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視敵如墳中枯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閣下此來何事?”

  空照和尚打開寺廟大門,就看到不遠處地方,立著一個老者。

  老者頭盤道髻,身著風火道袍,仙風道骨。

  “老朽此來,只為見一見你師尊皆空佛主和蘇奕蘇道友。”

  老者微微一笑。

  空照和尚皺眉道:“我在問你來做什么!”

  他一眼看出這自稱黎鐘的老者來歷非凡,可在自家地盤上,空照和尚一點也不怵,底氣十足。

  老者明顯愣了一下,旋即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出家之人,當戒貪嗔癡,道友這秉性,可一點都不像佛門禪修。”

  空照和尚甩手把大門關上,嘀咕道:“臭牛鼻子,既然是來拜謁,端什么架子,還來教訓爺爺我,簡直就是上門找罵。”

  他搖了搖頭,轉身正要離開,卻見祖師不知何時竟已站在自己身邊。

  “祖師,您這是?”

  空照和尚有些心虛。

  皆空劍僧瞪了空照和尚一眼,傳音道,“門外邊那老東西,在太古時期可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老妖怪,凡得罪他的家伙,軀體會被煉成燈油,神魂則會被鎖在燈芯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世不能超脫,你……想試一試?”

  空照和尚倒吸涼氣,臉都綠了,勉強笑道:“有祖師在,我怕啥?”

  明顯已經心虛了。

  “我能護住你一時,還能護住你一世?”

  皆空劍僧沒好氣道,“站一邊看著,莫要再口出狂言。”

  說著,他走上前打開寺廟大門。

  門外,那道袍老者兀自立在那,儀態閑適,神色溫和,似一點也不生氣,笑道:“道友,好久不見。”

  皆空劍僧輕嘆道:“我可沒想到,你這老妖怪竟也活了下來。”

  太古時期,有九大妖君,每一個皆是舉霞境中的絕代霸主。

  道袍老者黎鐘便是其中之一,被世人稱之為“覆山妖君”!

  黎鐘笑起來,道:“我一向怕死,所以才會活得比別人更久一些。”

  皆空劍僧微微側身,道:“請。”

  黎鐘目光看向寺廟深處,微微搖頭道:“佛門寶剎,世外凈土,我這樣的老妖物進去,不免唐突,還是呆在外邊為好。”

  “怕了?”

  青釋劍仙的聲音,從寺廟深處傳出。

  黎鐘眼眸微凝,旋即笑道:“原來是青釋劍仙,我總算明白,當初發生在此地的大戰中,為何無人敢進此地了。”

  青釋劍仙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寺廟深處的一株大樹下,語氣淡漠道:“無須廢話,說出你的來意。”

  言辭很不客氣。

  黎鐘笑了笑,道:“還請讓蘇道友出來一見,此事也和他有關。”

  “說吧。”

  滿地黃葉飄零,暮色愈顯昏暝,蘇奕躺在藤椅中,紋絲不動,連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這姿態,讓黎鐘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

  旋即,他笑說道:“我之前已說過,此次是奉小姐之命而來,為的是跟各位道友結一個善緣。”

  “又要結善緣……”

  蘇奕唇角扯動了一下,興趣乏乏,都懶得再關注。

  “你口中的小姐是誰?”

  皆空劍僧不免驚訝。

黎鐘這樣的  老妖物,擱在太古時期,都是最頂尖的妖道巨擘人物,可如今,竟似在為人效命!

  黎鐘神色收斂,認真說道:“道友應該聽說過的,我家小姐來自仙界的一個仙君世家,名喚莫清愁。”

  莫清愁!

  這個名字一出,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眼皮皆跳了跳,神色也變得鄭重許多。

  青釋劍仙主動發問:“她要做什么?”

  “我家小姐說,如今之天下,皆視蘇道友為公敵,也讓蘇道友的處境變得窘迫和兇險,如此下去,還不知要掀起多少腥風血雨。”

  黎鐘神色莊重,道,“而我家小姐,愿意站出來,幫蘇道友化解危機,平息這一場風波!”

  眾人聽到這,都已經明白過來。

  不過蘇奕還是很意外,這莫清愁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揚言幫自己這個“天下公敵”平息風波?

  這底氣可不是一般的強啊。

  “條件呢?”

  青釋劍仙直接問道。

  黎鐘道:“我家小姐認為,像蘇道友這樣千古難見的奇才,不應該身陷萬劫不復之地,若是殞命,不免令人惋惜。”

  “若是蘇道友不介意,可以跟在我家小姐身邊修行,如此一來,足可化解世間諸多風雨,再不必為以后前程憂愁。”

  說到這,黎鐘目光看了看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兩位應該清楚,以我家小姐的身份和底蘊,若能跟在她身邊修行,根本不愁無法羽化登仙!”

  “他日若前往仙界,也必可扶搖青云上,登臨他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說到最后,黎鐘眸子中也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憧憬。

  羽化登仙,這可是無數人間修士夢寐以求的事情!

