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一拳轟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分生死,斷恩仇!

  蘇奕那云淡風輕的話語,卻有著不容置疑的力量。

  場中愈發死寂,萬眾矚目,屏息凝神。

  “三位,且容我先稱量一下觀主!”

  畫師眸子中神芒一閃。

  他身影軒昂,白袍如雪,英俊風流。

  此時隨著他發聲,一身氣息隨之變化。

  虛空劇顫,一片如墨般的飛仙光雨涌現,在畫師身影四周,繪制出一副潑墨畫卷。

  畫卷內,大道法則締結為一片含苞待放的蓮花,搖曳生姿,似隨時都能活過來一般。

  一股迫人的威勢,隨之如颶風般擴散全場。

  “這般底蘊和氣息,擱在太古時期也可評為上一品,屬于萬中無一!”

  一些太古道統的逝靈動容。

  他們生前皆是羽化路上的大人物,一眼就看出,畫師在神嬰境的根基,淬煉得雄厚無比,遠超尋常之輩。

  “正常,在當今世上,但凡能第一批踏足羽化境的角色,皆在洞宇境中滯留了不知多少歲月,也因此累積了超乎想象的龐大底蘊。”

  有老輩逝靈低語,“除此,這些當世之輩,無不是星空巨頭級人物,無論底蘊、氣魄、天賦、才情,皆遠遠凌駕于同境之人。”

  “若換做是在太古時代,以這些人的能耐,根本不愁無法踏足羽化之路,便是舉霞登仙,也絕非不可能。”

  “歸根到底,他們以前生錯了時代,而今只要機會來臨,便可扶搖而上,展露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底蘊。”

  ……許多目光都聚焦在畫師身上,為之震顫。

  才踏入羽化境,就已擁有頂尖層次的雄厚底蘊,這讓那些太古道統的逝靈都感到驚艷。

  “來,在這萬丈云海之上,痛快一決!”

  畫師一聲長嘯,身影憑空而起,來到天穹之下,儀態張揚,神威驚世。

  蘇奕眉頭微挑,笑起來。

  這老東西,擱在以前時候,可根本不敢出現在自己面前。

  可如今他竟敢第一個來挑釁自己,無疑,在踏足羽化境之后,讓畫師信心膨脹了!

  “你們不一起上?”

  蘇奕目光一掃漁夫、鄧左、言道臨三人。

  “不著急。”

  漁夫好整以暇道,“對付你觀主,徐徐圖之最為穩妥。”

  天穹下,畫師眉頭皺起。

  觀主這是認為,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也罷,今天我們彼此將生死離別,無論你們想如何戰,我成全你們。”

  蘇奕笑了笑,身影憑空消失。

  下一刻,他已來到天穹之下。

  氣息淡然如舊,渾不見任何鋒芒。

  畫師直接出手,那一幅繚繞在身體四周的畫卷橫空而起,朝蘇奕鎮壓而去。

  畫卷內,蓮花搖曳,悄然綻放。

  黑色的羽化法則交織,流淌在花瓣之上。

  極致的美麗,也極致的危險!

  場中不乏擁有堪比神嬰境實力的逝靈,當目睹這一擊時,皆臉色微變,背脊生寒。

  這等威能,足可以對他們產生致命威脅!

  這一擊,畫師的確并未保留,乃是他踏足羽化境之后,一身道行的體現,傾盡全力!

憑這一擊,足以滅殺當  世那些神嬰境逝靈。

  而這,也是畫師敢于一對一挑戰蘇奕的底氣所在。

  附近虛空轟然龜裂炸開,承受不住那一幅畫卷的威能,刺目的仙光激射,似將四面八方都覆蓋其中。

  蘇奕沒有閃避。

  他邁步長空,掌指如劍,當空一劃。

  無匹璀璨的劍芒乍現,那一幅畫卷崩碎炸開。

  “觀主,你上當了,我的摹天法則,可不是這么好接的!”

  畫師大笑。

  聲音響起時,爆碎的畫卷中,蓮花搖曳,無數花瓣飄落,將蘇奕整個人籠罩其中。

  每一片花瓣看似輕柔美麗,當落下時,則化作最迅疾凌厲的電弧,透著狂暴的毀滅威能。

  當萬千花瓣飄落,那等一擊,足可轟殺同境羽化修士!

  蘇奕哦了一聲,周身彌漫出玄奧莫測的道光,任憑那萬千花瓣如何凌厲,卻始終無法碰觸到蘇奕。

  “好像……也不過如此。”

  隨著蘇奕輕語,他身上道光大盛,萬千花瓣轟然崩碎,被輕而易舉磨滅。

  畫師的笑容頓時凝固。

  不敢遲疑,他再度出手。

  嘩啦!

  天穹中,仙光蒸騰,涌現一幅浩浩蕩蕩的星河畫卷,若真實的星空臨世,天地隨之一黯,也將蘇奕整個人覆蓋其中。

  可僅僅瞬息,一道耀眼的劍氣長虹橫空而起,撕裂那條星河,鑿破天宇,朝畫師斬去。

  “凝!”

