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羽化時代來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作為從末法時代活下來的仙之后裔,或許是高高在上太久了。

  無論是當初撐著遮天傘出現的符東離、還是這次派遣黎鐘當說客的莫清愁,皆以為可以讓蘇奕接受自己的“善意”。

  或允諾賜予妙法和瑰寶、或允諾給予蘇奕庇護、甚至允諾他日帶著蘇奕前往仙界修行。

  這就好比,我知道你身陷萬劫不復之地,所以我來拉你一把,前提是,你得跟我低頭、順從我的意志。

  這是善意嗎?

  這是交換!

  蘇奕不反感交換。

  他反感的是這種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姿態。

  他畢生潛心求索劍途,何須他人扶持?

  縱使舉世皆敵,又何須仰仗他人遮風擋雨?

  可笑的是,無論是那莫清愁,還是那前來當說客的黎鐘,明顯皆認為,他之所以呆在皆空寺,是因為可以得到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的庇護!

  “于他人眼中,這樣的處境,足可讓我萬劫不復,可他們焉能知道,于我而言,舉世皆敵也只不過是一場磨煉?”

  “那些殺不死我的,終將淪為我的墊腳石,鋪成一條通天大道,讓我扶搖而上!”

  房間中,蘇奕搖了搖頭,潛心清修。

  夜色降臨,寺院內落葉簌簌,在秋風中飄零。

  “成仙,多少羽化境人物畢生夢寐以求的造化,可卻被蘇道友就這般無視,這般氣魄,的確由不得人擊節稱嘆。”

  青釋劍仙輕語。

  他想起黎鐘這老妖物臨走前,也明顯被蘇奕的氣魄驚到,發出一聲帶著欽佩的感慨。

  皆空劍僧雙手合十,寶相莊嚴道:“佛曰,我建超世志,必至無上道,斯愿不滿足,誓不成正覺。”

  “依我看,蘇道友心懷超世之志,求無上劍途,若無法做到,縱使成仙,也非他所愿。”

  “的確如此。”

  青釋劍仙眉梢浮現一絲嘲弄,道,“若低頭就換來一個成仙的機會,這樣的仙道,終究不堪入眼。”

  兩位從末法時代活下來的頂級大能,內心皆感觸良多。

  大道求索,有人選擇乘風借勢,直上青云。

  但也有人選擇以自身丈量道途,蹚出一條劍指天門的通天大道!

  談不上好壞。

  畢竟,借勢而行,也得有真本事。

  而自己在道途上披荊斬棘,則意味著要承受遠超想象的艱辛和兇險,動輒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心如磐石,天塌地陷,萬古不移,非擁有大毅力、大志向、大氣魄,必無法如蘇道友這般泰然。”

  皆空劍僧語氣認真,道,“世人皆認為,蘇道友在劫難逃,可卻從不曾想過,若有朝一日,蘇道友劍鋒所指,殺到世間無可匹敵者,又當如何?”

  青釋劍仙眸子發亮,笑道:“雖然只是說說,但……我的確很期待會有這么一天。”

  飛仙禁區。

  一座仙霧繚繞的島嶼上,古松搖曳,飛泉流瀑。

  “小姐,老朽慚愧,未能完成您的托付。”

  黎鐘拱手見禮,歉然道。

  不遠處的崖畔一側,立著一個女子。

  她女扮男裝,身影高挑,穿著一襲紫色長袍,鴉青色的秀發挽成一個松散的道髻,風骨清絕,儀態卓然飄逸。

  “不為成仙,他又為了什么?”

  女子輕語,轉身看向黎鐘。

  這一瞬,天穹霞光灑落,映在女子那明凈絕美的俏臉上,也讓她平添一絲神圣出塵的神韻。

  她肌膚勝雪,眉目如畫,罕見的是,她竟生著一對淡金色的眸,顧盼之間,神光熠熠。

  雖是女扮男裝,可那種氣度和風采,依舊令人倍感驚艷。

  莫清愁。

  來自仙界的一位貴胄人物!

  一位名副其實的仙之后裔!

  黎鐘微微低眸,不敢直視這位身份超然的仙子,道:“依老朽之見,此人有大氣魄、大毅力,無愧是曾獨尊星空諸天的傳奇人物,而他既然拒絕小姐的善意,或許……是不甘心屈居人下吧。”

  莫清愁想了想,道:“他既然傲骨錚錚,為何又要藏身在皆空寺之中?這和寄人籬下可并無區別。”

  黎鐘遲疑道:“不瞞小姐,以老朽看來,那蘇奕并非是在尋求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兩人的庇護。”

  “何以見得?”

  黎鐘略一沉默,道:“此人氣魄之盛,猶在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之上!面對我的拜謁,便是青釋和皆空兩人,也不敢怠慢,可此子自始至終,卻渾不在意我的出現。”

  莫清愁一怔:“他竟如此狂妄?”

