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群仙法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最初時,蘇奕還當這把遮天傘威能威能,心存提防。

  可漸漸地,他已摸清楚,此傘唯一的妙用,就是遮蔽周天規則的力量,且堅韌無比,牢不可破。

  除此再沒有其他妙用。

  這讓蘇奕徹底放開手腳。

  砰!砰!砰!

  遮天傘巨震,光焰劇烈動蕩,抵消蘇奕一次次攻擊。

  而藏在此寶背后的符東離,則像個皮球般,不斷被震飛,狼狽而凄慘。

  他羞憤欲死,快要瘋掉。

  作為仙人后裔,便是在太古時期,這人間也無人敢對他不敬。

  便是那些羽化真人見到他,也得尊稱一聲“上仙”!

  可現在,歲月變遷,時代更迭,他淪為逝靈不說,還慘被一個歸一境界王毒打,這無疑太恥辱!

  猛地,符東離暴喝:“夠了——!姓蘇的你……”

  他再被轟飛出去,痛得齜牙咧嘴。

  最初時,他豐神俊秀,儀態如仙,風采照人,盡顯自負。

  可現在,則披頭散發,面頰扭曲,渾身因劇痛而抽搐,簡直面目全非。

  太慘了。

  這若被當年和他一起的那些仙人后代看到,非淪為一個笑柄不可。

  符東離再次嘶聲開口:“住手!我和紅云仙子相熟,她……”

  一道拳勁劃破長空,再次將他連人帶傘轟飛出去。

  這氣得符東離差點崩潰。

  身為仙界仙君世家的后裔,他什么時候如此凄慘狼狽過?

  沒有!

  與此同時,蘇奕也暗暗皺眉。

  這遮天傘的防御力量著實不可思議,根本無法被撼動,

  不過,他并未就此罷手,繼續轟殺。

  他看得出,符東離已支撐不了多久!

  “開!”

  猛地,符東離大吼。

  一道刺目的仙光,從他胸口處綻放。

  那一瞬,蘇奕悚然一驚,第一時間避開。

  蘇奕原本佇足的虛空,被鑿出一道巨大的裂痕,一直蔓延向遠處,裂痕四周,空間紊亂,毀滅氣息肆虐。

  蘇奕都不由驚訝,若剛才被這一擊擦中,不死怕也得遭受重創。

  也是此時,蘇奕看清楚,在符東離胸口處,懸掛著一面護心鏡,呈八棱狀,鏡面仙光璀璨,白焰蒸騰,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光。

  這讓蘇奕心生警惕,道:“把此寶留下,我給你一條活路。”

  “癡心妄想!”

  符東離禁不住氣笑。

  可笑著笑著就劇烈咳嗽起來。

  他負傷嚴重了,本就是逝靈之軀,不斷遭受輪回力量的沖擊,讓他的身影都變得殘破龜裂,似隨時會崩散般。

  蘇奕哦了一聲,正欲再度出手。

  就見符東離猛地收起手中遮天傘。

  當這把傘合攏,竟把符東離整個人收進去中,而后這把傘破空而起,朝遠處遁去。

  蘇奕全力出手阻截,卻都被那把遮天傘抵擋化解。

  眨眼間而已,這件奇異的寶物就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符東離的聲音遠遠從天邊傳來:

  “蘇奕,你給本座等著,不用半年,我定將你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一字一頓,透著刻骨的冰冷恨意。

  蘇奕負手于背,凝視遠處夜空。

  半響,他才輕語道:“小心一些的確沒錯,等下次見面,非把你一身的寶物留下來不可。”

  這符東離的實力,大概和牧云安相當。

  可這家伙身上的寶物,著實太多了,層出不窮,并且威能一個比一個強大。

  這也讓符東離變得無比危險。

  像之前的廝殺中,蘇奕最后雖然已占據絕對優勢,可一直不敢歹意。

  事實上,這么做并沒有錯。

  最后關頭,符東離亮出底牌,一面護心鏡而已,可那等威能卻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些仙人后裔,果然一個比一個富得流油。”

  蘇奕暗道。

  他想起一件事,符東離曾稱呼紅云真人為“仙子”,無疑,哪怕是在仙人后裔中,紅云真人也極為有名。

  而今日的經歷,也讓蘇奕意識到,在當今世上,怕是還有更多的仙人后裔!

  “這世界還真是越來越熱鬧,越來越有意思了。”

  蘇奕笑了笑,邁步而去,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一座籠罩在灰色霧靄的島嶼上。

  遮天傘憑空出現,傘面開啟,顯露出符東離的身影。

  “少主,您怎么成這樣子了?”

  一個身影高大的老奴迎上來,吃驚地看著負傷嚴重的符東離。

  這世上,竟還有人能傷到少主?

  “別提了。”

  符東離臉色難看。

  一想到之前那一戰的凄慘遭遇,他心中就涌起難言的恥辱。

  “我的本命道骨還沒有找到嗎?”

