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蝶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深沉。

  神幽嶺深處,分布著一座秘境世界。

  一座殿宇內,一個身著黑裙衣裳的女子,高坐在主座中。

  她有著一對嫵媚漂亮的桃花眼,肌膚勝雪,美麗動人。

  蝶女。

  由先天混沌中誕生的一只“吞天妖蝶”所化。

  裁縫最得力的屬下之一。

  “著實可笑,觀主還想玩一出借刀殺人的把戲,可惜啊,主上早已料到會如此,故而讓我等早已提前退居此地。”

  蝶女儀態優雅地拿起酒杯,輕輕晃了晃。

  大殿內坐著一眾大人物,最弱的都有歸一境修為,最強的更有著洞宇境后期的實力。

  其中,不乏一些年紀輕輕便身居高位的風流人物。

  在外界,他們各有身份,分散在神都界三十六州。

  可在暗中,他們則是隸屬于裁縫麾下的影子,在過往那些歲月,一直聽從裁縫的號令。

  若說裁縫是黑暗中的主宰,那么他們就是裁縫的觸須,分布在神都星界的不同疆域。

  “我倒是沒想到,轉世歸來的觀主,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等地步,他若一心要找我們的麻煩,可著實讓人感到棘手。”

  一個灰袍老者皺眉說道。

  其他人也都深以為然。

  皆空寺一戰,觀主展現出的實力實在太過恐怖,也完全顛覆他們之前的認知和預感,想一想都膽寒。

  “放心,時代已經變了,主上早已為此籌備多年,早擁有去和那些逝靈掰手腕的底蘊。”

  蝶女悠然開口,“等著吧,當完整的羽化之路重現世間的時候,也是主上顯露底牌的時刻,到那時,整個天下必將為之顫抖!”

  眾人皆動容,品味出一些味道。

  “蝶女大人能否透露一下,主上手中所掌握的力量,如今強大到何等地步?”

  有人不禁問道。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紛紛看向蝶女。

  蝶女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道:“我也僅僅只知道冰山一角,當然,僅僅是這冰山一角的力量,都已經足以讓任何一個護道古族都膽寒!”

  “這么說吧,以后的天下,能夠和主上掰手腕的,也只有那些從末法時代延存下來的最頂尖的勢力!”

  大殿內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旋即,眾人皆振奮起來,躊躇滿志。

  蝶女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笑問道:“你們覺得,在這等情況下,我們還需要在意觀主那樣一個跳梁小丑么?”

  眾人皆笑起來,一個個心中大定。

  蝶女也笑了,她撫摸著雪白晶瑩的下巴,輕語道:“我倒是很想看看,若觀主知道,他的借刀殺人之計終究是一場空,臉色究竟會有多難看。”

  眾人笑得愈發暢快。

  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那你現在看看如何?”

  大殿內的笑聲戛然而止,變得異常死寂。

  所有人皆霍然扭頭,看向殿宇大門處。

  墻壁上明亮的燈火,映得每個人臉龐明滅不定。

  大殿大門悄然開啟。

  先是一陣嗆鼻的血腥氣息夾雜在寒風中灌進了大殿,讓眾人眼皮皆不禁一跳。

緊跟著,就見一個身著青袍的年輕人,負手于背,悠然從  遠處的黑暗中走來。

  透過大殿屋檐下的燈光照耀,眾人皆看清楚看到,在那青袍年輕人身后的路上,躺滿了尸體。

  濃稠的血水匯聚在一起,像打翻的墨汁般,在地面暈染出一片觸目驚心的紅。

  這一幅猩紅血腥的畫卷,就如一道背景,襯得那青袍年輕人猶如從暗夜中走來的死神!

  “觀……觀主!?”

  中央主座上,蝶女噌地起身,一對桃花眼發直,手中拈著的酒杯落地,吧嗒一聲摔得四分五裂。

  而她卻似渾然不覺。

  觀主!

  聽到這樣的稱謂,大殿眾人皆如遭雷擊,臉色大變,一個個第一時間祭出寶物,嚴陣以待。

  “你是如何找到此地的?”

  蝶女難以置信,失聲叫起來。

  須知,這神幽嶺秘境,是他們最隱秘的據點,覆蓋著的禁陣規則力量,就是羽化境人物,都根本無法勘破。

  不夸張的說,在當今世上,就是天塌地陷,他們這處據點也不會暴露出來!

  可現在,觀主卻憑空出現,并且無聲無息地殺到了此地,留下了滿地的血腥和尸骸!

  這任誰能不驚?

  蘇奕拿起一塊黑色秘符晃了晃,道:“喏,就是憑這個找到此地的。”

  千機符!

  蝶女一眼就認出此物,一張俏臉都變得蒼白,終于明白過來。

  千機符唯有主上才能煉制,同樣也是進出神幽嶺秘境的一把鑰匙!

  “現在,你看我的臉色難看嗎?”