  畫師舌綻春雷,一道畫卷化作遠古神山,橫亙身前。

  他的攻擊,以天地萬象為畫卷,每一幅畫卷落下,便是一種恐怖無邊的攻擊,活靈活現,威能滔天。

  那等風采,引起場中不知多少驚呼。

  可更讓人震撼的,則是蘇奕的戰力。

  就見那橫空而起的一劍斬落,那一座由畫師施展出的遠古神山簡直如豆腐似的,轟然崩碎,四分五裂。

  而畫師只覺一股沛莫能當的巨力撞來,就仿佛天神舉起泰山砸過般。

  畫師全力硬撼,依舊被這一劍震得身影搖晃,渾身氣血翻騰,臉色不由微微一變。

  而蘇奕已凌空踏步,橫擊而至。

  他青袍飄曳,赤手空拳,可渾身卻有無堅不摧的劍意在蒸騰,壓迫得那片天宇劇烈亂顫。

  全場為之側目,無不被驚到。

  “這就是觀主的戰力?果然恐怖!”

  “怪不得觀主大人敢獨自前來赴戰,原來他的道行,早已可以撼動當世那些踏足羽化之路的巨頭。”

  ……場中沸騰。

  “這觀主,的確太過變態,擱在太古時期,除了那些來自仙界的仙之后裔,幾乎很難找到能夠與之比肩者。”

  那些太古道統中的逝靈眸光閃爍,皆動容不已。

  無論是皆空寺一戰、還是神工坊一戰,早已讓天下修士了解到蘇奕的道行是何等逆天。

  可當真正目睹他戰斗時的風采,依舊令人倍感震撼!

  轟隆!

  云層崩碎,十方皆顫。

  天穹下,大戰在激烈上演。

  畫師渾身仙光洶涌,舉手投足,似在天地間潑墨揮毫,一幅幅神妙莫測的畫卷隨之出現。

畫卷或繪制雷霆、神焰、洪流、山河,或繪制兇禽仙獸、各種絕世大  威能無不強大之極。

  蘇奕的反擊很簡單,或者說堪稱霸道,掌指如劍,筆直前推,一幅幅畫卷,在他身前炸開,化作繽紛的光雨激射。

  一路摧枯拉朽!

  到最后,畫師神色已變得無比凝重,再不敢遲疑,祭出道兵。

  一支若枯木削成的灰色畫筆,出現畫師手中。

  隨著他手腕抖動,筆鋒隨之當空一勾。

  咔嚓!

  虛空被劈出一道狹長裂痕,一道刺目的閃電垂落,彌漫著一股凜凜天威。

  蘇奕眼眸微凝,揮拳與之硬撼,卻被轟得身影一晃,手掌五指被劈傷,皮肉綻開,血肉模糊。

  觀戰者無不震驚,情不自禁緊張起來。

  “觀主,亮出你的佩劍!”

  遠處,畫師冷冷開口。

  在他手中,枯樹枝似的畫筆吞吐混沌氣息,牽引周天大勢,一時間,那片天穹涌來滾滾烏云,有絢爛無匹的雷霆在其中翻騰。

  鎮霄筆!

  由羽化級天材地寶“殛雷玄木”的本源樹心煉制而成,可牽引天地大勢,引發九霄雷罡!

  “收拾你一個,還無須動用佩劍。”

  蘇奕甩了甩胳膊,隨著化生法則的力量流轉,那血淋淋的右手頓時恢復如初。

  他身影前沖,演繹飛光法則的奧義,快若瞬移,朝畫師殺去。

  天穹劇顫,一片雷霆垂落,絢爛的電光照亮天地,白茫茫一片,那等威能,讓場中許多逝靈都毛骨悚然。

  可蘇奕不閃不避,掌指握拳,如神人擂動鼓槌,當空一砸。

  雷霆如瀑,被一拳轟爆。

  拳勁中透發出的劍氣,直似一方青冥天下臨世,那是玄墟奧義的威能,隨著這一拳席卷而去。

  畫師臉色驟變,連連劃動鎮霄筆,才將這一擊化解。

  還不等其還擊,蘇奕憑空一閃,如若瞬移般,舉拳轟來。

  那白皙的拳頭縈繞著燦若朝霞的光,似一方青冥天下轟然壓迫而至,拳勁還未迸發,附近千丈虛空已轟然崩塌。

  畫師背脊發寒,全力以鎮霄筆硬撼,滾滾雷霆瀑布轟然迸發,讓那片天穹下都一片炫亮,宛如爆發末日雷劫。

  可很快,這滾滾雷霆瀑布就被轟破!

  蘇奕這一拳太過凌厲,宛如勢如破竹,鑿破長空,狠狠轟在畫師的鎮霄筆上。

  砰!!

  混沌氣息彌漫的鎮霄筆劇烈顫抖,終究沒能擋住蘇奕的拳勁,被直接轟開。

  而蘇奕的拳勁余勢不減,順勢轟在畫師的胸前,他身上的護體法寶以及罡氣隨之轟然爆鳴。

  那一瞬,不知多少護身法器炸碎,爆綻出刺目的碎屑和光雨。

  而畫師整個人直接被轟得倒飛出去!

  全場震顫,不知多少人為之為之瞠目。

  蘇奕這一拳,硬生生打出一種開天辟地、攻無不克的大氣魄!強大到讓人膽寒!

  便是那些太古道統的逝靈、以及鐘天權、周寒山這些當代羽化境人物,也無不色變。

  開戰至此,尚不到片刻功夫,哪怕畫師動用其道兵,都沒能擋住蘇奕的攻勢,在此刻被一拳轟飛!

  這完全出乎人們意料。

  而蘇奕那強勢霸道的手段,也在此刻徹底轟動全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