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一個比一個謹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地下密窟,正自煉器的蘇奕心中一緊。

  幾乎同一時間——

  咔嚓!

  萬妙爐爆碎,一口道劍騰空而起。

  和人間劍的造型不同,此劍通體呈古樸內斂的青金色,無論劍身還是劍柄,皆有一種渾然天成的神韻。

  隨著此劍騰空,飛灑出如混沌般的晦澀光雨,如若潮汐般起伏,似呼吸般一明一滅。

  而此劍的威勢,則可以用厚重磅礴、蒼茫無量來形容,一眼望去,若撐起天宇的一座神山,壓迫得整座大殿劇烈顫抖。

  它雖鋒芒內蘊,可僅僅那等氣息,就遠超人間劍太多!

  還不等蘇奕反應。

  轟隆!

  此劍爆綻一片神輝,竟是將萬妙爐的碎片和九清道火一舉吞沒。

  而此劍則再次產生蛻變,劍身內猶如燃燒般,產生難以形容的恐怖力量波動。

  這一切變故,已脫離蘇奕掌控,也超乎他的想象。

  因為他根本沒想過,當此劍被煉成的那一刻,會發生如此不可思議的驚變,竟碾碎萬妙爐,連同九清道火都一并被熔煉進劍身!

  “我還是低估了鑄劍十二篇的奧秘,從構建出‘方寸化神敕令’那一刻起,此劍的蛻變已開始超出我的掌控。”

  蘇奕暗道。

  他很吃驚,也很意外,但更多的則是驚喜。

  這一系列的變故,并非壞事,反倒是讓祭煉出的道劍產生了不可思議的神妙蛻變!

  光焰爆綻,道劍暴沖而起,輕而易舉鑿破殿宇頂部,沖出這座地下密窟,朝天穹上掠去。

  蘇奕一怔,第一時間跟著追了出去。

  神物天成,道自應之。

  這把劍雖沒有劍魂,可其靈性卻堪稱舉世無二!

  “起!”

  天穹下,紫衣白發的周天禮抬手一招。

  一把雷電繚繞的黑色巨錘橫空而起。

  噬雷破霄錘!

  一件羽化級寶物,一擊之下,可撼動九霄,破碎山河。

  當此寶騰空,那等恐怖的威能波動,讓不知多少人為之色變。

  “破!”

  周天禮一聲大喝。

  雷霆暴涌,神輝爆綻,噬雷破霄錘猛地朝遠處的神工坊狠狠轟去。

  一眼望去,直似一道雷霆大日從天而落!

  根本無須懷疑,這一擊之下,整座神工坊必將被轟碎,淪為一片廢墟。

  可就在此時,一道蒼茫的劍吟響徹天地間。

  喀嚓!

  青金色的神芒一閃,噬雷破霄錘這件羽化級寶物,如若紙糊般四分五裂。

  眾人皆驚。

  抬眼望去,就見一口道劍沖向天穹,恰似大日當空,劍鋒之上,有厚重的混沌氣息如瀑布般垂落。

  天地隨之暗淡,整個紫河城上空,都被一股難以形容的劍威充斥。

  而隨著這口道劍滴溜溜旋轉,直似呼吸般的律動力量擴散,猶如風卷殘云般,把籠罩在紫河城上空的青金色雷云吞噬一空。

  這一幕幕不可思議的畫面,讓不知多少人瞠目結舌。

  這是何等道劍?

  “如此神兵,當歸我所有!”

  驀地,一道身影沖出,憑空一閃,就出現在那把道劍前。

  赫然是來自南離凈土的神嬰境逝靈,祝通!

  他滿臉歡喜,掌指捏印,當空朝那一口道劍鎮壓。

  道劍劇烈顫抖,劍鋒混沌氣彌漫,

  竟是將祝通的掌印抵擋化解。

  這讓祝通不驚反喜,道:“快來助我一臂之力,鎮壓此寶!”

  他看得出,此寶遠超一般意義的羽化級神兵,尤其是劍身內蘊的靈性之盛,簡直曠世罕見!

  嗖嗖嗖!

  頓時,此次跟隨祝通一起前來的其他五個逝靈從暗中掠出,和祝通一起鎮壓那一口道劍。

  這五個逝靈有男有女,皆氣息恐怖,道行遠超界王境人物。

  可出乎人們意料,隨著他們和祝通一起聯手,竟都無法將那一口道劍徹底鎮壓!

  他們彼此對視,皆露出驚異之色,皆判斷出這口道劍非同尋常,超乎想象的神妙。

  遠處觀望到這一幕的周天禮等人,內心都一陣惋惜。

  這等瑰寶,若能被他們周家掌握,必然會是一件足以鎮族的大殺器!

  可惜,而今只能便宜那些來自南離凈土的家伙。

  同一時間,紫河城許多強者都已看到這一幕,也都不禁震撼。

  重寶問世,引來足足六位逝靈一起鎮壓!

  僅僅這樣一幕,就足以轟動世間。

  “我的道劍,豈是爾等可染指?”

  一道淡然的聲音冷不丁響起,雖然不大,卻清清楚楚響徹在場所有人耳畔。

  “小心,極可能是那個逝靈!”

  周天禮眼眸微凝,傳音提醒。

  正在鎮壓道劍的祝通等六位逝靈,也分出心神,看了過去。

  就見神工坊內,一道峻拔的身影悠然走出。

  一襲青袍,飄然出塵。

  正是蘇奕!

  “一個年輕人?”

