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分生死 斷恩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鄧左的話,得到了言道臨和漁夫的認可。

  觀主的性情向來如此。

  “其心如其劍,一往無前,無所掛礙,若非如此,過往那漫長歲月中,這星空各界,焉可能會被其一劍壓蓋?”

  言道臨輕聲道。

  漁夫嘆道:“的確,這世上恐怕也只有那家伙真正能做到無懼生死,寵辱不驚。”

  他們都是觀主的仇敵。

  可在談起觀主時,誰都無法否認,這是一個強大到再如何重視都不為過的對手!

  交談時,忽然聽到一陣山呼海嘯的驚呼聲。這驚呼聲越來越大,充塞整個天地。

  言道臨、畫師、漁夫、鄧左皆抬起眼眸,望向遠處。

  他們知道,觀主來了。

  蘇奕來了。

  孑然一人,一襲青袍,背負雙手,神色淡然的一步步從天穹遠處走來。

  無數目光,齊刷刷匯聚在他一人身上。

  驚呼和嘩然聲隨之如洶涌的浪潮,在天地間此起彼伏的響徹。

  “觀主大人他……竟真的來了!”

  許多人心潮澎湃,激動得難以自已。

  “雖然早知道他今日有來無回,可僅憑這份敢于單刀赴會的膽魄和勇氣,就讓人無法去詆毀他。”

  一些逝靈中的大人物皆很感慨。

  當世之輩,竟還有這等睥睨傲世的劍修,著實太少見了。

  哪怕擱在太古時期,都稱得上鳳毛麟角!

  “人死了,一切成空,換做我是他,必會蟄伏和隱忍,待他日進軍羽化境之后,再劍指天下,橫擊世間一切敵。”

  有來自太古道統中的強者道,“而像他這般,或許稱得上神勇蓋世,膽魄無雙,可……何嘗不是在逞匹夫之勇?”

  一些來自護道古族的老人聞言,眼神都有些微妙。

  換做其他人,如此評價倒也中肯,換做觀主,可不行!

  觀主前世,之所以能劍鎮星空各界,便是靠著一把劍硬生生從無數戰斗中殺出來的。

  他若會隱忍和退讓,注定不可能擁有那等堪稱舉世無雙的傳奇過往!

  “觀主大人,今日之戰,本就不公平,您為何要來?”

  猛地,一個年輕人鼓足勇氣,大聲詢問。

  蘇奕腳步一頓,抬眼看向那年輕人。

  那一瞬,年輕人呼吸一窒,空前緊張起來,可兀自倔強地抬眼看著蘇奕,滿臉的不解,似非要得到一個答案。

  蘇奕笑了笑,道:“舉世有敵,不勝歡喜。”

  說著,他徑自朝遠處的量天山行去。

  “舉世有敵,不勝歡喜……”

  年輕人喃喃自語,神色惘然,這究竟是怎樣一種心境?

  在場許多人也都錯愕,萬沒想到,會從觀主口中得到這一個答案。

  可仔細品味,卻讓人從這寥寥八個字中,感受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大氣魄!

  “不勝歡喜?依我看,也可能會是一場空歡喜!”

  一道淡漠的聲音響起,引發場中騷動。

  就見護道古族周氏那邊,老古董周寒山開口了,“觀主,你且好好看看這場中,僅僅羽化境人物,便不下上百位,而在暗中,更不知有多少人在盯著你!”

  “你……還能歡喜得起來?”

  兩個月前,神工坊一戰,蘇奕斬殺他們周家一眾大人物,此仇,周寒山當然不會忘。

  氣氛悄然壓抑下來,天地間都彌漫上肅殺的氣息,讓人心顫。

  “且不管其他人,要不你也去紫霄臺上走一遭?”

  蘇奕語氣隨意道。

  周寒山神色一滯,旋即冷哼道:“等你有命先活下來再說吧!”

  蘇奕一聲哂笑,再懶得理會。

  周寒山臉色明顯陰沉不少。

  誰能看不出,論氣勢,這位來自古族周氏的羽化境人物,已遜色一截?

  “觀主請留步。”

  又一位大人物站出來。

  峨冠博帶,童顏鶴發,正是護道古族老古董鐘天權。

  他也是當今天下最受矚目的羽化境人物之一,并且傳聞是第一個踏足羽化之路的當代大能。

  “說。”

  蘇奕言簡意賅。

  “前不久的群仙法會上,來自太古道統的一些道友和仙人后裔已表達態度,半年之內,只要你臣服,可免一死。”

  鐘天權語氣緩慢道,“不知你考慮如何?”

  此話一出,那些太古道統中的大人物,更是將目光齊齊凝聚在蘇奕身上。

  蘇奕隨口問道:“此事,與你鐘家何干?”

  鐘天權眉頭皺起,道:“我們鐘氏的態度,和太古道統幻劍仙樓的態度一樣。”

  眾人皆是一驚。

  這等于是旗幟鮮明地表態,他們鐘氏要和幻劍仙樓同進同退!

  蘇奕卻僅僅只嗯了一聲,道:“既然如此,我也表個態,半年之內,你們鐘家必將從世間除名。”

  說罷,他繼續朝量天山行去。

  而他那番話,則在場中掀起莫大的波瀾,嘩然聲四起。

  誰能想象,今日在這殺機重重的量天山前,孤身一人前來赴戰的觀主,竟還如此強勢?

