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斗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肅殺,萬象黯然。

  聲音還在回蕩,手握黑傘的符東離忽地揚起右手。

  一道皎潔若冰雪雕琢而成的輪盤騰空而起。

  它滴溜溜旋轉,仙光如瀑傾瀉,附近虛空隨之扭曲崩塌,一股毀天滅地的威能,席卷而開。

  此寶氣息無比恐怖,輪盤上雕琢各種仙禽虛影。

  此時其中一只仙禽忽地飛了出來!

  那是一只沐浴黑色仙光的吞天雀,才丈許大小,金瞳、紅爪、羽翼和軀體呈如墨般的黑色。

  隨著它振翅騰空,黑色仙光如九天銀河般垂落,朝蘇奕撲殺而去。

  蘇奕揮動人間劍,與之硬撼。

  轟隆!

  山河皆晃,虛空紊亂。

  那吞天雀明顯是一道精魄,可實力卻極端恐怖,僅僅是它羽翼掀起的仙光,都能輕易焚化世間那些洞宇境界王!

  蘇奕動用輪回法則出劍,可明顯無法克制對方。

  無疑,這吞天雀的精魄并非逝靈,早已煉入那一件輪盤內,故而不受輪回的克制。

  不過,這并難不住蘇奕。

  按照青釋劍仙和皆空劍僧的推斷,他如今的實力,已堪比神嬰境中最頂尖的曠世人物。

  就是滅殺那些尋常層次的神嬰境中期、后期角色,也絕非難事。

  而這吞天雀再厲害,也僅僅只相當于神嬰境層次。

  很快,劍氣縱橫,殺得那吞天雀毛羽亂飛、快要招架不住。

  “咄!”

  遠處,符東離一手掐訣,朝虛空中的輪盤一點。

  輪盤表面,又沖出一道仙禽,足有百丈長,沐浴青燦燦的仙光,雙翼若垂天之云,卻只生著一條腿。

  這赫然是一頭畢方!

  這頭仙禽掠出后,張嘴吐出漫天青色神焰,猶如浩浩蕩蕩的火海般,朝蘇奕席卷而去。

  且,它速度奇快無比,迅疾若閃電,配合那吞天雀一起,竟一舉牽制住蘇奕!

  “我這‘千禽神盤’內,封印三十六道仙禽精魄,雖然在末法浩劫中,讓此寶損傷嚴重,到如今威能只剩下不足一成,可其中封印的仙禽精魄,依舊擁有堪比神嬰境層次的戰力。”

  遠處,符東離淡淡開口,“并且,它們可不受輪回克制!”

  無疑,符東離此來準備充足,早清楚輪回力量克制逝靈,故而專門準備了應對輪回的寶物!

  轟隆!

  戰況愈發激烈。

  眼見蘇奕重新占據優勢,就要將吞天雀和畢方鎮壓。

  那千禽神盤中,再度有仙禽沖出。

  并且一口氣沖出足足七只!

  有通體紫氣蒸騰的碧眼雕、生著六對翅膀的鬼面隼、渾身覆蓋著猩紅雷電法則的火羽鶴……

  每一只仙禽,實力皆恐怖無比,沐浴著各色仙光,動輒可焚山煮海,顛倒乾坤。

  當它們一起殺出,頓時讓蘇奕陷入重重圍困中。

  遠處,符東離微微一笑,原本他以為,要傾盡全力出手才行。

  可現在看來,這最近一段時間名動天下的蘇奕,似乎連自己的一件殘破仙寶都擋不住。

  剛想到這,蘇奕的輕嘆聲響起:“可惜了。”

  符東離笑道:“可惜什么?”

  下一刻,他笑容凝固。

  就見九把飛劍橫空而起,分別斬殺一頭仙禽!

  那片虛空混亂,光雨席卷擴散。

  九頭堪比神嬰境的仙禽,甚至來不及慘叫,就化作漫天光雨消散。

  “我本打算將它們活擒,無論是煉藥、還是看家守院,都能派上用場,可現在卻不得不殺了它們,如何不可惜?”

  蘇奕輕語。

  九把飛劍縈繞仙光,在他周身旋轉,燦燦生輝。

  符東離眼皮一跳,眉梢浮現冷意,道:“我倒是差點忘了,你手中還掌握著羽化級道兵。”

  說話時,他抬手收起千禽神盤。

  而后,張口一吐。

  一道彌漫著金色仙光的符詔騰空而起。

  符詔四四方方,光沖斗牛,隨著它出現,一股恐怖的威能席卷,壓塌天宇,崩斷長空。

  它太過神異,表面浮現出扭曲蚯蚓似的道紋,竟勾勒成一道虛幻若仙般的偉岸身影。

  蘇奕眼眸悄然一縮,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壓迫。

  無疑,這件寶物極可怕,遠非一般的羽化秘寶可比!

  “這是我族長輩所留的仙道法旨,威能可輕松鎮殺一切羽化境人物,可惜的是,同樣遭受過末法浩劫的磨蝕。”

  符東離有些惋惜,“不過,用以收拾你這樣的對手,應當已經綽綽有余。”

  說話時,金色符詔發光,沖出一道偉岸身影,玉袍博帶,仙光如瀑飛灑。

  天地隨之劇震,似承受不住這偉岸身影的威能。

  十方山河,都隨之轟然崩碎傾塌。

  這身影根本就不是羽化級人物,而是一位真正的仙人所留的意志力量!

