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天下風云 由此而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空照和尚張嘴欲言。

  青釋劍仙爽朗的笑聲已響起:“好一個何懼有去無回,唯恐敗興而歸!”

  皆空劍僧更直接,敲打空照和尚,“空照,莫要再掃興。”

  空照和尚撓了撓光頭,道:“我怎么感覺,你們有事情瞞著我?否則,為何眼見我觀主兄弟答應赴戰,會這般豁達和不在乎?”

  沒有人解釋。

  “道友,我和皆空已驗證過,當今天下的周天規則,已足可讓合道境實力的逝靈出行。”

  青釋劍仙道。

  蘇奕微微頷首,道:“如此更好。”

  兩個月前,覆山妖君黎鐘曾前來拜謁。

  但當時的黎鐘,之所以能夠行走世間,是依仗了某種和遮天傘相似的秘寶,若真正動手,必遭周天規則反噬。

  不過,短短兩個月時間,合道境層次的逝靈就能行走于世間,還是讓蘇奕頗為意外。

  無疑,天下間的變化愈發劇烈了。

  蘇奕凝視手中的“澄心劍”片刻,便將其收起。

  “兩位可認得這枚銅錢。”

  蘇奕拿出那一枚系著一根黑色絲繩的銅錢。

  之前他曾感應過,這枚看似尋常不起眼的銅錢,的確另有玄機,內部覆蓋著一種神秘的禁印力量,根本無法破解。

  蘇奕曾嘗試呼喚古董商,可卻一直無人響應。

  不過,他敢確信,若自己動用九獄劍的氣息,必可毀掉銅錢內那一層神秘的禁印力量。

  可如此一來,卻極可能波及到躲藏其中的古董商。

  故而,蘇奕最終沒有動手。

  “古董商真的掉錢眼里了?”

  空照和尚驚詫。

  一語雙關。

  蘇奕都不禁笑起來。

  古董商這老家伙,畢生都在搜集各式各樣的古老寶物,并且極為摳搜,常被人笑話掉錢眼里了。

  不成想,有朝一日,這家伙還真就躲在了一枚銅錢內。

  “這銅錢的材質,竟似比羽化級神料更罕見,甚至,都可以去和仙道寶物媲美。”

  青釋劍仙端詳片刻,動容道,“擱在太古時代,這枚銅錢也絕對稱得上是不可多見的奇物。”

  皆空劍僧道:“這銅錢的確不簡單,其中的禁印力量,和烙印在仙寶中的‘仙禁’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一樣,著實古怪。”

  他們兩位,皆是太古時代立足頂尖層次的舉霞境大能,可竟也都沒能識破這枚銅錢的來歷,這讓蘇奕都不禁驚訝。

  “古董商這家伙,別的不說,單單是他所搜集的古董,便數不勝數,這枚銅錢,肯定是其中之一。”

  空照和尚道,“而我當年可曾多次聽古董商吹噓,言稱他搜集到的古董中,不少都是從太古時代遺存至今的瑰寶,看似像一堆破銅爛鐵,可當時機來了,這些瑰寶就會重現昔日神威。”

  這番話一出,蘇奕心中一動,道:“的確有這種可能!”

  以往歲月中,羽化之路斷絕。

  可如今早已不一樣,天下劇變,逝靈覺醒出世、連仙人后裔都陸續出現。

  古董商以往所搜集到的古董,保不準也會因為時代的劇變,而產生不可思議的變化!

  “有機會,我倒是想見一見這位古董商。”

  青釋劍仙似被勾起了好奇,道,“真想看一看他搜集的那些古董中,藏著多少不可思議的寶貝。”

  皆空劍僧笑道:“我等這樣的逝靈可以從萬古的沉寂中蘇醒過來,那些在太古時期至強的寶物,或許也會有覺醒的可能。”

  眾人閑聊了片刻,蘇奕便起身返回房間。

  從神工坊返回至今,已過去兩個月時間,他一直在清修和養心,不曾懈怠。

  當天,一則消息傳出——

  “九天閣掌教、畫心齋祖師、星河神教教主、太乙道門太上長老鄧左一起對外宣布,七天后,約戰觀主于量天山紫霄臺之上!”

  天下為之轟動,引發軒然大波。

  “在這節骨眼上,那些星空巨頭的掌教人物竟一起向觀主宣戰,未免也太反常!”

  “反常?不,那些逝靈忌憚輪回力量,不敢直接和觀主掰手腕,但當世那些羽化境人物不同,他們可不怕輪回的壓制!”

  “那些星空巨頭的掌教,都已踏足羽化之路,而今一起聯手出動,分明是要置觀主大人于死地!”

  “觀主大人他……會去應戰嗎?”

