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異象驚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萬妙爐劇烈轟鳴,光焰如濃稠的洪流沸騰。

  九清道火更是絢爛到極致。

  隱約可見,爐鼎內如今只剩下一個色彩繽紛的光團,約莫碗口大小,燦若初生朝霞。

  無數玄奧莫測的大道秘紋,如若翩躚飛舞的蝴蝶般在光團四周縈繞,陣陣厚重蒼茫的道音,帶著獨特的韻律從光團內傳出。

  它太神異了。

  似奪盡了造化,充盈一股難以言說的靈性。

  給人的感覺就像這光團隨時會成精活過來一般。

  爐鼎前,蘇奕盤膝而坐,神色專注平靜,雙手十指飛快掐訣,操縱著九清道火和萬妙爐,不斷淬煉那塊已經鑄成的劍胚!

  “鑄劍十二篇記載,神物天成,道自應之。”

  “而今,僅僅只是鑄成劍胚,便引發異象,不出意外的話,這紫河城內的人們怕都已關注到此地。”

  蘇奕微微皺眉。

  他的神識何等強大,瞬息就察覺到,在自己鑄劍的同時,竟引發了一場始料不及的天地異象。

  有青金色雷云涌現天穹下,云光耀世、雷音動十方!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隨著時間推移,那天穹下的異象還是劇變變化!

  這是蘇奕之前完全沒想到的。

  須知,當初觀主在淬煉人間劍的時候,都不曾引發這等不可思議的天地奇觀。

  蘇奕已來不及考慮這些。

  煉器已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一旦出現差池,必將前功盡棄。

  “去!”

  蘇奕袖袍一拂,將僅剩下的那一批神料投入萬妙爐內。

  而后,他指尖一抹,出現一滴殷紅的心頭血,以指為筆,以血為墨,在虛空中飛快勾勒起來。

  片刻后,一道神秘的敕令圖案浮現虛空,猶如初開的混沌般,給人以大道無形,莫可名狀的蒼茫神韻。

  方寸化神敕令!

  鑄劍十二篇內所記載的三大“賦靈”敕令之一。

  方寸,心也。

  化神,化育神性之意。

  這篇敕令的核心奧秘,就在于以自身心頭血,匯聚自身的精氣神,刻畫出一幅神性天成的圖案,由此便可成為劍胚的核心本源,從而讓道劍筑成之時,與自身的心境和道行產生最完滿的契合。

  當勾勒出這一道敕令后,蘇奕眉梢間不由浮現一抹疲憊。

  寥寥一道敕令而已,竟耗掉他大半的精氣神,著實太過恐怖!

  深呼吸一口氣,蘇奕掌指虛點,舌綻春雷:

  “天蘊其靈、我蘊其神、造而化之、以證方寸!”

  隨著道音轟鳴,方寸化神敕令化作一道光,掠入萬妙爐內。

  那一團如若混沌般的劍胚劇烈膨脹,如若忽然多出了心臟般,產生沛然莫御的律動聲。

  咚!咚!咚!

  每一次律動,簡直就如天神擂動的大鼓,震得萬妙爐隨之劇烈顫抖,九清道火隨之洶涌搖晃。

  整座大殿,都陷入一股恐怖的劍威當中。

  大殿內那些橫陳的尸骸、散亂的擺設皆轟然崩碎,連四面墻壁上布設的禁陣力量都遭受到可怕的沖擊,似要承受不住那劍胚中彌散出的律動力量。

更出乎蘇奕意料的是,就連萬妙爐都在嗡嗡劇顫,似隱  隱有支撐不住的跡象!

  “這……”

  蘇奕心中一緊。

  這不是出了差池,而是劍胚祭煉得太好了,還未真正化作道劍,其威能就已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讓同為混沌神物的萬妙爐都快要被壓制住!

  “大意了,這大概就叫過猶不及。”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苦笑。

  他一心欲煉制出一把今世最得意的佩劍,誰曾想僅僅煉制出的劍胚,就已強橫到了這等地步。

  這若一直持續下去,非把萬妙爐和九清道火毀掉不可!

  可若就此罷手,則必將前功盡棄。

  騎虎難下,大抵如此。

  咚!咚!咚!

  劍胚產生的律動越來越可怖,讓萬妙爐劇烈搖晃,甚至有一種快要脫離掌控的跡象。

  蘇奕不敢再多想,一咬牙,全副身心投入到祭煉中。

  同一時間,外界。

  青金色的雷云,蔓延天穹下方,雷音隆隆,響徹十方。

  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那青金色的雷云中竟映現出一幅幅不可思議的異象。

  神曦萬丈、瑞光成雨、天花亂墜,日月星辰若隱若現、天經地緯交錯浮沉……

  偶爾還有先民祭祀的古老吟詠聲響徹、有撼動人心的誦經聲若天籟般回蕩。

  那一幕幕,太過神異,也讓紫河城徹底轟動。

  “這是有不可知的重寶問世?”