  符東離問道。

  老奴連忙道:“老奴正要回稟少主,昨天時候,幻劍仙樓的人從飛仙禁區傳來消息,少主的本命道骨,已從封印中挖掘出來,可受制于周天規則的力量,根本無法送出飛仙禁區。”

  符東離精神一振,道:“待我養好傷,我們就去那飛仙禁區走一遭,只要融合本命道骨,我的修為足可恢復到合道境層次!”

  “到那時……”

  符東離腦海中浮現出蘇奕的身影,不禁咬牙啟齒道,“我必弄死蘇奕那個孽障!!”

  蘇奕?

  老奴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一個轉世歸來的歸一境界王而已,竟重傷了少主!?

  似注意到老奴的神色,符東離臉色冰冷道:“這件事,不許泄露出去!”

  老奴連忙點頭,道:“少主,這次您前往飛仙禁區的話,倒是可以趁機參加一下‘群仙法會’。”

  符東離一怔,道:“這是什么法會?”

  老奴道:“這是由仙君世家后裔‘莫清愁’仙子所召集的一場法會,邀請了最近這些年從沉寂中蘇醒的多位仙人后裔參加。”

  “除此,像幻劍仙樓、萬靈仙山、天隱仙門、赤城道門這些在太古時期最頂尖的修仙勢力,也會派遣大能赴會。”

  符東離頓時被勾起興趣,道:“莫清愁這是想做什么?”

  莫清愁,一個出身尊貴的仙子,來頭極大,其背后不僅僅站著一個仙君世家,其師門還是仙界的一域霸主!

“按消息說,不出半年時間,合道境層次  的逝靈就能夠在世間行走,再不受周天規則的制約。”

  老奴飛快道,“莫清愁仙子召集此次法會,就是要和各方勢力商議一下,以后當如何問鼎天下。”

  “當然,更重要的是商討抓捕觀主的事情,畢竟,唯有此人掌控的輪回力量,才能打碎那種詛咒力量。”

  符東離點了點頭,道:“若有機會,我倒不介意去走一遭。不過,還是先打探清楚為好。”

  他是從末法時代活下來的仙人后裔,要遠比其他人更清楚,當初從那一場浩劫中活下來的仙人后裔,遠不止莫清愁等人!

  像紅云仙子,就已經出現!

  眼下的局勢,終究還是一片混沌,誰也無法確認,末法時代中究竟有多少曠世之輩真正死去,又有多少風云人物從沉寂中覺醒。

  不過,符東離很清楚,隨著時間推移,迷霧終將散去,天下局勢也注定會變得明朗起來。

  那老奴點頭道:“少主言之有理,老奴這就傳信給幻劍仙樓,讓他們把最近發生在飛仙禁區中的消息呈過來。”

  “這星空各界,可不止有飛仙禁區,還有無定魔海、星璇禁區等諸多禁區。”

  符東離皺眉思忖片刻,“罷了,且不管這些,半年內,我定要讓那蘇奕死無葬身之地!”

  他現在只想著如何報仇雪恥,其他的都已懶得動理會。

  三天后。

  白州境內第一大城,紫河城。

  被視作神都星界煉器圣地的“神工坊”,就位于紫河城內。

  遠遠地,當看到紫河城那古老雄渾的輪廓時,蘇奕不禁會心一笑,想起一件趣事。

  在神工坊大門外,立著一塊神秘的奇石。

  那塊奇石比神山都重,過往那些歲月,神工坊的主人“王璞”曾對外宣稱,誰若能舉起這塊奇石,可免費為其煉制一件神兵!

  此事引起轟動,也讓許多人慕名而來。

  可哪怕是洞宇境界王,都無法挪動這塊奇石分毫!

  此事一出,鬧得神都星界沸沸揚揚,成了天下知名的一樁趣談。

  當初,觀主要煉制人間劍,也曾前往神工坊,于是很多人慫恿他,讓他試一試,能否舉起這塊奇石。

  觀主產生興趣,便走上前一試。

  不曾想,一把就輕松舉起了這塊無人可挪動的奇石。

  這引發在場眾人驚嘆,紛紛嚷嚷著,要讓神工坊之主“王璞”免費給觀主煉器。

  王璞則笑著開口,說讓觀主看一看那塊奇石底部的一行字。

  觀主抬起奇石一看,就見上邊寫著一句話:

  “唯有觀主舉起來不算。”

  觀主不禁大笑。

  這明顯是清楚,世上唯有他一人可以舉起這塊奇石,是在夸贊他,他又哪會計較?

  這樁事也成為一個逸聞,傳遍天下,令人津津樂道。

  “多年不見,也不知王璞那老家伙現如今可在。”

  思忖時,蘇奕已經進入紫河城內。

  直至抵達神工坊遠處,蘇奕不由頓足。

  就見神工坊大門緊閉,過往歲月中一直鎮守在大門一側的那塊奇石也不見了。

  唯有一個須發潦草的灰袍男子,翹著二郎腿,坐在大門一側石階上,背靠墻壁,頭枕雙臂,眼眸閉合。

  似乎睡著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