  ……星空各界轟動,世間修士徹底沸騰了,皆在熱議這曠古罕見的一場約戰。

  這一則消息,也引發那些太古道統關注,暗流涌動。

  “那紫霄臺位于何處?不管那蘇奕是否應戰,我們必須提前做足準備。”

  赤城道門,一位渾身沐浴火焰仙光的老人,如此叮囑。

  “有人已經忍不住想提前出手了嗎?去查一查,那些星空巨頭是受何人指使!”

  化陽仙山,一個身影昂藏如山的黑袍男子下達命令。

  “宣布這次約戰的人,絕對不安好心,分明是要借此一戰,攪亂天下局勢!”

  無定魔海深處,名叫星闕的土狗沉聲道,“屆時,非上演一場無法預測的大混戰不可。”

  想一想,蘇奕早已被視作天下公敵,那些太古道統和仙之后裔,皆視他如獵物,怎甘心讓蘇奕死在其他人手中?

  同樣,那六大護道古族背后,各站著一方太古勢力,必然也不會冷眼旁觀。

  再加上那些親自出戰的星空巨頭的掌教……

  可以預見,紫霄臺一戰若上演,那些太古道統和仙之后裔所代表的力量,必然都會橫插一手!

  如此一來,局勢注定大亂!

  “局勢越亂,便越適合渾水摸魚,但可以確定的是,那姓蘇的家伙只要敢去應戰,在這樣的局勢之中,注定有死無生。”

  土狗聲音有些低沉。

  說了半天,土狗這才猛地發現,紅云真人似一點都不感興趣,自顧自坐在那,在修補一個陳舊破損的花籃。

  “主上,您……如何看?”

  土狗忍不住問。

  紅云真人依舊沒有理會。

  土狗識趣地沒有再多問。

  直至許久,紅云真人拿起修補好的花籃,放在眼前打量一番,似頗為滿意,道:“好看嗎?”

  土狗連忙點頭,“好看的不得了!”

紅云真人把花籃放下,道:“看得出來  ,你還是很關心蘇道友的。”

  土狗一呆,直接否認:“主上,我巴不得他倒大霉,哪可能在意他的安危?”

  紅云真人道:“到時候,我們也去逛一逛,看一看這一場渾水究竟有多深,如何?”

  土狗登時激動起來,道:“主上,您終于有興致去世間走一遭了?”

  紅云真人眼神有些恍惚,自語道:“好像……的確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的興致了……”

  “那老裁縫是在為誰做事?”

  仙之禁區,莫清愁問道。

  “那老家伙很神秘,一直藏匿在暗中,據說和這老家伙合作的太古道統可不在少數,其中便有天隱仙門、玄陰魔山、黃泉魔山。”

  黎鐘回應道。

  “都是太古時期的魔道勢力?”

  莫清愁若有所思。

  這三大魔門,擱在太古時期也是最頂尖的羽化道統,曾誕生過不少魔道真仙!

  莫清愁再問道:“那九天閣、畫心齋、星河神教、太乙道門四大星空巨頭背后,如今又站著誰?”

  黎鐘道:“這四大勢力,是當代最頂尖的道統,他們和許多太古道統的關系都不錯。”

  莫清愁想了想,道:“到時候,你也帶人去走一遭。”

  黎鐘一怔,道:“小姐也擔心蘇奕被他人所殺?”

  莫清愁輕語道:“可以預見,若此戰上演,有人會趁火打劫,有人會渾水摸魚,但也有人會雪中送炭。”

  “這一次,我們選擇雪中送炭。”

  “那姓蘇的是生是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輪回之秘絕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

  符東離聲音鏗鏘,眸光懾人,“到時候,我們也去走一遭!”

  他曾和蘇奕對決,損失諸多寶物,更慘遭來自蘇奕的蹂躪,早已把蘇奕恨到了骨子里。

  最重要的是,他已找回屬于自己的“本命道骨”,一身實力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蛻變。

  哪怕依舊是逝靈,可也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

  和莫清愁、符東離一樣,許多仙之后裔也在關注這一戰,在著手準備!

  而隨著紫霄臺一戰的消息擴散,星空各界早已炸開鍋,掀起滔天波瀾,暗流涌動。

  太乙道門。

  一座暗室中,鄧左在輕輕擦拭劍鋒,神色恬靜而專注。

  外界風雨動蕩。

  而鄧左根本不曾在意,這一次他只有一個想法,徹底了斷和觀主之間的恩仇!

  九天閣。

  言道臨來到了后山禁地。

  作為當世最頂尖的星空巨頭之一,但凡拜入九天閣修行的門徒,皆需要向一口道劍立下大道誓言。

  可在九天閣,除了言道臨之外,沒有人知道那一口道劍是什么名字,又是什么模樣,神秘無比。

  而那把劍,在過往歲月中便一直封印在后山禁地中!

  一縷蒼茫低沉的劍吟,在后山禁地響起。

  言道臨聆聽這一道劍吟,靜默許久,才緩緩走上前,取走了封印著那一口道劍的劍匣。

  這一次,他要以此劍,和觀主做一個了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