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拜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神都星界是天下第一星界。

  六大護道古族和一眾星空巨頭勢力,皆有力量分布在此界。

  當神工坊一戰的消息傳出,第一時間就被這些屹立在世間之巔的龐然大物知曉。

  一時間,這些頂級勢力皆為之震動。

  “觀主,究竟強大到何等地步了?”

  這是所有人的困惑。

  一個月前,皆空寺一戰中,觀主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連敗四位神嬰境逝靈。

  而僅僅一個月而已,他便殺神嬰境逝靈如殺雞宰猴!

  這樣的變化,讓那些頂級大勢力都感到心驚肉跳。

  “時代變了,我等本以為,觀主這樣的角色,注定將被淘汰,誰曾想,他反倒在界王路上,都已強大到這等地步……”

  有老古董語氣沉重,“如此下去,那還了得?”

  “輪回,天生克制天下逝靈,而觀主自身的實力,都已強大到可輕易斬殺神嬰境勢力,這……這還是人嗎?”

  有人苦澀出聲。

  “等著吧,他觀主展露出的實力越耀眼,距離滅亡就越近!”

  有人發狠,咬牙切齒。

  護道古族周氏。

  族長周化及獨自坐在那,神色陰沉如水。

  大殿內,一眾周氏大人物正自爭吵。

  有人怒發沖冠,提議要窮盡手段,鎮殺觀主,為那些逝去的族人報仇雪恨。

  有人反對,認為不能貿然行動,否則只會出現更多的傷亡。

  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讓大殿內的爭執變得激烈無比。

  “要不,我親自走一遭?”

  一道平淡如水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也將大殿內的爭吵聲壓下去。

  大殿頓時變得寂靜下來,鴉雀無聲。

  就見大殿外,出現一個身著素色長衫,身影清瘦如松竹的男子。

  他面容溫潤如玉,頜下柳須飄然,身上有一縷縷飛仙光雨飛灑。

  “老祖!”

  包括族長周化及在內的所有人皆起身見禮。

  周寒山。

  一位活化石級老古董,早在十年前就已在飛仙禁區證道羽化境!

  前不久的時候,才剛剛返回宗族。

  此事,一直是周家的機密,外界即便有許多推測和傳聞,也沒有人知道,周寒山早已從飛仙禁區歸來!

  “族長,你覺得如何?”

  大殿外,周寒山語氣溫和問道。

  族長周化及深呼吸一口氣,道:“遭受如此慘敗,的確讓宗族蒙羞,可在當今天下,現在若全力出手去對付觀主,殊為不智。”

  “何以見得?”周寒山問道。

  周化及眸光冷靜,飛快道:“天下正在劇變,無論是那些太古道統,還是當世頂級勢力,幾乎都在秣馬厲兵,壯大自身,目前為止,也不曾有一個勢力去和觀主宣戰。”

  “若我們出手,且不談勝負,只會讓其他勢力獲利,對我們百害而無一利!”

  “畢竟,兩虎相爭,獲益的永遠是那些個坐山觀虎斗的家伙。”

  “反之,只要我們隱忍一段時間,一來可以趁著天下劇變之時,迅速壯大自身,二來可以等待其他勢力對付觀主時,我們再去動手,如此,方可萬事無憂。”

  聽罷,大殿眾人皆冷靜下來。

  周寒山贊許道:“

  不錯,我之前和南離凈土的一位老人接觸了一下,按他的說法,接下來半年內,天下間會出現兩種值得留意的變化。”

  “一,當世那些最頂級的大勢力中,將陸續有越來越多的強者踏足羽化之路。”

  “二,在那些太古道統中,將陸續有合道境層次的逝靈重現于世間。”

  “這一切,意味著觀主的處境會越來越危險,不出意外,只需等一段時間,必會有針對觀主的絕世殺劫上演!”

  眾人聽到這,皆不禁精神一振。

  “歸根到底,時間在我們這邊。”

  周寒山語氣隨意而從容,“世事更迭,時代變遷,天下間產生的劇變越大,我們這些頂級勢力獲取的好處就越多。”

  “至于觀主,縱使再強大,可他終究還在界王境中掙扎,時間拖得越久,只會對他越不利!”

  “更別提,在這世上,最迫切想要解決觀主的,是那些太古道統!”

  “當一個人淪落到舉世皆敵的地步,就如同一個人在和一個時代抗爭,注定將被碾得粉身碎骨!”

  “這是大勢,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說到最后,周寒山笑了笑,道:“當然,我可不是小覷觀主,他的確很可怕,很逆天,否則也不會被視作天下公敵。”

  “但,他現在蹦跶得有多歡,被清算時就會有多慘!”

  一番話,讓在場那些大人物心潮起伏,一個個振作起來。

  周化及禁不住問道:“老祖,斗膽問您一句,以您如今的道行,是否有機會拿下觀主?”

