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明知必死 他也會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星河神教的山門,早已化作廢墟。

  漁夫獨自一人立在那傾塌的山門前,沉默許久,長吐了一口氣。

  “觀主啊觀主,這輩子,我最佩服的人是你,最想殺死的……也是你!”

  喃喃自語的聲音還在廢墟上回蕩,漁夫轉身而去。

  畫心齋。

  “觀主,你可一定要來,到時候,我為你作畫一幅,高懸世間城門之上,讓后世之人不至于忘記你的遺容。”

  畫師拎著酒壺暢飲,笑得很歡暢。

  對于世間修士而言,紫霄臺一戰同樣引發軒然大波。

  這星空各界,無數位面之中,但凡有修士的地方,皆在熱議這一場轟動天下的大事。

  相比那些大勢力,世間修士的態度,要明顯不一樣。

  “誠然,時代變了,太古道統如雨后春筍出現,以后的天下,必然將由羽化境大能所主宰,可這偌大的天下,就容不下觀主一人?”

  一些老輩人物,皆感到莫名的憤慨。

  在他們心中,觀主代表著一個無可比肩的傳奇,一個曾震爍星空諸天的至高神話!

  這天下間,不知多少人發自內心的推崇和敬佩觀主。

  可最近這些年,世事巨變,無論是那些太古道統,還是當世那些頂級道統,皆視觀主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將其踩死在腳下!

  這讓許多老輩人物皆感到一陣悲涼。

  “這樣的約戰,公平嗎?”

  “一眾羽化境人物,卻聯手約戰界王境層次的觀主大人,何其滑稽、何其可笑?”

  “他們就不感到丟臉?”

  “呵,這就是所謂的羽化境?”

  這世間那些年輕一代,則都很不忿,為觀主鳴不公!

  年輕人,尚有一腔熱血在,更在乎公平和正義。

  在他們看來,這樣一場約戰,從一開始就對觀主不公平,讓人憤慨和排斥。

  唯有那些歷經世事浮沉的老人清楚,在修行路上,從來不存在真正的公平和正義。

  小孩子才在乎對錯和黑白。

  大人的世界,只有輸贏!

  勝王敗寇,從來如此。

  “觀主會應約赴戰嗎?”

  這是天下修士最關心的一個問題。

  沒有人確信。

  畢竟,就連這世間修士都清楚,這一場約戰殺機重重,好比那龍潭虎穴,觀主若前往,幾乎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觀主自己怎可能會不清楚這些?

  可世人同樣清楚,觀主從不會畏戰不前!

  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觀主一生征戰,劍壓星空各界,從不曾退縮過一次!

  這一次,觀主會否也會一如從前?

  “莫要把觀主當做尋常界王境人物!”

  “且看看這偌大天下,除了觀主之外,哪個界王境人物,能夠連斬神嬰境逝靈?”

  “若非觀主的實力太過逆天,以九天閣掌教他們的實力,何須聯手約戰?”

  “依我看,觀主必會赴戰!他的人像他的劍道一樣孤傲,從不會退后半步!”

  許多人如此分析。

  “可以預見,若這一場大戰上演,絕對是自末法時代落幕至今,最受矚目的一戰!”

“此戰  無論誰輸誰贏,必將深刻改變天下格局,載入整個東玄域的史冊中!”

  “同樣,這注定也是萬古歲月以來第一場羽化級大戰,哪怕觀主只有界王境修為,可誰都清楚,他已擁有斬殺羽化境人物的逆天之力!”

  “這樣的大戰,恐怕擱在太古歲月,都很難見到!”

  “而我們,正在見證!”

  “戲臺已搭好,就等鑼鼓一響,好戲上演嘍。”

  一片幽暗昏沉的世界中,裁縫端起茶杯,笑著飲了一口茶。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

  量天山紫霄臺,儼然成為星空各界最受矚目的地方。

  沒有之一!

  無數人從四面八方,朝量天山涌去。

  一些分布在星空各界的大人物們,更是提前出動,紛紛趕往神都星界,只為目睹這一場注定將名垂青史的曠世對決!

  七天,彈指即過。

  而在這七天里,蘇奕一如從前,呆在皆空寺里清修。

  偶爾會和空照和尚吃頓酒、和青釋劍仙論道試劍、和皆空劍僧對弈說禪。

  很充實,也很自在。

  “雖然說每逢大事有靜氣,可你這家伙,簡直就是淡定過頭了,唔……這塊鴨掌好吃。”

  寺廟庭院中,架著一口火鍋,紅油骨湯沸騰冒泡,各式各樣的新鮮肉類和涮菜在其中翻滾浮沉。

  空照和尚吃得滿嘴流油,筷子都沒停過。

  蘇奕夾了一塊燙熟的魚肉,隨口道:“情不為外物所困,心不為生死所擾,千磨萬難,也不過是清風拂面。”

  說著,一口晶瑩雪白的魚肉入嘴,舒服得蘇奕瞇起了眼睛。

  寒冬時節,的確是吃火鍋的最佳時候。

  空照和尚遲疑了一下,道:“那你可曾想過,一旦敗了,該當如何?”