  周天禮等人皆愕然。

  最初時,他們都以為在祭煉那一口道劍的,乃是一個來歷神秘的逝靈。

  為此,他們還請了六位來自南離凈土的六位逝靈一起出動。

  可誰也沒想到,對手卻僅僅只是一個面孔陌生的年輕人!

  祝通等人見此,則暗松一口氣。

  “聶巧師妹,你盯著那小子。”

  祝通吩咐道。

  他已懶得再關注,要全力以赴鎮壓那口道劍。

  “是!”

  一個黃衣女子領命。

  她身影修長,眉梢盡是孤峭之意,一對丹鳳眼狹長如刀鋒。

  “不對,歸一境后期修為,二十出頭的年齡,這樣的角色,怎可能煉制出這等曠世的羽化級道劍?”

  名叫聶巧的黃衣女子一怔,察覺到反常。

  她不動神色,傳音命令周天禮,“一個小小界王而已,莫要再耽擱時間,速速出手,將其鎮殺。”

  周天禮明顯也察覺有些不對勁,聞言不禁皺眉,這女人怎可能會蠢到沒看出那年輕人有問題?

  不對,這女人很可能是打算拿他們周家的強者當槍使!

  想到這,周天禮神色不動,傳音給身旁那白發蒼蒼的老者,道:

  “族叔,那小子不對勁,你且去試一試他的底細,若是察覺到不妙,務必第一時間撤退,讓那些逝靈去出手。”

  “是!”

  白發老者站出來。

  不過,他明顯比周天禮更謹慎一些,并未第一時間出手,而是清了清嗓音,沉聲道:“年輕人,速速報上名號,否則,別怪我等不客氣!”

  言辭殺氣騰騰,響徹天地。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心中已徹底了然。

  他沒有理會,拎出酒壺,暢飲了一口,好整以暇地看著遠處的祝通等人。

五位逝靈一起出手,竟  都沒能鎮壓那把由自己煉制出的道劍。

  這讓蘇奕內心也不禁吃驚。

  不過,想一想他就釋然。

  這口道劍,融合了人間劍、玄黃造化藤、萬妙爐、九清道火四種混沌神物,以及星汐劍胚、南岳印等數十種羽化級寶物和上百種羽化級神料。

  除此,更以來自九獄劍的“鑄劍十二篇”秘術進行祭煉。

  這一切,才造就了這樣一把道劍,那等威能自然超乎想象的神妙。

  場中氣氛很沉悶。

  被無視的白發老者,臉色都陰沉下來,感到顏面無光。

  周天禮等人也面面相覷,這小子……竟敢無視他們!?

  便是那黃衣女子聶巧也皺了皺眉,愈發感覺有些反常,她冷冷傳音道:“周天禮,為何不動手?難道對付一個小小界王,也要我們出動?”

  聲音中透著強烈的不滿。

  周天禮唇角抽搐,心中慍怒。

  不過,越是如此,周天禮內心越是警惕,傳音給白發老者道:“小心些,莫要冒然出手,那臭女人分明想讓我們當槍使,心腸太壞!”

  白發老者眼眸收縮,點了點頭。

  一時間,氣氛變得極為詭異。

  黃衣女子聶巧察覺到不妙,很謹慎地選擇冷眼觀望。

  周天禮等人也如此。

  而在遠處觀戰者眼中,則都一頭霧水。

  什么情況?

  古族周氏的大人物們,竟遲遲不敢動手?

  那些逝靈又為何不出手?

  更出人意料的是,那青袍年輕人自出現后,竟似無視了那些古族周氏的大人物,好整以暇地立在虛空中,在觀望遠處那些逝靈鎮壓道劍,顯得很是悠閑。

  到最后,連正在鎮壓道劍的祝通也察覺到氣氛不對,臉色一沉,斥責道:“為何不動手?”

  聶巧臉色一變,扭頭喝斥周天禮,道:“還愣著做什么,快動手殺了那小家伙!”

  周天禮心中震怒,嘴上則對白發老者道:“族叔……只能勞煩您親自出手一試了。”

  白發老者氣得只想罵娘,他哪會不明白,這是打算讓自己去拿命去試探?

  官大一級壓死人。

  現在的情況也是如此。

  白發老者內心再憋屈,也只能硬著頭皮站出來,心中暗道,一個小小的歸一境界王而已,只是出手試探,我只需小心謹慎一些,應當不會出什么差池……

  剛想到這,一個周家的大人物失聲叫出來,道:“不對!那家伙極可能是觀主!!”

  觀主?

  白發老者渾身一哆嗦,剛邁出的腳步登時縮回來,一股冷颼颼的寒氣從背脊直冒,一張老臉寫滿駭然。

  觀主!

  這個稱號,就像有魔力般,讓周天禮猛地倒吸涼氣,心神劇顫,果然,就知道那家伙有問題!!

  遠處,黃衣女子聶巧不禁悄然攥緊玉手,毛骨悚然,臉色隨之徹底變了,

  作為逝靈,她怎可能不忌憚執掌輪回力量的觀主?

  正在鎮壓那口道劍的祝通等五位逝靈,一個個也如遭雷擊,像被踩住尾巴的貓似的炸毛了。

  而遠處觀戰者,無不瞠目結舌。

  觀主!?

  打破腦袋,誰能想象,最近鬧得天下沸沸揚揚的觀主,竟會出現在紫河城中?

  一時間,氣氛愈發詭異和寂靜了,鴉雀無聲。

  唯有蘇奕閑散地立在那,似渾然沒有注意到在場眾人神色和新境的變化,淡然道:

  “別停,繼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