  黎鐘微微搖頭,道:“并非狂妄,而是一種絕對的自負和從容,我仔細觀察過,青釋和皆空兩人,皆對此人無比敬重,并且當時的一切決斷,皆由此人來拍板。”

  莫清愁輕語道:“聽你這么一說,這蘇奕的確是一位難得一見的曠世人物,只可惜,卻無法為我所用……”

  黎鐘心中一凜,道:“小姐,老朽斗膽進言,希望小姐再等等看,莫要立刻做出決斷。”

  莫清愁紅潤的唇浮現一絲玩味的弧度,似笑非笑道:“放心,我還不至于因為被拒絕,而惱羞成怒,更何況,我既然說過會給他考慮的時間,自不會食言。”

  黎鐘暗松一口氣。

  “不過……”

  莫清愁道,“明天的‘群仙法會’上,將會商議和這蘇奕有關的事情,我不介意為他說兩句好話,但可以預見的是,其他人可不會這么好說話。”

  說著,她微微搖頭,輕嘆道:“歸根到底,此人就像一把懸掛在我們頭頂的一把劍,若不能將其掌控在手,對任何人而言,將其毀掉才是最明智的抉擇!”

  黎鐘心中一震。

  明天的群仙法會,匯聚著一眾來頭恐怖的仙之后裔,除此還有太古道統中最頂尖的一眾大能。

  在此次法會,所要商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該如何對待執掌輪回力量的蘇奕!

  正如莫清愁所言,輪回,是懸在所有逝靈頭頂的一把劍,越是強大的存在,就越無法容忍這把劍存在!

  “不管其他人什么態度,我會再等等,或許……等這蘇奕吃到足夠的苦頭,徹底遇到生死攸關的大劫時,便會重新正視來自我的善意。”

  莫清愁輕語。

  第二天,引發天下逝靈關注的“群仙法會”,在仙之后裔莫清愁的地盤上召開。

  當天,有關群仙法會的消息便傳了出來,引發天下轟動。

  最引人矚目的,是兩則消息。

  其一,在接下來的一段歲月中,各大太古道統,將和當世那些頂級勢力一起聯手,共建一個屬于星空各界的新秩序!

  其二,一部分太古道統和一部分仙之后裔聯手,一起對外表態,接下來的半年內,若蘇奕選擇臣服,可免其一死。

  反之,必除之!

  這兩則消息一出,星空各界為之震顫,掀起軒然大波。

  所有人都預感到,曾劍壓星空各界的觀主,將陷入一場無法預測的兇惡風波中!

  “主上,蘇奕那家伙要吃苦頭了!”

  名叫星闕的土狗很興奮,第一時間向紅云真人稟報群仙法會上傳出的消息。

  “一個表態而已,無須理會。”

  紅云真人正在熬粥,心不在焉道,“更別提,這所謂的群仙法會,又能代表多少人的態度?”

  土狗想了想,道:“既然主上都懶得去參加這群仙法會,那就證明,這群仙法會無須太過重視。”

  紅云真人看著鍋里熱騰騰冒泡的白粥,吩咐道:“去叫阿九過來,一起喝粥。”

  “好嘞。”

  土狗流著哈喇子,領命而去。

  時光荏苒,匆匆兩個月時間過去。

  這一段時間,天下各大星界產生一系列劇烈的變化。

  一位又一位踏足羽化境的大能者,陸續從飛仙禁區走出,引發天下熱議。

  諸如畫心齋祖師、星河神教教主、太乙道門鄧左、九天閣掌教言道臨……

  皆陸續歸來!

  除此,在六大護道古族、八大界王世家,也有著一位位踏足羽化境的老古董問世!

  這一切,讓星空各界巨震,掀起不知多少波瀾。

  “屬于羽化境強者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以后這天下,必將由羽化人物主宰浮沉。”

  不知多少人為此感慨。

  世事變化,將影響天下格局的變化,也將深刻影響到世間每一位修士的道途!

  這任誰能不關注?

  “短短兩個月而已,那些已經知道的羽化境存在,便已經多達上百之眾!”

  “而在那暗中,又還有多少已經踏足羽化境的強者?”

  “據說,那些太古道統中,已經擁有合道境層次的逝靈坐鎮!”

  這一段時間,天下間所議論最多的,便是和羽化境人物有關的消息。

  反倒是蘇奕,像人間蒸發了般,沒有了一點消息。

  皆空寺。

  一場持續多天的大雪,讓這座古老的佛門寶剎銀裝素裹,屋檐上、庭院前,皆堆積著厚厚的冰雪。

  庭院一株古樹旁,一尊紅泥小火爐上,燙著一壺酒。

  爐火紅通通的,熱騰騰的白霧從酒壺內裊裊升起,飄散在白茫茫的大雪天里,沁人心脾的酒香隨之在寺廟內彌漫而開。

  蘇奕躺在藤椅中,手握一只酒杯,在賞雪。

  空照和尚躺在樹根處,抱著一只燒雞吃得滿嘴流油。

  而在皆空寺極遠處的風雪天地間,一個頭戴黑色圓帽、身著布袍的老人,逆風披雪而來。

ps:卡文,更新晚了,抱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