傷勢有多嚴重,拿出酒壺,舉在手中,遙遙敬了言道臨一下。

  “你和裁縫不是一路人,我明白。”

  說罷,蘇奕仰頭暢飲一口。

  言道臨眼神微妙,忍不住大笑起來,似無比欣慰和感慨,道:“此生能和你觀主為敵,我言道臨之幸!”

  說罷,他破空殺來。

  整個人如若一把劍,一身的道行和精氣神皆轟然燃燒。

  眾人皆震驚,都沒想到,此時此刻,言道臨竟以焚盡自身性命和道行為代價,欲和觀主做個了斷!

  一位頂尖層次的神嬰境存在的自爆,何等恐怖?

  就見天穹轟震,虛空炸裂。

  所有人眼眸刺痛,心神壓抑,恍惚間,只看到言道臨猶如化身一把劍,橫空而起,斬落人間。

  蘇奕卻輕聲一嘆,直至言道臨殺來,才將人間劍揚起,當空鎮壓而下。

  砰!!!

  那片虛空轟然紊亂。

  從言道臨身上爆綻出的神焰,一點點黯然熄滅。

  人們這才看清楚,言道臨的身影,被鎮在蘇奕身前三尺之地,軀體像龜裂的瓷器般,正在一寸寸瓦解!

  全場震撼,無不瞪大眼睛。

  言道臨以自毀性命和道行為代價,竟都沒能撼動蘇奕!

  “還有想說的么?”

  蘇奕問。

  言道臨欲言又止,搖了搖頭。

  死亡在前,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已無關緊要,終究是一場空罷了。

  “好走。”

  蘇奕收起人間劍。

  言道臨的身影徹底灰飛煙滅。

  至此,這位曾威懾星空各界漫長歲月的九天閣掌教,就此隕落。

  人們心潮起伏,猶如目睹一位傳奇,就此謝幕。

  “觀主,我有一劍,請你一觀!”

  驀地,鄧左開口。

  他似豁出去,豁達從容,一身衣袍鼓蕩作響。

  “可。”

  蘇奕頷首。

  鄧左輕撫手中斷劍,忽地搖了搖頭,將此劍扔了出去。

  而他身上的氣機,竟是在此刻打破了瓶頸般,轟然暴漲一大截。

  “臨陣破境!”

  場中響起驚呼聲。

  那些羽化境人物皆動容,看出鄧左的修為,從神嬰境初期一舉突破到了神嬰境中期!

  而作為羽化境人物,誰能不清楚,要想臨陣破境,何其之難?

  無疑,鄧左明顯早已遇到瓶頸,而正是在之前的廝殺戰斗中,激發他的潛能,讓他在這一刻勘破謎團,一步打破瓶頸,就此實現修為上的突破。

  “此等突破,當敬一杯酒!”

  蘇奕揚起酒壺,遙遙致敬,而后仰頭暢飲。

  鄧左拱手道:“多虧道友在前,讓我有機會打破瓶頸。”

  蘇奕笑了笑,道:“出手吧。”

  “好!”

  鄧左深呼吸一口氣,神色古井不波,凌空踏步而來。

  他儀態超然,似不食煙火氣息的仙,駢指為劍,指尖有一點鋒芒在以不可思議的態勢蓄積。

  鋒芒越來越明亮和璀璨,他身上的道行則似被抽空般,越來越虛弱。

  到最后,他眉梢眼角,都已盡顯疲態。

  可唯有眼眸中,盡是決然。

  天地在亂顫,恐怖的毀滅氣息,在鄧左的指尖擴散,似山崩海嘯般,席卷十方。

  這一劍,還未斬出,可那等威勢,已驚天動地!

  蘇奕感受著這一切,也不禁贊嘆,這些老對手中,若論劍道最精湛者,當屬鄧左無疑。

  “斬!”

  直至距離蘇奕只有九丈之地,鄧左一聲大喝。

  聲如九霄龍吟。

  而在他指尖,璀璨無匹的鋒芒驟然激射而出。

  這一瞬,天地黯然,萬象劇顫。

  遠處許多觀戰者皆下意識閉上眼睛,不敢再看。

  這一劍的威能,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可撼動人的六識,擊碎人的心境!

  便是當場那些羽化境人物,都無不運轉修為,才抵擋住這一劍所釋放出的威勢。

  這一剎,鄧左唇邊都不禁泛起一抹發自內心的笑意。

  這是傾盡他一身道行的一劍,也是他此生最得意、最強大的一劍。

  畢生求道,于此刻能斬出這等一劍,死亦無憾!

  不知何時,蘇奕收起了人間劍,身影屹立不動,右手五指捏為印,于虛空中連續砸出九次。

  轟!!

  迎面斬來的劍氣,何等霸道和璀璨,可在蘇奕一次次砸出的掌印前,最終被抵擋在蘇奕身前三尺之地,無法寸進。

  而后,這第一道劍氣砰的一聲寸寸崩碎。

  所有人都有懵掉的感覺。

  此時的蘇奕,都已負傷慘重到那等地步,可鄧左修為突破之后全力斬出的一劍,竟依舊被他擋住了!