  有人驚呼。

  一些道行高深的老輩人物都已陸續出動,目光遙遙看向了神工坊所在的地方。

  異象的源頭,就在那里!

  “神工坊……難道說,是那位神秘的貴人請王璞大人祭煉出了一件曠世道兵?”

  有人自語。

  一年前的時候,神工坊就發生堪稱驚世的異象,引發十方關注。

  很快,便有一位神秘的大人物進入神工坊,從那天開始,神工坊便不再對外開放。

  而時隔一年后,卻有這樣一場堪稱驚世駭俗的天地異象發生,自然讓人浮想聯翩。

  “雷云覆蓋八千丈,異象紛呈造化生,該是煉制何等神兵,才會引來這等舉世罕見的異象?”

  “我聽聞,一個月前,曾有一個年輕人闖入神工坊,不知道此事是否和那個年輕人有關。”

  城中轟動,議論紛紛。

  而一群氣息內斂,行事低調的修士,早在很多天前就已經來到神工坊不遠處,一直在等候。

  這群修士有男有女,衣著華麗,哪怕收斂氣息,舉手投足之間依舊有一種無形的大威勢。

  尤其是為首的一個紫袍男子,最為特殊。

  他白發如雪,披散腰畔,眼眸燦若星辰,面孔看似俊朗如青年,可目光顧盼時,卻盡是歲月滄桑氣息。

  “看這等異象,此寶若問世,必然是一件了不得的羽化級道兵!”

  紫袍男子輕語,眉梢間浮現異色。

  “一定是藏匿在那塊奇石中的逝靈在煉制道兵!”

  一側,一個白發老者殺氣騰騰。

  他們來自護道古族周氏。

前不久的時候,他們得知消息,有人闖入了神工坊,略一查探才發現,他們宗族一年前進入神工坊的那些強者,極可能都已經殞命  若非紫袍男子阻止,他們早已殺入那地下密窟!

  而他們下意識里,早已把罪魁禍首,當做了從天機補缺石中蘇醒過來的王云鶴。

  “敢殺我們周家的人,不管兇手是誰,這次必將在劫難逃!”

  紫袍男子語氣隨意而冷酷。

  他名喚周天禮,古族周氏中的一位洞宇境大圓滿老古董。

  過往那些年,宗族早已為他準備好證道羽化境的資源,不出意外,當羽化之路完整出現于世的那一刻,他便將輕松破境而上!

  “不錯,哪怕對方是從末法時代活下來的逝靈,也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那白發老者沉聲道。

  他們周家,萬古以來以“魔裔”自居,威勢之盛,足可讓星空各界為之顫抖。

  可如今,竟有人敢殘忍殺害他們的族人,此仇怎能善罷甘休?

  這一次,他們不止出動了一批頂尖強者,暗中還有足足六位神嬰境逝跟隨!

  那六位逝靈,皆來自太古道統“南離凈土”!

  這是一個早在太古時代就位列頂尖層次的妖道勢力,曾誕生過許多驚天動地的妖仙,底蘊恐怖。

  早在十多年前,他們古族周氏就和“南離凈土”的一位大能搭上線,形成了聯盟關系!

  事實上,在如今的六大護道古族背后,皆站著一方太古道統。

  像青鸞靈族背后,站著萬靈仙山。

  古族鐘氏背后,站著幻劍仙樓。

  類似的例子,在當今的星空各界,屢見不鮮。

  “這一件引發天地異象的重寶即將問世,可以考慮出手了。”

  忽地,一道幽冷的聲音響起。

  無聲無息的,一個頭戴方巾,面龐白皙的長袍中年憑空出現。

  他眼眸呈碧油油的光澤,周身有若隱若現的妖光流轉。

  祝通。

  太古道統“南離凈土”的一位神嬰境逝靈,生前有著合道境層次的實力,底蘊恐怖。

  他也是此次跟隨古族周氏一起出動的六位逝靈的首腦。

  “前輩認為,我等當采取何等策略?”

  白發紫袍的周天禮問道。

  “無須麻煩,一鼓作氣,毀掉此陣便可。”

  祝通淡淡開口,“有我等六人掠陣,足可讓對方插翅難飛。”

  說到這,他抬眼看著天穹下那一場堪稱匪夷所思的曠世異象,提醒道,“記住,這件即將問世的重寶,將歸我所有。”

  周天禮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感到一陣肉疼,但還是點頭道:“這是自然。”

  說著,他不再遲疑,帶領那些周家強者憑空而起。

  這一刻,他們不再收斂身上氣息,一個個威勢如颶風般席卷而開,頓時引發城中許多目光注意。

  “那是?”

  “古族周氏的大人物!”

  “老天,他們這是要奪寶嗎?”

  ……驚呼聲響起,不知多少人色變。

  護道古族周氏,這可是跺跺腳,能讓星空各界震三震的龐然大物,是當世最頂級的修行勢力!

  有關此族的傳聞,皆和血腥殺戮有關,令人談而色變。

  只是,誰也沒想到,神工坊引發的曠世異象,竟引來了古族周氏的覬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