  蘇奕負手于背,立在殿宇大門外,眉眼含笑。

  蝶女神色陰晴不定,道:“我可沒想到,觀主這般人物,會和我們這些小角色計較。”

  蘇奕淡淡道:“你剛才可說了,在你眼中,我也不過是一個跳梁小丑。”

  蝶女:“……”

  她忽地一揮手。

  一道仙光彌漫的秘符炸開,化作無數明晃晃的鋒刃斬向蘇奕。

  “撤!”

  蝶女一聲低喝,帶著大殿眾人朝大殿上方沖去。

  轟隆!

  大殿頂部破開,眾人來到夜空之下,正欲朝出口掠去,旋即身影齊齊頓住。

  就見遠處,蘇奕負手立在那,衣袍飄曳,超然出塵。

  這讓蝶女心中發寒。

  她剛才祭出的秘符,乃是一件大殺器,堪比神嬰境羽化真人的全力一擊。

  可誰曾想,竟完全沒有給觀主造成任何傷害!

  “說實話,你們的生死于我眼中根本不重要,這樣吧,誰能告訴我裁縫在哪里,誰便可以活命。”

  蘇奕隨口道。

  “癡心妄想!”

  蝶女冷哼,手中抓出一把秘符,隔空朝蘇奕轟去!

  轟隆!

  那些秘符明顯都是羽化級秘寶,隨便哪一個,都可輕松轟殺當世洞宇境界王。

  而現在,足足十多道秘符一起爆發,化作雷霆、神焰、颶風、山岳,一起朝蘇奕轟去。

  夜空都被照亮,虛空轟然塌陷。

  整座秘境世界,都隨之劇烈晃動起來。

  同一時間,蝶女和那些大人物們分別朝不同的方向逃去。

  “無趣。”

  蘇奕微微搖頭。

他身影四周道光流轉  ,化作一重渾圓劍幕,而后整個人如一道流光般沖出。

  轟隆!

  那由無數秘符所化的力量洪流轟在蘇奕身上時,就被那一道渾圓劍幕抵消化解。

  而他的身影,則勢如破竹般,輕松殺出重圍。

  “起!”

  一把、兩把、三把……足足十二把仙光縈繞的飛劍,從蘇奕袖袍中掠出。

  赫然是鬼書生那“屠靈劍陣”所遺留的十二把羽化級飛劍,皆燦然奪目,仙光沖霄。

  “去!”

  蘇奕心念一轉。

  伴隨著清越的劍吟,十二把飛劍劃破夜幕,分別朝不同方向呼嘯而去。

  頓時,一場屠殺在不同的方向上上演。

  伴隨那些飛劍一閃而過,一個個為裁縫效命的大人物,皆身首異處,暴斃當場。

  血灑如瀑。

  擱在以往的歲月,這些界王境大人物,無不是世間第一等的強者,俯瞰一方,威風八面。

  并且,他們身兼要職,就像裁縫分散在神都星界的眼睛,每一個的地位都很特殊,遠非一般角色可比。

  可如今,則如稻田里的莊稼,被輕而易舉收割。

  無人能幸免!

  蘇奕都懶得多看一眼,以他如今的實力,都能去和羽化境的逝靈掰手腕,至于這些界王境角色,早已入不了他的法眼。

  他身影閃爍,朝蝶女追去。

  神幽嶺秘境出口。

  一只黑色蝴蝶憑空出現,剛要從出口沖出去,一道劍氣橫擋前路之上。

  劍氣擴散,黑色蝴蝶被震得一個踉蹌,化作蝶女的身影。

  她俏臉驟變,抬手祭出一口金燦燦的銅鐘,狠狠一拍。

  金燦燦的音波,如若山崩海嘯般擴散而開。

  那音波中氤氳仙光,威能恐怖,明顯也是一件羽化級寶物。

  可瞬息間,一道劍光乍現,輕松撕裂那金色音波,余勢不減,斬在銅鐘上。

  那銅鐘直接被劈飛出去。

  蝶女嬌軀劇顫,猛地咳出一口血,遭受反噬。

  也是這一刻,她才深刻體會到如今的觀主,是何等可怕。

  “裁縫對你不錯啊,竟賜你這么多羽化級寶物。”

  蘇奕的身影出現在入口前,訝然地看了蝶女一眼。

  無疑,這女人身份很不簡單,必然是裁縫身邊的重要人物!

  一想到這,蘇奕不再遲疑,直接動手。

  他身影憑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蝶女面前,探手朝蝶女脖頸抓去,欲將其活擒。

  出乎意料,蝶女不閃不避,也不抵抗,唯有那一對嫵媚的桃花眼中,露出一抹徹骨的冷意。

  這一瞬,蘇奕眉頭微皺,身影忽地遠遠避開。

  幾乎同一時間,蝶女的軀體忽地燃燒,化作一道恐怖的血光炸開。

  附近千丈山河,皆轟然齏粉。

  整座秘境世界,都被震得到處龜裂,出現一道道裂痕。

  “觀主,不出半年,你必死無疑!”

  天地間,蝶女那透著刻骨恨意的聲音,久久回蕩。

  蘇奕哪會在意這樣的威脅?

  他只是有些遺憾,沒能擒下這女人,否則,或許就能拷問出裁縫如今藏在何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