  鐘天權禁不住一聲大笑,道:“這若是你今日的遺言,必會成為天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那些太古道統的逝靈,眉頭皆皺起。

  這觀主,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道兄,千萬小心一些,你眼前所見,僅僅只是這一場殺局的冰山一角!”

  忽地,蘇奕耳畔響起一道傳音聲。

  是莊壁凡。

  這個在以往最喜歡出風頭的老家伙,此刻卻混跡在人群中,顯得無比低調和內斂。

  “我莊家已經和一些太古道統搭上線,了解了一些內幕,今天的殺局,極可能會變成一場大混戰!”

  “尤其是在那些太古道統和仙人后裔中,都無法容忍你身上的輪回力量被其他人奪走!”

  莊壁凡飛快傳音,提醒蘇奕,“你可千萬別不當回事。”

  蘇奕笑了笑,傳音道:“你啊,姑且看戲便可。”

  莊壁凡原本還有一肚子話要說,可見此只能作罷。

  “也對,觀主這家伙,或許是另有依仗,肯定也早清楚今天這場殺局的一些真相……”

  莊壁凡暗道。

  量天山附近,分布著的幾乎都是羽化境人物,來自不同的陣營,足有上百之眾,一個個氣息滔天。

  尋常之輩,怕都不敢靠近,承受不住那等威壓。

  可蘇奕卻似渾然不覺。

  他眼眸神色,無喜無悲,沒有一絲感情,視諸多羽化人物,如一塊石頭、一只螞蟻、一根草芥般。

  直至蘇奕的身影來到量天山之巔。

  場中所有的目光,也都齊刷刷匯聚過去。

  這一場約戰,即將上演!

  一方是踏足羽化境的當世巨頭,早在過往歲月中,就是星空各界最頂尖的大能人物。

  一方是觀主!

  只一個稱謂,便足矣。

  所有人都有預感,這注定是一場將載入史冊的曠世之戰,也注定將影響和改變整個東玄域的格局!

  天穹湛然,紫色云霞彌漫。

  那位于量天山最高處的紫霄臺上。

  當看到蘇奕漫步而來,言道臨、漁夫、鄧左和畫師四人皆停下手中動作。

  他們立在不同的方位,儀態從容。

  而在他們每個人身上,皆有無形的大道力量在醞釀,或霸烈若雷霆,或磅礴若汪洋,或縹緲如輕煙,或冰冷若寒霜。

  天地肅殺,湛然的天穹隨之陰沉,虛空中,紫色云霞悄然崩碎,消弭無蹤。

  有無形的力量波動化作罡風,吹得蘇奕一襲青袍獵獵作響。

  “這一戰,的確很不光彩,而你能來,更讓我感到慚愧。”

  鄧左一聲輕嘆。

  身為踏足羽化境的存在,還聯手來對陣觀主一人,的確太不光彩了。

  “既然是要了斷過往恩怨,分出個生死成敗,就無須談什么光彩與否,待會開戰,全力出手便可。”

  蘇奕淡然道。

  鄧左一怔,頷首道:“自當如此。”

  言道臨忽地站出來,目光掃視遠處眾人,語氣平靜道:“自現在起,誰若摻合此戰,我等必不答應!”

  聲傳天地,回蕩于山河之間。

  全場死寂,人們神色各異。

  漁夫掌心一翻,一塊玉簡浮現而出,“老裁縫曾說,只要你贏了,就把這塊玉簡交給你,說著其中有你想知道的答案。這老東西雖然陰險,但既然答應過的事情,不會食言。”

  蘇奕道:“那就姑且由你保管。”

  “觀主,開戰之前,能否容我為你作畫一幅?”

  畫師忽地笑吟吟開口,拿出了一支纖細的畫筆。

  蘇奕挑眉,道:“有何意圖?”

  畫師神色鄭重,認真說道:“為了不讓后世之人,忘卻你的遺容。”

  作畫,是為了描摹觀主的遺容!

  全場騷動,誰能聽不出,這看似莊重的言辭,實則充斥著一股毫不掩飾的挑釁?

  “還是和以前一樣,就屬你畫師最上不得臺面。”

  蘇奕微微搖頭,道,“過往那漫長歲月中,雖然曾經為敵,可你們也都有可堪入眼之處。”

  “可如今,你們卻甘愿和裁縫一起聯手在此布局,說實話,從得知消息那一刻,我就已對你們感到失望。”

  鄧左發出一聲輕嘆。

  漁夫好整以暇。

  言道臨神色平靜,似置若罔聞。

  畫師則笑起來,說道:“將死之人,又有什么資格對我等失望?這番話,才最上不得臺面。”

  蘇奕沒有理會。

  他拿出酒壺,仰頭飲了一口,道:“無須廢話,今日此間,自當分生死,斷恩仇!”

  此話一出,天發殺機,風云變幻,山河俱寂。

  ps:明天爭取來個5更!

  紫霄臺對決是個大劇情,壓力很大,寫的也很艱難,常常寫了又刪,刪了又改,一切都會了把劇情寫精彩。

  像那些對手的一些對話,一些描摹蘇奕心境的言辭,修改了好多次。不過還好,總算寫出一些讓我自己滿意的。

  明天的劇情,直接開打!

  有童鞋說,蘇姨又要渡劫殺敵什么的,放心,沒有。蘇姨將敬一杯酒,了一段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