  這還是曾遭受過末法浩劫之后的狀態,讓人都無法想象,這位仙人完整的意志力量,又是何等可怕。

  這一剎,蘇奕心生強烈的危機感,毫不猶豫祭出一枚劍丸!

  劍丸如鴿蛋大小,充盈著一股足以驚世的劍道力量,正是青釋劍仙贈予蘇奕的防身之物,堪稱是一件大殺器!

  劍丸爆碎,一道劍意扶搖而起,斬向那一道仙人身影。

  幾乎同一時間,那仙人身影揮拳打出。

  那一瞬,虛空都像被斬裂,恐怖的碰撞聲擴散,令天地都隨之劇烈晃動,無匹的神輝和劍氣肆虐席卷。

  當煙塵彌散,那一道劍意和仙人虛影皆消失不見。

  “舉霞境羽化真君所留的劍道力量!”

  符東離眉梢浮現一抹陰霾。

  他想起來,傳聞皆空寺一戰中,曾有絕世大能坐鎮皆空寺,為蘇奕撐腰。

  無疑,那是一個擁有舉霞境實力的逝靈!

  而這樣的逝靈,將其一股劍道本源力量傾注劍丸之力,其威能自然超乎想象的大。

  若那仙道符詔不曾遭受末法浩劫,自然可以輕易碾碎對方。

  可現在……

  卻被擊毀了!

  這讓符東離都感到有些肉疼。

  畢竟,時代早已不一樣,他哪怕是仙人后裔,可在當今天下,也和一個被遺棄在人間的孤兒沒區別,根本無法得到其仙界宗族的幫助。

  “可惜了這枚劍丸。”

  蘇奕也有些不爽,如此大殺器,卻浪費在此地,無疑太不劃算。

  他沒有遲疑,催動九把飛劍,閃身朝符東離殺去。

  “真以為我就只這些手段?去!”

  符東離一聲冷哼,袖袍揮動。

  一盞銹跡斑駁的銅燈騰空而起。

  銅燈流淌仙火,將虛空都燒毀,天地被照亮,簡直似一輪璀璨的昊日在這如墨夜色中升起。

  鎮魘化仙燈!

  這赫然又是一件威能奇大的仙寶。

  蘇奕都一陣無語。

  仙人后裔就這般財大氣粗!?

  相比起來,那些羽化境逝靈,簡直就是一群窮鬼……

  “開!”

  蘇奕也發狠,顧不得什么,將皆空劍僧所贈的一枚念珠打出。

  天崩地裂,一道充盈著浩蕩佛光的劍意呼嘯而出。

  最終,劍意崩滅。

  而那一盞銹跡斑駁的銅燈,也被劈得四分五裂,砰地一聲炸碎。

  不約而同地,蘇奕和符東離心中都一陣肉疼。

  “還有什么寶物,盡管使出來!”

  蘇奕殺機盈野,九口飛劍呼嘯而去。

  “想死還不容易?著!”

  符東離怒火中燒,他摘下腰畔一塊玉佩,狠狠砸了出去。

  玉佩裂開,化作九條雷霆繚繞的蛟龍,皆吞吐仙光,威能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這是九蛟仙靈玉佩,原本是符東離的護身之物,比之鎮魘化仙燈、金色符詔更為珍貴。

  可現在,他已顧不得這些,要一鼓作氣,徹底鎮殺蘇奕!

  砰砰砰!

  密集的爆碎聲響起。

  九條蛟龍虛影沖來,蘇奕斬過去的九把飛劍如紙糊般炸開,根本就擋不住。

  蘇奕抬手祭出一柄纖秀的九寸竹劍。

  紅云真人所贈的符劍——廣寒枝!

  上次在萬柳城,蘇奕就曾動用此劍,阻擋住石榴裙少女。

  就見青光一閃,九寸竹劍騰空閃爍,于虛空中連斬九次。

  那九條蛟龍虛影何等恐怖,可此時,軀體卻齊齊頓住,而后轟然炸開。

  而青色竹劍也變得暗淡,似失去一切力量,砰的一聲化作碎屑飄灑。

  同一時間,符東離終于色變,難以置信道:“紅云仙子以‘仙道秘術’祭煉的符劍廣寒枝?你怎會擁有這等寶物?”

  蘇奕一拳砸過來。

  符東離已來不及閃避,只能硬撼,第一時間將左手握著的黑傘橫擋在前。

  砰!!!

  傘面彌漫黑色仙光,擋住了蘇奕的拳勁。

  可伴隨著輪回的力量擴散,符東離整個人被震得倒退出去,唇中發出痛苦的悶哼。

  那輪回力量雖然僅僅只擦中他,可讓他的魂體如被火燒般,灼痛萬分。

  “我還當你這樣的仙人后裔有多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

  蘇奕眸泛不屑,說話時,他早已揮拳殺出。

  砰!!

  符東離再次被震退,軀體上閑逛翻騰,那俊朗的面容都因痛苦而變得扭曲起來。

  尤其是他握著遮天傘的左手,遭受輪回力量侵蝕,直似被火燒般,變得焦黑起來。

  而還不等他站穩,蘇奕又一拳殺來。

  之前,連續損失劍丸、念珠、符劍這三件殺器,讓蘇奕都感到肉疼,此時此刻,哪可能輕饒了這家伙?

  轟隆!

  一時間,蘇奕揮拳如雨,轟得符東離抱頭鼠竄,夜空下盡是他那痛苦的慘叫聲。

  此起彼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