  頓時,所有目光都看向周寒山。

  周寒山想了想,道:“出其不意出手,當有七成把握,若正面對決……五五開吧。”

  眾人都不禁動容,眼眸發亮。

  皆空寺一戰,讓世人見識到觀主的恐怖。

  神工坊一戰,讓他們這些護道古族的老家伙都無法淡定,為之心驚肉跳,內心都無比的壓抑,甚至有些悲觀。

  可現在,周寒山的話,讓他們內心的陰霾一掃而空!

  “在當今時代,像我這樣能夠在第一批踏足羽化之路的角色,無一不是底蘊恐怖無比的老家伙。”

  “像鐘家的鐘天權、太乙道門的鄧左……哪一個的底蘊和天賦不夠強大?”

  周寒山淡淡道,“擱在太古時期,別說踏足羽化之路,便是證道成仙,也絕非難事!”

  “而我曾和南離凈土的一位大人物印證,按照那位大人物的說法,如我這般的神嬰境修士,擱在太古時期,也絕對稱得上最頂尖層次的存在,足可媲美太古道統中最核心的絕世人物!”

  說到最后,他眉梢間不由露出睥睨之色。

  “如今,已經陸續有一批如我這般的神嬰境強者橫空出世,僅僅是這一批力量,已足以壓得觀主抬不起頭!”

  “若是當合道境層次的逝靈橫空出世,呵……到那時觀主就是掌控輪回力量,也再無法威脅到對方,必死無疑!”

  類似的議論,也分別在其他護道古族和星空巨頭勢力中上演。

  天下風起云涌,鬧得轟轟烈烈。

  可隨著時間推移,漸漸都歸于寂靜。

  當所有人都認為,護道古族周氏會展開最激烈的報復時,周氏卻選擇了隱忍,不曾有任何動作。

同樣,在神工  坊一戰落幕之后,無論是那些橫空出世的太古道統,還是當世那些頂級勢力,似乎都有默契般,不曾采取任何針對觀主的行動。

  甚至,都似乎為了避免觸怒觀主般,在接下來的時間中,甚至都不再談起和觀主有關的話題。

  天下間,罕見地變得風平浪靜起來。

  可嗅覺靈敏的人都意識到,這僅僅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皆空寺。

  秋風蕭瑟,天地寂寥清冷。

  金燦燦的落葉,在暮色中飄落庭院,堆積厚厚的一疊。

  蘇奕躺在藤椅中,觀落葉繽紛、賞秋之靜美。

  他已返回半個月時間。

  一直在皆空寺清修,偶爾會和青釋劍仙、皆空劍僧對談論道,暢聊太古時期的往事。

  至今,他已清楚了解到許多事情。

  太古時期,又被稱作末法時代,曾爆發一場末法浩劫,顛覆了世間生存的一切修仙道統。

  也毀掉了許多來自仙界的強者!

  而今,時代劇變,時隔萬古之后,羽化之路將重現于世,那些在萬古沉寂中蘇醒過來的逝靈,也將陸續登場。

  有曾經的一方大教的巨擘、有曾經壓蓋一個時代的絕世天驕、也有身份特殊而神秘的仙之后裔!

  按照青釋劍仙推測,少則三個月,多則半年,合道境層次的逝靈,便能夠在世間行走。

  合道境逝靈,擱在太古時期,都已算得上頂尖層次的大人物。

  最重要的是,這等層次的逝靈,僅憑自身實力,便可對沖來自輪回力量的壓制!

  換而言之,正面對戰中,以蘇奕如今的修為,若碰到合道境逝靈,輪回力量或許還能讓對方忌憚,但已不足以致命。

  除非,他的修為可以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對此,蘇奕曾讓青釋劍仙以合道境力量出手,進行印證。

  最終的確發現,除非破開合道境逝靈的防御力量,否則,輪回力量對這等對手的威脅,已削弱許多,無法再攻無不克。

  “時間,的確越來越緊迫了。”

  蘇奕輕輕揉了揉眉宇。

  “在擔心被麻煩找上門?”

  空照和尚走過來,一屁股坐在一側地上,拿出一塊剛烤熟的野豬腿,一邊大快朵頤,一邊大大咧咧道:“怕個球,有我家祖師和青釋前輩坐鎮在此,誰敢來找麻煩?”

  正在殿宇內飲茶對弈的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唇角都不易察覺抽搐了一下,都懶得理睬,就當沒聽到。

  “你哪里看出來我怕了?”

  蘇奕沒好氣道。

  空照和尚不解道:“那你天天坐在這干啥?”

  “養心。”

  蘇奕輕飄飄回答一句。

  動時礪心如鋒,靜時養心如玉。

  劍修,當如是。

  “養個鳥的心,依我看,你是寂寞了,和尚我懂你,正常人誰甘心留在這鳥不拉屎的寺廟里過日子?是花花世界不好,還是美人美酒美味佳肴不香?”

  空照和尚感慨不已。

  皆空劍僧:“……”

  青釋劍仙:“……”

  蘇奕:“……”

  合著,他們都不是正常人?

  就在此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寺廟外響起:

  “鄙人黎鐘,奉我家小姐之命,前來拜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