  而只有像黎鐘這等在羽化之路求索漫長歲月的老家伙最清楚,證道成仙,是何等不易!

  而跟隨在莫清愁身邊修行還不一樣。

  不止可以羽化登仙,以后在仙界也能扶搖而上!

  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對視一眼,目光都看向蘇奕。

  這件事,他們不好代替蘇奕做主。

  見此,黎鐘微微一笑,也將目光看向蘇奕,神色間帶上一抹自信。

  關乎日后成仙的造化,放眼天下,有幾人能抵擋這等機會?

  落葉紛紛,蕭瑟清冷。

  蘇奕躺在藤椅中心不在焉道:“我的道途,無須仰仗任何人,反倒是你家小姐,縱使來自仙界又如何?如今也不過是個逝靈,我無須她幫忙,而她則必須由我幫忙。”

  聲音中,盡是從容和淡然。

  黎鐘一怔,眉頭皺起,一時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成仙!

  這就是羽化之路上的頂級大能,都難以抵擋的誘惑,誰能想象,會被人隨隨便便就拒絕?

  更別提,蘇奕如今的處境,儼然已是天下公敵,這時候,他不更應該抓住一切機會,先求自保?

  想到這,黎鐘看向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道:“兩位,請容我說句難聽的話,還望莫要介懷。”

  青釋劍仙似明白了過來,冷哼道:“你是想說,我和皆空老和尚保不住蘇道友?”

  皆空劍僧眉梢間也浮現一抹冷意。

黎鐘嘆息道:“既然兩位都已清楚,自然也當明白,隨著時間推移,末法時代那些仙之后裔和一眾最強橫的大  能者,都將陸續出現世間,當這一切殺劫針對蘇道友而來,你們……又能化解多少?”

  不等回答,黎鐘已說道:“沒有人愿意讓自己頭頂懸著一把劍,更沒有人不渴望打碎身上的詛咒,這一切早已注定,天下逝靈必會和蘇道友不死不休!”

  “而眼下,蘇道友只有跟隨在我家小姐身邊修行,才能轉危為安,化禍為福!”

  言之鑿鑿,擲地有聲。

  皆空劍僧和青釋劍仙皆默然,神色明滅。

  他們何嘗不清楚,黎鐘所言,的確是一種比較好的選擇。

  但,他們更清楚,一旦蘇奕跟隨在莫清愁身邊修行,也就意味著,自此以后,將聽命于此女,再不是自由人!

  “不死不休?”

  藤椅中,蘇奕笑起來,“那就不死不休,至于你家小姐的善意,我心領了,空照,送客。”

  空照登時站出來,道:“老家伙,請回吧!”

  黎鐘明顯有些措手不及,無法想象,自己話都已挑明,竟還會被拒絕!

  “你的確該離開了。”青釋劍仙淡淡道。

  皆空劍僧道:“為了成仙,有人會選擇低頭,有的人會自己蹚出一條路,劍開天門,縱使最終失敗,也絕不會讓自己這一身傲骨斷了。而蘇道友,是后者。”

  黎鐘沉默了,神色明滅不定。

  許久,他望著遠處那躺坐在藤椅中的年輕人,道:“我家小姐說過,若蘇道友拒絕也無妨,她會再多給道友一些考慮的時間,也會耐心等待道友接納她的善意。”

  說著,他雙手抱拳,微微見禮,感嘆道:“但不管怎么說,從我個人看來,心中無法不欽佩道友的氣魄,告辭。”

  說罷,這位名列太古時期九大妖君之中的大能,轉身而去。

  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茫茫暮色中。

  天快黑了。

  空照和尚關上了寺廟大門,而后望著天穹,唏噓道:“若換做我被這般邀請,該多好啊……不費事以后就能成仙,何其妙哉?”

  皆空劍僧實在忍無可忍,一巴掌打在空照那光潔的腦袋上,疼得空照抱頭鼠竄,齜牙咧嘴。

  “這孽徒,再不收拾,以后非氣死我不可!”

  皆空劍僧吹胡子瞪眼。

  青釋劍仙笑起來,拍手道:“打得好。”

  空照和尚捂著腦袋,訕訕干笑,道:“祖師息怒,我也只是說說而已,論傲骨,我可不遜色于觀主兄弟半分!”

  “論無恥,我可遠不如你。”

  蘇奕一聲哂笑。

  他從藤椅中起身,舒展了一下身體,正欲回房間修煉。

  青釋劍仙道:“蘇道友,你就不好奇,那莫清愁是何方神圣?”

  莫清愁的身份太過特殊和清貴,她今天派遣黎鐘這等舉足輕重的老妖物親自前來當說客,明顯是極看重此事。

  而如今,蘇奕則直接拒絕她,這后果可就不好說了。

  茲事體大,青釋劍仙覺得有必要跟蘇奕說清楚。

  卻見蘇奕負手于背,頭也不回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我今視當世之敵,皆為墳中枯骨。”

  “管他是誰,若為敵,亦如是!”

  ps:第二更在晚上。

  哎,國慶假期結束的也太快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