  “沒有。”

  蘇奕搖頭。

  他放下碗筷,拿出酒壺喝了一口,“身為劍修,若在大戰之前,就開始考慮落敗的事情,也就失去了睥睨無敵的信心,還好,我今世還從不曾遇到類似的事情。”

  空照和尚怔了怔,沒好氣道:“這世上的劍修我見多了,可你這種劍修,也就你一個。”

  蘇奕長身而起,撣了撣衣衫上的落葉,道:“高處不勝寒,以前找不到可堪對決的對手時,那滋味才最消磨心志。”

  “而今,舉世皆敵,何其快哉?”

  蘇奕說罷,笑著朝庭院大門外行去,“幫我照看好小魏子,等我回來,就帶他去找老魏。”

  峻拔的身影,在天光下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空明而超然,似行走在人間的仙。

  “真不需要我去為你吶喊助威?”

  空照和尚嚷嚷道。

  “你嘴巴太毒,我擔心你挨揍,還是不去為好。”

  蘇奕的聲音還在回蕩,人已經消失在皆空寺外。

  寺廟一座殿宇內,青釋劍仙沉默許久,嘆道:“論道行,我遠勝蘇道友,論心境,我不如蘇道友遠矣。”

  皆空劍僧眼神微妙,道:“我亦如此。”

  兩者對視,皆感慨萬千。

  約戰之日已來!

  量天山。

  高有萬仞,山勢如龍,擎天而立。

  紫霄臺,

  則位于量天山之巔,因常年繚繞在紫色云霞之中而得名。

  此時,以量天山為中心的附近山河,分布著密密麻麻的身影,如若潮水般漫無邊際。

  那些皆是來自星空各界的修士。

  隨便拎出一個,都極可能是一方大勢力的掌權者!

  可現在,這些來自天南海北的大人物們,都只能佇足在人群中,像汪洋大海中不起眼的一朵浪花。

  真正引人矚目的,是那些羽化境存在!

  無論男女,身上皆繚繞著仙光,立足在距離量天山附近的區域中,直似群仙臨塵。

  “那些就是羽化境存在?”

  “若不來這量天山,我都不敢相信,如今這世上,竟已經擁有如此多羽化人物。”

  “不,那其中不乏羽化境逝靈。”

  ……人們議論紛紛,陸續認出了場中那些羽化人物的來歷。

  有來自各大太古道統的逝靈,像幻劍仙樓、赤城道門、萬靈仙山等等。

  牧云安、秦虹鈺這些曾敗在蘇奕手底下的逝靈,赫然也在其中。

  也有來自六大護道古族中的當世羽化人物。

  像護道古族周氏老古董周寒山、鐘氏老古董鐘天權,皆在其中。

  每一個,都是最近一段時間名震天下的老家伙,踏足羽化境,引發世間轟動。

  而今,陸續顯露蹤跡,也成為場中的焦點人物。

  天上還不時有遁光閃過,每一道光芒,都代表一位羽化人物前來。到最后,羽化人物的數量已經接近百位!

  量天山附近,氣息澎湃,奇光異彩,僅僅是那些羽化修士身上彌漫出的氣息,就引發周虛變化,天地間被一股恐怖的威勢籠罩,撼人心魄。

  “近百位羽化修士!這絕對是自末法時代落幕后,再沒有過的盛況!”

  不知多少人震撼,深刻感受到,當今天下真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再不是界王境人物可以主宰世事浮沉的歲月!

  “眼前所見,僅僅是冰山一角罷了,暗中還不知分布多少類似的恐怖存在。”

  有大人物低語,心神壓抑。

  根本無須懷疑,隨著時間推移,這世間的羽化人物,注定將越來越多,仿似世間最璀璨的星斗,閃耀星空之巔!

  而今天的主角,是早已佇足在量天山紫霄臺上的那四道身影。

  分別是九天閣掌教言道臨、星河神教掌教漁夫、畫心齋祖師畫師、太乙道門太上長老鄧左!

  他們四位,或坐或立,儀態不同,氣勢迥然。

  可每一個身上,皆有虛幻般的仙光流轉。

  那是羽化級法則力量,如若飛仙光雨,是獨屬于羽化境人物才能掌控的力量!

  “觀主究竟會否前來應戰?”

  所有人都在等待,不少人都有些焦急。

  因為已接近晌午,可直至現在,也不見觀主的蹤跡顯現。

  “觀主今日若不來,必會成為天下的笑柄,威名掃地,自此以后,再不可能抬起頭來。”

  紫霄臺上,畫師輕笑開口,“畢竟,他以前可從不曾退縮過,只要退縮一次,就是一個洗不掉的污點。”

  鄧左懷抱一口劍鞘,面無表情道:“明知必死,他也會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