  遠處,鄧左明顯也怔了一下,而后一聲苦笑,道:“我自以為最得意的一劍,不曾想,竟也這般不堪……”

  他看得出,蘇奕故意承讓,收起了人間劍。

  可也正因如此,讓他內心油然而生挫敗之感。

  “這一劍,已很難得,擱在數月前,我也必須全力出手,方才能化解。”

  蘇奕認真說道。

  鄧左沉默片刻,抬眼直視蘇奕,道:“多謝。”

  他的身影一下子像蒼老無數歲,肌膚龜裂,皺紋密布,而后像枯朽的木頭般,化作漫天灰燼飄灑。

  蘇奕一怔,眼神復雜。

  鄧左傾盡全力斬出的一劍,耗掉了那剛突破不久的全部道行。

  但,并不足以致命。

  可這一刻,鄧左卻選擇了自我了斷!

  寧死,也不愿死在他蘇奕劍下。

  骨子里的驕傲和決然,盡顯無遺。

  或者說,這是他選擇的一個最體面的一個死法。

  “好走。”

  蘇奕輕語。

  遠處觀戰者,則很難體會到鄧左的心境,當目睹他的死,只感到錯愕和震撼。

  更讓那些羽化境人物無法理解的是,觀主明明都已負傷到這等地步,仿佛隨時都會倒下,可為何還這般強大?

  不管如何,鄧左死了。

  這位太乙道門的太上長老,曾一個人撐起一方星空巨頭,也曾傲視星空各界,留下數不盡的傳奇佳話。

  而今,他也隨畫師、言道臨之后,殞命于紫霄臺之上,天穹之下!

  自始至終,漁夫沒有出手。

  而此時,也只剩下他一個人。

  很難形容漁夫此刻的神色,似悲慟、似蕭索、似無奈、似悵然……

  復雜無比。

  “老漁夫,我知道你這輩子最想殺死的人,必然是我。”

  蘇奕拿出酒壺,笑著致意,“畢竟,我曾鎮壓你無盡歲月,讓你生不如死,也曾毀掉你的山門。不管如何,今日你沒逃走,便值得我敬你一杯酒。”

  說罷,仰頭暢飲。

  漁夫一聲嘆息,道:“塵歸塵,土歸土,一切宿怨,的確已到了結束的時候。”

  頓了頓,他自嘲一笑:“更別提,我就是要逃走,你觀主怕也不答應。”

  說著,他取出一塊玉簡,隔空遞給蘇奕,“且收好。”

  這塊玉簡,是由裁縫所留,其中記載著蘇奕所想知道的一些答案。

  漁夫氣息洶涌,再不遲疑,直接動手了,社稷印裹挾著滔天的仙光,朝蘇奕轟殺而去。

  似他這般大人物,久經風浪,活過不知多少歲月,心境之堅,氣魄之足,絕非尋常可比,更不可能因為其他人的死,而就此頹唐和絕望。

  這就是當世星空巨頭的風采!

  若生在太古時期,每一個都能輕松踏足羽化之路,舉霞登仙,去和最頂尖的大教之主比肩!

  可惜,生不逢時,大抵如此。

  任憑你擁有驚世之才,可處在沒有羽化之路的時代,也終究只能止步不前,望洋興嘆!

  相比起來,之前死在蘇奕手底下的那一些羽化境逝靈,或許生前都很強大,可論底蘊、氣魄、胸襟,都無法去和漁夫、言道臨這些人相提并論。

  蘇奕沒有閃避,揮劍和漁夫激烈爭鋒。

  片刻后。

  蘇奕一劍劈碎漁夫的道軀,血灑青冥!

  臨死前,漁夫禁不住問道:“你負傷如此嚴重,可有把握殺出重圍?”

  這紫霄臺附近,分布不知多少大敵,群狼環伺,殺劫重重。

  而今,蘇奕負傷嚴重,哪怕獲勝,誰又能敢說,他可以活著離去?

  聽到漁夫的話,所有人都不禁豎起耳朵。

  蘇奕想了想,傳音告訴漁夫道:“我此次前來,不殺個痛快,不會離開。”

  漁夫愣住。

  而后,他禁不住大笑,似無比歡愉,“那我不妨告訴你,我此生最想殺死的,的確是你。”

  “但你不知道的是……我最佩服的……也……是你……”

  聲音斷斷續續,漸漸虛弱,直至微不可聞。

  這位星河神教的教主,軀體早已爆碎,而其元神也在這一刻就此消散不見。

  至此,畫師、言道臨、鄧左、漁夫這四位曾如若星空主宰般的存在,皆殞!

  當時,天地破敗,山河寥落。

  唯蘇奕一人,軀體染血,傲立天穹之下。

  遠處觀戰者,無不為之震顫,久久無法回神。

ps:5更完畢!累到腦袋嗡嗡的,兄弟姐妹們,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